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从有根的嘴里喷出。

    有根身形拔高,无根坠向地面。

    两人一上一下,在半空中停滞片刻,又扑向对方。

    宽剑剑身与漆黑弯刃再次相撞,两人不停翻转并扭打着,双双落进了涌溅的熔浆。

    “噗!”

    覆盖大地的金红色的岩浆表面,微微凹陷,便又huī fù 原状。

    有根和无根,冲出了岩浆,便又分开。

    双脚陷入了炙热至极的岩浆中,却感觉到周身四溢着彻骨的寒意。

    有根张开嘴,长呼了口气。

    他抬起右手,拭了拭不断淌过下巴的血。

    他看着不远处,同样站在岩浆上的无根,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无根的身上,艳红的鳞甲已经完全碎裂,却依旧覆在他的身躯表面。

    他周身染满了血,脸上的表情,却还是没变。

    隐烁着精光的双眼中,不带有丝毫的神彩。

    能赢?

    能赢??

    有根咬了咬牙,踩着炙热的熔浆,冲向了无根。

    无根,也冲向了有根。

    有根跃起,膝撞。

    无根疾冲,肘击。

    “嘭!”

    有根仰头倒下,无根一跃而起。

    朝着有根扬起的脸庞。无根举起魔兵劈砍了下去。

    有根的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却来不及举剑格挡。

    就在即将斩中有根之时,无根握柄的手却突然停了下来。

    无根原本毫无任何情绪的脸庞,也突然扭曲了起来。

    有根趁机弓起身体,挥拳重击在了无根的丹田上。

    “呯!”

    无根被打的踉跄后退,有根连退数步拉开了与无根的距离后,才面露yí huò 的看着勉强稳住了身形的无根。

    无根抬起左手,捂着溢血的额头,张嘴发出低沉的嘶吼。

    他似乎在挣扎,他似乎在抗拒。

    天空中。站在飞剑上的张道陵。看着岩浆上弯腰捂额的无根,渐渐虚眯起了双眼。

    “这人的心神,并没有完全被佛祖所控制。”

    “这人,看来与佛祖的guān xì 。并不好。”

    “换句话说。”

    “佛祖没有给这人力量。种下元神也只是为了fēng yìn 这人的灵魂。”

    “如此做法。可不是正道所为。”

    张道陵转头,看了身后的弥乐和菩进一眼,道:“zhè gè 家伙。不是佛教中人吧?”

    闻言,弥乐和菩进,俱都bsp;mò 。

    若真是佛教中人,又如何会抗拒佛的馈赠。

    张道陵回过头,看向了走到无根身前的有根。

    “他唤其为师兄。”

    “看的出来,这两个家伙,都是来自西荒的。”

    “不过。”

    “要jié shù 了吗?”

    要jié shù 了。

    有根,举起了宽剑。

    他将剑刃,瞄准了无根的脖颈。

    无根,却突然挺直了腰身。

    他昂起头,看着天空上的乌云,脸上露出了落寞和疲倦的神态。

    “雨季了啊。”

    无根张开嘴,轻声叹了口气。

    有根举剑的动作,僵在了原地。

    “好久不见了啊。”

    无根垂下头,看向了有根,渐渐翘起了嘴角。

    “师弟。”

    无根突然握起拳,打向了有根的胸口。

    “噗!”

    有根闷哼一声,顿时踉跄后退,差点跌进岩浆。

    无根摊开了拳头,面露yí huò 的看着不停颤抖的手掌,眉头紧皱。

    他眉梢间的莲花画像,开始微微转动。

    莲花中心处的彩霞里,显出了一尊佛影。

    “果然,这身体。”

    “并不完全是我的啊。”

    无根抬头,看向有根。

    他看着有根疤痕遍布的脸颊,和脸颊上腥红如血的双眸。

    他有些愣住了,踌躇着道:“怎么?”

    “你,是谁啊?”

    “你是,有根吗?”

    有根没有回答,他举起手中宽剑,将剑尖指向了无根。

    绝意和杀气,透过宽剑的剑尖,直逼无根的面门。

    无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持柄的右手,缓缓平举,将魔兵的刃尖,指向了有根。

    无根看着举起魔兵的右手,脸色有些泛白,眼眸间的神光微微闪烁。

    他敛去了脸上的笑容,脸色突然变得狰狞了起来。

    “梵天。”

    “梵天!!!”

    无根扬起头,怒声喝道。

    他的声音,透过雨幕,盖过雷鸣。

    “封我神魂!”

    “造我假躯!!”

    “好算计!好算计!!!”

    无根咬紧牙关,脸上涌出一片红霞,眼中遍布起腥红血丝。

    他想控制握柄的右手,却只能让右手不断颤抖。

    腥红的颜色,从有根的眼中褪去了。

    有根面露yí huò ,看着面露疯狂的无根。

    他似乎隐约有所领悟,却不敢迈步向前,只能戒备的jì xù 举剑,zhù shì 着无根。

    无根,却又将目光,转向了有根。

    他眼中的腥红,褪去了。

    他眼中的精光,也敛去了。

    他平静的看着有根,道:“师弟。”

    “帮我一把。”“

    帮我,解脱。

    无根,抬起右脚,朝后迈出一步。

    无形的气机,透过无根的身躯,顿时牵引住了有根的气血。

    虽然,有根所学的心法,不全。

    但既然同根同源,就能相互呼应。

    尤其,是在有根和无根此时的高绝境界下。

    中土,灵山。

    天音寺内。

    佛,端坐在金莲中。

    他,本正在咏经,却突然停下。

    他抬起头,庄严肃穆的脸庞上,眉头微微蹙起。

    无数道金色佛光,顿时亮透长空。

    殿堂围绕莲座而坐的佛众,lì kè 拜倒,双手趴伏于地。

    中土与西荒的交界处,被剑气毁尽,喷溅着岩浆的地面上。

    无根的右腿,踩在了岩浆的表面。

    他身上,已削弱很多的气势和威压,再次攀上了顶峰。

    他脚下的金红色岩浆,停止了涌溅。

    岩浆,开始缓缓转动。

    一副金红色的阴阳鱼图,出现在了有根和无根的脚下。

    金色的鱼眼,红色的图底。

    有根和无根,都站在鱼眼中。

    果然是。

    张道陵咧开嘴,长吸了口凉气,便又咬牙切齿着道:“道门剑意啊!!”

    无根,动了。

    他持着魔兵,跃起身,扑向了有根。

    有根,也动了。

    他持着宽剑,跃起身,扑向了无根。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运气法门。

    不同的力量,不同的持刃之人。

    “嘭!!!”

    魔兵如剑尖的漆黑刃端撞上了闪烁着银彩的宽剑剑尖。

    岩浆所组成的阴阳鱼图,溃散成了一片。

    溃散的岩浆瞬间涌腾,裹住了无根和有根。(未完待续……)

    ps:  嗯。

    谢谢大大们的支持。

章节目录

溺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泥寒并收藏溺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