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是我前男友 作者:张小素

    分卷阅读53

    她靠着墙,他的手指在她发间摩挲,唇舌娇缠,呼吸愈发凌乱。

    半掩着的门里传来狗子的声音,它站在门口看了看拥吻着的两个人,出来在女人腿边蹭了蹭,又用爪子挠了挠男人的鞋子。

    可惜没人理它,狗子只好又折回到门边上,往门槛上一坐,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往两人身上看。

    被那样一双眼睛注视着,项暖感到不好意思,她推了推他,气息不稳地说道:“儿子看见了。”

    温韩吻住她的唇,百忙之中将门一关,狗子被关在了门里面。

    他抱着她,双唇滑到她耳边,哑声道:“这样可以了吗?”说着在她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

    她微微仰着头,他沿着她的耳垂往下。

    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推了他一下说道:“你又吸。”

    他微微喘息着说道:“送你草莓。”

    她觉得这样太亏了,于是开始了反击。不多一会,他脖颈已经红了一片。

    他呼吸愈发粗重,咬着她说道:“暖暖,你,你悠着点。”她这样,他根本受不了。

    她抓住他的手腕:“别乱摸。”说完贴在墙上,使劲呼吸了几口新鲜口气。

    他放开她,跟她并排依靠在墙边上,侧过脸去,看着她说道:“今天就饶了你。”

    项暖低头,往他裤子上看了一眼,顿时脸一热。

    他贴着墙,深深呼了口气,微微仰着头,闭上眼睛,平静了好一会。

    项暖转动门上的钥匙,打开来说道:“晚安。”说完进去,将门关上了。

    没过几秒钟,她从里面打开门,对他说道:“等你忙好这阵子,我有话跟你说。”

    他点了点头说道:“今晚,我会想你的。”

    他果然一路上都在想她,一直回到家就去了洗手间,不解决一下,他一晚上都不要睡了。

    他洗好澡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过去。

    【温韩:在干嘛,睡了吗?】

    项暖此时也正躺在床上,她已经酝酿了很久,依然没有睡意。

    【五行缺爱:睡不着,在数星星,你到家了?】

    【五行缺爱:在干什么?】

    温韩握着手机想了一下,很诚实地回复她了。

    【温韩:想你。】

    【温韩:想枕边有你。】

    项暖抱着手机,看了看自己的枕边,他们文化人耍起流氓来真文艺。想枕边有你,不就是想睡你的意思吗。

    项暖连续两天没出门,因为脖子上的草莓太过触目惊心,连遛狗子都是在晚上天黑透的时候。

    温韩这两天却一直在外面忙。

    剧本已经过了审,最后有点小问题需要修改。

    他穿着惯常喜欢的衬衫,只是最上面一粒纽扣不像平常那样敞开,而是紧紧扣着,原本就清冷的气质,显得愈发禁欲。

    茶水间几个小姑娘在小声讨论。

    “我想把温韩老师的衬衫给撕掉,太特么斯文败类了。”

    “一会下班,咱们把他关在会议室,你们一个负责看门,一个负责撕衬衫,我负责体验。”

    “滚滚滚。男神是我的,我们早就结婚了,婚纱照都拍好了。”

    “就上回你自己p的那张?哈哈哈。”

    “你们就死心吧,男神为什么扣那么严实,还不是因为上面有草莓。打赌,肯定有,输的请吃饭,来不来?”

    ……

    叶琳芝走到茶水间,听见几个女孩子的讨论,接了杯水说道:“没有的事,他单身。”

    一个女孩走过来说道:“不是跟那个非晚吗?”

    叶琳芝勾起唇角:“那个抄袭婊,她也配?”

    另一个女孩说道:“不是说不是抄袭吗,是练习作品,没商用,原作者都出面澄清了。”

    叶琳芝倒好水,笑了笑说道:“反正我的书是不敢找那样有争议的人画插画的。”说完走出了茶水间。

    刚回到座位上,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拿着手机出去了。

    一直到消防通道那边,叶琳芝才对着话筒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声音里满是隐忍,想骂人却又不敢大声说话,像一只躲在暗处的老鼠。

    钱均在电话里冷冰冰地说道:“跟那男人又见上了吧。”

    叶琳芝气道:“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要再缠着我了,你要多少钱,我给你还不行吗!”

    钱均明显被分手两个字激怒了,大吼道:“分手?你他妈想都别想!”

    叶琳芝挂掉手机之后,直接关机了。

    钱均将车子停在影视公司楼下,点了根烟。他对叶琳芝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他只是害怕抛弃。

    五岁那年,爸妈离婚,他被判给了妈妈,跟妈妈一起生活了两年。后来,妈妈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嫌他是个累赘,将他带到另一个城市给扔了。

    那时候是冬天,七岁的小孩蜷缩在桥东下面,又黑又冷,肚子饿极了,抢了流浪汉的半个馒头,被打了个半死。

    最后公安局门口,报了自己家的电话和住址,被送回了家。

    怕再次被抛弃,不敢告诉警察自己是被扔掉的,只说迷路了。但不管他表现得多乖巧,还是经常被锁在门外。

    每次被锁在外面,都感觉像是被抛弃了一般,心里的恐惧一次次加深,一遍遍被放大。直到考上大学,去了别的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才稍微好了点。

    但童年的阴影就好像毒蛇,稍微不注意,就会缠上人的脖子,令人窒息。

    车里开着暖空调,里面的人却感觉越来越冷,打了个电话过去,听见手机里机械的无法拨通的女声,他也终于明白,自己终究是又被抛弃了。

    一阵冷风从半开的车窗吹进来,七岁那年的桥洞底下,那股风也是这般冷,像刀子划开心脏,将那份恐惧生生剖开,冷地令人无法承受。

    温韩处理好手上的剧本,准备去地下停车场拿车回家的时候,接到导演的电话。让他到公司对面的咖啡厅来一下,商讨一下《东宫风云录》电视剧选角的问题。

    温韩乘电梯下来,穿过办公楼宽敞程亮的大厅,走出旋转门。

    第34章

    项暖画了一会儿画, 下午茶准备吃桂花藕粉。

    到厨房烧了杯热水,米白色的藕粉倒进青色陶瓷碗里,冲开水, 香香甜甜的味道便铺满了鼻腔。

    她一手拿着白瓷勺子在碗里搅着,一手拿着手机刷微博。狗子跑过来,在她腿边闻了闻,又坐下。

    平常这个时候,温韩会给她发消息, 让她喝点水或者吃点东西, 散散步什么的。

    项暖点开温韩的聊天界面, 他的头像是灰色的, 大约不在线。

    吃好藕粉, 项暖将碗泡在水池里洗好,放在消毒柜里。

    手机上他的头像依然是灰色的。

    分卷阅读53

章节目录

大神是我前男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大神是我前男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