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多多(完结) 作者:千帆过尽

    留宿

    拍照发了朋友圈,楚恬又收拾了画具去清洗。

    出来的时候却没有见到钟意人影。

    “钟意——”

    画室没人,客厅也空荡荡的,楚恬唤了几声也没人应,于是去了二楼卧室。

    卧室的灯开着,门是半掩着,楚恬推门,还没叫人,就看到正在换衣服的钟意。

    他裸着上身,手臂上还套着尚未套上去的t恤,但并不妨碍她看清他的身材:那肩背、那腰身、那匀称度,还有那堪称黄金分割的完美比例……

    他肌肉又弹性,肩背线条流畅,皮肤光滑柔韧,配着偏白的肤色,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完美。

    楚恬脑袋晕了晕,有点抵挡不了这样视觉的冲击,等到反应过来打算退出门外的时候,钟意已经套好衣服走过来了。

    他身上的t恤明显不是之前穿的那件,他看着她解释道:“刚才在画室,衣服脏了。”

    “哦。”不用想,肯定是她刚才不小心弄得。

    楚恬有点不好意思,刚想说点别的什么,钟意已经走到了她身边,摸了摸她的脸颊:“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

    不是这么不争气吧,不就是看他换个衣服吗?

    “可能有点热……”楚恬垂眸道。

    被钟意这么看着,她的脸更加烫了,连鼻尖都圆润润的红着,那模样看得钟意心尖一动,

    忍不住俯身下来吻她。

    柔和的灯光旖旎地罩在他们身上。

    纠缠间两个人呼吸渐渐地加重,空气间满是躁动的味道。

    “晚上留下来?”他紧紧拥着她,用低缓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开口道。

    “嗯。”楚恬应了一声。

    然后他的吻又落了下来,不过变得愈加炙热,直到楚恬想起个事:“我,我想先洗个澡。”

    钟意这才松开她,给她找出套新的洗漱用品。

    半个小时候。

    楚恬穿着钟意的白衬衣从浴室走了出来。

    钟意抬眼看了一眼楚恬,心思早已经炽热得没办法形容,不过还是先抱她到床上,用毛巾贴心地帮她擦拭着她头发沾上的水。

    他的动作很轻,像是对待瓷器一般小心而温柔。

    楚恬枕在他腿上,仰头看着他那一点挑不出毛病来的五官,忽然伸手抚了抚他的眉眼。

    居然生的这样好看,简直像是上帝创作的艺术品。

    她忍不住沿着他挺直的鼻梁下移,细细描摹着他这张好皮相。

    他被她痴迷的目光看得眸色愈发深沉,抓了她的手,低头去吻她的唇。

    她抬手勾住他的脖颈,仰头与他纠缠在,就在两人气息紊乱时,他低头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脸:“我去洗个澡。”

    不同于楚恬,钟意洗澡的速度要快许多,没多久就出来了。

    他将她抱到大床上,俯身再次贴近她。

    怕压坏了她似的,他微微撑起身子留了一丝空隙,隔着一个眼睫毛的距离,低头轻柔地亲吻她的眉眼,鼻尖,唇……

    羽毛般的吻,缓缓落在她身上,温柔而缱绻;好像她真是他的公主,他的珍宝一般。

    有种被膜拜的满足感,楚恬动配合着钟意,柔软地勾上他的脖子,手指在他的背脊游曳。

    衣服很快全部除尽,他的呼吸铺在她的身上,唇舌一寸一寸研磨,手却沿着她的腰慢慢向上探索,划过她浑圆的边缘,张开手掌,轻轻压住。

    敏感的肌肤,在他的抚摸下,泛起酥酥麻麻的电意。滑腻的两捧盈白之上的红樱在他指尖的刺激下愈发饱满坚挺,看得人更想采撷。

    他一下下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双手扣住她的腰,将她完全送向自己宽阔的怀,低头去亲吻那涨红的雪尖……

    “唔……”

    微醺的呼吸,滚烫的舌尖……她的身体就本能颤抖,下身也热热的窜起一股麻。

    细微又清晰的呻吟,一道道充斥满房间,他与她肌肤相贴,灼热的身体像是饱含无限的能量,摩挲地彼此情欲勃发。

    抬眼看着身上的人:他伏在她身上,逆着光线,宽肩窄腰,肌肉流畅有力,有一种力量的美感

    她抚摸着他肌肉的纹路,忍不住将头埋入他胸前,啃咬起他性感的锁骨。

    勾魂噬骨的挑逗下,他的喘息声粗了。

    修长的指尖,渐渐没有刚才的温柔,带了些许的狂热,焦渴的抚摸过她敏感的地方,从柔软的酥胸,一路到腿根。

    那里已经濡湿,他用手指顺着她分泌出来的液体挤进,试探着前行,身下的人顿时在她手下绷紧,仰着头睫毛微颤。

    热流下面猛窜,下体不自觉的收缩,有水渍不停的从他手指下面流淌出来。

    她搂着他的脖子轻喘。

    “钟意……”

    “嗯。”

    “进来……”

