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夜,柔和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落下来,合着仓库内许久未用有些微弱泛黄的灯光,将里面扭动的几具身体映得忽明忽暗。qqxs.cc仓库内不知废弃了多久,到处可见沾了尘埃的网,里面也无放置的物件,此刻只有躺在地上的男那女女,下面垫着男人身上褪下的衣服。

    赤-裸的身体交缠,口中是娇媚的呻-吟,如此热情的贴合本该是件让人开心意动的事,然而,被压在身下的十个男人却是瞪大了自己那一双双瞳孔紧缩的眼,看向匍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只有浓浓的厌恶和屈辱。只是,横躺在地上的男人,身上不知道被打了什么药剂,浑身使不出力,并且每个人的双手被举到头顶绑在一起,而绑手的绳索另一端被静静站在他们身后的许晗拿捏在手里,便只能任由那些女人在自己身上揉捏舔舐。

    被请来的十个女人,有重量级别的,也有长得让人食不下咽的,更有两者兼并的。原本,这些人都是夜店为了满足某些特别客户而存在的,不管是为了恶心别人还是有什么特殊癖好,一家店总会有那么几个。

    一开始,众人看到仓库内环境都有些不乐意,何况那些个男人又是一幅被捆绑的模样,弄不好会陷入了什么麻烦。奈何,这个看不出长相的女生出手阔绰,而她们年纪渐长,平时做的又是小众生意,每个人都不知道下次会在什么时候,于是,一个个只能硬着头皮上。

    这中间,又有几个是进入状态最快的,不为别的,只为她们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继续接客,自然是要把握好这次机会。甚至,个别抱着自己不好过了,就拖几个一起下水的念头。

    “唔……”

    口腔被强行伸入对方的舌头,任光死死瞪着和自己脸贴在一起的女人,满脸横肉,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几乎一动就能压断自己的细腿,而那张脸,可以预见自己会在今后的几天不断做恶梦。纵然心中作恶,身体被压,嘴被侵占,想吐也吐不出来,唯一能动的只有抵抗而颤抖的身躯显示自己的不甘和屈辱。

    剩下的五人也都和任光一个心思,只要看着上面的那张脸靠近,就恶心得不行,胃里也是一阵泛酸。偏偏只要一扭头,就会被对方强硬地掰过脸,然后笑呵呵地继续贴上来。那一笑,抖动的横肉,和一眯就看不到的小眼,真正让几人眼珠充血。

    作为青龙帮的成员,十人是以任光为主的一个小团体,任光又是一个小头目,平日里仗着青龙帮的威名,几人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诡异的是,十个人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到的仓库,只记得走在路上突然后颈一痛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被捆在了这个昏暗的仓库。

    “他们不是你们的嫖客,都这么温柔做什么?”许晗的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这幅淫-靡的场面,尽管身体止不住地想要颤抖,脸色止不住的泛白,仍旧不肯挪开一点视线。“这一次,你们才是嫖客。”

    空旷的仓库,寂静的只有原来的啪啪声,许晗清冽充满狠戾的声音蓦地响起,一群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忍不住抬头去看许晗的人,被许晗那身森冷阴沉的气息骇得不敢直视。

    过了一会,适应过来的几个女人率先做出了回应,将身下的男人当做平时最恨的人,一个个动作变得粗暴起来。少刻,此起彼落的惨叫声落进许晗的耳中。

    许晗闭了闭眼,垂下的手指甲一一掐进了肉里,却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只是目不转睛地将男人们痛苦的表情纳入眼底。但是,这种程度远远不够。

    许晗的手心渐渐冒出了冷汗,腹部传来一阵又一阵恶心反胃的感觉。微微弯下腰,许晗低头干咳了几声,重新抬起头,手上一根一根地扯动绳索,男人们被迫后移又被女人压着无法挪动的排斥下,背后的皮肤和手臂被地面磨破了少许。

    女人们的最后一点防备心彻底瓦解,真正认真地卖力起来。做到一半,即便不待见女人身材和相貌的男人们还是被挑起了兴致,这时,许晗对女人们打了个手势。接到信号,一个个从男人身上爬起,然后各自拿出一把美工刀跪坐在男人面前,接着往男人的器物上开始刻上各自最喜欢的饰物,比如话啊铃铛什么的。

    “啊——!!混蛋,知道我们是谁吗!竟敢动……啊!”

