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是兵的胆。

    勇敢的将军,带领的士兵也会很勇敢。

    即使这些士兵不久前遭遇了惨败。

    即使这些士兵几乎已毫无斗志。

    即使这仗根本毫无胜算。

    双腿紧夹马腹,周篾甩动缰绳,他的坐骑开始奔跑。

    战马开始加速,周篾的耳边风声呼啸,寒冷的kōng qì 顺着他的嘴缝直往胃里灌。

    周篾身体躬弯,伏在了马背上。

    近五千的卒兵中,十九个穿着各色甲胄的偏将,驱马跑在最前方。

    偏将之后,带盾的步卒簇拥着背着箭筒的弓卒,跟着举起有杆长兵器的兵卒后面。

    近五千的兵卒跟着周篾奔跑在荒原上。

    败卒们初整的军阵,很快就在奔跑中,变的零散了起来。

    本在奔跑的刘恒军卒,却在这时,一致的停止了移动。

    军卒们整顿着队伍中的横竖排列,站在军阵前的有根大力拉起缰绳,战马人立而起。

    有根拽转着马躯,侧身朝着身后看去。

    八个军阵中,兵数足有六千,人数最多的军阵中,石脑迎着有根的目光,点了点头。

    “品字阵!”

    人立而起的战马落回到了地上,有根回过头,大声的呼喊起来。

    石脑挥动起手中令旗,队率挥旗回应。

    六千兵卒大踏步的朝前行去。

    行进中的军阵分出两部,两部兵卒走过了刘恒和有根的身旁。

    “这一辈子。”

    “我曾经以为死亡最能让人畏惧。”

    转头打量着从身旁行过的卒兵们,有根抿起嘴,面露悲切。

    “没想到。”

    回过头,有根挺直腰杆。表情肃然。

    “在今天。”

    “就将看到直面死亡的壮观。”

    闻言,一直呆在有根身边的刘恒,猛的转过头,看向了有根。

    迎着刘恒的视线,眼露悲悯的有根,微翘起了嘴角。

    他抬起了左手,将元气聚于喉腔。

    “放箭!”

    雷鸣般的口令声响彻战场,有根猛然挥下手臂。

    “杀!”

    眼看前方士卒已经竖立起一排毫不透缝的密集铁盾,周篾举起了手中的虎口牙枪。

    昏黯的月光洒在光滑的枪头上,散射出银亮寒光。

    月光下。银色枪头让原本金黄的虎面也黯然无光。

    周篾距离军阵已经很近了,他听到了有根的声音。

    他依然没有减速。

    “视死如归!!”

    周篾猛然的拔高了音量,在马背上挺起了身子。

    “嘭!”

    石脑所指挥的军阵中,位于盾卒后的两千余弓卒们拉弯了弓,上了箭。

    一起松了手。

    如雨群矢斜冲上了高空,在最高处时斜向猛然下落。

    落向了冲来的兵卒们。

    无数箭矢落到了地上,无数身躯被箭矢射穿,无数箭矢折在了盾牌上。

    惨嚎与叫骂声不绝于耳,近五千卒兵们的冲势微滞。他们的阵形越发散乱。

    有人开始后退,有人躲在地上装死。

    大部分人依旧向前,也有很多人被胁裹着向前。

    一心求死的周篾和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十六个偏将,顺利的冲出了箭雨落击的范围。并第一个冲到了铁盾前。

    他依旧没有减速。

    “咚!”

    马头撞在了一面铁盾上,巨力折断了战马的脖颈。

    马尸扑进了军阵,撞飞了三名举枪的士卒。

    周篾借着惯性扑下马背,他举起长枪。借势全力挥斩。

    他斩出一道寒光,带起一抹血色。

    六名士卒被他斩倒在地,周篾扑到了地上。他单手撑住了地面。

    他翻跃起身,站在了地上。

    周篾娴熟的舞动起手中的长枪,牙枪在他手中顿时变成一团模糊影痕。

    “噗!噗!噗!噗!噗!……”

    十六声轻响,在他身旁的十六名卒兵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周篾不是修者,但他很早就在追随周和。

    他已经上了很多次战场。

    对周和来说,战场搏杀真的是件很简单的事情。

    没有沸溅的热血,没有疯狂的嘶喊。

    他很自然的将所有刺向自己的钢枪挡开,格偏。

    他很自然的将枪尖送进别人的咽喉,再飞快的拔出。

    一次只用一击,一击就杀一人。

    “咚!咚!咚!咚!……”

    十六人随着他撞进了盾阵。

    无数人跟着冲进了军阵。

    就在有根拿起一根箭矢,正对着周篾时,已经有一批身穿褐甲的军卒冲到了他的身旁。

    两军开始肉搏,观察到己方明显处于优势,视线受阻的有根略蹙起了眉头,放下了箭矢。

    他抬起手,开了口。

    “围!”

    挥下手,有根厉声喊道。

    有根话音刚落,八个方阵齐动。

    除了整队在最后的蛮卒们和正与敌近战的石脑部,其余六个军阵快速的朝前移动起来。

    前方排盾被破,大量敌卒涌入。

    石脑以令旗指挥兵卒们以枪阵迎敌,在最初的混乱后,本有zhǔn bèi 的刘恒军卒有条不紊互换起了队列。

    如绞肉的利器般,有根训出的枪阵在近战中发挥出了巨大的威力。

    近五千军卒在片刻间,损失就已有千余。

    紧咬着牙,周身浴血的周篾刚刚拔出了插在臂上的箭矢,就看到替下自己冲在最前的茹貂被六把钢枪穿了个通透。

    “不!!”

    周篾怒声呐喊,提起牙枪正欲冲向前方。

    一名身无甲胄,脸上满是斑痕的老人却从后面猛的抱住了他的腰。

    “大人,情况不对啊!”

    闻言,满脸是血的周篾猛然转头,一把拉开环抱自己的老卒,却发现对方是自己的熟识。

    他对着那张老脸怒声吼道:“你什么意思!?”

    “大人,你看看周围啊!”

    闻言,周篾朝着四周打眼望去。

    他看到驶向后方的刘恒军军阵,bsp;mò 了一会儿。

    “被围住了?”

    皱起如卧蚕般的厚眉,周篾回过头,正视着站在身前的老人。

    “那不正好吗?”

    闻言,老卒微愣,心中顿时升起恐惧,面色也变的惊慌起来。

    周篾大力推开了身前劝诫自己的老卒,老卒早已被吓的双腿发软,直接就被推倒在了地上。

    周和提着虎口牙枪,大吼着冲向了前方。

    “这帮子人。”

    看着不远处的战场,站在缓坡顶端的徐奋撅起嘴,微点了点头。

    “倒有几分血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溺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寒并收藏溺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