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四十三章

    韩祁看她不准备说,也不追问,只是静静地坐着。qqxs.cc渐渐地,许晗从这份寂静中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但是,上一世的事不论是谁她都不可能说,也说不出口,而她,也不想去编什么谎言来骗他。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直到乔夏哲买完药回来。看到似乎在对峙的两人,咧开笑容打破了房间内的安静,“感觉还行吗?想不想睡觉?”

    许晗神色淡淡地回了一句,乔夏哲见她精神不济的样子,不再逗她开口。回头对韩祁耳语几句,转身向许晗抱歉地提出了告辞。他一走,房间重新陷入了沉默。

    过了半晌,韩祁忽地起身,许晗转过来看他,见他没说一句话走出了房间,便以为对方失去耐心回去了。低下头,许晗的另一只手紧紧攥了下床单,至少,这个人信守了承诺。

    放下心中的失落,许晗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拿起手机按下快捷键:“爸,是我。”

    “学校那边已经帮你请了假,身体现在感觉怎么样?”听到许晗的声音,许德锦一直提起的担忧总算放了下来。站在对面汇报工作的秘书看到市长难得温和的表情,心中暗自诧异,一边想到市长有位千金的传言果然不假。

    “嗯,已经好多了,医生也过来看过了。”

    “我知道了,你多注意休息,回头好好谢谢韩祁。”

    许晗乖巧地应了下来,合上手机,看到去而复返的韩祁拿着杯子走了进来,微微一愣,就见对方取走了桌上的药片,又回到了自己床边。

    “把药吃了。”说完,直接把水杯和药片塞到许晗手上。

    许晗看了一眼强塞进手里的东西,抬起头看向韩祁,目光含了一丝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委屈,“我现在只能动一只手。”

    听到这话,韩祁语气不佳地说了声“麻烦”,还是把东西拿了回来。将药片拆出放到许晗手上,等她把药片吞进嘴里,韩祁皱着眉把水杯移到她嘴边。

    对于照顾病人,韩祁只有处理伤口的经验,也没伺候过人喝水,因此,送水的速度根本没有和许晗保持一致,只一会,许晗就被呛到了。

    “喝个水也这么……”口中说着嫌弃的话,韩祁的表情却闪过一抹轻微的不自然,一边放下水杯抽了张纸巾递给许晗。

    知道韩祁不会有照顾别人的经验,今天能够这么照顾她已属不易,许晗自然生不出责怪对方的念头,口中向韩祁道了声“谢谢”,拿过纸巾擦去嘴角的水渍。

    “还想继续?”

    擦拭的动作一顿,许晗微微抬了下眼皮,对面看过来的那双眼深沉而又晦涩。嘴角轻轻扯动了下,许晗肯定地反问道:“我还有机会吗?”虽然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又对她的行为视而不见,却可以肯定对方并不赞同,也不会给她机会继续报仇。

    韩祁没有出声,许晗也没有移开视线避开,少刻,韩祁开了口:“是青龙帮还是那十个人?”

    许晗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略一思量,回道:“与你无关。”

    许晗的话看似没有给出答案,韩祁却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接着,扔下一句“我在书房”,再度走出了房间。许晗看着关上的门,蹙起了眉。

    来到书房的韩祁坐定后便没有再起身离开,脑海中回想起许晗刚才的表现,脸上露出了一抹沉思,还有几分少见的困惑。刚才的那番问答,不难看出许晗想要针对的不仅是之前的十个人,还有青龙帮。

    这个答案也是韩祁想不通的,他不明白许晗对青龙帮的恨来自哪里,而且昨天的举动,恐怕不是一点纠葛就能揭过的。难道,这便是让当初那个女孩变成现在的主因?

    一想到这个可能,韩祁的眼中闪过一抹厉芒。

    另一边,许晗在韩祁走后陷入了两世的记忆交替中,本就不太好的精神恍恍惚惚的,让人看了有些揪疼。过了一会,许晗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却又在转瞬间露出一幅要哭不哭的模样,甚至发出了极低的带了些哭腔的笑声。

    这一次,许晗认认真真地把复仇的事想了一遍。仇,还是要报的,但不能像这一次一样。如果她在报仇上迷失了自己,为了复仇什么都不管不顾,到时候难过的只会是自己的家人。能够重新再来,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应该是和家人在一起,而不是复仇。为了复仇把自己赔进去,那么,她回来的意义又是什么?

