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6

    般的干哑,呕吐的冲动让舌头推拒着粗糙的手指,却被手指顶得脑袋连同着身体被插得不断后仰,在男人的胯间不停颠动着肥软的屁股,被干得像是接了十余年客人的妓女肉器一样深红发紫的蚌唇淫贱地收缩着,牵动着用喷水表达着舒爽的阴道。

    随着男性突然绷直的腰腹的逼近,囊袋挤进大阴唇里,把紫红的骚肉压得扁圆,他的子宫被爆满了兄长稠热的白浆。

    他们是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御马师和牝马的关系,主人与淫仆的关系,兄友弟恭的关系。

    还有,渴望与被渴望的关系。

    是卑劣版的罗密欧在朱丽叶的睡梦中折磨凌虐对方的关系。他的欲望要穿透的不只是那开合着的女器亦或是后穴,还有那无邪的灵魂。

    情欲的深渊注视着彼此,渴望的源泉从腿间流到小腹,然后让灵肉被捆绑住,直到没顶。

    与暴徒交媾的感觉非常舒服,自暴自弃的乔唐张开笔直的双腿,主动挺动着胯部,用饥渴的肉穴去奸淫那把自己塞得鼓鼓囊囊的性器,也跟着兴奋地潮吹了。

    醒来的时候,他的衣物还是保持着原样,整洁地包裹着身体。只是如他所料地,内裤已经湿了一片,吸饱了淫洞里淌出来的热乎乎的水液走路的时候发出只有他能听见的拍打声。

    医务室的门被敲响,他穿上鞋子走过去打开。

    ——是哥哥。

    他的手指蜷缩在掌心里,指尖刮搔着手掌里的纹路,他装作若无其事地低下头,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今天晚上,他也会渴望那鞭挞他、摧毁他、改造他的恶魔来到他的床边,与窗边洒落的月光一起照亮他陷落黑暗的世界。

    作家想说的话

    我居然写出来了眠奸!写了半个晚上,发出来的时候发现只有这么少,气到昏迷。

    小天使们热情提议下的紧急加更~

    绞尽脑汁的我在十二点发文。我秃了,也变强了。

    其实肉体的沦陷和精神的恋爱是不一样的,我故意概念替换了,反正就是要让撒敷敷的小唐心甘情愿。

    第6章  番外三  穿着女式体操服,在体育课间空旷无人的教室里与兄长欢爱(主动求欢、乳孔调教)

    【番外三·女式体操服与课间空旷教室】

    又到了乔唐最讨厌的体育课。

    其实他并不讨厌体育。只是身上的爱痕和敏感的双穴实在无法应付激烈的运动,而且……

    低年级的体育课时间是高年级的自习时间。

    乔唐换上过短的体操服,胸口还一本正经地写有自己的名字。他自觉地守候在了无人的课室,不安又百无聊赖地晃动着双腿。

    他下身穿着的体操服是坏心眼的三角女式,而且很久没有再换过别的尺寸了,此刻正紧紧地包住那圆嘟嘟的屁股,就连前面的花瓣和肉茎都形状鲜明。白皙修长的小腿线条笔直,透着健康的色气,白色的中筒罗纹袜箍着膝盖以下的部分,甚至在袜口挤出一道肉痕。

    一想到接下来的定期精液灌溉,他食髓知味地夹紧了腿根,高高鼓出的阴蒂享受着体操服的摩擦。满脸通红的他将手探进了下身的衣料中,雌穴热情地绞缠上来,鼓出的红嫩软肉像是果实一样用湿黏的花汁和鼓出的花肉厮磨舔蹭着葱白的手指。

    “自己玩得这么开心?”就在乔唐夹着体内跳蛋的细线往外拉扯又粗鲁塞回地满足膨胀的肉欲之时,房门被打开,流连忘返的手指从私处抽出,带出滑溜溜的蜜液。

    清俊英气的兄长将那盛着花露的花苞般嫩粉的指尖含入了口腔中,带着促狭的笑意看着脸颊晕红一片的小美人。

    “哥哥,你来啦。”

