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5

    惚的笑容。

    “谢谢哥哥……”

    把兄长恩赐的牛奶舔弄干净,乔唐双目失神,穴眼大开,被玩弄得残破凌乱的花瓣再度蜷缩张合起来,渴望着更加粗暴的亵玩。

    休憩了一会儿,快要抵达学校之时,坐在一旁帮他整理书包的兄长突然被揪住西装的下摆。他抬起双眸,只见还散着情欲肉香的小淫妇羞涩地低着头,嘴角还挂着一滴浊精,怯生生的眼睛里饱含着水汽,“哥哥,下课后你会来找我吗?”

    还没拉上拉链的制服裤里,响起振动棒轰鸣的淫响。肉粉的女穴突突地颤抖着,刚换好的清洁的纯色内裤又顺着肉谷湿了一道竖痕。

    作家想说的话

    我觉得肾虚。

    改了一轮题目,不知道有没有让大家兴♂ 致♂ 勃♂ 发一点。

    鉴于小伙计提醒了我要小唐说骚话,顺便整理修改不通顺之处的本咸鱼试着让小唐主动说淫词艳语!不知道效果好不好【哼哼唧唧

    海棠你对得起我吗,我用了两个小时改了全文重新发布,过了一天来看居然还是没改之前的……气到原地去世

    认真一看,居然一天过去了还没审核通过?我做错了什么事……【猛男流泪

    第5章  番外二  甜美的眠奸调教(卧室与校医室里的淫戏,黑夜与白日的情欲改造)

    【番外二?眠奸调教——卧室与校医室】

    【卧室初潮】

    像是被魔鬼魇住,睡梦里疼痛万分的乔唐梦见自己被陌生的男性将双腿抵到刚开始发育、乳核隐隐作痛的胸脯上,把那让他痛苦和恐惧的阳具在他刚被撕裂了处女膜的小小的阴穴里翻搅着,在这被支配的柔弱蚌肉里杀进杀出,把脆弱的敌人弄得淫水混合着尿液和血丝乱喷,脏乱不堪,又骚又甜的味道连公狗也能被催得狗茎充血,把那软肉撞烂颠麻。

    短窄的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女穴只能含进半根性器就被插得嫩肉外翻,水滑热红的小逼断断续续地汩出焦热的潮液,看似不愿意地小口吞吐着昂扬的性器,但湿滑的甬道却嫩嘴像是无数张乞怜的嫩嘴,含得施暴者连阴茎都拔不出来,只能又快又重地顶弄那不听话的花芯,迫使它发狂般地颤抖,喷到囊袋和丛林都湿漉漉地,阴毛与骚水结成淫缕,把粉白的细缝和泛着情热红潮的胯部打湿得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即使是被这样野蛮地撞击着最敏感的私处,他也只能瘫在床单上生受着,感受着在他身上驰骋杀伐的男性用粗硬的肉鞭捅进捅出阴唇内侧那一小圈猩红的穴肉。

    胯骨相接,皮肉与水泽拍打的声响从酸痒湿麻的花唇上炸开,在被侵犯、强奸的过程中,他觉得淫肉更加地瘙痒了。那种蚂蚁舔舐啃咬般的细细密密的刺痒让他不停地抖动着被汗水浸润的雪白的长腿,被捅坏了的阴道花肉乱颤,遍布着被撑开的点点撕伤。

    还没有经受过这种疼痛的他像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蜷缩着脊背。痛快地在他体内射精的男人放松了腰腹,半软的性器像是捣衣杵一样在他的花谷里来回划动,打着转戳弄着那被干得只会喷水的淫肉。阴道仿佛已经失去了弹性,连阴茎也快夹不住了,成股的骚水和精水横流,把肉鼓鼓、白花花的淫贱小屁股洗刷得泛着淫邪的艳光。

    他的小小的肉芽被透明的胶带纸贴在了腹部,甚至还封住了张开的肉孔,免得一直任性地四处乱吐透明的腥液和稀薄的精水。这下,他只能用女穴高潮了,就连失禁的尿水,也只能通过从来没有使用过的、被误以为是装饰的女性尿道宣泄。

