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你们怎么回事啊?”有根看着跪在自己周围的镇民,完全不知所措。

    “道师有所不知。”镇长趴在地上,扬起头,双眼中竟然涌出了泪花,悲痛的哭诉道:“边镇从建立至今,从草原上来的客人,道师是唯一的一个啊,老朽无眼,先前错将道师当成入邪的妖魔,请道师恕罪,请道师恕罪啊!”

    说完,镇长将头俯下,将脸埋进了土里,不停的抽泣起来。

    其他的镇民,也随着镇长将头低的更低,一起埋进了土里。

    “……”有根无语的看着身周的镇民,半响才掀起袖口,底气十足的说道:“朕恕你们无罪。”

    闻言,镇长扬起头,小心翼翼的仰望着有根,脸上流露出了yí huò 的神色。

    “不好意思,这场面太应景了。”有根嘿嘿一笑,摆了摆手,jì xù 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们都起身吧。”

    回答有根的,是无数的抽泣声。

    这下不止镇长在哭了,镇民们也都跟着哭了。

    “……好吧,我恕你们无罪。”

    蹲下身,有根捧起镇长的双臂,将他扶了起来。

    遍布着老人斑与褶皱的脸庞上,如今沾满了湿泥。

    看着面前人的花脸,有根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道:“那个,你把脸上的泥清理一下。”

    转过头,有根看了看身旁依旧将脸埋在土里的镇民,笑着道:“你们也都起来吧。”

    镇民们没有起身。

    有根将目光转向了正清理着脸颊的镇长。

    “你们没听到道师说的吗?都快起来!”

    注意到有根的目光,老农赶紧厉声喊道。

    围着有根的镇民陆续站了起来。

    等镇民起身后,有根面露yí huò 的看着清理完脸颊的镇长,问道:“老人家,你又是如何判断我不是邪魔的?”

    “道师说笑了,不论是入邪的妖物还是修魔的邪道,所用的元气多少都带着血气和魔性,道师的元气纯正平和,又是明黄色泽,这点还是很容易分辨的。”

    闻言,有根点了点头,摸着下巴思考了片刻后,有些期冀地问道:“那,老人家,今天我能否在这里借宿呢?”

    “当然没问题,道师要住多久都没问题。”

    然后,在身后镇民的簇拥下,有根被身为镇长的老农引领着,走入了边镇。

    被引进了镇上最大的民房。

    那是一间木房。

    房底用木棍撑起,房子是用木头搭建。

    房屋中有一个灶。

    灶是用瓦片和碎石堆砌的,里面只有些燃过了,已经焦黑了的木柴。

    灶前的地板上有张兽皮。

    兽皮呈绿色,上面有许多斑点。

    斑点是白色的。

    在房屋的木梁上,悬挂着一个兽头。

    兽头jīng guò 特殊处理,只看的到兽骨。

    有根被请着坐到了兽皮上。

    镇长对着人群中的中年男子喊道:“狗子,叫婆娘们拾掇些肉食。”

    “是。”

    中年男子跑了出去。

    听着镇长与中年男子的对话,有根双眼一亮,偷偷的咽了口吐沫。

    在郊外不停跋涉的二十余天里,有根每时每刻都在怀念着汤食和盐料。

    荒外宗受三镇供奉,食材不缺。

    于是,有根有了错觉。

    现实告诉有根,边镇不是荒外宗。

    当察言观色的镇长端着两个木盆,将木盆捧到有根身前的地板上时。

    jī dòng 异常的有根迅速拿起盆中的木勺,舀起汤汁,大饮了一口。

    粘稠而无味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肚子。

    有根回味了片刻,瘪了瘪嘴,向着老农问道:“这是什么汤?”

    “鱼汤。”

    “什么鱼?”

    “河鱼,今早抓的。”

    “放盐没?”

    “放了。”

    “放的什么盐。”

    “黄盐。”

    闻言,有根脸上心中出现了不详的预感,开口问道:“那是什么盐?”

    “黄盐啊,从石头上磨下来的,我们一直都吃的这种盐啊。”

    从石头上磨下来的。

    从石头上……

    有根捂着自己的肚子,眼角开始抽搐起来。

    bsp;mò 了一会儿,有根将勺子放回了盆子里,又指着另外一个木盆,开口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麦粒汤。”

    “用什么熬的?”

    “麦粒。”

    澄清透明的汤水上,可以清楚看见屋顶的倒影,在汤水的底部,安静的躺着一堆黄色的颗粒。

    取出另一个盆子里的勺子,有根皱着眉将勺子伸入了麦汤中,用力搅动了起来。

    看着被木勺搅动而起,浮上汤面的颗粒,有根bsp;mò 了片刻。

    右手扶上前额,有根闭上双眼道:“我现在突然觉得好疲倦,老人家,能借给我张床,让我休息下吗?”

    “那个,道师,床是什么东西?”闻言,跪坐在有根对面的老农,白色的眉毛紧紧挤在了一起。

    闻言,有根睁开眼睛,用力搓了搓额头,再次开口道:“老人家,有没有休息的地方,我想歇一会。”

    “哦,道师,这里jiù shì 啊。”

    “……”低下头,有根看了看被自己坐着,只有半米长短的兽皮。

    “我的意思是,你们睡觉的地方。”

    “jiù shì 这里啊,道师要休息了?我让人去给道师拿堆枯杆来。”说完,老农从地上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看着老农匆忙跑出木屋的背影,有根面上的肌肉开始抽搐。

    过了十几分钟,老农回来了。

    老农的身后跟着狗子。

    两人双手上,都抱着一大堆干枯的麦秆。

    在两堆麦秆中,还有两截树干。

    圆形的树干每个都有拳头大小,手臂的长度,树皮被剥干净后,还拿水煮过。

    狗子和老农将枯秆一起堆在有根身旁,又将其砌平。

    然后,将树干并排摆放在麦秆上。

    老农带着狗子走到有根身前,恭敬的弯下腰,说道:“道师,可以休息了。”

    “……”bsp;mò 的看了看铺满了半个屋子的麦秆,好一会儿,有根才转头向着站在身前老农,沉重的说道:“这间屋子是谁的?这样不好吧?”

    “这房子以前jiù shì 修来待客的,道师只管住在这里。”

    闻言,有根心中稍安,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打扰了。”

    “道师客气了,客气了,这是我们的福分。”踢了踢身旁一个劲谄笑着的狗子,老农端起地板上的木盆,向着门外走去。

    “道师一路幸苦,请慢慢休息。”

章节目录

溺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寒并收藏溺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