    虽然身体使不上力,但在这种男人都无法忍受的痛楚下,抬抬腿还是做得到的,但是,惹来的结果是刻歪的刀,鲜红的血顺着刀刃流淌而下。

    “你们以为自己还有退路?”看到女人们因为鲜血而停顿下来,许晗冷冷地警告。

    听到她的话,几人面面相觑,一咬牙,继续手上的刻刀动作。

    下一刻,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男人的口中大声吼出,然后是被痛楚打断的断断续续的辱骂声,对此,许晗始终无动于衷地看着听着,唯有手指的颤动才显露出镇定下的异样。

    “不——有什么错……啊!我们认了……只要你放我们……啊——我们一定既往不咎,嘶——”

    “你、你,还有你,”许晗再次出声往人群中点了三个,“把他们全都上一遍。”

    被点到名的女人正是身体有隐疾的人,闻言,神色微怯地看了许晗一眼,沉默地重新爬上男人的身体。没多久,三人同时对许晗说道:“那个,他们好像……不行了。”

    许晗还没有表露什么,被压的三个男人已经毫无血色。不行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比杀了他们更重,也比刚才的待遇更屈辱。

    “继续。”

    冰冷没有感情的话吐出,三人低垂下头改上其他男人,结果,几乎所有男人都不行了。

    对男人们愤怒的踢腿嚎叫视若无睹,许晗示意女人们可以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许晗一边把装有现金的信封交到几人手上,一边暗示性地放下威胁的话语:“记住他们的下场。”

    等到女人们走出仓库,许晗走到门外拿了一根早就准备好的火把。转身把仓库的门合上,许晗从口袋摸出一个打火机。四肢被重新固定的男人们看着拿着打火机和火把走过来的许晗,莫名的有种惊恐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来到最右边的男人身旁,许晗踩上男人的手心蹲下,手指轻按,一簇燃起的火苗凑近了火把。接着,明亮的火焰在男人惊惧的目光中靠向了手臂上的皮肤,炽热的温度从皮肤上传来,男人嘶哑着喉咙叫得凄厉。许晗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在皮肤下烤着,直到有烧焦的味道传出,而男人嘶吼的声音已经哑破了声。

    “废物!”脚底狠狠一碾许晗走向了第二个目标,被靠近的男人害怕地往旁边缩,但被同伴推了出去。“叫啊?怎么不叫了?”

    蹲下-身,许晗拿着火把在男人脸部周围慢动作地绕了一圈。看到男人慢慢变得死寂没有求生欲的眼神,心中的那股一直被压在最深处无法发泄的滔天恨意不降反升。

    “啊啊——!!”

    这一次,许晗没有针对男人的手臂,而是把位置改在了脚下。

    不够啊……

    凄厉的叫声中,许晗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被□后的自己躺在一块木板上,□自己的那些男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个火把,然后同时往自己身上不同的部位靠近……

    “别急,你们不是好兄弟吗?总有轮到的时候。”清冷的声音倏地带上了几记笑声,听在众人耳中形成了一种黑色扭曲,犹如从地狱爬出来的声音,冷得侵入四肢百骸。

    “你到底是谁!我们青龙帮不是好惹的!”

    “精神不错啊。”

    说着,许晗朝开口的那人走了过去,“不要!你这个恶魔!滚开,给我滚开!”

    “恶魔?”许晗低低地笑了起来,眼中却突然收不住地划出了几滴泪水,“那也是你们给逼的!”声音落下,男人发出了比前面两人凄惨十倍的叫声。

    “哐啷”一声,仓库的门突然被人打开,许晗回头一看,韩祁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一瞬间,许晗的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几乎在一瞬,手上的火把点燃男人们身下垫着的衣服。

    “快救我们!”

    “只要你救了我们,我们就推荐你进入青龙帮!”

    “对,只要救了我们,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火势逐渐蔓延上升,韩祁的身影也慢慢靠近,许晗心下一狠,将手上的火把往男人中间一扔,一边往后退,一边把打火机重新拿出准备砸过去。

    “啊啊——!!”

    注意到许晗的动作,韩祁从进来就皱起的眉拧成了“川”字,脚下飞快地到了许晗的背后,然后在许晗把打火机砸出去的前一秒,从后将她打晕。

    这时,仓库内的惨叫声和求救声已经辨不清是哪个,韩祁看也没看一眼,把手圈在许晗腰上,提着她冷漠地往外走了出去。

    “老大,许晗是女孩子不是你的枪啊!你这么提着,女孩子脸薄,会对你产生不满的。”守在门口的乔夏哲看到韩祁就这么提着许晗出来,心中为自己老大不懂怜香惜玉而替许晗默哀,一边再接再厉地提醒,“公主抱嘛,女孩子的身体可软了。”

    韩祁斜眼瞟过去一记,乔夏哲立刻噤声。“里面着火了,把人给我看好,只要活着。”

    听懂韩祁话中的深意,乔夏哲应了一声就去了仓库。

    身后的脚步声离去,韩祁低头看了看晕在自己手上的许晗,伸手扯去了她头上的假发和眼镜。伪装去掉,许晗脸上还未干掉的泪痕映入眼帘。动作一顿,韩祁扔掉东西后,手指有些粗略地往许晗脸上一抹。

    青龙帮……

    韩祁的脸上少见得流露出了深思的表情,之前许晗画了青龙的纹身,他以为是青龙帮的人堆许晗做了什么。但是,刚才的画面……即使隔着眼镜看不清楚许晗的表情,从许晗的动作已经够他看明白这个人对那些男人的仇恨。

    心中想着许晗的事,韩祁迈出的脚步一点都没有停顿。不过,走了几步后,乔夏哲的话闪过脑海,韩祁顿了顿,表情带着几分微妙地把许晗抱了起来。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