安静得听不到一丝任何杂音的房间,邵永申一直保持着俯身的姿势,目光深沉地注视着躺在沙发上的唐诗语。qqxs.cc蓦然,“踏踏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在门口,“不是说过,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许久不见,永申你的脾气似乎见长了?”来人打趣着走了进来,同样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却又和邵永申的感觉不同。这是一个长得极为清俊的年轻人,脖子上挂了一个十字架,挂在脸上的笑容亲和而充满一种不可言明的治愈感,再配上一身白色,远远走来,有种飘渺的出尘感。

    看到他,邵永申明显一愣,“明笙?你怎么来了?”来人在青龙帮有“神父”美称的杜明笙,也是帮会里不可或缺的军师。平时,帮会新纳的成员有晋级核心成员的可能,便会受到“神父”的感召,往往这些受了感召出来的成员,皆对帮会充满了浓浓的归属感,也对“神父”充满了敬慕。

    杜明笙温和地笑了笑,“自然是来看你的,嗯?这个女孩……”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向唐诗语,邵永申下意识地想要阻挡他的目光,又似想到什么,直起身让他看了个清楚。

    杜明笙却没有看太久,似乎是觉得有些失礼。“她是副帮主的心头好?”

    邵永申沉默了下来,察觉到中间有异,杜明笙缓步走到他的对面坐了下来。“看样子,副帮主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邵永申笑着摇头,但那笑容在杜明笙眼中多了几分苦涩和不甘,耳边听到对方言不由衷地回道:“小事而已。”

    杜明笙又将视线掠了过去,唐诗语的相貌清晰地映入眼帘,少刻,弯起眼温温地笑了,道:“副帮主要是不介意,不妨把这小事交给我?”

    第二天,天还没亮,许晗就被手机定好的闹铃给吵醒了。揉着有些睁不开的眼,许晗踉踉跄跄地拐进卫生间开始洗漱。等到走出家门来到底楼,韩祁已经立在前面的一颗树下,背脊挺直,神色淡然,一眼看过去,颇有几分遗世独立的感觉。

    许晗顿了顿,随即快步走到对方面前。韩祁低头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表,重新抬起,淡淡地道:“走吧。”说完,率先转身迈步,许晗便在他身后跟着。

    走了一会,韩祁慢慢放缓脚步,直到许晗走上来和自己并肩。目视前方,韩祁的余光尽数落在右侧的许晗身上。昨晚的拜托,哪怕是已经答应对方,韩祁还是有些疑惑。却不是疑惑许晗找自己帮她训练身手,而是疑惑对方开口说这句话时的表情,虽然平静,但是充满了某种渴求的决绝。

    他不喜欢这个女孩的身上有太多负面的情绪,韩祁沉了沉眼,身边的许晗似有所觉,抬头看了她一眼。韩祁不着痕迹地收回余光,许晗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复又转了回去,专心走路。

    十来分钟之后,两人到了附近的公园。一到里面,韩祁停了下来,一边从袋中摸出一只秒表,然后对许晗点了点头。得到韩祁的指示,许晗稍作热身,拔腿绕着公园跑起了圈。

    跑了几分钟,许晗喘着气停在韩祁面前。看着扶着自己双腿的许晗,韩祁皱了皱眉,手上不知什么时候买了一瓶矿泉水给她递了过去,口中冷着声音作出结论:“体能太差。”

    许晗拧着瓶盖的动作就这么顿了下来,仰头看过去,对方的脸上是一贯的面无表情,不过,许晗还是从中感觉到了韩祁对自己成绩的不屑。想了想爷爷的话,许晗努力地忍下那股不服气,用着还带喘气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地回道:“这已经是我能够跑得最好的成绩。”

    对峙几秒,韩祁皱眉道:“先从1500米开始。”

    许晗也皱眉,“不能直接教我格斗?”

    “想找人打架,没人会拦你。”许晗语气中的迫切,韩祁当没有听出,只是不冷不淡地看着她,仿佛只要许晗一应声,就会马上走人。

    许晗垂下眼,半晌,有些闷闷的声音飘入韩祁的耳中:“我跑!”

