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躯之上的白焰,燃烧的盎然且炽烈。

    刘恒丹田内的聚气粒,已经完全淡去。

    停滞在刘恒丹田内的元气气海,也跟着扩大了数倍。

    刘恒的头发上,显出了刺眼的苍白。

    他饱满光滑的皮肤,也迅速干瘪萎缩,且生出了无数的皱痕。

    炙热的气流,在焰虎的周围散动,烫肤的高温,弥漫在方圆十里。

    垂至胸处的长须,在热浪中不断卷动,变的有些散乱。

    周和微撅起嘴,翻身跳下了马背。

    他双脚落地时,大力提起了手中的双面圆斧,重重叠叠的褐色山峦,凝聚在了他的身体周围。

    他大步前行着,并在距刘恒三米的地方,停下了jiǎo bù 。

    白明站在周和身旁,挥手召回了长矛。

    他手中涌出了大量的水系罡元,凝聚在长矛细长的矛杆上,一条似蛇般的水柱从湛蓝色的kōng qì 中析出。

    水柱直径只有半尺,紧附在矛杆杆身,盘旋着穿过矛杆下方。

    围绕着矛杆的水柱两端,形成了一道尖锐的格角。

    凝成一团的水柱,形如一条透明的蛇躯,剔透散亮的色泽,却宛如纯净的条形水晶。

    白监看着焰虎中的刘恒,面无表情的挥起宽剑,甩掉了沾在剑身上的血。

    围绕着宽剑剑身的靛青风元,宛如一团青色的浑液,不停的流动扭曲。

    距白监不远处,环绕着文皙与冯钰身体上的红焰飞速窜升,凝聚在他们手中的紫玉长戟与关刀刀身上的红火,俱都显发出了炽白的颜色。

    余若从地上爬起身。伸手召回了沾满了鲜血的长剑。

    此后,六人身后,穿戴着森绿色甲胄,双眸炯亮的青年刚刚降落,翻身跳下了战马。

    他提着一把两边弯刃皆似月牙的鎏金镗,周身散出了靛青的毫光。

    七名修者,皆在调动体内的罡元。

    此时,七人都知道,在他们面前的刘恒,强大的超过了以往的刘恒。

    所以。他们也要使出最强的姿态。

    “嘶,嘶~!”

    焰虎吱起牙,微咧开嘴,被白焰聚成的虎爪,深深的陷入了褐色的土中。

    持续的青烟,在虎爪的周围升腾。

    被虎爪推挤开的稀疏土中,是被高温煮沸后,冒着气泡的血。

    余若撅起嘴,zhù shì 着毛发直立的焰虎。与虎躯中全神戒备的刘恒。

    他微虚起了眼,便再次从地上跃起。

    他高举起环绕着风元的长剑,冲向了被白焰聚成的虎躯侧面。

    在七人中,余若此时的修为。最低。

    他没有完全调动起体内的罡元,却是第一个扑向刘恒的人。

    他布满血丝的眼眸间,充满了怨气和仇恨。

    他如一道青色的风,冲至了焰虎之侧。

    炽白的虎。转头朝着冲至身旁的青风,张开了虎嘴。

    “嗷!”

    响彻在天地间,蕴含着暴怒的咆哮。极快的传荡到了荒原深处。

    由焰所组的虎躯身前,闻听到虎啸声,并已将状态调至最强的六人,齐动。

    下一刻,刺目彩色竖芒,便拔地而起,直冲穹天。

    宛如无尽的罡元,携着无匹的巨力,反复激荡在荒原之上。

    天地在瞬间,便已失色。

    顷刻间,持续交手数百招。

    七名修者,退回了原位。

    粉裂的大地上,遍布一个巨大深坑,深坑中,遍布着数百根尖锐的刺壁。

    每一根刺壁,尖端都朝向着天空,许多根刺壁,都伸出了坑外。

    刘恒站在坑沿,断去了拇指和幺指,布有一道豁口的右手,斜举着蛮古长戟。

    他身上的甲胄俱都化为齑粉,身体表面布满了伤痕中。

    他身上的袍衣,却只有零星的血迹。

    浮在他身体表面的白亮炽焰,已经消弭在kōng qì 中。

    但他的双腿,却仍伫立在原地。

    七名退回原位的修者,俱有些气喘。

    但受伤的,却只有余若一个。

    余若将长剑插在了身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抬起右手,抚着血流不止的左肩,咧开了嘴。

    他面露微笑,眼眸的深处却显出了一丝遗憾。

    “这样都不死。”

    “小子。”

    “你的命,可真大!”

    对啊。

    一道伤疤,斜划过刘恒的脸庞。

    顺势,将他的左眼分成了两半。

    他以仅剩的右眼,平视着前方。

    命可真大。

    除了握着长戟的右手,刘恒的全身,都在不停的微微颤抖。

    他微张了张口,轻微的声音恰如蚊翅的轻颤。

    在刘恒身后两米处,盘膝坐在地上,脸上泪水滚滚的有根,用尽全力才能听的清楚。

    “为什么?”

    什么?

    有根皱起眉头,面露疑色。

    什么为什么?

    “我,是谁?”

    什么?

    有根脸上的疑色更重,一直哽咽着的嘴里,却说不出话来。

    红色的火纹,显露在刘恒的脸庞上。

    这一次,红纹上的色彩,鲜艳且晃眼,远胜以往。

    “为什么!”

    刘恒抬起伤痕遍布的脖颈,仰望着遍布乌云的天穹。

    “回答我。”

    “苍天啊。”

    “既然将死,又何必知晓过往。”

    “何必,了解其中的明细。”

    “了解这所有的,一切苦痛的根源。”

    “尤其是,这具残躯,已经无法了结这份,看不到尽头的因果。”

    视线逐渐模糊,滚烫的泪混着渐冷的血,滑出了刘恒的眼角,流进了横贯脸颊的伤痕中。

    他垂下头,却只能看见眼中的模糊。

    “zhè gè 世界上的对与错。”

    “早已不正常了。”

    “有根啊。”

    刘恒的身体,停止了颤抖。

    稀薄的红焰,突然浮在了他的身体表面。

    他丹田内的元气气海,突然紧缩,并最终变成了玉米粒般的大小。

    “在zhè gè 世界上生存,并将那些谎言与愚弄撕破,首先要做的,jiù shì 直面它的冷酷与无情。”

    “然后,自己也跟着冷酷起来。”

    “当刹那间的冰冷,汇集在你的内心时,jiù shì 你给zhè gè 世界,带来光明的时刻。”

    “主公啊。”

    炙热的气浪,从刘恒的身体中散出,却禁锢在距离刘恒一尺所在的范围内。

    浮在刘恒身体表面的稀薄红焰,聚散成一片包裹他全身的bsp;làn 红色。

    “看清楚了!”

    刘恒突然张开嘴,大喝了一声。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体爆发,并快速向着四周扩散。

    什么!

    距刘恒百米远处,站在飞剑上,一直观察着双方厮杀的张永,猛的瞪大了双眼。(未完待续……)

    ps:  睡了。

    谢谢支持。

章节目录

溺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寒并收藏溺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