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那不是许晗么?”路过横玉街的时候,乔夏哲从车窗外看到走下出租车的许晗,便把车子往许晗所在的位置开了过去,却看到许晗往街道里面走了进去。qqxs.cc“咦?”许晗的身影就要从视野中消失,从另一辆出租车下来的身影追着许晗的方向走了过去。“那不是那段视频的男主角么?”

    “老大,要不要跟上去看看?”两个人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又往同一个方向赶路,乔夏哲可不认为这是个巧合。“这个陈洛……”

    “停车。”听到韩祁的话,乔夏哲猛地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接着,就看到后座的韩祁推门走下车,朝着两人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见此,乔夏哲有些无奈,口中叫着“哎,老大,你可要等等我啊”,一边重新发动车子往附近的停车场开了过去。

    等到乔夏哲停完车追着韩祁留下的痕迹找到韩祁时,韩祁正隔着树木远远地望着里面的一间储藏室。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靠近,韩祁拿余光瞥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乔夏哲停下脚步后,往四周打量了一遍,心下略微有些诧异。原先还没有注意,这会看得仔细了,才发现这间储藏室几乎是被周围的绿化带给包围在中心,如果从外面看过来的话,可能一眼扫过去会错过,算是个极为隐秘的地方了。

    “许晗和陈洛都在里面?”刚一问完,乔夏哲便看到了韩祁皱眉的表情,不用对方再回答,已经知道两人这会肯定在里面。“老大,不会是陈洛这小子知道许晗录的那段视频来找她晦气了吧?”但是,乔夏哲知道自己说的基本不成立,单看许晗刚才走在前面的架势,搞不好两个人是事先约好在这里见面的。

    “要不,我们还是靠近一点?”站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啊。

    “你可以回去了。”

    乔夏哲顿时垮下了脸,他说的那句话根本没有抱怨好不好!他才不要回去面对萧飞那个一眼一板的家伙。“老大,你觉得他们会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不怪他好奇,从许晗能够录制视频的行为来看,绝对和陈洛谈不上关系友好,现在又约在这么个僻静的地方。

    不间断的声音徘徊在耳边,韩祁侧过头斜睨了他一眼,“聒噪!”

    乔夏哲憨憨一笑,“我这不是担心许晗嘛,陈洛那小子前科不太好,许晗又是个女孩子,这万一出了点什么意外,我们站这里是不是有点太远了?”蓦然间,乔夏哲想起了之前在废弃仓库的一幕,暗暗一抖,他倒是忘了,这姑娘也是个狠的。

    韩祁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刚才的那番话缓缓入过耳膜,周身的气息一冷,迈开脚步往前迈了出去。乔夏哲一见,自然是在后面跟上。

    储藏室内,许晗背对着陈洛将一早备好的果汁倒入面前的两个纸杯。陈洛注视着这道背影透出的专注,眉眼一挑,淡淡的笑意从眼角划过。

    “你的兴趣倒是别致。”伸手接过许晗递过来的纸杯,陈洛弯起眼笑道,语气是说不出的真诚。“真难为你找到这么个地方。”说着,端起纸杯靠近唇边,含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对面的许晗,一丝风情流转在眸中。

    看到陈洛喝水的动作,许晗下意识地把目光投过去,耳边听到他的话,冷笑一声,“地方自然是好的。”不然,怎么配得上你!

    “你很在意我这一杯?”尽管对面的人掩饰得很好,陈洛还是在上面捕捉到了一瞬的紧张,轻笑一声,仰头喝了几口。“你放心,既然是你给我的,哪怕是下了毒,我陈洛也会喝得一滴不剩。”他倒是好奇对方想对他做些什么,为此还特意把他约在这种地方,看这间储藏室像是蒙尘了很久,家居却是新添置的。

    “对你下毒岂不是脏了我自己的手?”看到陈洛果真喝得一滴不剩,许晗不再掩饰自己对他的厌恶,“不知道有句话你听过没有,聪明反被聪明误?”其实,只要摸清楚这个人的性格,根本不用担心对方会不会喝下刚才那杯果汁。以这个人的自负和玩性,就算知道喝的东西有问题,也会眉都不皱一下全部喝完。

    陈洛也不恼,歪头冲她眨巴了下眼,手指把玩着杯口,“那么,你不介意现在告诉我里面加了什么料吧?或者,你更愿意告诉我,约我出来的目的?”

    许晗没有马上回答,端起自己那杯果汁慢动作地抿了几口,“你的耐心不是很好么?”

    陈洛又笑了起来,点头道:“这话不错,而且,未知的东西才有趣。换个问题吧,你对我有敌意?”

