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多多(完结) 作者:千帆过尽

    蛇与夏娃

    三个人里,楚恬唯一没见的是施航。

    她不觉的她同他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她其实都已经说过了,但他有他自己的一套理解方式,多说无益。

    拍摄结束,施航已经先楚恬两天离开了海岛,楚恬回到家,也没有去见他,只直接将将戒指寄到了他的办公室。

    许是连求婚这样的诚意都拿出来了,依然没得到回应,这次施航没有再纠缠。

    但城市就这么大,两人还是不可避免地碰到了一次,而那天正好是钟意代钟晴请楚恬吃饭。

    作为初界thebiggestloser节目最为成功的减肥选手之一,在第二届thebiggestloser开播前,市电台对楚恬进行了一个采访。

    楚恬其实不爱这样的出镜节目,不过看钟晴的面子上还是答应了,于是钟晴特地订了本市一家据说超难定位子的餐厅请楚恬吃饭,借此表示感谢。

    但遗憾的事,饭还没吃成,钟晴人便接到临时通知说是要出差。

    餐厅这位子预定得破费了一些周折,钟晴不想浪费,于是让自己弟弟钟意代自己请楚恬吃饭,这其中不乏撮合的意思,而钟意难得的没有拒绝。

    坐落在荷塘上的私家菜馆,景色颇为优美。

    楚恬随着钟意一起被服务员引着入内,即将落座的时候,却远远地看到了一桌熟人:关心素、钟恒、施航,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

    关心素确实如施航所说,恢复良好,她虽比之前消瘦了一些,但整个人精神奕奕,谈笑间已经让人完全没办法把她同之前躺在病床上那个苍白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许是因为关心素醒了,钟恒整个人看起来也是容光焕发,坐在关心素旁边不住帮她夹菜,眼里满是宠溺。

    而相较关、钟二人的状态,施航就有些不一样了,整个人沉默的坐着,面对对面的美女巧笑嫣然的搭话,几乎一声不吭,甚至颇有些不耐的沉着脸,同桌子上融洽的氛围格格不入。

    “能帮我们换张桌子吗,这里风有点大。”钟意也注意到了远处的施航,侧身挡开楚恬的视线,同服务员开口道。

    楚恬本想告诉他他误会了,她并没有因为看到施航伤怀,她其实注意的是关心素……但见他这么体贴,还是接受他的好意,由着服务员领着他们换了桌。

    晚饭后,送楚恬回家的路上,钟意无意间问起楚恬接下来的打算。

    而这个问题,楚恬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因着厉珉的一番话,从岛上回来,楚恬放弃了找份工作混时间,业余写作的想法,打算专职于编剧事业。

