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多多(完结) 作者:千帆过尽

    年龄是道坎

    当时两人还在厨房中,但肖寒的声音却足以让外头的三人听了个清楚。

    沙发上打游戏的钟朗小朋友马上顿时坐不住了。

    作为一个即将年满七岁的大朋友,钟朗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只听得懂童话故事的小屁孩了。

    电视剧、电影的熏陶,加上钟晴时不时对钟意的念叨,让钟朗小朋友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家舅舅啥都好,就是还差个舅妈。

    而楚恬,钟朗认为那绝对是他舅妈的最佳人选,如今看着有人觊觎他舅妈……

    “舅舅——”钟朗转头气鼓鼓地看着钟意,那眼神哀怨得比看肖寒剥虾那阵更甚。

    钟意也不搭腔,只叉了一块水果堵了钟朗的小嘴。等到楚恬出来的时候,钟意忽然同楚恬开口道:“楚恬,这周日你有时间吗?”

    钟意说这话时也不看肖寒,仿佛根本没听到两人厨房门口的对话一般。

    楚恬有些意外:“应该有空吧,怎么了?”

    钟意:“钟朗这周日生日,她妈妈出差,我打算帮他请些同学到家里一起过生日,你要过来么?”

    于是楚恬看着钟朗:“钟朗你这周日生日啊,怎么都没告诉楚楚姐姐?”

    然后钟朗小朋友有些迷糊了。

    生日?妈妈不是说他七周岁的生日是下周三吗?她还保证说她下周二一定能会赶回来的……

    这是舅舅要提前帮他过生日,还要请他同学?

    这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答应了再说。

    于是钟朗连忙点头道:“对啊,楚楚姐姐,我周日过生日呢,你可一定要来哦。”

    钟朗都这么开口了,楚恬自然答应了。

    接下来几人又喝了会儿茶,聊了会儿天,钟意带着钟朗,肖寒拿了文艺的车钥匙,分别撤了。

    文艺留下来在楚恬这蹭住。

    洗澡后,同躺在一张大床上,文艺想到肖寒之前的表现,一边着敷面膜,一边忍不住吐槽:“肖寒这演技还是太嫩了点,连个钟朗都对付不住。”

    “……”楚恬也在保养自己的脸,转头白了她一眼,“我都说了我同钟意就是通朋友,你以后少乱点鸳鸯谱。”

    “普通朋友?”文艺忽然笑着凑近楚恬,“你敢说你对着钟意这样的大帅哥,真的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

    然后,楚恬不说话了。

    钟意这款,无论从外在到内在,无论是气度还是修养,那都是楚恬当初按照她的理想型来创作的;之前因为有陆禹夏,因为其他各种原因……楚恬对钟意才没有往男女方面想,但现在——

    想起钟意刚才在厨房的样子,楚恬承认,要说自己没一点心动,那绝对是假的。

    “而且钟意对你吧,我觉得肯定也是有那么一点意思的。不然你想,钟意多聪明的人啊,但凡他不喜欢的女人稍微同他走近一些,但凡对方透露出一点对他感兴趣的意图,他就会不动声色的同人撇清关系,可是对你……反正我觉得不止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文艺分析完又看了楚恬一眼,“楚楚啊,你马上就要27了,女人到你这个年纪,事业固然重要,可是家庭同样也必不可少,比起你之前那几任,还有那个什么不靠谱的厉珉,我觉得还是钟意更适合你一些。就算你还不着急结婚,有个体贴的伴侣陪着你也不错啊。这几年,我有时拼得累了都在想,有个贴心的人能同自己一起奋斗,能彼此分享开心不开心的事,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

    文艺只比楚恬小一岁,今年也二十六了。

    许是二十五是女人都逃不过的一个坎,过了坎的文艺也开始有些憧憬起婚约来了。

    说起来也是奇怪:二十五岁,楚恬觉得自己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哪怕毫无计划,人每天也是激情满满的,总觉得人生还能开阔开阔更开阔……

    但二十五岁之后,心态却在不自觉地发生着改变。

    尽管听从了厉珉的建议,楚恬这两年过得不可谓不充实,她去了无数的地方,认识了无数的人,见识了这个世界的开阔。

    但就如文艺所说的,偶尔疲倦的时候,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内心还是免不了有种渴望安定下来的感觉,渴望有人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

    “据说人这一生会遇到约上千万人,在这其中遇到你喜欢的人的概率是千分之一,遇到你喜欢且对方又喜欢你的概率是数万分之一,这还不保证双方一定合适,若是遇到一个相互喜欢还彼此适合的人,这概率不知道又是几十万分之一了……要是遇到了这样的缘分,不主动出击实在对不起自己……”

    文艺躺在床上,颇文艺地感慨着。

    楚恬抿着唇,听着她的絮叨,想到的却是另一个人。

    于万千人之中遇到你喜欢且对方也喜欢你,是一件何其低的概率。

    合适什么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两个成熟的人,只要三观相差不是太大,彼此愿意尊重且体贴对方,哪有什么不合适的呢。

    就像陆禹夏,他跟她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可是他愿意迁就和包容,两人依旧相处愉快,只是——

    楚恬不由地又想起两年前对陆禹夏的拒绝。

    她说不愿等他,因为她有自己的路要走……其实她要走的路跟等他又有什么矛盾呢。

    现在想想,不过是因为她担心两人之间再有什么变故,她担心自己会对两人的感情患得患失;说白了,不过是她也会怯懦和自卑,在经历了空难事故后,她面对陆禹夏也会缺乏安全感。

    可是,在后来的一年里,她却渐渐意识到:安全感是来自自己的,一个人企图从另一个人身上得到安全感,本身就是错误的。

    不管是不是陆禹夏,不管她以后选择怎样一段感情,她都该勇敢一点。

    所以后来当伍敏在媒体面前举行了盛大婚礼的当晚,楚恬给陆禹夏打了一个电话。

    那晚她正好在本市,那天正好是秋天,或许是想到自己同陆禹夏的恋情也就开始于这样一个季节,楚恬当晚任由自己感性了一把拨了陆禹夏的号码。

    只是对方迟迟没有接。

    嘟嘟的拨号音响在寂静夜里,一声又一声,听得她心头惯性的怯懦不住增长。

    她想到了很多可能性:比如这个空难前的手机号最终还是更改了主人,又比如他好梦正酣,旁边或许还睡着其他人;甚至,她还想到了他是不是故意不接,毕竟她当初拒绝了等他,实在没有资在他费力解除婚约后又跑出来坐享其成……

    就在楚恬的勇气即将耗尽的时候,电话通了。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疲惫的声音。

    所幸,是陆禹夏的。

    年龄是道坎

章节目录

男配多多(完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千帆过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帆过尽并收藏男配多多(完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