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10

    ,他会觉得自己被人当成了一个肮脏发臭的尿盆,花口里全是黄澄澄的骚腥的尿液。

    如果有人路过这里,看见被干得几近昏厥的小美人和那爱痕遍布的暖玉般氤氲着光晕的身体,以及那毫无怜惜的残暴笞打,会觉得这是一场残忍的强奸。

    那完全被开发到极致的高肿糜烂的女户,和再也泄不出像样男精的通红肉芽像是经历了数次只把其当成肉便器的轮奸,比被整个军营轮翻奸辱的军妓还要凄惨。

    过窄的花穴里鼓鼓囊囊地吃着比人类要可怕狰狞得多的阴茎,仍不知道自己遭遇了怎样的凌虐,还在满满当当地往里填塞着滚烫的肉柱,期望它能把自己的花穴干爆到腥液甜露都一滴不剩的地步。

    然而被奸淫得颤抖不止的小美人却自愿大张着双腿,用被胯部击打拍肏得通红淤紫的蚌肉裹含抚慰把自己干得淫水不止的身份低贱的骑士,甜蜜又淫荡的吐息伴随着已经沙哑的声音,是最催情的灵药,让即使身经百战的妓女也会脸红,即使是性无能者也会想剥开那淫洞看看翻卷的媚肉怎么能这么淫贱。

    女户被持续鞭挞着,骑士用手掌以轻重有度的力道掴打着粉苞和玉茎。

    淫液乱溅,玉茎瑟抖,桃臀颠颤,玉腮含露,舌蕊流涎,肉蒂高巍。真是比所有记载到史料上的人们见过的所有魔王豢养的脔宠还要淫荡,他是教廷最得意的肉皿精盆,能把魔物的邪气用女蕾榨成白浊,灌满子宫,为魔物生下象征着和平的后代。

    不要打……好酸……

    娇嫩的玉茎被打得歪斜在旁,射出浓稠的初精。白玉馒头一样的阴户也被打得红彤彤的,掐得充血挺颤的花珠像颗过度成熟的、在肆虐的狂风中在枝头上发抖的肉枣,被恶意地揪弄成了浆果的紫红色。

    “您真的病得很严重,”骑士喘着粗气,掰开他的膝盖让他坐在自己结实的大腿上,“淫水将马都弄脏了,希望您能好好反省。”

    乔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紧致肿痛的处子嫩穴痉挛着讨好掌握着自己生杀大权的骑士,他就着这样深顶子宫的肏弄,意识朦胧地被披上一层根本没有蔽体作用的薄纱。

    如果这时有人路过,看见衣冠楚楚的骑士抱着身份高贵的神子拿腔作势地穿着只有做皮肉生意者才会使用的纱衣,还有那隐隐绰绰地隐藏在层叠的薄纱下、像是在亵裤隆起来的结结实实被塞满了的女穴,一定会感到惊讶。

    比盛行往裤裆里塞满罗袜以企图彰显男性阳具的巨大的贵族们还要鼓实许多,满足地吃着比人类男性大上许多的肉根,坟起的肉馒头顶端粉白,交合处周围却淫荡地呈现熟透的深红,随着阳具的进去一鼓一鼓的,像是偷吃着好吃的甜点,雪白平坦的肚子上也跟着浮现阳具的轮廓。

    无法合拢的玉腿撇在两边,随着马儿的震颤抖动着,雪白的罗袜也沾满了浊液,被褪到圆润的脚踝边缘。一滴一滴的粘稠花液,掉落在沿途的草丛中,逸出催情的腥香。

    然而终点还很遥远,这才只是第一天。

    作家想说的话

    声明一下,我对没有男性向的处女情结,不是说一定要贞洁怎样的,而是我喜欢让美少年感受全套的女阴破处高潮的快感——就是想要让可爱的男孩子受到极致的淫辱。至于出血量,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那块膜会变薄,所以破开不会怎么疼;但是因为我坏心眼的设定,手下的受们因为年纪+晚熟,膜会比较厚,所以破开会流血,再加上少许阴道撕裂,所以……【点到即止,擦擦流淌的口水

