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许晗中午喜欢呆在图书馆,陈洛一早在许晗经常呆的阅览室占了座位,等视野中出现许晗的身影,扬起手对她挥了挥。看到陈洛的刹那,许晗掉头就想走,但又想到对方既然故意恶心自己,她一走对方估计也会黏上来,而她没必要为了这个人改变自己的计划,便目不斜视地往里面的角落走了过去。

    将许晗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陈洛拿起桌上的书起身追向前。其他的学生本来在埋头看书,一看到陈洛和许晗这对绯闻主角,一个个拿余光瞥了过去,毕竟学习也是要劳逸结合嘛。

    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许晗拿出手机给梁敏韵发了个短信,随即打开习题集。慢上几步的陈洛在她左侧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手肘撑在桌上,侧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微笑。

    故意要引起自己注意的视线落在脸上,许晗心下暗恨,面上无动于衷地做着习题,全当身边坐了个透明的。见此,陈洛往她身边挪近了一些。

    许晗继续无视,哪怕陈洛装作不小心地碰了下她的胳膊。

    看到自己的调戏无果,陈洛略有些困扰地打量许晗。如果游戏只有一个人单方面在行动,会显得很无趣啊,但是,这个女生似乎知道现在的反应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还击,那他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来改变一下?

    完全不知道陈洛心中所想的许晗,只是感觉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变淡了,也没多想,结果在第二天中午听到学校广播插播的特别节目后,整张脸都黑了。节目是陈洛准备的,说是为了某个人花了一晚上写了一首歌,现在想要把这首歌送给那个人,并且祝福那个人能够每天快乐。

    这个时间,正是吃饭的高峰期,陈洛的声音却意外地在喧闹的食堂内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嗓音轻柔而缱绻,又在绵绵的歌声中唱出了满满的情意,直让在场的女生对许晗这位被祝福的主角羡慕嫉妒恨,坐在许晗前后的女生则用酸不溜秋的语调指桑骂槐地嘲讽了一通。

    “他这是想让你成为女生的公敌啊。”陈洛在女生中的人气自然不用说,只是以前,陈洛从来没有这么高调地追过一个女生,这种差别对待,难保有些女生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虽然说一高的学生都以学业为重,但是,女孩子的感情谁也说不好。

    许晗抬起脸,目光清冷没有起伏,“他想怎么样都是他的事。”

    听到她的话,梁敏韵轻笑了一声,“其实,换个角度看的话,可以当他是在耍杂耍,还是免费的。”

    回到教室,前一刻还在热烈讨论的声音戛然而止,许晗淡淡地扫了一眼,若无其事地和梁敏韵坐到了座位上。刚坐稳,早一会到教室的袁浩有些犹豫地说起了陈洛的事。

    看他担忧的模样,梁敏韵挑了挑眉,又看了看没什么表情变化的许晗,替许晗作了答:“就是一个追求者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

    说到陈洛,袁浩有心想要提醒许晗对方的人品方面不靠谱,但看许晗没什么兴趣的表现,又怕自己说多了反而让许晗惦记上,默默地把陈洛和唐诗语之间的某些画面藏在了心底。这种事,他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

    “要不要和老师说一声?”说完,袁浩想起了陈洛还有校董儿子的身份,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许晗笑了笑。可是,一直这样的话,许晗会感到困扰的吧。

    一时之间,袁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方法。许晗看他为了自己的事纠结,心中一暖,撇开那部分单以朋友来说,这个人确实是个不错的朋友。

    “等他腻了就好了。”

    袁浩微微笑了起来,“如果需要什么帮忙的话,你就告诉我。”

    放学后,一个长相艳丽的女生把许晗堵在了教学楼的拐弯处。四目相对,女生用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打量许晗,眼神是满满的不屑。又看到许晗被自己拦下依旧面色冷淡,冷冷地哼了一声,警告道:“许晗,有些事不要做得太过了,陈洛不是你可以践踏的。”

