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健身室内再次传出许晗摔到在地上的声音。韩祁收回伸出去的手,看着不吭一声重新从地上站起的许晗,神色间没有一丝波澜。许晗低头揉了揉自己的膝盖,抬起头,对面的人还是最开始的那幅表情。

    即使已经训练了几天,许晗还是有些疑惑。之前,她想让他教她格斗技巧他不答应,结果,几天之前突然主动说要教她。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于是,除去早上的晨练,每天放学回去会先到健身房。只是,真正训练起来,她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答应。

    在韩祁的眼中,训练的时候根本没有男女之分,并且,不是以指导的温柔教学方式,而是实打实的实战来训练。按韩祁的话来说,想要掌握对敌技巧,便要先学会挨打,至于怎么从挨打中学会克制敌人的招数,这个就是个人领悟了。

    只是,每次的实战,她都是那个以各种方式被摔的人,要么就是被对方一只手禁锢得全身不能动弹。“韩祁。”

    韩祁视线下移转向许晗,后者轻蹙起眉说道:“你帮我找过一个人吧。”说完的一刻,许晗感觉到韩祁的表情一冷,随即解释道:“我和你之间的差距太大,每次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你撂倒。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被你撂倒的,更不可能从中去寻找破绽,而且,你的动作太快。”

    说到底,还是实力上的差距。如果是比许晗稍强一点的,许晗就有反应的时间去思考彼此间的动作,相反,如果是可以秒杀自己的对手,大概想到的就是自己又被秒了的感叹。

    “所以说你太弱了。”看了许晗一会,韩祁淡淡道,“准备好了?”

    许晗张口想要说些什么,韩祁的手已经攻了过来,但是,不同于先前的快攻,那一双手似乎刻意放慢了动作让她看个清楚。“对敌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接着,许晗就觉得腹部上一痛,耳边又听到对方继续说道,“如果刚才的位置再往上找到胸骨的位置……”

    许晗微微睁大了眼,这个人居然会这么详细地和她解说克敌的技巧。察觉到许晗的意外,韩祁轻哼了一声,“就你这领悟能力,把你打折了都看不明白,反而浪费我时间。”

    闻言,许晗垂下眼沉吟了一会,“我累了,我们先休息一会好不好?”

    “耐力太差。”甩下这句,韩祁收起了所有的动作,转身走向了休息区。

    望着韩祁的背影,许晗的眼中闪过一抹暗芒。没多久,韩祁感觉到了许晗身上的一丝违和。对方依旧很努力地在适应自己的攻击,却忽然多起了话,不是在自己说完话之后追问几句,就是时不时地抛出一句话诱导自己回复。

    “你想试探什么?”在许晗又一次开口之后,韩祁停了下来,目光不见任何的锐利,声音也谈不上多么冷硬,但让许晗真切地感觉到对方的耐心已经到了临界点。

    许晗摇头,心中想起了乔夏哲对她说过的一番话。那个时候,韩祁临时有事先走了,是乔夏哲把她从健身室送回了紫苑。车开到一半的时候,乔夏哲冷不丁地问她怎么看待韩祁这个人。

    “你别看老大说话的时候好像总是一幅看你不耐烦的样子,其实,老大只是不会表达。如果你有什么要求,老大说过那些话之后,到最后还是会按你的意愿去做。”似是想到什么,乔夏哲的声音有些不复平时的活泼,“老大这个人啊,是不屑用话来装饰自己,只会用行动表达。所以,和老大相处的时候,多多过滤掉老大的话,你会看到更多。”

    “朝你扔东西也是一种反向表达?”

    乔夏哲语塞,又讪讪地笑了笑,道:“这个是遗留下来的习惯,传统,传统啊。”具体的传统是什么,乔夏哲没有解释。

    “今天就到这里。”许晗不说,韩祁知道无论自己怎么问都不会有结果,也就没再继续追问。

    许晗恍了恍神,走到换衣间拿了自己的换洗衣服去了隔壁的独立卫生间。

    以前,她只是觉得韩祁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经由乔夏哲那么特意地说了几句,再到刚才的试探,才发现韩祁对待自己似乎有一种格外的宽容。就像乔夏哲说得那样,她和韩祁相处的时候,对方通常就占占口头上的上风,如果遇上她有什么决定或者想法,哪怕她的意见被驳的一无是处,这个人还是会妥协。

    韩祁……

    将长发梳到脑后,许晗的脸上有着微许的迷茫之色,口中无声地念着韩祁的名字,一种莫名的躁动涌起在心田。

    闭了闭眼,许晗抬起头拧上开关,滴落在身上的温水戛然而止。快速地擦干,许晗换上衣服走了出来。休息区上,韩祁侧着身坐在单人沙发上,手肘撑在扶手上,歪头倒在手背上的姿势落在眼中多了几分疲态。

    许晗下意识地放低了脚步声,韩祁已经把脸转了过来,“过来。”

    走到韩祁对面坐下,许晗拿着干毛巾继续擦拭自己的头发。韩祁则不打一声招呼抬起了许晗的一只脚横在自己腿上,一边弯腰拿起放在地上的药酒。

    这是每次对练后都会出现的画面,但在今天,韩祁那只带着厚茧的手按自己的腿上,比平时多了一份说不出的异样感。许晗不由放慢了擦头发的动作,看向韩祁的目光偏到了那双注视自己左腿的眼睛。以前看上去黑沉沉辨不清楚情绪的双眼,此刻因为专注焕发了一种别样的神采,看得久了,几乎有种陷在里面的感觉。

    许晗暗暗呼了口气,这时,按在腿上的那只手忽地动了起来。

    “嗯?”感觉到许晗突然变得僵硬起来的身体,韩祁抬起头看她,对面的人却移开了和他的对视。皱了皱眉,韩祁有些疑惑地问:“很痛?”