    “那就开始吧。”

    许晗一噎,手上把瓶盖拧紧,用力地塞回韩祁怀里,然后扭头从他身旁跑了过去。下一刻,许晗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不远不近地响起在身后,回头一看,韩祁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心中哼了一声,许晗当没看见,继续跑自己的。

    “注意吸气、呼气……”就在许晗下意识地想要拉开和韩祁之间的距离,韩祁忽然追了上来,并在旁边给她说起了长跑的技巧。听着韩祁语速缓慢,又沉稳有力的嗓音,许晗渐渐抛开了最开始的置气,用心记了下来,一边马上投入实践。

    许晗的运动细胞不能说不好,但在之前,也是个惯会偷懒不常运动的人,因此,先是800米的测试,再是1500米的锻炼,几圈跑下来,一张本来红扑扑的脸泛成了白色,双腿也跟灌了铅似的挪不动一步,直接就想往一旁的草地倒过去。

    韩祁上前把许晗稳住,“先走几步。”

    许晗弯腰揉着腹部猛摇头,“我走不动了。”

    韩祁低下头,发现许晗的额头涔出了冷汗,身体也往地上蹲了下去。略一沉吟,俯身揽上许晗的腰,也不管许晗是不是会被这个动作硌疼,将她半提半抱地往前走。

    “你做什么?放我下来。”突如其来的动作将许晗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立刻冲韩祁嚷嚷。只是,韩祁素来不是个听人嚷嚷就解释的人。见他没有反应,许晗只能自救,奈何以双方的身高差,被韩祁这么提着,双脚根本沾不到地面,只得泄气地由着对方前行。

    走到附近供人休息的长椅,韩祁把许晗放了上去,自己在她旁边坐下,然后拿起许晗的一只腿放到自己的腿上开始揉捏。这种不打招呼的自我行为,让许晗又是气又是无奈,但很快就被对方高超的按摩技术揉得舒服得想要闭上眼睡过去,就连肚子似乎也不像刚才那么难受了。

    “另一只。”

    “啊?哦。”明白过来的许晗把自己的右腿换了过去,一边偷偷看向正认真帮自己按摩的韩祁。“我们以前认识?”这人,看着是个脾气硬的,原来也是个心软的。这一点,倒是和记忆中那个人对上了号。

    听到她的话,韩祁按摩的动作一顿,口中没有任何犹豫地否定:“不认识。”

    骗人!“你是宋爷爷的外孙,小时候宋爷爷经常来我家,你没和他一起来过?”

    “没有,”韩祁继续以非常肯定的语气作了回答,不过,看许晗不罢休的姿态,侧过头看她,“你想说什么?”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因此停下来。

    许晗摇头,既然对方不想承认和她是旧识,她又何必把话说破。反正,她也是经由爷爷提醒,才把对方和记忆中那个让自己对蛋糕产生阴影的人划上等号。

    然而,许晗不再追问,韩祁却反问了起来:“把话说清楚。”

    “我对小时候的事没什么记忆,你说没有,那就没有吧。”刚说完,许晗感觉腿上一痛,口中跟着喊出了声。

    低低的抽气声传入耳中,韩祁放揉了手中的动作。

    许晗看了看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还是淡淡的,觉得大概是自己小心眼了。

    “走几步试试。”

    许晗听话地站起来走了几步,发现原本迈出去很沉的双腿没了之前的酸重,心中对韩祁的手艺倒是起了一丝意外,脸上不觉露出了感激的笑容,但被韩祁的一句“你以前体育课都及格了”给刹住了笑容。

    “及格了。”许晗咬牙地吐字。

    韩祁报以怀疑的眼神看她,垂在身侧的双手轻轻握了握又松开,指间似乎还残留着刚才的触感——柔软而细腻,一丝说不清的怅然自心底流淌而出。

    另一边,从昏迷中醒来的唐诗语发现自己坐在一架飞机上,脖子上被带了一个很细的项圈,而项圈的一头有一条更细的锁链通向坐在旁边的男人手上。

    看到她醒来,杜明笙笑得暖如春回大地,“醒了?”

    意识刚刚回笼,唐诗语的反应有些茫然和迟钝,“你是谁?邵……永申呢?我们这是去哪?”说完的一刻,唐诗语恢复了自己的判断力,也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画面,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被背叛的愤怒和不解。

    杜明笙没有直接回答她的疑问,而是将给她留下的牛奶和面包递了过去,“先填下肚子,学校和家里那边你不用担心,他会帮你安排好的。”

    听到这话,唐诗语的心中警铃大作,看着杜明笙一瞬不瞬地问道:“你是说,我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回不去?”

    杜明笙弯起眼轻轻笑了,“我是永申的朋友叫杜明笙,目前受他嘱咐照顾你一段时间,顺便,带你出去旅游散散心。”

    “那这根又是什么意思!”唐诗语愤愤地扯出脖子上的项圈,却见对面的人笑得更加温暖阳光,再配合男人举起十字架的举动,整张脸就像是发了光一样闪人。

    “永申担心你。”说着,杜明笙把早餐放到了唐诗语的折板上,脸上焕发出的光辉越来越盛,“吃吧,孩子。”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