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庞明微愣,面露感触的看了抱拳兵卒一眼。

    他瞥见对方停留在手中关刀的目光,心中恍然之时也顿生警惕。

    下一刻,他又觉得自己这样警惕,非常可笑。

    “这把灵兵上,铭刻的符文早已被修者做过手脚。“

    右手举起关刀竖立在脸前,庞明在众多狂热的目光下,用左手轻抚过关刀的刀刃。

    “一旦脱离我手,此把灵刃便会被风元撕成碎片。”

    “你们用不了的。”

    右手斜挥着关刀,庞明将整把刀倚背在身后,脸庞上的表情透露着;,双眸中的目光却寒冽如冰。

    “至于陪我去死。”

    “大可不必。”

    庞明向前大步踏出,他的左手朝着身前轻挥。

    随着庞明的qián jìn ,挡在他身前的士卒一个个的自动散避,露出供他通过的狭窄陌路。

    “仅剩的粮草,存储在后方。”

    庞明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观察着迅速卷来的银色瀑潮,与银潮前快速溃乱,四散躲避的联军士卒。

    伤躯中的爆烈元气不停涌动,庞明每时都承受着从内至外的剧痛。

    每走一步,每挥下手,周身都要颤抖不停的庞明看着快速移动的银潮,他脸上笑容里的苦涩完全褪散。

    “你们要走就趁快。”

    “但在走时,我要以统帅的身份,给你们下最后一道帅令。”

    “恩?”

    绽放着笑容的面容微僵,庞明微蹙起眉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士卒。

    那名士卒的脸上满是褐斑与皱褶,浓密的发须皆白,上面沾染着许多杂粒与灰尘,看上去灰蒙蒙的。

    那名士卒身上的甲胄齐全,手中还擎着蓝缎帅字大旗。

    老人看着紧皱眉头的庞明,笑容满面。

    “怎能让将军一人上路。”

    “老头儿愿在九幽冥邸jì xù 为将军提绳牵马。”

    老人脸上一片赤诚,庞明瞪大着眼睛,静立在老人面前。

    片刻后,庞明终是张开了开裂的嘴唇,道:“你这样做没有意义。”

    “和将军一起去死,以老朽的残躯,为即将衰落的族落献出生命,何等的殊荣!”

    老人满是皱褶的脸上,褐眸中的浊色淡去。

    他的双眼变的清澈明亮,他的声音嘶哑,语气却坚定铿锵。

    老人后退一步,双手握紧帅旗的旗杆,朝着庞明弯腰躬躯。

    “请将军成全!”

    “请将军成全!”

    “请将军成全!”

    庞明身周士卒中有数十人排众而出,俱向着庞明抱拳行礼。

    这些排众而出的人年龄不等,其中有老叟也有精壮,他们大部分身上都带着残疾,许多人走起路来都是一瘸一拐的。

    扫视着向人群中向自己行礼的兵卒,庞明眼眸中涌现出零星泪花。

    他抬起头,眯起双眼,将眼中的泪水强咽了huí qù 。

    “你们对部族的忠诚,与抗击强敌的勇气,所有人都看的见。”

    “能与你们共事战场,是庞明的荣耀。”

    低下头,面色肃穆庞明,伸出左手握住了老人手中的帅旗旗杆,使力将旗杆从老人手中抽了出来。

    “所以,你们更不应该去送死。”

    “我要你们赶回部族中,用你们的经验教导族里的孩子,用你们的身体为部族种出足够渡过寒冬与酷夏的粮食。”

    “我要你们活下去,活下去告诫族长,活下去通知与我族联盟的其他部族。”

    “告诉他们!”

    庞明紧紧咬起牙齿,惨白的脸庞扭曲,脸颊上虬结的肌肉鼓胀,眼中流出凶狠的目光。

    “我等所用之绘符灵器,皆被人下有凶恶符煞,让他们使用时必须谨慎。”

    略微低头,庞明左手低持着帅旗轻挥画圆。

    纤细的旗杆卷动起搅动起宽阔的旗布,旗布卷成一团叠缚在旗杆上。

    双眼平视前方,庞明长吁口气,恨意尽褪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与落寞。

    “千万不要。”

    “落得我等一般的下场。”

    持帅旗横在胸前,庞明使暗劲将旗杆横着挥出。

    “将军。”

    站在庞明身前的老人,脸上老泪横流,不住抽泣。

    老人的双脚紧紧踩在地上,却仍身不由己的被旗杆推至一旁。

    刘恒已经不远了,囤积在庞明体内的火元涌动的越发剧烈。

    庞明绷紧了脸颊紧咬着牙,牙龈间渗出了血。

    大步走过了老卒的身旁,走出了一直围着他,属于他自己的部属。

    “快走吧,这里有我就够了。”

    些许鲜血从他稀开的嘴缝间淌出,庞明的身子yī zhèn 晃动。

    他拼命稳住身子,并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喉咙,让声音不至于走调。

    “努力活下去,你们活下去了,我族才有未来。”

    入目处,混乱的联军步卒四处奔跑。

    入耳的,是持续不断的喊杀与悲嚎。

    庞明紧闭起嘴,任由鲜血淌上下巴上的黑须。

    他不再转头,也不再发一言。

    很快,他身后大部分的卒兵便随着溃退的联军兵卒迅速后撤。

    也有人不愿意离开。

    老卒屈弯着身子,双手紧紧攥着庞明背后蔚蓝披风的一角。

    溃乱并后退的联军士卒很多,但庞明就站在老卒身前,身躯羸弱的老卒便并没有被人流推挤开。

    待身形稍稳,通过身边的人流渐疏,仍然站在庞明身后的老卒喘着气,眸中刚刚露出喜色时,一束火光已笼罩住他的脸庞。

    周身浴在火光中的庞明微转左手,轻挥旗头斜下的旗杆,甩开了卷叠在旗杆上的旗布。

    “噗!”

    绘有帅字的蓝缎大旗展开,表面起伏不定的旗布在庞明身前随风飘荡。

    下一刻,随风飘荡的旗帜便被戟刃切开,由戟刃萦散而出的红芒,径直划入了庞明的脖颈。

    时至黄昏,胤水镇西,数十辆马车依次行走在路道上。

    每辆木制的马车上,都被厚厚的白布罩住,白布又被麻绳捆死,但条条麻绳间的白布又总是凸起一团。

    每辆马车的八个车轮都裹上了铁皮,在马车行走时,每个车轮都能在坚硬的地上犁出拇指深的车辙。

    近日胤水镇日渐繁荣,其中往来的行商渐多,但像这样车队,却从没有过。

章节目录

溺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寒并收藏溺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