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我回去!”没多久,许晗便醒了过来,一醒来就冲旁边的韩祁喊了起来,同时把手伸向车门。看到她的动作,韩祁一脚踩上刹车,“想给垃圾垫背?”

    “我的事不用你管!”车子一停,许晗就要推门而出,但被韩祁握住了门把上的手。回头瞪过去,许晗一边拿脚去踹门,一边恶狠狠地嚷道,“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放手!”

    “资格?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手上一用力,韩祁把许晗整个人拽了回来。对上许晗愤怒的眼神,眼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为了几个垃圾连命都不要,许家的家教就是叫人犯蠢的?”

    “你不说没人会知道。”上身被禁锢,许晗的双腿用力往前踢。

    “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蠢?”韩祁挑了挑眉,“或者,许家的声誉还不如几个垃圾。”

    许晗低头准备去咬韩祁手臂的动作因为这句话停了下来,许家的声誉?不!上一世的她让许家蒙羞,这一世,她怎么能让许家再为了她蒙羞!绝对不行!

    感觉到许晗安静了下来,韩祁用余光瞥了她一眼,“你找我学格斗就是为了这?”

    许晗咬着唇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回了韩祁的话:“不是。”

    “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韩祁的话一向说不上好听,即便是现在,也不会说上一字半句安慰的话,反而声音越发的冷冽。“知道自己刚才在做什么?”

    许晗垂着头不言不语,对于横插一杠出现的韩祁,说不上是怨对方多事让自己报仇中断,还是庆幸对方没有让陷入疯狂的自己成为一名杀人犯。理智的回归,许晗自然想到了当时那种情况再发展下去,原本只是抱着将上一世所受到的苦还给这群人的念头,很有可能就会让自己的手染上鲜血。

    想到这一点,许晗对韩祁的感觉更为复杂。看到那样的自己,这个人只是阻止自己,并做出没有报警的举动。“我爸那边……”

    “现在知道想起你爸了?”没有温度的声音听在许晗耳中有着说不尽的嘲讽,许晗却没有反驳,而是在心底生起了一丝对家人的愧疚。她只想着报仇的迫切,却没有想过若是自己的行为让爸爸和爷爷知道,不知会有多难过,也没有想过若是出了意外,自己的亲人又该有多伤心。

    见许晗说不出话,韩祁欲要再说一句,停留在她身上的余光捕捉到对方紧咬的唇几乎就要渗出血丝,神色微微一顿,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句“想要回去”的问话。

    许晗猛地抬头看他,脸上的期待毫无遗漏地落进韩祁眼中,结果,对方冷哼了一声,声音从未有过得冷:“好好做你的学生,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许晗移开眼瞥向窗外的夜景,一张充满倔强而又颓然的脸倒影在车窗上。韩祁看了,漠然地转回前方,但在车子开进紫苑的时候,冷不丁对许晗说道:“许叔那边,我不会说的。”

    回到家,许德锦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资料,偶尔看向门口的目光显示对方的心不在焉,许晗进门的一刻对上的便是这一抹视线,知道自己爸爸是在等自己回来,心头不由一酸。

    侧头揉了揉眼,许晗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对沙发上人说道:“爸,我回来了。”

    许德锦的目光重新埋入资料,听到许晗的话淡淡地应了一声,仿佛对许晗的归来并不在意。

    “我先上楼了,爸。”

    许德锦放下资料,目光追着许晗跑上楼梯的背影皱起了眉。尽管贝贝在笑,他从她说话的声音和语气感觉到一丝异样,只是,贝贝素来不会和自己谈心,他想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许晗并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已经察觉到她的一些细微变化,拿了衣服就进了卫生间冲凉。拧开开关,许晗没有调换热水,冰凉的水洒在皮肤上有着微微的刺痛。许晗闭上眼,混乱而模糊的画面不受控制地从脑海中一幕幕闪过。双手把自己环抱住,许晗靠着墙壁慢慢滑坐到地板上。

    “大哥,反正这妞的声音已经喊哑了,不如直接让她叫不出声音。”

    “老三,这可不行!这女人要是没了声音,一会再上她的时候,岂不无趣?”