    “知道了有意义?”许晗站起身,落在陈洛身上的目光渐渐变得居高临下,“你也不用着急,我总会让你满意的。”

    陈洛正想再问几句,一阵晕眩袭上,昏迷之前最后落入视线的是许晗笑得森冷的笑容。

    再次醒来的时候,陈洛发现自己被困在一间暗无天地的密室,周围流动的空气传出一种腐朽又潮湿的味道,而室内唯一的亮光是一只蜡烛。

    微弱的烛火下,伫立在身前的身影几乎挡住了所有的光辉,俯视的目光看过来,脸上一片冰冷。陈洛扯了扯嘴角,看着许晗微微笑了起来,闲适的从容没有一点身为监下囚的担忧和愤怒。“没想到你喜欢玩的是□play,倒是我看错眼了。”

    “你能笑的时候也只有现在了。”对于陈洛的挑衅视而不见,许晗淡淡地说道。一切发生得太过顺利,许晗反而没了之前的情绪起伏,心中只剩下平静。

    “你似乎对我很了解?”现在回想,陈洛可以肯定许晗知道自己会喝下那杯果汁,无论里面有没有问题。“我都这样了,你现在应该不会介意回答我之前的问题了吧。”

    “你想知道的事,我怎么会满足你?”说完,许晗转身拿走了一旁的蜡烛踏上了前面的楼梯。少刻,拿着一个盛满水的盘子和几片干面包走了回来,并把东西放到了陈洛右侧几步距离的地上。做完这一切,许晗忽而对陈洛露了一抹笑容,“好好享受吧,陈大少爷。”

    “许晗。”陈洛一扯动绑在后面的手,系在墙上的锁链发出一记记沉闷的拉扯声,许晗却没有去应陈洛的喊声回头,更是走上楼梯后,把密室的隔板拉了下来。

    被留下来的陈洛看着变得乌黑的密室,挂在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从未有过的苦笑的意味。看来,这次真的是有点想当然了。他以为许晗只是和自己玩玩,没有想到竟然玩真格的,还是以现在这种方式。

    回到上面的许晗静坐在椅上,一双眼看着滞留在桌上的纸杯慢慢陷入了沉思。她从原著上知道,上一世的陈洛也曾经被人玩过囚禁,不同的是,囚禁他的是一个爱慕他的女生。囚禁后,陈洛主动留下来陪这个爱慕自己的女生玩了足足几个月的□游戏,最后还是被唐诗语找到“救”了出去。而在他失踪的这段时间,不管是陈洛的父母还是那位神秘的教父,都没有对那个女生出手,似乎在陈家对陈洛都有一个共识,但凡陈洛自己惹下的事,都会交由陈洛自己解决,作为长辈的几人坚决不会插手,除非是遇上陈洛的噩耗。

    陈家的人想要查到她头上却是不容易,唯一让她有些忌讳的是那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教父。

    伸手揉了揉眉心,许晗起身回头看了一眼暗格的位置。对于陈洛这种爱玩成性的人,估计什么都比不上没人陪的难受。

    走出储藏室,许晗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锁上门,许晗将包包塞进怀里低头跑了出去。待跑到外面的街道,和对面走过来的人撞在了一起。抬起头,许晗微微睁大了眼,“韩祁?”

    看到许晗几乎淋透的模样,韩祁将手上的伞往她这头移了过去,面上皱着眉看她不说话。

    “真巧啊。”许晗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被撞疼的鼻子,“只有你一个人吗?”

    “走吧。”见许晗没有反应过来,韩祁再次开口,“还不走?”

    闻言,许晗便继续躲在韩祁的伞下。挨得近了,属于韩祁的气息萦绕在周围,沁入鼻尖,许晗有些不适地往旁边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韩祁也没有靠过去拉近,只是将手上的伞又移过去几分。

    走了一会,许晗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撑在两人上面的伞过半都在自己这边,一转头,韩祁被淋湿的肩膀映入眼帘。默默地把目光移向韩祁,上面的表情依旧是自己熟悉的,但是,目视前方的目光愣是让她看出了对方的几分不自在。

    难道是她看得太久了?

    才这么想,便听到韩祁说了声“到了”,许晗顺势看了过去,刚刚停下的车探出了乔夏哲的脸。弯腰坐进去,一块蓝色的方帕在韩祁坐进来后递到了自己的眼前,伴随着对方永远不会直接表达的话——别把车子弄脏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有木有人注意许妹纸对陈洛做的某个恶意点

    陈洛的心理太过强悍,虐身完全虐不到人,说不定还会享受╮( ̄▽ ̄")╭

    然后,么么安,我先去睡啦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