    不同于以前的自娱自乐,这次,她的心头不可避免的对名利生出了一种隐隐的渴望。

    曾经她虽爱财,但只觉得钱够花了就好,她能做自己爱做的事还能养活自己,她便满足了,然而如今,她却生出了钻营的心思……

    像是忽然意识到爱情不应该是一种依附的存在,她急切的让自己变得优秀起来——

    而这种优秀不只是内在的,不仅是强大的内心与过人的才能;还有外在的社会地位,世俗眼中的名利与资本。

    如果某天遇到对的那个人,她希望她能与他比肩。

    想法是美好的,然而现实确实——她毫无门路。

    拍摄结束后,她虽然也收到了不少剧本撰写和改写邀请,但都是一些狗血玛丽苏的电视剧或电影,而邀约的制片方之前出品的作品大多粗制滥造,一部又口碑的作品都没。

    楚恬压根提不起接戏欲望。

    好歹重活了一世,她不想走以前的老路,她还是想要写作一些能让人铭记的作品的。

    就这样,楚恬一个剧本也没接,反而有事没事老同钟朗聊天,写写童话打发时间,直到她参与编剧电影迎来上映。

    电影正式定名为《绿岛》,定在8月暑期档上映,首映选在7月最后一个周日的下午,楚恬作为编剧,在首映礼前一周收到了剧组的热情首映礼邀请

    要是以前,楚恬一定会嫌这样的场合麻烦,加上首映地点不在本市,她还需要来回奔波,她一定会选择不去。但现在不同了——

    既然是首映礼,剧组肯定会邀请其他导演和制片人,那是拓展人脉的好地方,她既然想要在这个圈子里钻营出自己的一方天地,她不仅必须去,还必须漂漂亮亮的去。

    毕竟美貌在任何场合都是占优势的,而她既然有资本,自然好好好利用。

    出发前,楚恬狠心花了好一笔钱,给自己配了一套得体的行头。

    于是当精心打扮后的她踩着7cm的高更鞋出现在活动现场时,整个剧组都惊讶地发现他们一贯朴素的编剧俨然如被人掉包了一般:

    黑色的紧身礼服,将楚恬玲珑有致的身材恰到好处的包裹着,独细白洁嫩的脖颈和纤巧的锁骨,白皙细滑到让人移不开眼。

    她一头乌黑的秀发被烫成大波浪,随意披散在身后,往下是手可盈握腰的腰肢,和挺翘的臀部,配着七厘米的高跟鞋,使得双腿显得更为修长,性感又优雅。

    不像编剧,倒像主演。

    一番亮相加采访,折腾完已到傍晚,剧组在大会场布置了庆功晚会,楚恬在洗手间补了个妆,便开始穿梭于会场之中。

    觥筹交错的场合,但凡手中有些资源的角色们大都被帅哥美女包围着,端着香槟,听着一众人的溜须拍马。

    跟着陆禹夏同施航混过些时日,对这样的场合,楚恬说不上适应,但到底也不怯场,逮着个机会便同自己预先确定好的目标套近乎去了。

    卖弄姿色,她不会,溜须拍马,她不行,唯一有优势的,大概只剩她的幽默感了。

    “楚小姐,我很好奇,你顶着这么一副娇柔的外表,是怎么生出一个汉子的心。”几句下来聊下来,目标制片人被楚恬逗的不行,忍不住调侃道。

    楚恬微愣,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大概是因为外在已经那样了,所以只好在内在下功夫。”

    制片人又被逗的哈哈大笑,离开前主动留了名片给她,说希望以后有机会合作。

    楚恬心满意足的将名片收入口袋,正准备去攻略下一个目标,正在同人谈话的厉珉却转头望了过来。

    比起上次在剧组客串时的浮夸造型,她今日自己的这一身细心打扮,显然更符合她的气质。

    清淡又不失精致的妆容,衬得她的一双大眼越发璀璨明亮,微笑时微扬的唇,丰润盈泽,简直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亲上一口。

    “士别三日,真当刮目相看。”厉珉端着酒杯凑过去,双眼在楚恬身上打量了一番,由衷地称赞道。

    楚恬看着厉珉,想起上次他帮她解了惑,她却恩将仇报的扇了他一耳光,有些尴尬,只咳了咳道:“还不是多亏您的指导。”

    厉珉没接话,过了一会儿又开口道,“要我再多指导你一些吗?”

    “?”

    “关于你现在脑子里想的事。”

    像是有读心术一般,厉珉总是能一眼就看出她所思所想,楚恬本打算告辞的话溜到嘴边又忽然咽下:“怎么说?”

    厉珉忽然笑了笑,看着她开口道:“楚恬,这辈子做过最出格事是什么?”

    “嗯?”这有什么逻辑关系吗?

