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的元气,如飓风般卷向四方。

    褐红的地面上,蘸满鲜血却一直盛开的花,随着风浪而动。

    聚在刘恒右手手前的朦胧虚影,扑向了克制火系元罡的湛蓝水元。

    炽白的焰,很快变回了赤红。

    大量的蒸汽,升腾在焰与水的交汇处。

    铸形的神通未成,焰组的虎躯崩溃。

    轰开了聚在刘恒手中红焰的水系罡元,携着浓雾般的水蒸汽击碎了刘恒护体的元罡。

    刘恒右手手掌,几乎被奔涌的水系罡元撕裂成两半。

    他只是皱了下眉头,便迅速缩起了右手。

    他双脚离地,在半空中侧翻起身体,躲过了从白明拳头上,喷涌而出的湛蓝罡元。

    他借势抬起双腿,猛踹向了白明的胸口。

    白明面色微凝,将双手收挡在身前,同时跳向了身后,避开了刘恒踢来的双腿。

    刘恒单手撑在了地面上,手掌陷入了柔软的泥壤里。

    他左手用力,正要跃起身时,一道从天而降的褐灰斧影,迅猛的劈中了他身体。

    “嘭!”

    剧烈的撞击声中,从地上腾起的埃土,就遮挡住了有根的视线。

    但从尘埃中溅出的血,却好像无数蝴蝶扇动着的鲜红色翅膀,轻盈的飘舞在半空中,又消失在土尘间。

    有根的凝视着在尘土间起伏的红色蝶翅,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

    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什么都不去想了。

    他甚至忘了,该如何去呼吸。

    在此时,那在体内正不断寻觅着脉路而运转的元气,带来的剧烈痛楚。对有根来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疼痛?

    算什么?

    命,也jiù shì 命而已。

    “啊,啊,~!”

    有根张开嘴,发出了不似人声,蕴含着狂暴与愤怒的嚎吼。

    自然中的大量元气,猛的聚在了他的身体周围。

    疯狂涌动的自然元气,化为一道白色的光环,旋转在有根的身周。

    如远古般的苍朴气息。从有根的身体中勃然爆发。

    青紫相间的血管,浮出了有根每一寸皮肤,鲜红的血,冲出了有根的每一寸血管。

    “嗯。”

    一直观察着战场,站在飞剑上的张永,眉头微微的蹙起,眼中的眸瞳间显露出复杂的色彩。

    他内心中惊骇万分,脸色却越发lěng mò 。

    他暗自咬了咬牙,语气略显沉重。

    “红尘炼心,未成。”

    张永抬起了双手,十指紧攥成双拳。

    靛青色的风元,环绕在张永的身周。依循着圆形的轨迹,如一道青色的圆环。

    他紧盯着百米外,盘膝在地上的有根,眼眸间浮现出了些许的腥红血丝。

    “所以。”

    “要入魔了吗?”

    “又有妖兵。又是炼心。”

    “看来,不能光靠诸郡修者啊。”

    张永眨了眨眼,肃穆的脸上。杀意毕现。

    如实质般的靛青风元,浮在了他的身体表面。

    他脚下的无柄长剑,微微晃动,发出了一道细长的嘶鸣。

    就在他正要驱使飞剑,冲向有根时,却发现有个人,又站在了有根的身前。

    散在半空中的尘埃,还未完全落地。

    就在有根身前的七位修者,正惊骇无比,瞪目结舌的看着明明身中蛊毒,却突然散发出惊人气势的有根时,本被斧影劈进地面的刘恒,已重新站了起来。

    “喂。”

    “这么简单,你就发狂了?”

    “这可真不像你啊。”

    刘恒的左手臂膝处,横贯着一条几乎撕裂了整只手臂的豁口,从豁口出涌出的鲜血,清洗着沾在左手臂甲上的尘土。

    他的身体微微摇晃,护体的甲胄布满了裂痕,一道竖贯过胸膛至腹肚,深可见骨的伤口中,不断朝地面洒落着血。

    但他撑在地上的腿脚,却犹如深扎入土中的根枝般,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还记得吗?”

    “我们在胤水镇外的tán huà 。”

    “还记得吗?”

    “那盘王对王的棋局。”

    刘恒咧开嘴,朝着身前的七名修者,露出了两排沾满了鲜血的牙齿。

    他咧着嘴侧过头,斜看了有根一眼后,又回过了头。

    他面朝着身前的七名面色各异的修者,抬起了右手,并驱动着火系罡元,聚在了几乎裂成了两半的右手手掌上。

    “主公。”

    我jiù shì 。

    “一切,早已注定了。”

    挡在你身前的那一枚“砲”。

    闻言,环绕有根身周的自然元气,突然停止了旋转。

    白色的圆环,化为无数细如沙粒的浑白光点,缓缓向着空中飘散。

    有根看着刘恒的背,眼眶中溢满了热泪。

    “身为人主。”

    “却要在这里,为他人牺牲。”

    “还认手下为主。”

    “你这稚子。”

    余若上前一步,看着浑身重新燃起炽白火焰的刘恒,面露冷笑。

    他举起手中的长剑,使剑尖指着刘恒,

    “真不配当刘力的孩子。”

    “我在这里,替刘力和彭庸教你,什么叫愚不可及。”

    “什么叫自不量力。”

    余若周身绽放出一团青色的毫光,率先腾空,俯冲向了刘恒。

    迎着被青光环绕的长剑,刘恒敛去了脸上的笑容,弯腰微微弓起了身。

    他将食指与中指间被劈出了豁口的右手手掌,快速移到了身前。

    下一刻,余若手中环绕着长剑的靛青风元,毫无阻隔的刺向了刘恒的胸口。

    靛青的风元,击散了护体的炽焰。

    锋利的剑尖,插入了刘恒的胸口。

    长足两米的剑身,贯穿了刘恒的身体。

    刘恒张嘴,吐了口血后,身体被弓弯到了极限,双脚却动也不动。

    他爬满白焰的脸上,浮动着焰火的双眸,zhù shì 着近在咫尺,隐在青光下的余若脸庞。

    他张开了嘴,开心的笑了。

    “谢谢。”

    “蠢货。”

    闻言,余若面色微滞,就看到刘恒将移动到胸前的右手,举向了天空。

    下一刻,刘恒的护体元罡便敛去了大半。

    他右手上积聚的炽白焰火,顿时窜升至两米高。

    风助火势。

    刘恒朝着余若,横挥出了右手。

    炽白的掌形烈焰,顿时横撞到了环绕余若的青色毫光上。

    炽白的掌形烈焰,窜至六米gāo dù 。

    “啪!”

    余若身体一歪,被迫的松开了剑柄,被刘恒一巴掌抽飞到了半空中。

    他在空中翻转着身体,落地之时刘恒已将插在胸中的长剑逼了出来。

    纵然周身剧痛,刘恒却依旧面无表情。

    他迅速曲弯起了右手五指,炽白的焰虎便lì kè 铸形在了他的身体周围。(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溺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寒并收藏溺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