    他像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慌不择路地扑腾进猎人的怀抱里,被啃噬得青青紫紫的瓷白双臂信赖地抱住年长者的腰背。肉嘟嘟的屁股不知羞耻地磨蹭着兄长伸进女式三角体操裤的手指,轻轻一抬就把指尖滋溜滋溜地吃进了白胖的肉户。

    天真的憨态让尼法起了捉弄的恶意,他故意不遂怀中猎物的心意,把粘湿的手指拔出,反而捻揉着前面肿大硬挺的肉蒂,“怎么这么湿?该不会是已经跟其他人搞过了吧?”

    还没完全长成的身体已经比成年人还要渴求欲望,水光迷蒙的眼瞳里含着纯情的渴望,仿佛他要的只不过是兄长的一句夸赞,而不是胯下的猛捣,直到把可怜柔嫩的花瓣弄得凌乱烂熟。

    这件体操服是初中女生的身量,对身材比同龄男性柔弱、但是又比年纪相仿的女性要颀长抽条的乔唐来说还是太紧了,仿佛胶衣般包裹着青涩的身躯,屁股上丰腴的肉都要被挤出缝隙,白润的肌肤绷出红痕。

    被玩得怀胎十月的孕妇还要鼓胀肥硕的奶头顶着衣物,其下却是比刚发育的少女还要纯情幼窄的柔软小鼓包,一滴奶汁都榨不出。强烈的反差出现在一个还是中学生的美少年身上,角色倒错、淫乱不堪。

    谁也想不到,那个冷漠秀丽的高等生,会换上不合身的女士体操服,自动在哥哥的身下翘起肉臀求欢,淫贱的雌穴每天都要求着哥哥骑到胀成一只肥馒头,淫液流干、连手指都插不进去为止。

    甜蜜馥郁的肉香搔动着鼻尖,见眼前的小母狗又是委屈又是期待,用湿漉漉的眼睛注视着他,大张着湿穴无声地催促起了自己,尼法微微一笑,早已涨得发痛的阴茎从松开的拉链探出,笔直地插入了鼓鼓囊囊的肉花。

    无论被插入多少次,哥哥那激烈的玩弄都让他无法停止被激烈地肏干下不自禁的哭泣,激烈的水声从自己以往讨厌的肉器里传出,肉体已经无法自拔地沉溺在了又痛又痒的快感中,乔唐仰躺在课桌上,用嫣红脂润的肉洞抚慰着哥哥充血的性器,盈盈的蜜露在腰肢款摆的迎合里滴落在课桌上。

    乔唐喘息着,委屈地嘟囔道,“里面好酸好疼……”

    “这样呢?”

    尼法放松了力道,慢慢地抽插着,乔唐满足地发出喟叹,“很、很舒服……谢谢哥哥……”

    过了没多久,淫性陡生的小母狗又开始骄纵地发号施令,将热乎乎的脸蛋埋在兄长的肩窝里用模糊的声音撒娇道,“哥哥,再用力一点好不好?”

    尼法坏心地停了下来,用火热的肉根在盛放的花蕾里打圈,就是不顶弄那渴望不已的花心,“为什么?”

    “因为、因为……”乔唐挺起腰肢、扭动着屁股,软嫩嘴唇毫无章法地一下下亲着变得冷酷的兄长,“痒、里面好痒,很……很想要……”

    好整以暇的尼法用手指分开他的阴唇,露出放肆地战栗着的肉口和细蚌,猛地插进了他的子宫,愉悦地看他突然双眼发白地后仰着柔韧的躯体,危险的话语湿漉漉地顺着舔弄着耳廓的舌头鼓动着耳膜,“下贱的小荡妇,那哥哥把你这里操烂顶坏好吗?”

    乔唐被大力的抽干弄得舒爽快活,泪眼朦胧,理智丧失的他觉得兄长说出的所有话语都是正确的,“唔、唔,好……谢谢哥哥……

    分卷阅读6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