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4

    一捏就会化作美人鱼融化的泡沫,柔弱又稚气的线条绽放着清纯的芬芳。尼法觉得自己的下体硬得快要爆炸,也许这辈子都没这么情动过,狼狈地硬着回了房间。

    半年后,尼法看着沉睡的乔唐,分开了他的双腿,将手指挺进了那柔软的嫩道中。一开始,那软肉还非常抗拒,用不了多久,就淫性毕露,手指拧一拧阴蒂就开始发大水,汁水稠到可以拉丝。

    挺翘肥软的屁股比同龄的男性肉多一些,尼法非常想凌虐它,把它打得布满指痕,肿得塞进制服裤里格外明显,看他故作矜持地在椅子上磨蹭着臀尖,往前倾着身体听课,屁股却一点一点地抬起,抵抗那欲罢不能的疼痛。

    调教了没多久,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没耐心的尼法就用阴茎顶破了乔唐的处女膜。

    说实话,乔唐哭得不行,如果不是用了效力比较强的药,可能会直接醒过来。然而兴奋的尼法像是教训一匹不听话的小母马,骑了他一个晚上,恶狠狠地干穿了那活色生香的骚贱女穴,把雌窍干得连水都流干了,穴口全是白沫,连身下的床单都又腥又涩。

    这还不够。

    第二天,表面上波澜不惊的尼法看着走路姿势奇怪的弟弟,体贴地帮他请了医生,顺便在学校也请了假。

    回到家的时候,乔唐正在看电视。演播着的剧目里,跟他们年纪相仿的少年爬进了少女的寝室。他皱起了眉头。

    尼法慢条斯理地啜饮了一口杯中的液体,坦荡地评价道,“如果是我,可能会做得更过分呢。”

    乔唐回过头来,带着几分天真的痴憨看着兄长,漂亮的脸上露出令后者指尖发痒的不解。

    现在,你应该知道为什么了吧。

    尼法痛快地在那软巢里倾泻出腥热的欲望。

    作家想说的话

    偶知道龙马不阔以写恋童,两人都是高中生,年龄没有差很多,也就两三岁这样把。

    突然在肉文里走心的我怀疑人生,写完后肾虚地进入贤者时间。

    这篇有两个小番外~~睡奸除了哥哥在医务室和卧房里睡奸哭唧唧的小唐,还有小唐用女穴奸哥哥的肉棒的情节哦!【。

    唉我好喜欢玩老梗?接下来的一篇是骑士和神子+恶魔轮奸【强烈剧透】情节,偶真滴很喜欢强制爱+受老是道歉的梗。

    第4章  番外一  哥哥的专属榨精小女仆(用雌穴强奸哥哥的肉棒,叫醒兄长)

    【番外一·榨精女仆】

    乔唐在双穴的湿热瘙痒中醒来。在昨晚粗暴的性事折磨得阴蒂红肿、突出肉谷的女穴浮着沃丹般红润湿熟的色泽。

    晚上因为瘙痛而无法穿上内裤的乔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早上醒来都需要一泡浓精才能止住乱流的淫液。

    昨晚吃进的精液还没有排出,肉孔里黏嗒嗒的,随时可以往外淌出乳白的浊液。

    他草草地用软帕擦拭了一圈后,蓦然发现现在已经是要将哥哥叫起来的时间了。

    阴穴腻烫酥麻,意识到了现在已经到了进食时分后,自觉地渴望着精液的浇灌,已经被肏得比原本肥沃一圈的肉花淌着湿润的淫光,自发地绽开花瓣,兴奋地吐出圆嫩的蒂尖。

    乔唐穿上裙摆只到腿根、两只肉穴露出大半在外的女仆服,连后背的拉链都没来得及拉就冒冒失失地跑进哥哥的房间。

    在哥哥的教训下早已没了抗拒的乔唐红着脸掀起层层叠叠的蛋糕裙摆,轻轻抓起哥哥干燥的手指,用女蒂来回刮蹭着哥哥洁净干燥的指尖。没过多久,淫靡的水声就从那紧致的肉道里传出,肉芽也自发地将裙摆顶了起来,露出两只被调教得沃红软热的洞穴。

