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不见,不单是陈洛有了质的变化,唐诗语也是。qqxs.cc再见唐诗语,陈洛虽然一眼就认出站在自己面前的女生是当初狼狈而走的唐诗语,但是,唐诗语身上的气质变化实在让他太过惊讶。如果说以前的唐诗语只是外在的让人想要亲近,现在的唐诗语却是发出一种由内而外的亲和,甚至于在她身上可以感觉到一种不可亵渎的神圣,圣洁得让人对上那双仿佛看透世事般的双眼便自觉地将自己摆低一层。

    因此,在唐诗语停下的这段时间,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不约而同地往她所在的方向望着,目光沉醉。对此毫无所觉,唐诗语弯起嘴角对陈洛轻轻一笑,云淡风轻的笑容将陈洛的调戏轻描淡写地化解在其中,“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好久不见。”

    陈洛笑着将面前打扮得没有一丝华丽的唐诗语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遍,口中继续不为所动地调笑道:“女大十八变原来是有迹可循的,宝贝,你真是让我想念甚深。”

    听到陈洛略显露骨的话,唐诗语笑容不减地回道:“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学长了。”

    “学长?”听到这个称呼,陈洛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眼神掠向准备转身的唐诗语摇了摇头,“宝贝,这回我们可是同级生哦,手机给我吧。”

    “你还是和一起一样啊。”虽然对陈洛说的同级生有些疑惑,唐诗语并没有开口询问,却也没有拒绝陈洛的要求,将自己的手机号报了过去。等到陈洛存下号码拨了个来电过来,取出手机也把他的号码存在了电话薄。“我先走了。”

    陈洛没有再开口阻止唐诗语的离开,抬手朝她懒懒地一挥。目送着和三年前完全不同的背影,眼底漫出的兴味越来越浓。能够把一个人改变成这样,他倒是好奇当年带走宝贝的人会是谁。

    当年唐诗语的“转学”,作为曾经的情人,陈洛当然知道对方不是老师口中的转学,而是被青龙帮的人带走。只是,那个时候的陈洛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惊喜”。“好像,越来越有趣了呢。”

    另一边,不知道陈洛和唐诗语已经胜利会师的许晗和梁敏韵在逛了一圈之后,拿了几张感兴趣的社团申请表往寝室赶了回去。两人的宿舍虽然不在同一间,但相隔得也不远,中间就隔了2间。

    在寝室门口分别,许晗推门进了自己所在的405室。听到开门声,躲在里面纳凉的何美美从笔记本中抬起头往门口瞥了一眼,看到进来的是许晗,用着像是只剩一口气的声音问道:“逛完了?”

    宿舍是四人间的,何美美是来自南方的姑娘,长着一张娃娃脸,身高却一点都不娇小,往往让看到她第一眼的人有种微妙的穿越感。许晗朝她点点头,一边走到何美美的隔壁书桌坐下,“你不打算参加社团?”

    何美美立刻摇头,“大一都是送去给人免费欺负的,我才不要折腾自己。”

    许晗默默转回视线,右手按下笔记本的开关,“不是说还可以加学分?”

    “别了,我宁愿多修一门选修课或者多听几门讲义。”说着,何美美又把头趴回了桌上,手里抱着个抱枕搁着脑袋,也怕枕得身体更热。“对了,晚上你要出去吃吗?董琪和莫佳瑜要吃完饭才回来,我让她们帮我带饭了。”

    董琪和莫佳瑜是寝室的另外两名成员,前者和何美美一样来自南方,后者和许晗一样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士。

    “嗯,我一会还要出去。”

    何美美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便不再把注意力放许晗身上,整颗心都沉静在了屏幕上的动漫,偶尔发出几记让许晗侧目的笑声。不过,有了军训期间的相处,许晗知道对方是个资深的动漫迷,对周围的人和事往往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但一转到她口中的二次元,那精神简直无人能敌。

    这时,手机传来一阵“兹兹”的震动声,许晗打开信箱,发信人是乔夏哲,而短信的内容让许晗猛地站起了身——老大再过一小时就到京城了。下一刻,许晗直接回拨电话,电话接通的一刻,乔夏哲几年不变的笑声传入耳中,说出口的话充斥着满满的揶揄:“我就猜到你会给我电话,是不是很惊喜?”

    “你确定?”被乔夏哲一番揶揄,许晗恢复了冷静,淡声问道。

    “你怀疑?”乔夏哲拔高了几分分贝,“等会去晚了可别怪我事先没有提醒你哦。本来老大是不让我说的,可谁让咱俩关系好呢?没想到,你居然还不信,真是太伤我心了。”

    当年韩祁离开,乔夏哲则被他留下来暗中照顾许晗,只不过后来被许晗发现,就开始正大光明地照顾起来。时间久了,两人也算是朋友了。

    听出乔夏哲话中夹杂的一丝委屈,许晗笑了起来,“那我谢谢你?”