    “这话在理,玩就要玩尽兴,不过,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她。不如,在她的身上留点纪念,怎么说也是哥几个的女人是不是?”

    “啊——”许晗伸手捂住双耳,靠着墙壁的身体瑟瑟发抖。

    “贝贝?出什么事了?”尖叫声从楼上传来,许德锦立刻跑上了楼,又听到卫生间的水声,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贝贝!”没有得到许晗的回应,许德锦的声音多了几分担忧,手上敲门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逐渐加大的敲门声终于飘入双耳,许晗一愣,慢慢回过神,低哑着嗓音对门外的许德锦说了声“没事”,又怕对方不信,说是从窗上好像看到了一条蛇才会叫出声。

    这个答案,许德锦将信将疑,但听许晗说话条理清晰,也只能当自己女儿受到了惊吓。语气干硬地安慰了一句,许德锦怀着疑惑走下了楼。

    门外的脚步声离去,许晗暗暗松了口气。重新站起身,以比平时快几倍的速度将自己从头到脚洗刷了一遍,穿上浴袍回了自己房间。

    这一晚,许晗噩梦连连、时睡时醒。到了第二天,在楼下久等不到许晗的韩祁上楼敲响了门。被门铃声吵醒的许德锦开门看到是韩祁,脸色不易察觉地一变。他是知道贝贝每天早上会和韩祁去公园跑步,现在韩祁一个人上来,也就是贝贝还没出去。

    没有过多的寒暄,两人极为默契地走向了许晗的房间。然而,敲了好半会的门,里面都没有声音传出。这时,许德锦也顾不得身边的韩祁,直接转动门把走了进去。

    “贝贝?”走到床边,许德锦发现许晗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潮,伸手往她头上一摸,回头对韩祁说道,“你先回去吧,贝贝可能是昨晚着凉了。”

    韩祁没有离开,并且说动了许德锦换他留下照顾许晗。离开时,许德锦不嫌烦地再次嘱咐韩祁,一有变化就打他电话。

    许德锦走后,韩祁坐在许晗的床头默默看她。不知是梦到了什么,许晗的脸越来越白,额上的冷汗也越冒越多,身体也会在突然间一阵痉挛。

    韩祁看向了许晗的手,两只手都把床单紧紧攥在手心。默默看了一会,韩祁将床单从许晗的右手抽出,然后换上自己的手。几乎在换上的一瞬,许晗的指甲就抓向了韩祁手背上的皮肤,非常用力。

    韩祁眉都不皱一下,由着许晗在上面抓、掐,另一只手随意地拿了一本许晗放在床头的名著看了起来。没看一会,断断续续的梦呓随着身体的颤抖从许晗口中冒出,凝神去听,只有反复的“不要”两个字,而手上传来的痛觉越来越重。低头去看,手上已经被抓出了伤口。

    韩祁反手握住许晗的手,手心的温热传递过去,许晗颤抖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等到许晗的手不再抓人,韩祁一点一点抽出自己的手。起身走到书桌前打开电脑,韩祁看了看床上的许晗,转回头木着一张脸在搜索一栏打上了“怎么照顾发烧的病人”几个字。

    刷完几页,韩祁又看了看仍在沉睡的许晗,转身进了隔壁的卫生间,再出来时,手上捧着一个脸盆。放下脸盆,韩祁将浸透温水的毛巾拧干,俯身擦向许晗的脖子。一开始没有控制力道,许晗发出了不舒服的呻-吟声,韩祁顿了顿,冷着脸放柔了手上的力。

    擦完脖子,韩祁又去擦许晗的两只手臂。至于电脑上说的身体其他部位,韩祁直接无视。做完这一切,韩祁走下楼用许家的固定电话给乔夏哲拨了通电话。

    电话那端的乔夏哲听到韩祁要找医生挂点滴什么的,大惊小怪地嚎了起来:“老大,才出去一会你就病了?不对呀,老大你什么时候这么娇气了?”回答他的是韩祁挂断电话的嘟嘟声,对着手机愣愣地看了一会,乔夏哲摸摸鼻子,给y市的某家医院去了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许晗睁开眼,看到坐在床边的人,有些茫然。“韩……祁?”

