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è gè 世界,还没有货币。

    靠着以物换物,人想过好不易,想死也不容易。

    胤水镇,有五千多的住户。

    周围环绕着田亩,田亩中有庄稼。

    人们自然不能呆在田里,只好在田亩外沿,循着离溪水不远,地势较高,没有积水的地方,搭起了棚子。

    近两月来,因为饥饿,因为寒冻,因为劫掠,因为野兽,因为地形。

    和许多各种各样的原因,数千人失去了生命。

    粮食的罄尽,shí jì 上已将所有人都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若是有根与老龚没有达成协议,那么雨中的夜晚,更多的人将死去。

    老龚让镇民送来了些粟谷,众人收集了潮湿的柴禾。

    依靠现搭的窝棚,圈围出了数块空地。

    漆黑的浓烟,从火中飘起。

    浓烟被雨水冲刷,变得稀虚。

    窝棚下,浓烟蔽目。

    窝棚外,余烟轻渺。

    淡的可以映出倒影的稀粥,没法满足人们干扁的胃。

    但对饿极的人们来说,粥的wèi dào 极其诱人。

    夜中,草席铺在沾满雨水的稀泥上,渗出来的泥水,浸入了席面上的枯草。

    密集的雨水飘落入了棚下,众人在草席上相拥而卧。

    有根躺在了马车前,躺在车板上,卷起了被子。

    春雨持续的下着,水泊中的积水已经漫出了岸,雨却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

    一直到深夜,绵雨才渐渐停下。

    夜中风起,徐风吹翻了车前厚布的一角。

    清淡的月光,透过稀薄的穹幕,顺着厚布被吹开的细隙,落到了有根的脸上。

    一条六寸长,褐红色朝左斜上的疤痕,穿过了略薄的嘴唇,被张开的唇瓣分成了两截。

    透明的液体从唇角间滑出,有根砸吧砸吧嘴,朝着车厢的方向侧转了身子。

    马车边负责守夜的人,为他重新拉盖了被风吹开的厚布。

    徐徐的风,带来了远方旷野上野狼的长啸。

    啸声尖锐,高亢,由远及近。

    啸声在鸡鸣声中jié shù ,天空泛白。

    睁开眼睛,有根坐起身,掀开了身上的被子,身边就有人很适时的递了一碗汤渣来。

    有根笑了笑,轻轻推开了递到面前的碗。

    穿上草鞋,走下马车,淌着淤泥。

    有根一脸淡然的随意走动起来。

    天还没亮透,东方的朝阳还没升起,窝棚周围时不时还有鼾声响起。

    有很多年入古旬的老人醒了,老人们轻手轻脚的动作起来。

    但那细微的声音,仍然惊醒了一些壮汉。

    于是,有叫骂声响起。

    越来越多的人醒了,无数的声音响起。

    平静的观察着嘈杂的四周,有根没有停歇的离开了人群。

    清凉明彻的流水,顺着浅浅的水道,流向了目光不能及的深处。

    有根走到了水道旁,低头看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

    数处坑洼,扭曲畸形的脸庞上,许多褐色的伤疤已经开始脱落。

    脱落的伤疤处,在原地留有刺目可怖的疤纹。

    两个月内,以惊人速度生长出来的头发,蓬松的披散在头顶。

    那柔软趴伏着头皮,边沿泛黄的发丝,看起来异常的诡异,但却遮住了头顶上纵横的裂口。

    这点,就值得有根庆幸。

    抬起手,拂开了纠结在额前的乱发,有根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日现中天,人们正在搭建可以栖身的棚屋,几十个孩童在流水旁,在距离有根不远的地方玩耍。

    有根顶着烈日,依然盯着流水。

    远方正玩着稀泥的孩童,在相互嬉闹中,时不时会望向河岸边,有根站立的方向。

    潮湿的淤泥落入水中,杂糅着茎根的泥土在水中散开。

    粘在茎根上的污黄色泥点,在不断的散融中,被带向下游。

    不断缩小的泥点随着流水落入了有根的视线里,映在水中的倒影也泥点分解成无数片。

    蹙起眉头,咬了咬牙,有根一脚将一大团稀软的泥土踢人了水中。

    “咕咚。”

    水面荡起了无数圈纹,水面上的景象也变得支离破碎。

    “算逑!”双手朝着起伏不定的水面比出中指,有根厉声着道:“以后见不得人,随便找个乞婆,总可以吧!”

    说完,有根转过身,背起双手,很是洒脱的大步离开了。

    唯留下河畔上几十个稚幼的孩童,不明所以的面面相觑。

    连绵的细雨,是春天给农民的礼物。

    也是春天留下的遗物。

    春季后,自然便是夏季。

    懂田的人都知道,夏季是一年中的一道坎。

    夏季中,庄稼脆弱的杆叶,将面对炎热的气温和烤炙的阳光。

    以及来势汹汹,似乎可以淹没一切的暴雨。

    有根制止了在旱田中除草,错过了春耕却依旧dǎ suàn 种下粟粒的众人。

    杵泥筑房,收集枯草,垒土造炕,伐木为梁。

    数万的人,在有根的指挥下,以极大的热情建造着自己的新家。

    泥房与草顶还没什么,唯独土炕却是一稀奇的物品。

    众人虽然对此感到yí huò ,但还是按照有根说的去做。

    日落时,四十多间立在高地上的土房,已经可以瞧见雏形。

    一队队刚刚组建起来的猎户,带回来了从远处打来的猎物。

    有根看了看,除了石脑六人收获颇丰外,其余的队伍都只猎到一两头动物,有些队伍甚至一无所获。

    朝着石脑等人点了点头,有根又带人去接从胤水镇送来的粟米。

    袅袅的炊烟中,四处颠沛,忍饥挨饿的人们,终于食到了一点油腥。

    第二天,大部分的人们留在高地上jì xù 建造土房。

    有根带着打猎的队伍,走入了野地的远方。

    旱田的周围,有水泊却没河流。

    泥土上没有间隙,生长茂盛草叶齐腰的杂草,组成了碧绿柔软的草甸。

    数朵白云,停在无风的湛蓝天空中。

    白云下,草甸上,青山数座。

    青山间猿鸣声不绝,草甸中虫鸣声不断。

    胤水镇的镇民和草云郡的郡民一样,都不太精通狩猎。

    他们不会设置复杂的陷阱,不懂运用诱饵,更不会升火驱烟与围三缺一。

    而且胤水镇的镇民,也不会如石脑等棚屋区的乞民一般,为了生计而穷尽人力,竭泽而渔般的打尽周围的猎物。

    所以,草甸中的野物众多。

    有根分批领着由几人组成的狩猎小队,在草甸中穿梭起来。

章节目录

溺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寒并收藏溺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