    “别,千万别,我哪敢当你的谢谢啊。”他可不想让老大知道,被老大扔下这么多年已经够了。“你现在出门的话,以京城的交通估计还能赶上,一会我把具体的航班发你。”

    “好。”

    挂断电话,许晗拿了钱包和何美美说了一声,匆匆忙忙地往校外走去。一直到坐进出租车,许晗才放下心中的某些焦躁,然后下意识地拿出了挂在脖子上的戒指。看着这枚崭新依旧的戒指,许晗脸上的神情逐渐柔和下来。

    韩祁走后的几天,许晗除了送别的那天有些微微的失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等过了一个星期,才发现自己会在不知不觉的神游中想到韩祁,慢慢对这个人有了思念。也是在分别的日子,许晗才知道到有些感情在一起的时候不会发现,等到分别之后就会慢慢清晰,就连过往的记忆也会被一遍又一遍地想起,然后彼此间的回忆就成了最珍贵的画面。

    大概是感觉到许晗的感情变化,韩祁的电话频率从一个星期变成了每天。尽管许晗嫌国际长途浪费,却没有很强势地让韩祁少打电话,虽然两个人打电话的时间并不长,基本都只有几分钟。

    分别的几年,韩祁也有回国几次,但都匆匆来又匆匆地回去,似乎越来越忙。到最近的半年,这种感觉尤其明显,许晗有问过几句,都被韩祁不温不火地挡了回来,渐渐地不再问。对许晗来说,韩祁的回答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两个人之间的感觉没有变,那么,给予对方信任也是最基本的。而她,相信韩祁。

    说我是笨蛋,其实,你也是笨蛋啊。

    许晗眉眼含笑地摩挲着手中的戒指,就这么一枚没有任何承诺束缚的戒指,遇上别人哪会当真?

    许晗,这次老大回来一定会给你个特大惊醒。

    再次收到乔夏哲的短信,许晗疑惑地看了一会,随即无视了这个特大惊喜。在许晗的认知里,乔夏哲一说到这种形容词,多半都带有夸张的成分,所以,当不得真。

    可怜的乔夏哲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许晗眼里的形象原来是这么的不靠谱,此刻看着发出去的短信正笑得一脸荡漾。

    到了机场,许晗找了工作人员问了韩祁的航班,知道还没有抵达心下顿时一松。

    站在出口处,许晗低头数着手机上的时间,时不时地抬起往出口看一眼。

    “对不起,我想问一下,从美国飞来的航班……是不是晚点?”到点之后,一直没有看到熟悉的人从出口走出来,许晗转身叫住了从旁边走过的工作人员,待听到否定的答案,重新望向出口的方向有了一丝担忧。

    而这份担忧在电子屏幕上显示飞机已经抵达机场的二十分钟后,许晗的脸色因为焦虑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白色,抓着钱包的手紧紧攥着。

    “韩祁回来了没有?”最终想起两人可能错过,许晗又拨通了乔夏哲的电话。

    “飞机应该到了吧,你没接到老大吗?老大还没有……”后面的话没有再听下去的*,许晗挂断了电话,脚下朝着出口的方向迈进了几步,一双眼来来回回地望着前方,却等来了一片空白。

    韩祁……

    像是听到了许晗的呼唤,就在许晗准备去找工作人员了解情况的时候,韩祁的身影出现在了出口。许晗身形一顿,然后快步朝着前面走过来的身影跑了过去。

    “怎么在这里?”

    “没有行李的人怎么比拿行李的人还慢?”

    相处的这几年,韩祁已经能够很清楚地分辨出许晗的情绪变化,听到上面的这句话,就知道现在抱紧自己的人在担忧自己。即便不清楚对方的担忧来自哪里,韩祁还是用回抱给予了安慰,“下飞机的时候接了个电话。”

    闻言,许晗的脸倏地一红,她刚才记得给乔夏哲电话,居然忘了给韩祁电话确认。“你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不想让我知道?”

    “没必要,”韩祁低下头,怀中的人愤然地抬起脸看他,嘴角轻轻勾起,看着她的眼睛逐字补充道,“不会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居然真的就这么勤奋了一个月,从来没有过的历史啊qaq我完全被自己的勤奋感动了,群么一个(*^ ^*)(^ *)

章节目录

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槿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槿静并收藏肉文女配逆袭记[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