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是我前男友 作者:张小素

    分卷阅读13

    大神是我前男友 作者:张小素

    分卷阅读13

    ,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在车里坐了一会。

    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他已经忘了,只记得是在她走后。

    直到他的车子慢慢驶出小区,项暖才去洗澡。

    她书房的灯很亮,当初装修的时候,特意模拟白天的自然光。光线对一个插画师而言很重要,尤其是调色上色阶段。

    手上除了温韩的画,另外还有三个单子。今天白天因为身体不舒服,耽误了不少时间。明天还要去趟医院帮奶奶拿药,再回趟家。趁现在烧退了,可以再画一会。

    打开浏览器的时候,首页跳出来一则关于某女星的娱乐新闻。

    看到那张和自己七八分像脸,项暖有点烦躁地关掉,换了一个浏览器。三年前,这位女星还是个艺校大学生,长得也和现在不太一样。

    很快将那则新闻带来的不愉快抛到脑后,项暖打开绘图软件开始工作。没敢多熬,凌晨一点钟就睡下了。

    第二天去医院帮奶奶拿好药,乘公交车回了趟家。

    项暖家在市中心一个非常好的地段,就是地方破,都是些老楼,一直听说这片要拆迁,说了十几年了也没见拆。

    她一手拎着奶奶的药袋,一手拎着一大包营养品,高跟鞋踩在长满青苔的青石板上,鞋跟不时陷在石板裂纹里,中间很长一段路都是坑坑洼洼的。

    上面拉扯着横七竖八的晾衣绳,稀稀拉拉地挂着晾晒的衣服,不时有水滴滴落下来。小巷子里常年照不到太阳,地上湿滑一片。

    她知,尖头高跟鞋并不适合在这样的路边上行走,却在每回回来的时候,特意跳了鞋跟最高的一双来穿。

    她一步一步走地都很稳,鞋跟拍打在地板上,发出铿锵有力的“噔噔噔”的声音。挺拔坚韧的红色的身影与周围暗灰发霉的墙壁形成强烈的反差,宛如荒野里的一株罂粟花,美得突兀又惊心动魄。

    项暖到家门口,敲了敲门。她早没这个家的钥匙了,她原来那套钥匙在她弟妹那。

    奶奶过来开的门,笑着让孙女进来。

    王舒兰正在厨房烧菜,转头喊了声:“小暖,今天烧了你爱吃的鱼。”

    项暖嗯了声叫了人,拎着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去了奶奶的房间,将药放在药箱里,仔细叮嘱了服用方法和用量。营养品放在柜子里,又偷偷塞了一小叠钱在奶奶惯常放贵重物品的床头柜里。

    奶奶拉着先暖的手:“别乱花钱,有那个钱,多买点肉吃,你看你瘦的。”

    项暖陪奶奶说了几句话,便去厨房帮忙。

    她不是厨艺不好,是根本就没有厨艺。在一旁给王舒兰打下手。

    王舒兰将红烧鱼从锅里盛出来,一边跟女儿说话:“小暖,最近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项暖答道:“刚够花,交了房租就没剩了。”

    王舒兰絮絮叨叨道:“房价又涨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给你弟弟买上房子,一家五口人挤在一起,什么都不方便。”

    一家五口,爸爸、妈妈、奶奶、弟弟、弟妹。

    她这还没出嫁呢。项暖眼神黯了一下,没说什么,也没什么好说的,在王舒兰的观念里,女儿迟早都是要出嫁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洗碗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个,被王舒兰逮着一顿说:“你看你,怎么这么没用,洗个碗都能摔,这个碗,三块钱一个呢。”

    “你爸一个出租车司机,一个月才能赚几个钱,交了房租水电网费,再扣掉买菜钱,就什么都不剩了。”

    项暖面无表情地将碎片收好包好,扔进了垃圾桶里。

    她是典型的被穷养长大的女孩。读高中以前就没买过新衣服,穿的多是表姐穿剩的。还有些是在垃圾站工作的二姨捡回来的旧衣服。王舒兰说的,能省一分是一分。

    读大学之前,所有的衣服里,她最喜欢穿的就是校服。因为只有穿校服的时候才不会显得自己与别的同龄女孩子格格不入。鞋底破了一个洞,一下雨就进水,但王舒兰说不要紧,鞋面没破就行,能省一分是一分。

    从小到大,她都是班级里最后一个交学费的,每回老师在班里念没交学费人的名字,从七八个三五个,到最后只剩下她一个。少女十四五岁,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候,她在座位下面,低头红着脸,窘迫地捏紧校服下摆。

    骨子里的自卑和不自信便是在这样的一点一滴中形成的。

    读大学之前,学美术需要的费用是奶奶给的,读了大学之后,她开始自己赚钱,在美术培训班教人画画,自己也会画画拿去画廊卖。每个周末和寒暑假都被安排地满满的。她认识了更多的人,被更多的人欣赏,才开始一步一步重新建立自信。

    王舒兰给项暖夹了块鱼肉,踢掉骨头:“你最爱吃鱼了。”

    项暖:“谢谢。”她没说,她喜欢吃的是糖醋鱼,她不爱吃红烧鱼。

    妈妈下意识地烧了红烧鱼,全是因为弟弟爱吃,虽然弟弟今天并不在家。

    饭后,项暖帮着收拾了餐桌,洗了碗。陪奶奶聊了会天就走了。临走的时候给王舒兰留了一千块钱。不管怎样,始终是这个家把她养大的,她在这个家里没挨过打,没受过虐待。

    父母是要赡养的,自己的小金库也是要捏好的。

    出门的时候,王舒兰在门口对项暖说:“一会到巷口那边乘2路车,2路只要一块钱,其他车都是两块钱。能省一分是一分。”

    项暖从巷子里走过,黑色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她一身红衣,步伐迈地极稳,一阵穿堂风吹过,裙摆飘动。

    她穿过巷子,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车窗玻璃上映出一张精致的脸。

    温韩说她的眼睛好看,像钻石洒落在夏日蔚蓝夜空。温韩说她的唇好看,像五月清晨沾着露水的红樱桃。温韩说她的身材好,像身披薄纱于妖娆山雾中出浴的妖精。

    温韩说她的画好。

    而他,从不骗她。

    第10章

    项暖回到家,吃了感冒药,稍微休息一下便开始工作了。

    按照惯例,打开电脑之后,先逛二十分钟的微博,了解一下插画圈的动态,最后再绕回去,点开温韩的微博主页看一看,缓解一下思念之情。

    今天的插画圈没什么大事发生,各位画手,工作的工作,摸鱼的摸鱼。

    瑶光一片的微博是项暖老早就关注了的,瑶光是今天关注的她。其实要不是因为温韩和知华出版社,两人不会有任何交集,项暖也不过是瑶光微博下面两百万粉丝中的一个罢了。

    一打开微博的主页,项暖就看见瑶光发布的一连好几个不同品牌的商插图。每张图都很精致,完成度百分之百。

    评论下面自然是一水的好评。

    【瓜真好吃:行业劳模,真不是盖的,高产女神!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章节目录

大神是我前男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大神是我前男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