    许晗没有出声,女生拿眼愤愤地剜了她一记,“就算你不喜欢,也不能随意地轻贱一个人喜欢的心情,这种行为最差劲了。”说完,似乎觉得再对着许晗这张脸会让自己受不了,女生如来时匆匆走了。

    许晗被说得一脸莫名,看了一眼女生远去的背影,转头往教学楼的方向看了过去。刚才的这一幕,她直觉和陈洛脱不了干系,甚至于,这个人说不定在哪里看着她们。想到这,冷着脸迈步走向校门口。

    教学楼对面的某间美术室,陈洛正倚在窗边望着许晗刚才所站的位置,一只手抱着画板,另一只手拿笔在上面随意地描着。不多会,一幅素描立于纸上,赫然是许晗的侧颜,只是,不同于许晗表现在陈洛面前的冷淡,上面的表情是笑着的。

    低头看向手中的素描,陈洛摇头笑了起来,少刻,忽地撕下画纸揉成一团,“到底是和宝贝不同类别的人,这样才有趣让人期待。”

    回到家,许惠秋在客厅说电话,脸上的表情是许晗从未见过的,上面流转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情。明明还是自己熟悉的人,看上去却像是年轻了许多。许晗一愣,走上前对许惠秋无声打了个招呼,后者回了个笑容。

    “……只怕会委屈你这尊大神。”

    这是在和邱烨说电话?路过的时候听到这话,许晗脚步一顿,视线重新看向许惠秋,发现刚才看到的表情就像是自己的错觉,自己姑姑现在说话的语气和神情都带着一种商业化的认真。压下心中的疑惑,许晗转身步上楼梯。

    “贝贝,”在许晗准备转进去的时候,说完电话的许惠秋忽然把她叫住,“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

    许晗茫然地眨了下眼,“没有啊,姑姑怎么会这么问?”

    许惠秋仔细地看了她几眼,然后笑道:“如果有什么烦心事或者缺什么,记得和姑姑说。”口中这么说着,许惠秋想到了银行经理无意间和自己说起的那件事——她给贝贝的那张卡,最近有过很大的资金流动。

    作为银行的大客户,这位经理一直和许惠秋保持着良好的联系。前不久替许惠秋把钱过到许晗账上,偶然间发现许晗的资金流动对于一个学生来说有些过大,便随口和许惠秋提了一句,本意其实也是想和这位大客户之间的关系再拉近一点。

    “我会的,姑姑。”

    许惠秋目光含笑地点点头,让许晗进了屋。等到许晗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脸上的笑容转瞬淡去,目露沉思。过了一会,轻轻叹了口气,既然她把钱给了贝贝,也没限制贝贝的用额,钱就是贝贝自己的,她想怎么用用多少都随她吧,孩子大了,总会有自己的小心思。

    另一边,许晗的脸色也不太好,许惠秋的随口一问,让她想起了昨天许振山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话,内容虽然有些不同,意思却和前者表达的差不多。

    细细地想了一会,许晗又一次拨通了秦沐的电话。接到她的电话,秦沐苦着脸的表情直接通过声音浮现在了许晗的脑海,不由舒展了皱起的眉。“放心吧,这次不是找你查什么资料。”

    “别,你这么一说,我反而觉得没底。”

    “这次我可真没诓你,”许晗弯起双眼,耳边传来的还是秦沐怀疑的话,“不过是想帮你赚点零花。”如果只是爷爷一个人,她可以当做是偶然,现在姑姑也问上了,还特意问她缺什么,恐怕是她卡上的金额变化被他们注意到了。但是,想到两人都对这事避而不问,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感激。

    “零花?”秦沐笑了,笑声中夹杂着几分打趣,“这话如果是文清哥和我说,我还信几分。你嘛……谁不知道你那姑姑有多疼你,每个月都大把的钱往你卡里塞,就怕你不够用。啧啧,哪像我这个苦命的,要个零花还要被问东问西的,同人不同命啊。”

    听着秦沐装可怜的哭穷,许晗“噗哧”笑出了声,“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会这套?行了,我这不是给你赚零花来了?”