    要说她楚恬这辈子做的最出格的事,大概就是同眼前的男人一夜情。

    楚恬脸憋得有点红,看了厉珉一眼,还没开口,就见厉珉挑了挑眉,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然后一针见血的开口道:

    “楚恬,你的剧本其实写的很好,然而同你本人一样,太过规矩,缺了点特色;因此看不到作品灵魂指向。”

    灵魂指向,多么有深度的一个词。

    厉珉只简单提点了一句,楚恬的眉头便不禁皱了起来:

    前世习惯了用狗血套路的创作,她其实早就忘了自己的作品想要讲述些什么。如今在写剧本,尽管已经抛弃那么狗血的部分,但在理念上,她仍旧抱着给人消遣的目的去写东西:圆满的结局,正直的三观,邪不胜正的套路……

    那些尖锐的,黑暗的部分,被她压抑在笔下,因为害怕引起某些观众的不适,而不敢表达;

    她的故事确实没什么内容足以引起观众的思考。

    “在技巧运用上,你其实已经很熟练,你的剧本人物塑造饱满,情节合理,加上安排得当的看点,其实是已经是很优秀的商业化剧本了。”

    沉思中的楚恬,再一次被厉珉的话拉回过神来,她听他又开口道:

    “但光是能写商业化的剧本是不够的。给人以消遣的东西,总是让人看了就忘,要让人记住你的名字,作品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与个性。”

    “个性?”这词也能形容剧本?

    厉珉却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作品是个人思想的载体,真正支撑着一部作品的还是创作者本身的生活观和艺术观。没有个性的作品,就如同没有血性的人,很难让人铭记。”

    楚恬沉默,厉珉又道:“你的作品就像你本人一样,不敢追求真正的自我,因此没有个性的流露。就像你害怕听到反对质疑的声音,于是你严格要求自己符合主流的三观,尽管你内心深处想要的未必是这样。”

    看上去保守胆怯,但其实内里比一般女人更加开放、更能接受各种惊世骇俗的事情;看上去规矩务实,但其实却是个浪漫主义,对现实怀抱有不切实际的浪漫想法。

    如果挖掘下去,她身上其实有很多矛盾却又吸引人的地方,但这一切,都被她深深的遮掩着,不经过一番近距离观察,怕是发现不了。

    “那你觉得什么样是真正的我。”沉思一会儿,楚恬开口道。

    “谁知道呢?”厉珉笑,“人总需要勇敢去拓宽人生和自由的边界,不断向着边界前进,从不同角度去拓宽人类的内涵;最终才可能找到真正的自我。而我只能建议你,在这个过程中,不要试图去束缚自己的天性与欲望,忠于自我,或许你会收获更多。”

    “哪怕贪痴嗔?”

    “就算贪痴嗔。”厉珉,“欲望也是生命力的一种体现。”

    很哲学论点,楚恬晃着酒杯思索了好一阵,忽然看向厉珉:“有没有人说你像蛇。”

    厉珉:“?”

    “就像伊甸园那条引诱夏娃去摘禁忌果实的蛇——”楚恬看着杯中晃动的酒液,不由想到当初当初第一次见到厉珉的情形,忽然抬眼看他,“你身上有种气质,让人相信放纵欲望,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

    第一次听到这种比喻,厉珉唇角扬了扬,“我可以当做是褒奖吗?毕竟当初夏娃摘下可是智慧之果”

    楚恬:“……”

    厉珉又道:“所以你是不是应该答谢我呢?看在我再次帮你解决了烦恼的份上。”

    答谢?她能有什么答谢是他看得上的眼的吗?

    楚恬蹙眉,还没来得及开口,厉珉已经轻轻凑过来在她耳边报了一串数字。

    他看着她,眼中泛着她初见他时那种蛊惑与邀请,“这是我的房间号。”

    ————

    施航:厉珉,你是魔鬼吗?

    house:你是魔鬼吗?

    楚恬:你就是魔鬼!

    钟朗小朋友:原来我不是撒旦,厉叔叔你才是撒旦。

    厉珉同学,我觉得你要是不去做导演,或者可以去做……哲学家。

    蛇与夏娃

章节目录

男配多多(完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千帆过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帆过尽并收藏男配多多(完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