    “没有,你继续吧。”明明已经习惯的动作,在今天却变得有种酥麻的感觉,许晗闷头擦起了头发,目光不再盯着韩祁。

    这一次的按摩,许晗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漫长,以至于连韩祁说“可以了”都没有听到。再次提醒之后,许晗站起身,脚下却没有站稳往后面直接倒了下去。

    韩祁就站在对面,自然不会看着许晗摔下去,拦腰将跌下去的许晗勾在了自己怀里。沐浴过后的许晗,身上还沾着沐浴乳的香气。此刻,身体紧靠在一起,淡淡的清香随之沁入鼻尖,韩祁的表情有瞬间的恍惚,下一刻,松开揽住许晗的手,别脸看向了另外的方向,也不管脱离自己支撑的许晗有没有站稳。

    好在许晗习惯了韩祁偶尔的突变,站稳后,还没开口,对面的人就说了回去的话。许晗没有拒绝,稍作整理就到了门口,结果,韩祁看到她那头还在滴水的头发,又嫌麻烦地让她先把头发擦干。

    再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靠在椅背上,许晗从车窗的镜面上看着旁边的韩祁。沉默良久,最终问出了声:“你……们最近有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这段时间,她在这个人身上看到了一种很难会出现在他身上的急切。

    韩祁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

    “如果有事的话,我可以一个人锻炼。”

    听到她的话,韩祁照例刺了一句,许晗却越发觉得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回到家,许晗诧异地看到邱烨和自己爸爸聊在了一起。看到她回来,几人先后和她打了一声招呼,许晗坐到了许惠秋的旁边,近看才发现自己的姑姑眉头一直皱着。

    “姑姑,邱叔怎么过来了?”看姑姑的样子,似乎不太愿意邱叔过来他们家。

    许惠秋不愿自己的心情影响到孩子,扬起笑容对许晗作了解释:“明天就是首映式,你邱叔过来是提前祝福的。”

    许晗点点头,心中想着自己姑姑和邱叔到了家里反而变得生疏起来,慢慢压下了之前对韩祁的疑惑。看到人到齐,吴妈便把晚饭摆上了桌。吃饭期间,许晗又一次感觉到了许惠秋和邱烨之间那种莫名的违和,便默默地吃自己的饭。

    “贝贝啊,听说最近的年轻人都在追邱什么的大明星?”

    尽管许振上的话听起来像是随意问的,许晗还是敏感地感觉到了一份刻意,心下一动,笑着回道:“爷爷,那个大明星是叫邱烨,还和姑姑认识呢。”

    “什么?”许振山的声音倏地拔高了起来,“他们见上面了!这个不争气的……”说到后半句,许振山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爷爷,原来你认识邱叔啊。”

    “什么邱叔!你啊,别什么人都认着。想当你叔叔?”说着,许振山重重哼了一声,听在许晗耳中却是一种置气的闹别扭,“一个大明星而已,你要喜欢哪个,下次爷爷找来陪你吃顿饭都行。”

    听到这,许晗倒是放下了心,口中轻笑出声:“爷爷,我们愿意别人还不定愿意呢。”

    “他们敢!”

    “爷爷~”许晗笑着和许振山撒娇了几句,然后收起笑声问道,“爷爷,你就告诉我吧,姑姑和邱……烨到底是什么关系?”知道自家爷爷有时候较真起来特小心眼,许晗把对邱烨的称呼改了。

    “既然他们都见过面了,爷爷就和你说了吧。”对许晗久违的撒娇没辙,许振山顿了顿,直接用一句话概括了许惠秋和邱烨之间的关系,“你姑姑上学那会曾经追过那小子,不过,被那小子拒绝了。就他这种眼光,居然还能当什么大明星!”

    一提起邱烨,许振山免不了又哼了几声,“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你可盯着点你姑姑,别被那小子几句话就给忽悠忘了疼。到时候,我可不管她。

    作者有话要说:看了留言才知道我把二十章写成了十二章_(:3」∠)_居然到现在才有妹纸发现【捂面】这真是何等的……

    然后,发现这一章是我刷许晗和韩祁在章节里比重最多的一章o(≧v≦)o~

    ps:养肥什么的,唉,你们想养就养吧,真是拿你们没办法【我也就不说你们是小妖精了←_←】,就是到时候养肥回来,别忘了冒个泡咩,要让我知道你们还是爱我的,不然一定不幸福qaq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