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短先率步兵撤出山谷,离固率骑卒断后。

    第二天后,周和才让周篾率兵入谷。

    周篾带着骑兵搜遍谷内,却只发现了数十辆已成焦炭的马车和一些装着粗粮的零星布袋以及一小堆铺在地上的野菜。

    地上的菜不多,布袋里的粮也不多。

    马车旁有尸体,尸体中有飞蛇旗。

    土坡上用碎石堆砌,里面有些木柴还没燃尽的灶,有很多。

    坐在辇车上的周和,听完了周篾的汇报后,面色古怪的沉鸣了片刻。

    “zhè gè 文短,莫不是兵分两路,一路运粮回驻地,一路死守谷口。”

    “不,不会。”

    摇了摇头,周和皱着眉头,低头苦思间自言自语了起来。

    “若他真是兵分两路,那一路兵马运着粮草又能跑多快。”

    “若被我军骑兵赶上,他全军又能如何身退,岂不徒劳。”

    抬起头,一脸厉色的周和看着周篾。

    “你带骑兵lì kè 尾随文短所部,在其周边的小道山陌上多置探马斥候。”

    “将军。”

    单膝跪在车前的周篾,脸上闪过一丝疑云。

    “粮草辎重之物,非走大道坦途不可。”

    “我军探查小路,是何道理啊?”

    “哼!”

    飘逸泼散,色如白雪的长胡下的嘴唇一抿,眼中陡然爆出精光的周和,伸出右手,搭在了身前的竖立的车辕上。

    “我知他不会从小路运粮。”

    “但我更觉得,这小儿会烧粮!”

    右手猛地一紧,攥着辕木的手背上五指的指节发白,不堪重负的辕木,发出了刺耳的“吱吱”声。

    “两军既已交恶,文短必知运粮困难。”

    “烧去多余无法携带的粮秣,既可以加快士兵的行军速度,又可以毁去他劫粮车的罪证。”

    周和咬着牙,鼓起了腮帮,眼中的怨毒神色突显。

    “我军和他部一样缺粮,既起了战端,未见粮草怎能退兵。”

    “文短一定是看穿了这点,烧去粮草后,正可以汇合大军,击我疲敝之兵。”

    灿灿的黄芒,由他手中流转。

    结实的辕木上,传出“噼啪”的声音。

    如蛛网般繁密,却交错无律的裂痕,由握着辕木的手上,那枯槁干瘪的手指尖处迅速的蔓延。

    “而我,却又不得不进兵啊。”

    松开了握着车辕的右手,周和眼露戚然,神色颓唐。

    “若我不进兵,全军回驻地后,粮草不日将尽,我郡的粮草,又迟迟不到。”

    “将军。”

    周篾低下头,沉思片刻。

    “我郡粮草应该很快便会送到,不如先歇刀兵,等援粮送至,再发兵征讨文短。”

    “……”

    缄口默然片刻,周和终还是摇了摇头。

    “这一战,文短虽损不少精卒,但其军大部尚在。”

    “靠着他所劫到的粮秣,在他粮草未到之前,他手下的军兵奴民并不难熬。”

    “而我们呢?”

    面色微苦,周和双眼中的神彩坚定。

    “我们无粮,卒兵便易生二心,奴民会暴动不安。”

    “等我郡粮至时,恐怕我军已无力征伐文短,而是文短举兵伐我了。”

    “所以。”

    周和抬起手,轻轻拍在辕木上的裂纹处,长满厚茧干瘦如材却依旧温软的手掌,抚在裂纹最密集的地方。

    一种厚重难移的磐定感触,依附在不停流动的kōng qì ,从辕木传到了周围。

    “这仗,还要打下去啊。”

    移开手掌,周和zhù shì 着木头上,一片灰褐中那一抹土褐色的木面,满意的笑了起来。

    “让全军进入山谷,你率骑兵在前,多安排探马斥候。”

    “遵命。”

    周篾起身,理了理肩上的环铁甲后,面色铁青的转身离开了。

    山谷外,青山叠峦间,已没有丝毫的人迹。

    蛮族分很多种,蚩酋所在一族,常年生活在山中,便是山蛮。

    既然在山里讨生活,当然就要知山。

    蚩酋就很知山。

    山道jiù shì 他带人找的。

    道路崎岖陡峭,常人行之很难,却很隐蔽。

    五千常人中有刘恒和有根两个异类一前一后的看顾,倒也没有多大损失。

    唯有有几头含着竹片,仍不听话的畜马,在狭壁间行走时因为害怕而惊恐的摇摆身躯导致腿滑,不幸的滚下山麓。

    有根牵着头顶秃毛的驽马,一直在队伍的最后。

    山峦间厚雾夹杂着湿润的水汽,吸血的虱虫蚂蝗在揉散的面粉一般的土壤间,肆意的蠕动攀爬。

    不知名的雀鸟在林间发开嗓子嘶哑嚎叫,声音凄厉阴森间却诡异的带着一份生气。

    隐藏在山壁间的水泊清流上,会传出到杂乱刺耳的蛙叫,其间还会听到一两声嘶哑的蛇鸣。

    躲避着脚下的虫蚁,有根运着元气聚于双耳,听着山道旁传来的声音,心中竟生起了身在闹市的荒诞感觉。

    队伍走了一晚上,在第二天天明时,终于走下了高山。

    晨曦微光昭透黑幕,灰白天穹的尽头呈现出了深沉的紫红色。

    夕阳透过山岚,由山后缓缓升起。

    有根转身抬头,静静看着渐渐升上天空的朝阳,莞尔一笑。

    走下山的兵卒们原地歇息,石脑捧着装载着清水的荷叶,走到了有根的身旁。

    有根转过身,笑着接过。

    中午时分,散着高温的艳阳,悬挂在正空。

    五千人围坐在山脚,吃了喂马的生黍和带血的皮肉。

    刘恒叫过有根,对有根道:“探子已经得到消息了。”

    “哦。”

    有根脸色一愣,顿露兴奋。

    “他们果真走的是那条路?”

    “对。”

    刘恒点了点头,脸色也很jī dòng 。

    “如你所料,他们确实走的是最近的路。”

    “hē hē 。”

    闻言,有根轻笑起来。

    “两郡这次运的粮草肯定不少,将其劫下,将军必可凭此破两郡驻兵。”

    “呵。”

    面色jī dòng 的刘恒也笑了起来,他的双手更是因此而微微颤抖。

    “以你之计,我军劫粮后,该打那一郡?”

    闻言,有根摇了摇头,道:“将军,我看,我们谁也不用打。”

    “听闻我们劫了粮草,他们必然心慌。”

    “我们正可以约其中一方出来决战,我料他们不敢不来。”

    “我们再挑动其郡内乱,或者避而不战,远遁在胤水阵外布阵防御,其不日必败。”

    这书,相信读者大大们也看出了,泥寒在五万字没申请成功后就dǎ suàn 用来练笔的。

    潜力约签了,虽然我知道合约不怎么好,但我不太监了,各位也安心不是。

    至于赚钱之类的,这本书泥寒是不想了,想也得轮到下一本。

    至于上架之类,泥寒会上的,但的等到剧情铺展开呗。

    刘恒都还没挂诶,胤水阵都还没被屠诶,男一号的有根都还没带上铁面具诶,梵天还没死诶,无根还没出现诶。

    现在上架,有些早了诶。

章节目录

溺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寒并收藏溺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