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就在韩祁准备上楼的时候,许晗终于出了声,看到韩祁转过来,抿了抿唇,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问道,“韩祁,你为什么帮我?”

    一直以来,许晗都没有深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刚才萧飞的话,让她不能就这么当做没有听到。qqxs.cc按照她对韩祁的了解,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韩祁不会拒绝说出答案。这个人,通常都是在肯定的情况下才会别扭地用其他话来掩饰。

    只是,韩祁不回去的原因竟然会有她的原因存在,这个事实让她有些惊疑。她和韩祁之间的交集,撇开现在就只有小时候那段不太深刻的记忆,在她来说,小时候的回忆固然美好,却也是最容易忘记的。而长大后的重逢,她并没有为对方做过什么,反倒是对方,除了最开始的不愉快,之后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帮她,也从来没有想过告诉她做过的这些事,哪怕让她对他产生误会。

    “为什么?”想问的话一旦说出口,就很容易抛开刚才的迟疑,许晗一瞬不瞬地看着韩祁,表情是不容回避的坚定,同时上前一步昭示自己不得到答案的不罢休。

    对上这样的许晗,韩祁的一双眉拧得紧紧的,却依旧没有吐出一字半句。

    许晗的手攥起拳,口中继续毫不退让地问道:“最近我感觉到你对我的训练有些莫名的迫切,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知道自己可能要离开,所以,就把她的格斗训练提前,并且直接以对战的方式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适。这份心意,如果是在今天之前,她不会想那么远,最多有些疑惑,但现在,她觉得是对方放心不下她做出的安排。

    此刻,许晗看向韩祁的目光包含了太多的感情,这种不加掩饰的直接让韩祁移开眼错开了和她的对视,却瞥到了那双被许晗紧紧攥成拳的手,说出口的话不由含了一丝淡淡的无奈:“别想太多。”

    许晗没有察觉到这丝无奈,只感觉到韩祁的逃避,暗暗咬了咬唇,“你,是不是在担心我?”不管是青龙帮的事还是陈洛的事,这个人都没有追问,而且,虽然不赞同她的做法,却都替她瞒了下来。

    听到她的话,韩祁面色一僵,视线移回过去,许晗脸上的表情分明已经肯定了答案。“你可以回去了。”

    许晗忽然笑了,“韩祁,你就只会用这种言不由衷的话来打发我么?”

    韩祁的脸一沉,对面的女生笑得一脸无惧,更有几分挑衅流露在笑容里。明明很久之前这个女生还是会偷偷拿忿然、不满或是其他不太友好的眼神看自己,现在却能摆出一幅了解自己的表情看自己,但是,他不讨厌她对自己的了解,甚至会因为这份了解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收起心中的异样,韩祁微低下头,“真想知道?”

    许晗点头,韩祁轻勾起嘴角,“想知道就别后悔。”许晗不明,韩祁的声音再度飘入了耳中,却让她怔忡在原地:“因为,我想要你。”

    好半会,许晗才回过神,韩祁的目光仍然停留在她脸上,脚下忍不住后退一步。做下这个动作,许晗仿佛在韩祁的脸上看到了对自己行为的嘲讽,脸微微发烫,“我……不是,别拿这种事开玩笑。”

    “是你自己要求答案的,”韩祁向着许晗靠近一步,目光晦涩的眼锁住许晗的脸,让后者生不出再退的念头,“现在知道了,想后悔了?”

    因为刚才那句过于露骨的话,韩祁上挑的尾音听在许晗耳中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不由垂下眼。又因为韩祁的靠近,许晗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燥热了起来。

    韩祁的话,她应该讨厌的,但是,她觉得他的答案不是这个,可又觉得他的话不像是在敷衍,这种矛盾让她无法完全地产生恶感。

    “许晗。”第一次从韩祁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在夜色中柔和了几分的嗓音轻轻念着那两个字,有着几分醉人的撩人,再看向那双只倒映出自己身影的双眼,许晗只能愣愣地看着,直到声音中急转的冷意泼去了那份缱绻,“后悔了?”