    想清楚两者的主次关系,许晗一直压抑的心轻松不少,对韩祁也多了一份感激。

    挂完点滴,许晗告诉韩祁不用再陪自己,她可以照顾自己。听完她的话,韩祁没有马上离开,一直等到她睡过去才迈步离开。

    回到自己住处,乔夏哲已经等在里面,看到韩祁回来,关切地问了几句许晗的情况。韩祁不冷不淡地回着,不一会,两人的话题扯到了昨晚上的青龙帮成员。

    “昨天那把火也够狠的,”想起昨晚上进仓库的画面,乔夏哲摇头感叹了一句:“那十个人的下半身基本都毁了。”虽然这中间也和乔夏哲救火的拖拉有些扯不干净,不过,没人在意。

    “行动不便?”韩祁面无表情地冷哼了一声,“既然双腿都废了,他们的手也不用留了,直接扔隆玉街。”

    隆玉街是y市乞丐最多的一条街,也是一条治安相对有些混乱的街,目前属于白虎帮的势力范围。韩祁的这句话,等于是把青龙帮的那几个成员扔进乞丐堆里。而失去行动能力的几人,一边要和乞丐争夺地盘,一边要防备白虎帮的欺凌,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看来,老大也动了怒火。才这么想,乔夏哲又听到了韩祁的下一句话:“把人扔过去的时候,知会周魏一声。”一旦周魏知道,有了他们先前的人情在,青龙帮的人想要讨回这十个人也要不回,何况,十个已经等同于废物的成员,青龙帮会不会理会也是未知数。乔夏哲默默替十个人默哀了一番,对韩祁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老大。”

    “对了,老大,许晗的事……”

    韩祁的脸色倏地冷了下来,“她的事不用查。”

    乔夏哲心下诧异,出了这种事,老大居然不想查清楚许晗和青龙帮之间有什么纠葛,他可不会认为许晗会把缘由告诉老大。难道说,有关许晗的事,老大只想听许晗自己说出来?“行,我知道怎么做了。”还是说,老大不想因为自己的调查让第三者从中摸到昨晚的事?

    “还有事?”看到乔夏哲跟着自己进书房,韩祁停下脚步看他。

    乔夏哲讪笑了一声,又摇了摇头,“那我先走了,老大。”

    当天下午,梁敏韵和袁浩一起到了许晗的家。按下门铃,看到出来开门的人是许德锦,两人都是一怔。之前听到许晗生病请假,两人就商量放学后一起来看许晗,结果,谁都没有想到开门的人会是堂堂的市长。

    “请问这里是许晗的家吗?”梁敏韵毕竟是市委千金,很快就收起了心中的诧异,微笑而礼貌地问道,“我们是许晗的同学,听说她病了,过来看看她。”

    “进来吧,”面对许晗的同学,许德锦的声音刻意放温和了一些,但还是让两人有些拘谨。“贝贝刚刚睡醒,你们先在客厅坐一会。”

    “好的,麻烦叔叔了。”适应过后,梁敏韵也放开了,和袁浩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原来许晗的爸爸就是……”发现自己还在别人家里,袁浩咽回了后面的话。“许晗的病,应该不会狠严重吧?”

    “等看到人不就知道了?”

    袁浩点点头,这时,许德锦走了下来,又带两人上楼进了许晗的房间。看到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许晗,梁敏韵快步走了过去,慢上一步的袁浩露着腼腆的笑容把带来的水果递给许德锦,然后担忧地跟了过去。

    “作业和笔记我都给你带来了,你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多请几天吧。”

    许晗笑了笑,“难道你希望我多请几天?”有人来看自己,许晗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连带着对袁浩的芥蒂也消得差不多了。

    梁敏韵抬起头晲了她一眼,手上把作业和笔记放到她床头,“我看你这两天的精神不太好,以你的成绩,多休息几天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自然身体更重要。”

    “对啊,如果觉得哪里不舒服的话,还是多休息几天比较好。”许德锦一走,袁浩立刻抛下了刚才的不自在,走上前关切地附和道。

    “我不会亏待自己的。”视线瞥到一旁的作业和笔记,许晗有些感激地看向梁敏韵,“谢谢你的笔记。”

    “我来看你,可不是来听你说客气话的。”轻笑一声,梁敏韵和许晗说起了今天在学校发生的趣事,言语间,没有提到许德锦半个字,就好像完全不知道许晗的爸爸是y市市长。

    梁敏韵不说,袁浩更不会提,一时之间,房间内的气氛倒是越来越融洽。因为快到吃饭时间,两人都没有呆太久,坐了二十多分钟便告别了许晗。

    “贝贝,晚上想吃些什么?”送完许晗的同学,许德锦上来问她。如果不是看两个孩子第一次上门,第一次看到有同学来找许晗的许德锦颇想留两人一起吃饭。以前因为许晗的关注点都在孔庆航一人身上,许晗在学校并没有去交什么朋友,所以,看到有同学上门,不止许晗,许德锦也是高兴的。