    闻言,秦沐收起了嬉笑,正色道:“你是说真的?”

    “当然,不过,前期的投入可能有点大,如果你有什么认识的朋友,可以把他们一起叫上。”知道秦沐那边还是一头雾水,许晗顿了顿,压低声音继续说道,“再过几个月,y市可能还会再通两条地铁线,具体的路线,现在还没有定下来。”

    “你是说……”秦沐的声音有了几分兴奋,下一刻,恢复平静后又拿话揶揄许晗,“不错啊,许小晗,你现在连这个都懂了。”

    “等路线确定之后,我再通知你。”

    “行,等事成了,哥请你吃饭。”

    “是弟弟,小沐。”

    “我比你高。”

    ……

    隔天的晨练,许晗在韩祁的身边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年纪看上去和韩祁差不多,却绷着一张比韩祁表情更少的脸,而且,一眼看上去有种老成、刻板的感觉。

    “萧飞。”接收到许晗的疑惑,韩祁对她简单地介绍了男人的名字,而对男人,绝口不提许晗的信息。看他这样,许晗也摸不清这个叫萧飞的男人是什么身份,便矜持地朝对方点了点头。

    谁知,萧飞看着她皱了下眉,然后不带一丝客气地说道:“希望你不要浪费少主太多时间。”

    听到他的话,许晗还没露出什么反应,韩祁先不悦地发出了一记轻哼声。萧飞一怔,对韩祁低下了头,“对不起少主,是属下僭越了。”

    “下次再多事,来哪回哪。”

    这一句话落下,许晗清楚地感觉到萧飞的身体一僵,耳边听到对方略带惶恐的声音回道:“属下知道了。”

    韩祁没有再看萧飞,转而看向许晗,“走吧。”

    多了萧飞的参与,虽然对方始终安静地跑在韩祁身边也不再轻易说话,许晗还是感到了一丝不自在。许是察觉到她的这份不自在,等许晗跑完第二圈的时候,萧飞被韩祁遣到了一旁静等。

    “我是不是占用到你的时间了?”比起用嬉笑和不着调掩饰自己真实情绪的乔夏哲,萧飞的某些表现太过直接,直接到许晗不用猜测就能看明白这个人对于自己的不认同。

    “现在才想问这个?”许晗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韩祁没有就着这个问题追问,神色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别净想些多余的事。”

    许晗应了一声,也不再纠结萧飞的出现,把心思放回到了跑步上。

    “少主,您的早餐属下都已经给您准备好了。”看到两人准备在附近的早餐店解决早餐,萧飞再次开了口,“如果您不喜欢,属下现在就给您换别的。”

    许晗意外地重新看了一眼萧飞,对方现在的神情怎么看都有一种不吃他做的就会死扛下去的感觉。不就是一顿早饭么?许晗狐疑地转向身边的韩祁,对方的神情已经有了一丝不耐。

    没有看漏韩祁的这份不耐,萧飞艰难地把目光转向了许晗,语气生硬,又藏了几分说不清的委屈,“不知道这位小姐喜欢吃什么?”

    许晗愣了愣,还没转过来萧飞的意思,韩祁已经拉着她跨出了早餐店的范围,“按我的给她做。”于是,许晗在韩祁的套房里第一次享受到了别人的服务。

    学校这边,陈洛继续以高调的姿态向许晗表达了自己的追求之意,而许晗,在某些女生越来越不善的眼神下,约了陈洛放学后在横玉街见面。

    收到许晗的这条约会短信,陈洛垂下了眼,勾起在唇边的笑容意味深长。随后,回了条“我等你”的信息给许晗。不知道,今天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惊喜,但愿不要让他失望。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在外面跑了一天,回来又遇上点不顺心的事,哪天有空我把昨天的那一更补回来

    今天还是有点受影响,也不知道写崩没,留言的话,我……明天回复咩,今天白天的时候就一直想睡来着,明明昨天睡得比平时都早啊qaq

    大家么安一个╭(╯3╰)╮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