    许晗张了张口,最终扔下一句“我先回去了”,转身跑了出去。

    韩祁没有去拦许晗,望着许晗疾跑出去的背影,脸上配合声音漫出的肃冷慢慢褪了下去。等到许晗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韩祁转身进了身后的楼道。

    另一边,许晗进了家匆匆和客厅的许德锦和吴妈打了声招呼,便跑向了自己的房间。看她这幅急急忙忙的样子,许德锦疑惑地多看了几眼,吴妈则在旁边笑道:“这孩子也不知道赶着去做什么,怎么还是这么毛毛躁躁得像个孩子。”

    许德锦收回视线翻了页报纸,“把汤给贝贝热下。”

    吴妈弯起眼应了一声,又看到许德锦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看报纸,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到了房间,许晗关上门直接躺床上把脸埋在泰迪熊身上,试图忘掉刚才听到的某些话。然而,有些事越不想去想,越是会徘徊在周围。渐渐地,脑海中那句“我想要你”越来越真切,就像是对着耳朵在吹,许晗心中的某处位置也越来越烫。

    过了一会,许晗颓然地探出脑袋深深呼了口气,接着坐起身双手拍了拍脸颊。冷静下来后,许晗又开始迷茫了,韩祁的话看起来像是想让她打消追问的念头,但是,说话时的口吻和表情都在告诉她对方是认真的。

    想到最后,许晗拿起手机找上了秦沐。“小沐,你在什么情况下会担心或者包容一个认识不久的女生?”

    结果,秦沐的脸色变了,以无比严肃的语气回道:“许晗同志,请你认真地告诉组织,是不是有男生头脑发热在追求你?”

    许晗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秦沐同志,也请你认真地回答组织的疑问。”

    秦沐看了看寝室内还在吵闹的室友,站起身走到了外面的阳台。“给你两个答案,一个是这个男生对这个女生有好感,另一个,这个男生对这个女生怀有目的。”

    “那如果这个女生是几年不见的青梅呢?”

    秦沐的脸色倏地变得难看了起来,“还是两种答案,喜欢或者是朋友之间的友情。”

    “那么……”想了想,许晗还是没有把韩祁的那句话问出口。

    秦沐不干了,在那边不满地嚷了起来:“许晗同志,说话不带说一半的。”

    “没事了。”

    “喂!不行,你得告诉我,是哪个不开眼的男生敢对你起心眼,我保证不告诉其他人。”许晗不说,秦沐再接再厉地鼓动道,“说吧,说吧,咱俩谁和谁啊,我的秘密你不都知道嘛。”

    许晗挑眉,“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把自己的秘密都卖给我了?”

    “别啊,要不我拿秘密和你换?”不会又是那孔庆航出了什么招吧?想到孔庆航,秦沐的脸色完全阴沉了下来,“许晗同志,你要以学业为重。”

    “我知道。”说完,许晗不再给秦沐探听的机会,把电话挂了。

    重新躺倒在床上,许晗觉得现在头疼得厉害。小沐的话不但没有让她解惑,反而让她更想不清楚了。韩祁对她根本不会有什么目的,朋友间的友谊,就他那种不坦诚的表达方式,也不像是在传达要和她做朋友的信息,至于好感……应该是最不可能的了吧。

    才这么一想,那句困扰许晗的“我想要你”如梦靥般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伸手捂住耳朵,许晗皱眉地闭上了眼开始自我催眠。

    第二天,许晗历经一番艰难的挣扎后,顶着有些倦容的面色出现在了楼下。抬头看着身前毫无半点困扰表现的韩祁,许晗觉得为了对方的一句话而失眠的自己简直……

    “没睡好?”

    闻言,许晗脚下差点一个踉跄,明知道对方不会知道自己失眠的事,但被这么问,还是有种狼狈的感觉,回答的语气也就有了一丝心虚:“没有。”

    韩祁侧过头看了她一眼,许晗忙转过去抬头望天,“你在想昨天的事?”

    肯定的疑问落入耳中,许晗猛地停下脚步,转回头看向韩祁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你想说什么?”

    韩祁就那么直直地注视着许晗,也不介意许晗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而变化的脸色,不疾不徐的口吻冷静而淡然:“没有那份承受能力,就不要说想知道。”

    “那么你呢?给别人造成疑惑,找你解释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答案已经不是告诉你了?”

    许晗满腔的怨气就被韩祁这么一句理直气壮又轻飘飘的话堵了回去,然后,又觉得憋不住问了一句自己也没意识到的话:“那你是想告诉我,真正的答案其实是喜欢我么!”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