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 作者:魏满十四碎

    分卷阅读5

    症状.

    柯译崇反应很快,回过身迅速扶住她,"喷雾剂呢?"孙艾然抬起手臂,艰难的指向乔迟卿,"在乔乔那里."乔迟卿也凑在她旁边,闻言下意识翻着口袋,茫然道:"我没拿过啊.""可……可是."她涨红了脸,眼角溢出泪,"你上车前说,你会拿来给我."乔迟卿轻抚着她的后背,"你是不是记错人了?"

    孙艾然摇着头,"我不会……记错人."

    "好了别说了."柯译崇左臂穿过她膝弯,将人打横抱起,"上车,去最近的药店."……

    回到客栈,队员看着柯译崇阴沉的脸色,心里都有些发怵.

    孙艾然喷了药,呼吸已经渐渐平复了下去.

    而柯译崇的怒意却持续高涨,积压了一路.待回了房间,他遽然将从镇上买回来的一包东西扔上桌,桌面上装饰用的花瓶遭了殃及,跌到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队员了解他的脾气,都不敢上前.

    乔迟卿自然也害怕.

    尤其这人对她很不友好.

    果不其然,柯译崇阴鸷的眼睛扫过来,看的她头皮发麻.

    时复坐在椅子,面色平静,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屋子里紧张的气氛.他随手拿了个青苹果在手里,慢悠悠的削皮.

    他的手指骨节分明,修长而漂亮,削果皮的时候像在完成一件艺术品.

    乔迟卿借机转移注意力.

    时复很快削了一个干净的苹果,果皮利落的绕成一个圈.他很自然的递给乔迟卿,嘴角噙着丝淡淡的笑意.

    乔迟卿莫名想起他早上递过来的口香糖,这家伙似乎从见面起就开始想着投喂她.

    她伸出手,刚要接过,就听柯译崇冷冷的道.

    "你过来."

    这话是冲着乔迟卿说的.

    孙艾然走到他身侧,温言安慰,"我这不是没事了吗?乔乔她也不是故意的."乔迟卿觉得她这话暗示性很强,她眉一扬,诚恳的解释道:"这不是故不故意的事情.我认真回忆了一下,早上连句话都没和你说过,更别提主动要求帮你拿药了.""行了,艾然差点命都没了,你就别咄咄逼人了."贺宜桐倒了杯水,喂到孙艾然嘴边,凉凉的说.

    乔迟卿有些惊讶,"我只是说明当时的情况.再者,不能说她受了罪,我就要吃这个哑巴亏.""你还吃亏?"贺宜桐语带讽刺.

    乔迟卿愣了一下,笑了.

    这是在整她啊.

    "我平白差点害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香消玉殒,这么大一桩罪名,当然吃亏."孙艾然端着水杯,喝不下去.

    柯译崇锐利的目光始终定格在她身上,"我现在没有在说药的事,你过来."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乔迟卿很想把这句话丢给他,但到底是缺乏勇气.她转过身留给他一个倔强的背影,迈着坚定的步伐去了……卫生间.

    柯译崇望着桌面上,从包装袋里露出一角的纯银无忧花腰带,右手慢慢的攥成了拳头.

    冷战一直持续到篝火节当晚.

    我亲了你 &lt; 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 ( 魏满十四碎 ) | popo原创市集来源网址: <a href="https:///books/645269/articles/74125et="_blank">https:///books/645269/articles/7412500</a>我亲了你 &lt; 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 ( 魏满十四碎 )我亲了你

    火光冲天,烧的柴禾&quot;噼啪&quot;炸响.

    菩葩岛的篝火晚会游客只需缴纳80元就能参加.当地名望高的人讲过话后,群群的年轻男女服饰华美,手牵手围着火堆跳舞.

    傍晚时分,天空一半霞光,一半湛蓝,浓厚的黑云滚在边际,泾渭不分.乔迟卿找了空隙,钻出人群,躲到烤架后面抓了个烤玉米.

    但其他人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她.贺宜桐一屁股坐在她身侧,在嘈杂的环境里悄声说:&quot;一会儿有个促进男男女女深入交流的仪式,你想不想参加?&quot;玉米太硬,乔迟卿啃的牙疼,咬了两口递到贺宜桐手里,&quot;群p吗?不参加.&quot;贺宜桐脸一红,连忙撞了下她肩膀,&quot;胡说什么呢,小心别人听见了.&quot;乔迟卿抓了把开心果磕着,提不起兴致的说:&quot;我孤家寡人一个,和谁参加?&quot;贺宜桐来劲了,夹着她胳膊把人拽了起来,隔着一个烤架高声唤道:&quot;时复!你过来!&quot;时复静静地坐在人群后方的树墩上,火光映在他脸上,更显鼻梁英挺,轮廓深刻.

    见他似乎没听见,贺宜桐又喊了一遍,&quot;时复!乔迟卿说你是她的理想型!&quot;乔迟卿本人:&quot;……&quot;

    她其实暗暗祈祷着时复是没听见的.

    然而时复却猛然撇头看了过来,先是扫过她身侧的贺宜桐,又定定的睨着乔迟卿.

    那目光深幽清冷,并没有多少愉悦的情绪.

    乔迟卿慌乱无措的低下头,羞耻感像是在体内爆炸了一样.满脑子都是他会怎么看她?会不会反感她?那特么也太伤自尊了.

    &quot;我们过去吧.&quot;贺宜桐还笑着,推了推她.

    乔迟卿算是彻底失了兴致,她试图挣开,但很快又被另一个女孩挟持住,拾掇着赶到时复身前.

    &quot;他们寡芝族有一个习俗,女孩对一个男孩有好感的话,就会趁着跳舞的时候从他裆下钻过.&quot;贺宜桐含笑解说道:&quot;至于原因嘛,是因为以前的族男只穿兽皮裙,钻裆可以帮助女孩加深了解.&quot;她没有说假话,已经有些寡芝族的女人倒仰着从大张着腿的男人胯下钻过了.

    现在的族男还是穿了裤子的,这个仪式有的只是象征意义.

    也有队员鼓舞着孙艾然去钻柯译崇的胯下,但见她满脸羞红和抗拒,也就适时的停止了.

    她毕竟还是矜持而自爱的.

    时复站起身,薄唇紧抿,眼神清清淡淡的朝她们瞥了一眼.似乎对这个话题不以为意,没有过多兴趣.

    他走向餐桌,端了杯酒.

    两个女孩不依不饶的把乔迟卿架到他身后,硬生生把人摁趴在地上.

    周乾觉得不太妥当,但碍于副总的表妹不好得罪,只能在一旁解围,&quot;这就是寡芝族一个男欢女爱的庆贺方式,性质是崇高的.&quot;乔迟卿忽然明白了贺宜桐这是在替孙艾然报复自己,报复她没有替孙艾然

    分卷阅读5

章节目录

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魏满十四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满十四碎并收藏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