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离别地点的机场,每天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组合在这里分别。许晗看着低下头看自己的韩祁,突然间就觉得说不出的失落,随即踮起脚尖,将手里的浅咖色围巾套在韩祁的脖子上,动作比起早上的认真又多了几分迟缓,像是不想那么快就结束。

    “路上小心。”话到嘴边,许晗说出的也只有这四个字。

    感觉到许晗的低落,韩祁伸手将人抱进怀里,也不管对方还没给自己彻底系好围巾。“我不在,别再做蠢事,嗯?”

    抱在身上的手收的有些紧,膈得许晗有些微微的痛,却没有不满的感觉,只是把头埋进对方的怀里,低低地“嗯”了一声,算是自己的承诺。

    走过的路人看到长时间拥抱在一起的两人,眉眼间都是了然的神色,微笑的表情有着淡淡的祝福。良久,韩祁松开了揽住许晗的手,又往怀里掏了个东西出来。许晗正诧异,韩祁开口让她闭上眼。

    略一犹豫,许晗慢慢地闭上了眼。接着,感觉到一双手绕过自己的脖子在后面弄着什么,过了一会,允许睁开眼的话飘来,许晗发现脖子上多了一枚精致小巧的戒指,不由睁大了眼愣愣地看向韩祁。

    韩祁一边帮她把戒指塞进衣服里面,一边淡然地说道:“不许把它弄丢。”

    “哪有人是送这种离别礼物的,而且……”戒指,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代表什么。

    韩祁眯起眼,专注的目光落在许晗脸上,引得后者觉得脸颊有些发烫。“不许丢。”

    许晗抿起唇垂下眼,不期然扫到韩祁的左手上多出了一枚戒指,看款型赫然是和自己刚才的那一枚是一对。心下一叹,许晗抬起眼,对面的人还在认真地等自己回复,放在自己肩膀上的一双手慢慢地开始用力。

    “韩祁,”许晗顿了顿,韩祁的眼神慢慢沉下,许晗把肩膀上的一只手拿了下来轻轻握着,轻缓的语速含着丝丝温柔说道,“有些事,你不说我就不会知道,更不可能每次都猜到。”

    韩祁没有说话,许晗就那么看着他,最终,韩祁重新把她纳入怀里,并把头枕在她的肩头,闷声道:“你是我的,许晗。”

    听到韩祁的话,许晗的心软了下来。“我不会丢。”

    “一直戴着。”

    “……好。”

    “许晗,和你说话呢,怎么都没反应?”梁敏韵的声音传入耳中,许晗拉回了飘远的思绪,同时将拿在手里的戒指塞了回去。“你在看什么?”

    许晗笑着摇了摇头,“走吧。”

    梁敏韵狐疑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几遍才收回去,“这天热得,赶紧走吧。”

    此时的许晗和梁敏韵已经不再是当年y市一高的高一学生,而是刚刚经历人生最后一次军训的大一新生。高考那一年,两人以相差不多的分数考入了京城同一所大学,报的也是同一门专业——金融管理。不过,两人分到的宿舍就没有那么缘分,当然,以许家在京城的地位,想要分在同一间宿舍也是可能的,不过,两人都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你有没有看中的社团?”梁敏韵低头看着手上的传单,一边随口问道。

    许晗侧头往她手上的传单瞥了一眼,淡淡地道:“看起来都差不多的样子,没什么特别感兴趣的。”

    梁敏韵当即笑出了声,“你这话要是让他们听到,指不定要多委屈呢。我的话,倒是有一两个感兴趣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太花时间。”

    “学生会?”经过三年的相处,许晗知道梁敏韵对于这方面还是想挑战、锻炼的。

    梁敏韵丢了一个“知我莫若你”的眼神给她,口中笑道:“学生会要再过几天才能报名,先去看看社团吧。京大的学生会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总要找个打发时间。”

    许晗也笑了,“你这话才会让他们感到委屈吧,不过,能够打发时间确实不错。”

    聊着聊着,两人很快到了社团招募的集中地。看着周围一幅幅广告,再看看那一群群挤进挤出的新生,许晗和梁敏韵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地跟着挤了进去。一进去,就有高年级的学长学姐把发过的传单再一次塞过来,一边竭力说服两人进社。

    拉拉扯扯地走了一段,梁敏韵突然停在原地,伸手拽着许晗的衣服,怔愣地指向前方百米处的一道身影,不可置信地低嚷:“那……不是唐诗语?她怎么也在京大!”

