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配多多(完结) 作者:千帆过尽

    第174章

    楚恬和陆禹夏在北欧又逗留了几天,直过了圣诞节才回国。

    既然楚恬答应了结婚,陆禹夏自然要开始着手准备接下来的事了。

    先是财产:尽管楚恬对于这方面并没有什么想法,陆禹夏却不能让她白白嫁给自己,于是准备从自己名下拿出价值数十亿的股份,转到楚恬的名下……

    然后是住所:陆家是不合适的,之前的公寓因为隔壁有个钟意,也不适合继续住了,再则考虑到以后有孩子的问题;于是陆禹夏打算给楚恬和自己重新找个新家……

    最后是婚礼:这个倒不是很急,陆禹夏打算先同楚恬领证,至于婚礼可以等开春暖和一点后再办,一来是时间充足了才能给楚恬一一个满意的婚礼,二则多点时间也好给陆家这边所有人一一个心理准备。

    于是回国后陆禹夏依旧忙碌,而楚恬既然答应了结婚,回国后第一件要做的就

    是一一断了同厉珉以及施航间的不正常关系。

    回国已是元旦,厉珉早拍完戏先回去了……

    楚恬是在电话里同他说的,只有一一句,她决定同陆禹夏结婚了。

    电话那头,厉珉似乎并不意外,却依旧沉默了许久,最后只说了一句“祝福你”,然后便挂了。

    相对厉珉的冷静,施航要激烈很多。

    “你要和他结婚?”摊牌的一刻,施航的脸颊一下子绷紧了,他几乎是紧咬着牙根质问楚恬,“他就那么好?好得让你念念不忘?!好得让你只看得到他一个?!”

    他咄咄逼人地盯着楚恬,视线里似乎有火,额头上青筋爆出,表情狰狞。

    楚恬看过他炸毛,看过他生气,看过他当初对陆禹秋的暴怒……但从没见过他这般恐怖的表情,不只是怒,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绝望。

    道歉变得苍白,楚恬决心不再出现在他面前,于是默默收拾东西准备搬离公寓,施航得不到回应,彻底爆发了,发疯地将她的行李箱抛了出去,最后只丢下一句,“你不用走,我走!”便怒火冲天地离开了。

    楚恬后来再没见过他;他放在隔壁的东西,是他律所的助理带人帮他搬走的。

    施航搬走后,楚恬收拾好被撒了一地的衣物和证件,结果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户口簿。

    结婚证暂时是领不了的,楚恬只好先补办户口簿,然而户口簿还没补发下来,她却先没发现另一件悲催的事她怀孕了。

    在国外的时候,她便发现了她的例假没有如期而至,她本来以为那只是骤然遭遇寒冷,身体不适应所以照成了例假推迟。

    没想回国一周多,例假依旧没见影,楚恬不得不买了验孕棒,然后一查怀孕了。

    发现怀孕,楚恬第一个反应是陆禹秋发照片的当晚,陆禹夏压着她激烈地做了一晚,并没戴套。后来第二天陆禹夏提出了结婚,她脑子一乱顿时忘记了那茬儿,直到晚上才补了一颗紧急避孕药,效果可能并不理想。

    所以孩子很有可能是陆禹夏的,但也不能排除施航同厉珉的可能性……

    楚恬不敢确定,最后背着陆禹夏偷偷去医院做了个检查。

    有过一次经验,楚恬倒也熟练:挂号、缴费、验血;一阵忙完拿到结果确实怀孕了。

    于是她又去做b超、血尿常规等检查,最后得出结果:怀孕40多天的样子,宫腔内妊娠,一切正常。

    40多天?如果这个时间准确的话,孩子是施航或厉珉的的可能性要比是陆禹夏的大些。

    那还能留吗?

    楚恬拿着b超照片,看着上面芝麻大小的一个点,内心很是纠结。

    钟意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楚恬的。

    工作日的上午,产科门口人并不是太多,楚恬拿着一堆单子和b超照片,欲走又留的样子十分显眼。

    钟意的眉头不禁蹙了起来,他忍不住多站了一会儿,然后看到楚恬再次进了门。

    “医生,我想问下……如果,如果我不要这个孩子的话,我现在的怀孕阶段是不是可以选择药物流产?”

    毕竟之前做过一次人流手术,那冷冰冰的手术台让楚恬印象极度不好,加上据说手术流产比较伤身,这次如果要做人流,楚恬想要选择温和一点的方式。

    听说怀孕在50天以内,是可以通过药物流掉的,于是她这才来问医生,想要确定药流的最后期限。

    医生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看着楚恬刚拿到确切的怀孕结果就来咨询流产的事,眼神顿时变得不太友好:“小姑娘,这也是一条生命,不是那么随便说流就流的,你同孩子它父亲商量过了吗?”

    同陆禹夏商量吗?

    楚恬闻言不禁皱起了眉头:她知道以陆禹夏的脾气,顾虑她的身体,他多半是会让她生下来的

    可如果生下来要不是他的孩子呢?

    陆家的情况可不是一般家庭,那么大家业,能随便养别人的孩子?陆家一众人尤其是陆禹秋本就不满意这婚事,到时候还不趁机大做文章?孩子要是厉珉的还好点,要是施航的,以施大律师的性格,要知道了还不得纠缠不休?