    这个系列正文里就是1v1,写到开心的我在番外1犬调(母狗调教)里面会追加一个新的小攻,是他们的儿子,喜欢撒娇、喜怒无常、阴柔漂亮的那种小恶魔攻,一边上受一边打受的屁股吸妈妈的,母乳喂养快高长大那种

    虽然我喜欢美少年小小的奶包,但是我发现如果被迫分娩后有一对大奶子要给儿子喂奶和奸淫也很令人兴奋!

    =========

    今天我是不是更新得很早!(骄傲地挺起胸脯

    最近写文真的很慢,从早上八点开始码字到十二点,发现自己只写了4000字的痛苦谁知道……

    第9章  堕落为仆人的娼奴(自捣浊液、主动口交、自称婊子)

    一开始,酸痒的穴肉还能时不时地随着主人的意愿缩紧,企图榨出精液来休息一阵,但经过长久的亵玩抽弄,酥痒疼痛的女穴已经无法自主地收紧了,只能开合着花瓣泌出清露。骑士看出来怀中眼神朦胧之人已经快要被玩到崩溃,在按着纤细的腰肢顶弄数十下、直到臀瓣和腰侧都被掐得通红后终于交出了一波存货。

    乔唐几乎是享受着那有力地射在宫壁上的精柱,喘息着感受着仆人将被自己弄得湿滑油亮的男器抽出雌花的力道。

    缠绵的丝缕从被花露和精液填满的马眼里晶亮地结连着,空虚的肉花里弥漫的痒痛让他不自觉地用渴望的视线看着被草草擦拭后收回衣料的阳茎。那绵连的淫丝像是流淌的蜂蜜,禁锢住了他被肉欲侵蚀的心。

    现在,又到了黄昏,是时候要仆人为自己寻来吃食了。

    被抱下马的乔唐身下垫着布料,坐在树下的草丛里。失去男根堵住肉道的雌花和后穴都在流淌着欲滴,慢慢回过神来的他回想起肉欲的甜美,喉咙变得干渴起来。真令人难过,因为自己的淫乱放荡,已经把骑士和马儿弄得很脏了。

    听话的乔唐无师自通地张开双腿,将手指插进了阴道里,抠挖着那浓稠的液体。骑士总是射得又多又深,抱着圆溜溜的肚子的乔唐试图排出体内的浊液,但怎么抽弄捣挖都不得要领。

    抱着吃食回来的骑士回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发情的母狗一样膝盖着地、玉门大开地将猩红滴水的肉户面向他的乔唐。

    一言不发的骑士一把抱起小主人上了马。

    清醒地正对着英俊的男仆, 看着被自己弄得一团狼藉的坐骑和仆人,乔唐颤抖着跪坐起来,想将其清理干净,却不小心让整个被挤压在马背上的雌洞和后穴疯狂蠕动着爆出浊白的浓浆,霎时,想清洁的对象更脏了。

    “对、对不起……”

    羞愧万分的神子动也不敢动了,他为自己的没用感到难过。

    餍足的骑士摩挲着那光滑柔软如蜜脂的身体,温暖莹白的皮肉散发出令人陶然的成熟芬芳,他懒洋洋地示意被干得情潮未褪、还在微微发抖的小主人,“请您帮我把为您治病的部位清理干净即可,剩下的我会处理。”

    乔唐感激地用柔嫩舌头啜饮起那蛰伏在浓密丛林里的巨兽身上挂着的浊液,咸腥的味道微苦,但是那犹带着自己淫水骚味的涩气却让他双腿根部再次酥麻起来,刚被射了几泡浓精的花穴发痒疼痛,已经无法再承受欲望的肉巢却又张开了嘴,被魔物的精液改造得轻浮淫浪。

    “啊……唔嗯——”

    圆圆地张着水滑的

    分卷阅读10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