    许晗猛地回过头去看,但是,梁敏韵所指的方向并没有看到唐诗语的身影。“你不是看错了吧?”骤然听到唐诗语的名字,许晗过了好一会才捡起淡忘的某些情感。

    “我不会认错的,虽然她的样子看上去确实有些变了,但是,我可以肯定刚才那个人就是她。”当年的事,纵然有一半的责任在陈洛身上,梁敏韵依旧不能释怀唐诗语的插足,自然对这个人的一切印象深刻,尤其后来还有那么劲爆的一幕。

    许晗听到梁敏韵的肯定,又往刚才的方向看了过去,还是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只是,这一次没有再怀疑梁敏韵的话。“既然在一个学校,总会有机会再见的。”上一世,她读的也是京大,只不过选的是国交系。没想到,经过那些事,她和唐诗语仍旧在同一所大学。当初填选志愿的时候,她有想过要不要换一所学校,后来想想,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未知的可能和一段上辈子的记忆,而放弃金融专业最好的京大。

    “真是阴魂不散。”梁敏韵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拉着许晗去了别的社团逛了起来。但是,因为唐诗语的出现,两人都没了刚才那份闲情,显得有些懒懒得提不起任何兴趣。

    然而在两人后方百米处,另一道身影望着许晗的背影勾起了唇,映在眼底的阴霾随着彼此间的距离靠近逐渐融化。如果许晗在这个时候转过来,心中的惊讶一定不比知道唐诗语和自己同一所学校的消息少,因为背后的这个人是请了一个月长假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一高的陈洛。

    比起一高的时候,陈洛的身上褪去了那种轻佻的明朗,脸还是那张脸,但是,以前认识陈洛的人再看到这张脸的话,估计大半部分人都有些难以把现在的陈洛和过去那个自己认识的陈洛对等起来。不止是那份说不出的沉稳,更是那份身上透出的气息,充满了一种违和的阴郁感,让对上他的人有种不敢正面直视的压迫感。

    “许、晗,”陈洛无声地念着许晗的名字,唇边勾着浅浅的笑意,眼底的神色却阴晴不定,“终于等到你了啊,呵呵。”

    像是感觉到被人惦记,许晗下意识地往周围扫了一圈,最终毫无所获地和梁敏韵继续逛社团,但在心底蒙上了一层莫名的阴影。

    “那就先让你开心几天吧。”陈洛低低地笑着,手上接过一个学姐发过来的传单。

    对于许晗,陈洛不想再去探究对方为什么会那么仇视自己,他只要留住对方曾经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狼狈就可以了。是的,即使在国外接受几年的心理治疗,陈洛也只把当年的经历算作是一种狼狈,而不是屈辱或者其他。

    当年,陈洛被许晗扔在地下室不闻不问之后,陈洛就只有依靠许晗留下来的利于长期存放的干粮,和卫生间的水维持每日的需求。最初,陈洛始终坚信许晗在这么对待自己后会过来“看望”自己,但是,这个希望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之后渐渐破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洛是个在任何条件下都能顽强存活下去的强人,但那都是在有其他人的前提下。在终日只有看不见的黑暗和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的情况下,喜欢“玩”人的陈洛便有些受不了这份只剩自己一个人的寂寞。

    然后在越来越冷的天气下,已经分不清白天黑夜的陈洛五官感知越来越弱,身体也跟着越来越弱。到最后,基本都是瘫软般地靠在墙壁上支撑自己的身体,浑浑噩噩地睡了醒,醒了睡,就连发烧都是靠着不断地睡眠撑过去的。

    等到许晗终于出现在陈洛的视野,陈洛整个人已经不止是狼狈可以形容,从前漂亮的双眼没了神采,整张脸病恹恹的没有一点生气,从进来之后就没有换过一次衣服的身体散发出比垃圾更难闻的味道,躺在地上的双腿几乎站立不起来。

    这样的陈洛在当时对许晗的到来没有一点感知,即便是许晗走到他面前和他说话,也没有转动一下眼珠说一个字,脸色苍弱得吓人。而许晗,最终心满意足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陈洛扔在了街上。

    最后,和陈洛团聚的陈父陈母面对失去言语能力的儿子,把他送出国进行了专门的心理治疗。至于把自家儿子弄成这幅模样的幕后黑手,陈父陈母依旧给予了陈洛极大的信心,相信他在完美归来的时候会自己处理。

    “陈洛?”这时,一记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身后。陈洛转过身,看到来人时脸上绽放出了很久之前才会有的笑容,口中一字一句亲昵地说道:“这不是宝贝吗?几年不见,越发让人宝贝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苏米妹纸又给我地雷了,么么哒,不过,不要每次都那么晚睡哦,熬夜对皮肤也不好><继续感谢青苹果上的蚊子妹纸的手榴弹,上课了要好好学习=v=初三了就要中考了,努力熬也是值得的,等你回来,说不定这文完结了,没有完结的话,半个多月的养肥,会很肥很肥,所以,不要桑心啦,摸摸

    然后,嘿嘿,有人猜到这章会来这么一个时间跨度么;-)

    ps:月底和月初有些忙,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再给你们整福利吧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