    楚恬其实也想要个孩子的,不知是不是年纪到了,她现在看小朋友,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爱;当初同钟意打算结婚时,两人就曾讨论孩子的问题,当时两人还说要生个儿女双全……

    楚恬的手不自觉地搭到了自己的腹部,医生看她虽顾虑重重但似乎也想要孩子的样子,语气不禁缓和了些。

    “是你男朋友不肯要吗?可是你的年纪也不小了,现在不生肯定会错过最佳生育时间不说,你之前有过流产史,再做一次流产,以后想要想怀孩子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医生于是开始blabla同楚恬说起流产对于身体的伤害,楚恬只好先退了出来。

    谁知刚出门口就看到了钟意。

    分手过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碰面。楚恬看到钟意的第一反应是紧张,担心他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她的目光不觉将他打量了一圈,然后看到整个人都好好的,这才想起,钟意应该是来医院看他母亲的。

    前段时间,钟晴在朋友圈问腰椎孔手术那家医院比较靠谱,楚恬以为钟晴的腰椎间盘突出严重了,于是关心地同她聊了几句,结果得知是钟母最近腰痛加腿脚麻痹,需要做手术。

    毕竟大城市的医疗条件要好一些,钟晴在这边的人脉也能帮忙约到更好的医生,于是她将钟母接了过来。

    楚恬猜到钟意来医院的缘由,其实很想关心关心他母亲如今的情况,但看到他冰冷疏离的表情,话到嘴边又忍不住咽了下去。

    她微微朝他点了点头,便拿着自己的单据离开了,而钟意看着她离开,至始至终不发一词。

    两人就此别过。

    楚恬回家思考了一下午,还是决定同陆禹夏商量一下孩子,但当晚上,陆禹夏拿出文件,说出他打算将手下部分陆氏股份转让给她的决定时,楚恬不知怎的忽然有些开不了口。

    辗转一夜,楚恬最终还是决定将孩子流掉。

    她再次去医院挂了妇产科,做药物引产,然而没想这一次,她又碰上了钟意。

    周末的医院人来人往,很是嘈杂,楚恬拿着医生开的单子,出了妇产科门准备去缴费处缴费。

    她当然是看到钟意的,她也照旧同他微微点头,本以为,他还会像上次一样无视,谁知错身而过的瞬间,他却拉住了她。

    “跟我来”他的脸上是一种罕见的严肃,拉着她就往楼下医院门口而去。

    楚恬有些莫名其妙,于是忍不住问他要做什么,而他什么都没说,只拉着她脚步急急地出了医院。

    脑袋完全是懵的,楚恬直到出了医院,跟着钟意穿过一条街,去到旁边的奥纳门口,她都没反应了过来。

    而钟意也不知打什么主意,紧抿着唇,一直拉着楚恬往奥纳大楼的电梯而去。

    前台见到有人闯办公楼,自然是要阻止的,然而楚恬又是陆禹夏女朋友,虽然只来过几次,也足够让人印象深刻。

    一时间前台的小姑娘颇有些犹豫,而就在她犹豫的空档,楚恬就这么被钟意一路拉到了电梯口,与正下楼的陆禹夏与施航等人直直撞上。

    气氛有一瞬间的不妙。

    陆禹夏看着来人,目光落到钟意抓着楚恬的手,眉头不由地蹙了起来。

    楚恬顿时反应过来,连忙挣脱钟意,钟意却将楚恬抓在另一只手里的单子夺过来直接扔给了陆禹夏。

    “你就是这么做人男朋友的?”钟意看着陆禹夏,眉目是罕见的凌厉与愤怒。

    陆禹夏本还疑惑,等捡起地上的东西,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而陆禹夏身后的施航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顿时也惊呆了。

    “你怀孕了?”陆禹夏看到单子的瞬间无意是激动的,可看到这单子是张流产手术的缴费单,他的眉头不禁又再次蹙了起来,看着楚恬道,“为什么都没有同我说一声就要拿掉孩子?”

    这句话不问还好,这么一问,施航猛地反应过来,看了看单子上面的怀孕时间,猛地抬头看向楚恬,“四十几天?孩子是”

    鉴于旁边还有陆禹夏的秘书在,施航最后两个字“我的”并没有说出口,他一边将陆禹夏的秘书打发到外面去等候,一面忍不住在心里乐开了花。

    “孩子是我的?”虽是疑问句,他的语气却笃定,看向楚恬,眉眼间是掩不住的开心。

    陆禹夏顿时明白过来,眉头不由地蹙的更紧了;就在这时,旁边的陆禹秋忍不住泼施航冷水道,“施航你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就这怀孕时间来看,孩子怎么就能确定是你的呢?不是还有个男人吗?哦,也不一定是一个,说不定”

    “陆禹秋!”陆禹夏严厉地喝住自家妹妹。

    陆禹秋却一点没有收口的意思,目光毫不掩饰厌恶地看了一眼楚恬,又转头看向陆禹夏,“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她没有同时同几个男人上床吗?倒是你,哪有你这么傻的人呢,被带了绿帽子,还要赶着给别人养孩子”

    “啪”的一声,是陆禹夏给陆禹秋的耳光。

    场面一度混乱,楚恬后来回忆起那天的情形,都有些不确定,当时是在陆禹秋的嘲讽、陆禹夏的呵斥、施航的趁火打劫、以及钟意失望而复杂的目光中煎熬过来的。

    第174章

章节目录

男配多多(完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千帆过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帆过尽并收藏男配多多(完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