    他哽咽着,听着稀稀拉拉的水声从女尿口传出,脑中紧绷的理智的弦终于绷断了。

    体内肆虐的阴茎离开了身体,像是木塞从红酒瓶中拔出来般发出响亮的水声。就在伤痕累累的阴道放松之际,那沾满了他的骚水和血丝的阴茎被涂满了疗伤的膏药,被暖热的腥气弄得半化的油脂,被阳具顶进了水嫩嫩的颤抖雌花。

    重新吃得满满当当的阴唇满足地感受着粗长的性器温存的小幅度挺动,好像没有认出这就是刚刚把细窄的甬道撑裂的巨兽,连那鼓起的经络、在肉芯上打圈的跳动着的龟头也欣然舔裹,自甘堕落地沦为活体肉套。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天边已经浮起了鱼肚白,刚开荤的猛兽恢复了蛰伏的状态。

    被干出淫性的阴唇充血外张,不愿意被裹进内裤里。即使是棉质的软料,也让硬挺得仿若男根的阴蒂愉悦酥痒,紧紧贴着接触着的一小块布料,小小的肉粒把软布顶出一方圆圆的湿痕。

    只是被穿上下体的衣物,就让甜蜜的肉缝又湿了一次。他在神智不清中被下身的湿痒弄得不断地夹紧双腿摩擦着花瓣,醒来的时候,他羞愤地发现自己的中指已经插入了狭小潮湿的阴道里,享受着热情的咂吻。

    他的眼眶变得湿润。认识到自己是天生淫荡的雪白羊羔垂着头陷入低落中。如果他此刻愿意亲手掰开那湿热的肉洞,就会发现那淫洞被干得红肿大敞,蒂珠鼓翻,是被破除了贞洁的表现。

    【校医室的沦陷】

    依旧是熟悉的梦魇,但是在光天化日里,居然降临在了寂静无人的医务室。扭伤了脚踝、只是在这里短暂休息的乔唐察觉到自己被脱下了整洁干净的运动裤,向来人袒露出不堪的畸形肉器。觉得自己像是吸食了迷幻剂一般昏昏沉沉的他,放任那熟悉的手掌轻车熟路地滑进了内裤里,三根修长的手指并拢,噗嗤一声捅进了紧闭的肉道。

    这次他没有再抵抗,而是顺从欲望,抱住施暴者宽厚有力的臂膀,柔韧漂亮的双腿自觉地缠住了那肌肉绷紧的腰腹,将手掌往花肉里面卖力地吞吸。

    在一瞬间的错愕后,被这热情感染了的后者低下头,吻上了他干燥的、颤抖着求欢的嘴唇。这是他第一次和梦境里的坏人亲吻,感觉居然还不坏。

    也许这就是他的性幻想对象吧。

    残暴的,凶狠的,蛮不讲理的,但是又会在奸淫他后与他绵长地交缠搅弄舌头的。虽然是个坏人,但是他已经愿意用被肏坏了的肉穴裹弄被吃得油亮粗黑的性器了。

    这样淫贱的身体,除了这每晚定时来临的安静的支配者,没有人愿意插入。就连公园里长满了斑藓的流浪狗也只会用兽爪碾爆那已经烂软的鲍肉,不屑于操干。

    已经无法满足于夜晚的污辱,他甚至连大白天在保健室里休息的时候都期望那梦中人用火热的阳具让他学会用女人的器官感受作为男性的快乐,用阴蒂代替男根勃起,用快活地喷射着的阴精取代流泻的阳精。

    作为双性人,他的发育来得格外地慢。无论是阴茎,还是子宫、乳房都还处在半熟的状态。他的子宫口才发育没多久就被这样凶莽地顶撞和打开,眼珠在半阖的眼皮下无力地上翻,他口水直流,臀肉摇晃,咿呀呻吟着的红唇被塞进满是蜜液花露的手指,抵着舌尖翻搅。

    他的喉咙涌起窒息

    分卷阅读5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