    他用牙齿咬开拉链,用脸磨蹭着那蛰伏的巨兽,粗糙的毛发刮搔着软嫩的脸颊,很快就变得通红。见宝贵的时间分分钟钟过去,自己早已湿得一塌糊涂,哥哥却只是微微发硬,乔唐索性捧起男根,熟稔地吮吸了起来,嫣红如花瓣的舌头反复扫过马眼和冠头。腥咸的涩液充斥着口腔,乔唐并无起初的不适,吃得啧啧有声,直到那男器硬得可以直贯阴穴为止。

    乔唐用阴蒂夹肏弄着自己的花蒂,沉下腰,将男根一直吃到窄门底部,开始一起一伏地吞吐了起来。渐渐地,卧室里便响彻着交媾的皮肉碰撞声、水泽拍打声,以及乔唐难耐的轻哼。

    很快他的体力就不行了,在一记直抵花宫的深捣后,阴精迸射,直接将身下男性的腹部弄得湿滑不堪。无论他怎么夹紧雌穴企图榨精,哥哥也毫无所动,硬硬的肉棍在身体里戳来顶去,倒是他强忍着不要丢了太多次。

    “都怪哥哥太硬了,”他抽泣着,毫无章法地吻着兄长的脸,像一只乞怜的小奶猫一样舔来舔去,“哥哥,醒来吧,我快不行了……”

    “真拿你没办法。”

    话音未落,湿漉漉的阴唇突然被掰开,顶部的蒂珠被揪住狠弄,又狠又深的重捣让乔唐情不自禁地吐出舌尖,口涎四溢、眼神涣散。

    换成以往的他,估计会又哭又闹、百般抗拒那虐待般的蒂珠掐弄,然而习惯了这种粗暴性事的乔唐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失控的快感在体内横冲直撞,滚烫的腔肉打开,鼓出被干得湿烂的嫩肉,被囊袋和男根挤压地水声大作。

    “哥哥,轻一点……我、我又要去了——”

    浑身湿汗的乔唐毫无焦距的双眼看着正对着卧室里的落地镜的松软细致的女穴咕啾咕啾地吃着肉棒,用软嫩紧实的玉臂环住身后人的脖颈,嘟嘟囔囔地求饶道,“里面好热好烫,要上不了学了……”

    兄长用火热的嘴唇搜寻着他微微撅起的水嫩的红唇,用舌尖进出着他的唇齿,像是把他的口腔作为性爱的器官一样搅弄着,“那今天就请假吧。”

    “不行、我已经……已经缺席快一周了……”

    乔唐被手掌堵住呢喃着的双唇,狡猾的舌头被夹住,无法再说出无济于事的讨饶的话语。

    他就着被抱在怀里上下颠弄的姿势下了楼,整根男物还在阴道里享受着那柔软缠绵的迎合,直到被喂食的时候,乔唐还在咿咿呀呀地被兄长肏干着。一下咬着遍布齿痕的下唇喊着不要好痛,一下又撅着屁股说哥哥快点射给我,与其说是榨精小女仆,倒不如说是淫荡的小母马,不被哥哥晨起骑一骑,热爱征伐和蹂虐的阴穴和后道便痒得难受。

    兄长还没去几次,他倒已经阴精流泻得淋湿了贲张的肉冠头,锁不住花汁的怒绽艳苞咕啾咕啾地淌水,弄湿了屁股底下的椅子。

    尼法也不想过多折腾他,泄出第一泡浓精后为弟弟穿上衣物,抱他上了早已守候在门口的私家车。女蒂被布料摩擦的时候,乔唐哼哼唧唧地躲避着,被哥哥打了好几下屁股才老实下来。

    乔唐蹙着细眉,吸着冷气无意识地将手指伸进无法合拢成原状的熟花,将抠挖出来的还散着温热的精液捻在指腹,塞进了嘴里。像是尝到了奶油般,他啧啧地吸取着腥稠的浓精,露出了一个恍

    分卷阅读4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