    意外的主动。

    他也不再忍耐,除了自己的衣服,从床头摸出一盒东西,很快再次俯身下来。

    “帮我。”紧绷而性感的嗓音,伴随着交到她手上的还有一个物体。

    楚恬撕开包装,在他腿间跪起身子,伸手缓缓帮他带上。

    近距离看清那物体,感受到那硬度与尺寸,心跳不由又快了两分。

    钟意俯身吻了她泛红的脸,拉开了她的双腿,坚硬的蓬勃欲望抵着他的腿根,一点点,缓慢而坚定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久违的饱胀感让楚恬觉得身子都被充满了,她抬眼看着眼前的人,有种身心圆满的满足。

    钟意的攻势与他本人一样,从容不迫的,温柔节制。

    他是一下一下、极有耐心的顶着,那让人晕眩的快感便不住从她下身窜到头皮,撞得她全身都是酥酥麻麻的,口中抑制不住地溢出呻吟。

    身下粘滑的液体不停的向外流。

    隔着安全套都能感觉到她热情,他埋入了她深处的力道,禁不住缓缓的加快起来。

    他修长的手用力的扣住她的腰,硕大一次比一次深入,每一次的律动,都让她浑身颤抖……

    双腿情不自禁的缓缓跨上他的腰间;她层层叠叠的软肉不断挤压着他的粗大,柔软又紧致……

    他温柔的力道,因为她热情的回应,慢慢变得失控。

    他的脸亦因为欲望变得愈发性感。

    低沉的喘息,浑厚又隐忍的、湿热的气息喷洒她身上,带着撩人的快感点燃她身体的每一处……

    心底的情愫,唇齿间的缠绵,身体的热,更加放肆无忌惮的四处扩散。

    灼烫的火焰,燃烧着两人。

    销魂蚀骨的融合,却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密密的把她包围在其中……

    她忽然很想叫他名字。

    “钟意……”

    “钟意……”声音缱绻到了极致。

    那模样样子让他身体一涨,欲望又硬了几分。

    “我在。”他低头亲吻她的眉眼,双手却是猛地推高她的双腿,加快了撞击的速度。

    耗时长久的性爱。

    尽管钟意一开始很温柔,但到了后来还是忍不住变得跟狼一样。

    楚恬在他身下瘫软的仿佛泥水,等到高潮时,脑中空白地只有白光不住闪过。

    身子一下一下的缩着,她抓住他的胳膊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低头细致地吻她,身下动作却未停。

    快乐已登顶,他却一遍一遍的将她推到更高的地方。

    她整个人都要疯掉了,什么也顾不得,只能攀着他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发出迷乱的呻吟,直至他亦颤抖着喷射出来。

    暴击

    事后,钟意抱着楚恬去浴室冲洗。

    身体浸泡在浴缸温暖的水中,楚恬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钟意在花洒下的背影:修长挺拔、肩颈、背脊弧线流畅;腰窄臀翘……

    刚才在床上,她并没有好好欣赏,如今一看,啧啧,真是赏心悦目。

    “你在看什么?”

    似乎是注意到了背后的视线,钟意忽然转过投来。

    楚恬连忙别过眼,好一会儿又觉得不对:睡都睡过了,她看他还心虚个什么劲……

    于是又抬起眼大大方方地打量他。

    钟意被她那视线看得有点热,将她从浴缸捞出来后问她:“累不累?”

    刚经历完一场性事,他的声线沙哑又慵懒,格外性感。

    楚恬摇了摇头。

    他的唇忽然落到了她耳后,哑身道:“再来一次?”

    然后楚恬只觉自己一下又软了。

    最后,两人在浴室里又做了一次;他把她抱上洗手台,揽着她的腰进入了她。

    依旧很温柔,但她跟不上他的体力,等到结束时,她腿酸的简直无法落地。

    楚恬最后是被钟意抱回床上的,倒上去就睡着了,完全不知道她随手发到朋友圈的图片对于某些人会引起多么大的波动。

    首先刷到朋友圈的是房维,他刚贴了一波美食,退出来就看到楚恬的朋友圈。

    这两年,借着小灰兔的动漫,他同楚恬恢复了联系,但是极少。楚恬没事一般不会找她,而反过来即使他找她,通常也是匆匆几句便结束了回话。

    两人的联系主要靠朋友圈维系。

    好吃的,好玩的,他发在朋友圈里,她总是会忍不住上来询问两句,于是他便投其所好发地愈发多了。

    而她的朋友圈,他也全部捧场,问她美丽的风景是在哪拍的;筹备什么新剧,好不好玩。

    通过她的朋友圈结合她的回复,他大致能了解她的这两年的生活轨迹和状态。

    这次看到楚恬新发出来自己的“大作”,房维照例是毫不犹豫的先点赞。

    他还想着夸夸她有天赋,顺便同她聊聊自己第一次画画时的糗事,然而还没评论,他点开大图时便看见了照片里,映在玻璃上面的两个身影。

    男人?还与她亲密地站在一起?