    “清淡点的就好。”闻言,许德锦嘱咐了她几句便下楼去了厨房。

    当许晗下楼看到系着围裙一脸居家模样的许德锦替自己忙活晚饭的时候,眼中又酸涩了起来。不管是为了爷爷还是爸爸,她都不能再让他们为她担心。

    46、第四十四章

    “身体还没休息好?”许晗的病其实在第二天就好了,许德锦却执意地给她请了两天。等回到学校上课,梁敏韵看她的脸色虽然比前天探望的时候好了很多,但是,总觉得人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精神,甚至有点消沉。

    许晗摇了摇头,看到对方眼中的关心,勉强扯了个笑容。她用了一天的时间让自己去释怀那段过去,可是有些事不是想放就能放的,现在的她只能让自己尽量平静,不要被过去影响到自己的。

    梁敏韵以为是生病的后遗症,又嘱咐了她几句便扯向了其他的话题,慢慢地,说到了高年级的陈洛。这一次,陈洛替学校拿了一个奥数竞赛第一的名次,顿时替学校挽回了不少负面影响,因此,学校在对他的宣传上颇多赞美,毕竟唐诗语之前留下的影响实在有些……

    说起陈洛,梁敏韵自然不像那些女生多有崇拜之情,几乎是用着嘲讽的语气把这个消息当笑话说给许晗听,“你说,他这不等于是在给自己的情人收拾烂摊子?不过,这种女人亏他也受得起。”

    “他自然是受得起的。”许晗的声音透着几分反常的冷漠,梁敏韵不由讶异地看了她一眼。

    许晗转回头不再出声,目光看着桌上的课本一片寒意。如果说唐诗语让许晗尝到失败和不甘的滋味,那么,陈洛就是那个让许晗尝到屈辱的人。不同于其他几个后宫男,陈洛对设计许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在许晗被轮的时候,将她被轮的画面全程录了下来,再重复播给她看,并且当着她的面评头论足。到后来,陈洛拿了一些春宫图,以研究的名义让那些男人按照图上的姿势一一做给他看。

    “你身体还没好吗?”走过来的袁浩瞥见许晗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看了看旁边的梁敏韵,后者对她摇头表示不知道。“还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敛下脸上的异色,许晗对两人淡淡一笑,手指翻开课本打消了两人的注意。对于陈洛,她知道的不算多,除了校董的儿子,原著只提了他有一个很厉害的教父,却没有交待具体身份是什么。至于陈洛的性格……

    当天,许晗就正面对上了陈洛。原本,陈洛看到梁敏韵想过去和她打个招呼,结果,不经意的一瞥注意到了站在她身边的许晗,不是因为对方那张脸,而是这个女生看向自己的目光——非常浓郁的敌意。

    嘴角上扬,陈洛走上前,“敏韵,好久不见。”从他听来的消息,敏韵现在和转校生走得最近,这个以前没有见过的女生应该就是那个转校生。“这是你同学?”

    果然,他没有看错,这个女生的确对他充满敌意。

    陈洛走过去的时候故意往许晗的方向偏了偏,视线捕捉到对方一闪而逝的厌恶,唇边的笑意多了几分兴味。也许,他暂时不会无聊了。

    唐诗语的失踪,是陈洛没有想到的。出了那档子事,陈洛对唐诗语的兴趣便消减了,会让学校方面不要做出退学的处分,也是想看看对方在这种情况下会有什么表现。结果,居然被青龙帮的人把人劫走。对唐诗语兴趣大减的陈洛自然不会为了她和青龙帮闹出事端,也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我和你可没什么话好说。”对梁敏韵来说,做不成恋人根本不可能再做朋友,何况,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交往期间背着她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这简直是打她脸。

    陈洛意外地挑了挑眉,之前分手的时候,对方还是一幅想要挽留他的期待,现在直接一幅不想和他多话的表情,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么。“很久没有见过叔叔阿姨了,回头记得帮我问候一声。”

    梁敏韵看着像个没事人一样的陈洛,脸色沉了下去,一边拉起许晗的手,一边冷笑道:“我以前倒是没发现你是个脸皮厚的,那我现在明明白白地和你说一次,我们以后就是陌路人,大人之间的交往我管不了,但是你,以后不用再想踏进我家一步。”说完,拉着许晗大步越过陈洛走了出去。

    转头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陈洛伸手在唇边摩挲,眼中笑意不减。既然是他看上的,没有道理就因为这几句话就放手。

    “果然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晗轻声笑了,“你这是要把所有男人都一起骂进去么?”