    “你发烧了。”

    发烧?许晗才发现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很难受,转头去看一旁的闹钟,“我爸走了?”

    韩祁点点头,许晗不说话了。想起自己昨天用冷水冲凉,心知这次的发烧多半和这个有关,只是,意识清醒,噩梦的内容依旧清晰地映在脑海。

    “饿了?”察觉许晗脸色有异,韩祁以为她是饿醒的,伸手把刚刚叫来的粥拿给她。

    许晗稍一犹豫,拿下额头上的湿毛巾,撑着床单坐了起来。双手接过韩祁递来的粥,拿起勺子舀了一口,却发现不止是自己的右手,就连左手也莫名地在发抖。

    眼看着粥在许晗手上摇摇晃晃就要翻到,韩祁重新拿了回来,也不看许晗有些难看的脸色,舀了一口粥递到她嘴边,一边似嫌恶地说道:“就没见过你这么麻烦的人。”

    “还不快吃?”看到许晗盯着面前的勺子不肯张嘴,韩祁有些不耐烦地催促。

    许晗垂了垂眼,低头凑到勺子前张开嘴。这幅不情不愿的模样落在韩祁眼里,重重哼了一声。

    吃过一半,许晗有些恹恹地对韩祁摇了摇头,韩祁念了声“娇气”,还是把粥收了起来。转回身,许晗已经靠着闭上了眼。眸色沉了沉,韩祁重新坐回床头的位置,“你现在可以说了。”

    听着韩祁漫不经心的话,许晗颤了颤睫毛,没有睁开眼。韩祁也不急,就这么看着她。

    倏地,一阵敲门声从楼下响起,许晗心头一松,韩祁有些阴沉地下了楼。

    “原来生病的是你啊,我说老大什么时候变这么娇气了。”感觉到许晗和韩祁之间的某种压抑的气氛,乔夏哲笑呵呵地把身后的人往前一推,“何医生,病人就麻烦你了。”

    何医生是个三十刚出头的青年,内心非常以自己的职业骄傲,平时对病人也是多有照顾,因此,接到医院的电话就立刻拿了相关物品赶了过来。

    经过一番简单地检查,何医生本想说以病人的情况不用挂点滴,但看韩祁那不敢让人直视的气场,硬是把这句话给压了回去,他还记得出门前被院长叮嘱要带上挂点滴的相关用具,便打开了随身带的医药箱。

    “早上还没吃东西吧?饿不饿,要不要给你去买点吃的?”压根没觉得自家老大是个会照顾别人的人,乔夏哲热情地问着许晗,丝毫没有看到在他背后的韩祁黑下了脸。

    何医生看到了默默转头,拿笔写下了药单交给乔夏哲,“这几天注意别让病人受凉。”

    “行,我知道了。”收起药单,乔夏哲回头关切了许晗几句,带着何医生出了门。

    两人一走,刚还有些热闹的房间顿时空落落得太过安静,许晗抬眼注视着等待自己答案的韩祁,过了半晌,别!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紫綾飄雪妹纸的地雷,我们又见面啦,其实,第二次什么的,还是感觉有点忐忑^^有种好像被人期待的感觉~(@^_^@)~我会努力,么么哒>3<,也感谢妖猫靥子和蜀黍山里人妹纸的地雷,都是新人妹纸,抱一起我就不会觉得害羞啦,我可以左拥右抱咩╭(╯3╰)╮

    然后,看到有妹纸留言说我好萌,我荡漾了,很少被读者说萌,一直也都学不会卖萌,还苦恼着怎么卖萌,偶尔被说萌都是基友夸夸,爱你们!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