    房维看着照片上的影子,一时间只觉心头滋味莫辩:

    当初分手的时候,她说他不够爱他,这对他不够公平;于是分手后他也装作对这份感情并没有太过介怀,希望以此减轻她的压力。

    他知道当初她对于分手的考虑主要因为他的母亲,于是这两年他开始主动接手家里的事业,用自己出色的表现换得梁珊逐渐放松了对他感情以及婚姻问题上干涉。

    他一直在等一个契机,等着与她重新开始

    然而时机还没等到,她却已经交了新的男朋友……

    编辑好的评论再发送不出去,房维沉默良久,最终把点的赞也给取消了。

    不祝福,坚决不祝福,他做不到!

    房维取消赞,心头的难受却依旧难以纾解,他看着自己朋友圈刚发的美食,忽然生出一种暴饮暴食的冲动……

    他打了个电话给酒店前台,点了一桌夜宵到房间;然而等二十分钟后宵夜真的送到时,他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让人又撤了下去。

    与房维这一波剧烈的心理波动相比,刷到楚恬状态的厉珉表现地很是镇定。

    他并没有觉得意外:毕竟楚恬已经亲口告诉了他交了男朋友的事实,并给他见了真人,甚至还提议邀请他同她男友一起共进晚餐;只不过他拒绝了。

    呵,一起吃晚饭,亏她想的出来。

    虽然作为东道主,她是该请他吃顿饭;但要是同她男友一起——

    她这是要纯粹将他当一个普通朋友看?

    她的心倒是够宽。不过她是不是太相信他了一点?

    好歹上了这么多次床,她就不怕他对她男朋友说些什么不该说的?

    点开照片,看着照片上的人影,厉珉呵笑了一声,最终还是点了个赞;然后发了条信息给助理,让对方将他三天后离开的机票改签到明天。

    最后刷到的是施航。

    他其实没有刷朋友圈的习惯,不过是晚上照例单独点开楚恬的朋友圈想看看有没新的动态,结果就刷出来她画的水粉画。

    这画……真的很业余。

    施航跟着关心素淫浸在艺术界多年,别的不说,一点鉴赏能力还是有的。

    他看着那画,想夸都不知从何入手,但又不死心地想要评论点什么找找存在感,于是干脆点开了大图——

    然后,当即愣住了。

    这算什么,朋友圈秀恩爱?

    看清照片上亲密的身影那一刻,施航只觉眼睛被刺得生痛,抓着手机就有种想摔的冲动。

    她怎么可以这样?她怎么能这样!她怎么能忽然就找男朋友了呢?!

    这两年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他以为她短时间内是不会谈恋爱的额,谁知他刚好不容易赖着脸加回了她的微信——她转头居然就交男朋友了。

    而且还在朋友圈里po了出来。

    这男的什么来头?想当初他都没有被她在朋友圈秀过,这男的凭什么!

    你照片里的是谁?

    你交男朋友了?

    你照片里的是你男朋友吗?什么时候交的?

    ……

    抖出小窗口,施航的信息打了改,改了删,删了又接着打……一连换了好几个版本,依旧觉得突兀。

    不是措辞的问题,只是在于他根本没有资格质过问。

    施航沉默的看着照片,心头又酸又涩,直到文艺在朋友圈下发表了评论,他的注意力才稍稍转移。

    这是钟大画家家里?你们嘿嘿嘿……

    文艺的评论很简洁,末尾一连带了好几个坏笑的表情。

    施航看着评论上“钟大画家”几个字,蓦地想到了当初楚恬酸中毒住院时,他就在病房里见到过的一个人——钟意。

    那次回去后他就仔细了解过钟意的资料;后来他同楚恬在一起后,他又问过楚恬,楚恬告诉他因为钟意是陆禹夏邻居,所以两人认识……

    施航于是又仔细看了一下楚恬那照片里落地窗照出去的景象——

    那夜景,那视野……可不是就是陆禹夏后来住的那栋公寓。

    想到陆禹夏,施航不免平衡了一点。

    当初楚恬将戒指归还他的时候,他本以为楚恬是会接受陆禹夏的,谁知两人并没走到一起。

    其中缘由,陆禹夏从没同他说过,但他知道这两年,陆禹夏并没有放弃。

    而现在——

    啧啧,真不知道陆禹夏看到这朋友圈应该作何反应。

    想到这,施航又酸又涩的心总算好受了一点,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陆禹夏这段时间忙得脚不沾地,根本就没空刷朋友圈。

    施航自然是没等到陆禹夏的回复的,于是第二日在奥纳,当谈完公事后,施航忍不住纳闷地问了一句陆禹夏,他当初那套天价公寓对面是不是住了一个画家。

    “嗯,据说是。”陆禹夏点头,然后又问施航,“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到,所以问一下。”

    见陆禹夏压根没注意到楚恬的朋友圈,施航便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施航既然提到了,当晚,陆禹夏忍不住回了一趟那套公寓。

    这两年,为了继续装作没有恢复记忆的样子,陆禹夏仍旧是住在陆家的。

    当初那套公寓,似乎被所有人遗忘了一般,一直空置着没人处理。

    只是偶尔——,他会忍不住暗中回去看看。

    留宿

章节目录

男配多多(完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千帆过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帆过尽并收藏男配多多(完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