    梁敏韵恨恨地往地上踩了一脚,听到许晗的话,抬起下巴哼了一声,随即看向许晗正色道:“你最近注意一些,我刚刚看陈洛好像对你产生了兴趣。他那个人,虽然人品差了一点,但是,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总会想办法弄到手。”而梁敏韵没有说的是,曾经,这个男人也用过这种目光看她。

    “放心,”许晗低垂下眼,“你看不上他,我自然也看不上他。”

    “也是。”想通这一点,梁敏韵不再纠结陈洛的事,和许晗一起回了教室。

    放学后,许晗接到了许惠秋的电话,听到许惠秋又回到了y市有些微微的诧异。许惠秋是在许文清离开后不久离开的y市,许晗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又看到自己的姑姑。“好,我知道了。”

    知道许惠秋是因为《梦想》的杀青而回来,许晗恍然,随即别过身边的梁敏韵,打车赶往许惠秋说的地址。虽然对自家姑姑拉自己一起和剧组的人吃饭不解,许晗还是没有拒绝对方的邀请。

    一路开过去,许晗的视线倏地一顿,开口让司机停车。没有理会对方的疑惑,许晗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走了几步,许晗隔着马路远远地望着对面衣服破烂坐在大街上乞讨的一群男人,垂下的手握起了拳头。

    过了一会,穿戴潮流的几个年轻人朝这群乞丐走了过去,接着,不由分说地对着地上的乞丐拳打脚踢,路过的行人却没有往这边看上一眼,也没有人站出来替乞丐,似乎都习惯了这种单方面殴打的画面。

    期间,许晗看到那些乞丐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反抗,就连抬下手臂都好像要断了的样子,心中升起了一团疑云。她没有问韩祁怎么处理青龙帮的那些人,她以为对方不赞同她的行为会放这些人离开,但看现在的情形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将地上的乞丐揍得鼻青脸肿后,一行人踩住乞丐的手狠狠碾了几圈才骂骂咧咧地离开。他们一走,便有附近的乞丐跑过来,学者他们把人打骂一番,再把乞丐们乞讨得来的钱财全部刮走。被连番哄打的乞丐们姿势各异地倒在地上,嘴角流着血丝,但都一幅习以为常的神情。

    许晗默默地看着,心中对几人的恨忽强忽弱,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地让人看了纷纷移开眼不敢对视。最终,许晗转头不再多看几人一眼,拿出手机拨下了乔夏哲的电话:“那天的人,你们是怎么处理的?”没有选择去问韩祁,是因为知道问了对方也不会把答案告诉自己。

    “我还在想你终于有什么需要找我倾诉的,没想到是这种事,真让我失望啊。”调侃的同时,乔夏哲在心中思量了起来,到底是告诉许晗真相还是找话搪塞。如果把真相告诉许晗,不知道自家老大会怎么回报自己,不告诉吧,他会觉得更对不住老大。

    要他说,既然这么在意一个人,何必把事做得这么偷偷摸摸?你做了,人家都不知道,还怎么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是等于做白工嘛。当然,这话乔夏哲是绝对不敢和韩祁说的,在他看来,自家老大简直一直都在做无用功。有些事,做了就要让对方知道,不仅知道还要让对方记在心里。不然,以老大的做事霸道,人家小姑娘能对老大产生好感嘛。

    “我现在在隆玉街。”

    “隆玉街?哎呀,这可不是个逛街的好地方。”

    听到他的话,许晗便肯定了对方对这事一定知情。“我不会告诉韩祁。”

    “如果我想让你以之前的理由作为交换条件呢?”老大不许他查,那他从许晗的口中帮他问些资料总行吧。照他说的话,老大对许晗的事,该霸道的时候又有些软绵,这样什么时候能熬到头啊。

    “是韩祁让你把人扔在这里的?”对乔夏哲的话视若无睹,许晗肯定地问道,“他们的身体,是不是被动过什么手脚?”以这几个人的狠性,就算打不过刚才的年轻人,也不会是一幅毫无反抗能力的模样,何况连那些乞丐都可以随意欺凌他们,并且到现在也不见一个人站起身,都在很吃力地爬起上半身。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我就实话和你说吧。”老大,这是许晗自己猜到的,可不是他多嘴说出去的哦。“这些人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他们的身体嘛,估计只能坐在那里聊天了。”

    心中的猜想被证实,许晗怔忡在了原地,就连乔夏哲后面说的话也没有听进去,愣愣地挂掉手机望着前方。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