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是我前男友 作者:张小素

    分卷阅读7

    烧菜。他手指修长有力,灵活跳动在料理台上,厨艺不亚于五星级大厨,不一会便有饭菜的香味飘了出来。

    赵文庭闻着香味走过去,倚靠在厨房门边上,吊儿郎当地笑了笑说道:“你要是女的,我就娶你,用我这本连载文的全部收益当嫁妆,怎么样。”

    大厨看都没看他:“不怎么样。”

    将糖醋排骨盛在白瓷盘里,在上面撒了一小把炒熟的白色芝麻,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赵文庭趁温韩不注意,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尝了尝。

    “好吃,就是糖能多放点吗,你这醋搁地有点多啊。不过呢,还是非常好吃的。”说完又夹了一块。

    温□□在往西红柿鸡蛋汤里打鸡蛋,听见赵文庭的话,眼神微微动了动,没说话。

    项暖爱吃糖醋排骨,她的口味是,糖少一点,醋多一点。

    他烧的,她一个人能吃一整盘。

    三菜一汤烧好,温韩将糖醋排骨的盘子从赵文庭手里抢过来,夹了几块放在硅胶小碟子里,给他的狗儿子吃。

    狗子今天似乎是心情不好,只吃了一半就到狗窝里去了,温韩洗了根胡萝卜给它当水果吃。

    吃好晚饭,赵文庭被赶去厨房洗碗,温韩出去遛狗。

    一人一狗走在小区路灯下,影子被拉地长长的,投射到灰白色的墙壁上。

    狗子垂着头,蹲在路边不肯走。

    温韩蹲下来,将狗子头上的粉色蝴蝶结整理整齐,揉了揉狗头,慈祥道:“想你妈妈了?”

    狗子听见妈妈两个字的发音,委屈地哼唧了两声。

    温韩坐在小花坛边上,一人一狗并排着,背影分外萧瑟,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阴天,看不见月亮,偶尔有几颗星子闪烁。过了很久,男人站起来,低声说道:“我也想她了。”

    一人一狗往回家的路上走,今天一整天,狗子的心情都很低落,确切来说,从上回,那女人来过之后,狗子就不太正常了,经常趴在阳台上往楼下看。

    男人蹲下来揉着狗头,父爱如山地说道:“那把你妈妈接回来好不好?”

    狗子似乎是听懂了,眼神忽地一下亮了,使劲摇着尾巴,头也不垂了,走路都像是在蹦。

    赵文庭已经洗好碗了,此时正窝在沙发上,开着笔记本,噼里啪啦地码着字:“今天的更新还差八千字,等我写完这个战斗场景应该就差不多了,再多安排几个围观群众,来个路人式惊叹大法,衬托男主的牛逼,还能水字数。”

    “然后男主打完架,剩余的精力无处发泄,这时,女主走了过来,此处发一辆两千字的隐晦文艺型小车车,读者喜欢,主要作者更喜欢。”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等码完我自己会滚的,哎,你今天的更新写了吗?”

    温韩:“没有。”

    他烧好热水,去书房泡了一壶普洱茶,打开码字用的笔记本,摊开用来手写细纲的笔记,钢笔灌好墨。

    中式古典音乐缓缓流淌着,茶香从青瓷茶杯里飘了出来,满室清雅。

    代入书中的世界,他双手敲击着键盘,笔下的文字迅速绽成了一副副动人心弦的画卷。

    按照惯例,项暖今天的晚饭依然是外卖。

    她点了一份糖醋排骨,一个醋溜土豆丝,还有一个紫菜蛋汤。

    外面快餐厅做的,很小份的那种。

    排骨只吃了一块就没吃了,肥肉太多,味道也没烧进去,口感又太甜,吃起来油腻腻的。最后是把土豆丝拌进白米饭里吃饱的。

    汤也没怎么喝,只捞了里面的紫菜吃。

    跟温韩在一起之前,她一点都不挑食,家里或者学校食堂烧什么,她就吃什么。自从尝了温韩的厨艺,其他的菜就都成了将就。而她不得不将就。

    吃好晚饭,项暖开始工作。

    上次网络上引发热饮的插画师稿酬被吞事件,让很多人认识了她,认识了她的画,各种工作机会接踵而来。

    短短两周的时间,她的微博粉丝数从原来的一万多,涨到了五万。成功从一个十八线小画手跻身到了十六线。

    项暖之前因为生计,什么风格和类型的活都接,因此就很难看出她的个人风格来。倒是平常摸鱼画着玩的画,看起来更出众,尤其是一些写意古风画作,雅致大气,意境悠远,看起来十分舒适。

    完成手上的工作,项暖放下手绘板,关掉绘画软件,靠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

    长时间同一个姿势盯着电脑屏幕,眼睛和颈椎都很累。

    将没吃完的糖醋排骨打包,又拎上一包猫粮和一包狗粮,灌了一大壶矿泉水,去小区后面喂流浪猫和流浪狗。

    有人在墙壁拐角处用大纸箱做了两个窝,里面铺着的小凉席是上回项暖拿过来了的,等天气冷了她再给换成小毛毯。

    流浪猫不在家,一只小狗从纸箱里出来,嗅了嗅糖醋排骨,没吃,转到一边吃起了狗粮。

    项暖蹲在地上,看着这只黑色的小狗,满眼慈爱。

    跟温韩分手的时候,他们的狗儿子只有手掌那么大一点,如果还在,长得应该跟这只狗差不多大了,站起来差不多能到她腰。

    项暖坐在旁边的小花坛上,拿出手机,犹豫了好一会,用自己的微博大号私信温韩。

    【画手非晚:你在吗?】

    这是他们分手之后,她第一次用自己的大号联系他,握着手机的手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过了十分钟,对方都没回应,私信一直显示未读。

    又过了五分钟,项暖看见已读两个字的时候,心跳没由来地快了几分,连呼吸都紧了紧。

    真是,没出息啊。贱贱总说她怂,看来也不算说错。

    【作者温韩:在。】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无法揣测出对方的心情。

    项暖深呼一口气,低头打字。

    【画手非晚:狗子,还好吗?】

    【作者温韩:好。】

    又是一个字,黑夜里看起来有点令人难过。

    【画手非晚:我想见见它,你什么时候方便?】

    【作者温韩:明天。】

    这回是两个字,但依旧看起来没什么温度的样子。项暖感到鼻头有点泛酸,宛如一个失宠的妃子。

    他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想见她。

    温韩打开衣柜,挑了好几件衣服放在床上,搭配好,比划着在穿衣镜前照来照去。最后挑了件月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

    赵文庭站在门口,见鬼一般地看着镜子前面的人。

    那人对着镜子左左右右地照,换了一件又一件衣服,还配合变换着不同的面部表情。

    面无表情的,冷酷的,微笑的,冰冷中带着一丝温柔,温柔中又带着半丝疏离的。

    堪称神经病中的战斗病。

    项暖从衣柜里跳出来几件裙子,挨

    分卷阅读7

章节目录

大神是我前男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大神是我前男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