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13

    的恶魔插入了布满肉瘤的阳具。原来迅速缴货的豺狼只是想往里面先射入第一炮浓精,作为润滑和开胃菜而已。

    人形恶魔那突起的部位还热烘烘地跳动着,挤压着逼肉。然后,他从旁边被人抱住,长着十二三岁男孩的脸的人头羊身的恶魔,用牛羊的畜鞭贯穿了已经吃得滋滋有声、高高鼓起的女户,坚硬的羊角将他柔弱的脖子刮破了皮。

    两根非人的狰狞阴茎比赛一般往里征伐翻搅着,人类中阴道再松弛扩张的妓女也无法像这样柔媚娇软地咕啾吸吮可怖的肉茎,会被插到像破布一样失去弹性。发狠地肏干着硬如石子的、被触手注射了淫药后胀大得宛若成熟栗子的阴蒂。

    疼痛,但又甘美。

    雌穴的拉扯痛感被花蒂持续的刺激和鞭抽的爽感中和,他呜咽着,难耐地扭动起了纤细的腰肢。

    一双同样宽厚坚硬的臂膀从身后解开了他的手铐,抓住手腕,用推拉牛车的方法抓住他,好像他只是一只肉制的便壶,用力地把从底部开始分叉的双重阴茎插入了他的后穴。

    无力抵抗的他身体被不同方向的力道拉扯着,洁白的身体很快就布满了斑斑点点的伤痕,淫荡的肉宴以他的身体为器皿,承接着魔鬼们的欲望。

    强烈的水流声在子宫里迸发,女穴里搅动的阴茎恋恋不舍地用子宫口揩干最后的一滴白浊,无法合拢又残破败落的花瓣没来得及休息,痉挛的嫩肉又被形状可怕的肉茎刺穿了,然后,是更加猛烈的抽送和强奸式的啃咬。

    依旧是那头恶狼形态的恶魔,狰狞的凶具将他的女穴撕裂了,血水、精水、淫水,甚至是尿水,不断地在他前几天还是羞涩紧闭的花苞里进出,阴穴熟烂,通红地滴着掺着血丝的骚液。那可怕的味道与神子甜蜜的肉香一起,交织成令人血脉贲张的腥臊暖甜。

    在他断断续续的哑声叫喊里,一根触手像是切开豆腐一样钻进了他的女性尿道。那小小的肉眼艰难地吞吐着不断膨大的软肢,无力地被肏干得滋滋作响、尿液乱溅,肌肉丧失了弹性,张大成一个冒水的圆孔,如同妓女微启的红唇,等待着与客人接吻。

    腥臭的味道从被过分催熟的嫩苞里逸散。虽然已经肥沃怒绽到像是被几个军营使用过的军妓,但那敏感的逼肉还是柔嫩紧致无比,瑟缩着服务着野兽的阴茎,哪怕被插烂也柔顺地包裹吸弄着流出腥液的马眼,下流而色情。

    “你根本不是神子,小骗子,”男童外貌的恶魔在他的嘴里射精后说道。已经说不出话的他喉管里堵满了腥臭的精液,连摇头也做不到了,冷酷的话语像是尖锐的铁器刺透了他的羞耻心,“就算是妓女,也从来没有像你这么淫贱的——”

    在后穴里冲刺的恶魔闻言发出笑声。男器马眼处分泌出来的液体把他藏在深处的腺体刺激得肥大膨胀起来,像是产生了病变一样肿得堪比浑圆的栗果,无法缩回,轻轻一插就要像枝头的果实一样乱晃。

    乔唐流下了羞愧的眼泪,虽然被这么对待,但是他的肉芽始终硬着,还射了好几次。也许,之前的圣殿生活都是错觉,从头到尾,他都是恶魔的母狗。

    “真可怜。”

    如此下了评定,英俊又忠诚的恶魔骑士抱着他叹息,再度拉开了他的双腿,让喷出浊精的鲜嫩雌花被又一名挺立着充血的阴茎的恶魔贯穿。就连一向被柔情蜜意地挑弄着的后穴,也被塞进了不止一根性器。

    不到一周前还是那么色泽粉嫩的小阴唇,此刻却像是伸出的向外觅食的肉蚌,微微突出,异常地饱满,呈现出被肏干折磨许久后的深暗的脂红。

    好疼、好酸……但是……

    颤抖的羊羔十分可怜地从男女尿道喷出了两道溅得老远的透明尿水。从此以后,他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排泄。欲望催使着他把顶端冒着热气的阳具含进湿热的口腔,像是吃糖一样,嘴巴鼓鼓囊囊地分泌着津液,吞咽着对他而言腥中带甜的精水,那是他最珍贵的食物。

    神坛前的恶魔们注视着丧失尊严、沦为玩物的神子,轮流奸污着这头肚子已经撑得浑圆了的温顺雌兽。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迎来分娩了。会有更多的恶魔,在那贪婪的肉洞里驰骋着,挨个射精。

    作家想说的话

    到底伪np算不算np,我也很纠结,直接在章节上面打注明吧……可能我个人容纳度比较高,觉得这只是清口小菜【跪坐。接受不了伪np的小旁友们sorry哈!

    昨天发出来的我自己抓出来了虫子,要好好改一改,可是海棠每次改文要等一两天才更新,难过到自己都嚼不下去自己的腿肉。

    明天就开始po番外惹,最近事情又开始多起来了,番外po完以后看看情况,整理一下剩下的稿子【都是一些片段,还没有完全组织好】看看能不能发orz

    我觉得我的腿肉好像太密集了,之后如果有可能想搞点更有趣的荤素结合的菜点ww但是这愿望变得实现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了……

    今天发现腿被微博铲断了,不可说。我闭嘴。

    第11章  番外一  【禁忌的交媾飨宴】在亲生儿子的胯下成为摇尾乞怜的母狗(犬奸、羊蹄踩奶、喂乳、犬调、再度怀孕)

    【番外一·禁忌的交媾飨宴】

    阴暗的神殿里,红烛闪烁着点点微光,烛蜡斑驳地积满了灯台,红泥葳蕤,其上火苗舔舐着如豆的线芯,这最后的一捧亮光即将要熄灭。

    浓郁又特殊的香气像是黎明破晓前的晨雾,湿润迷蒙,无法划开驱散。与普通神殿会供奉的熏香木质的气息迥异,那是一种仿佛以处子少女的柔夷为烛台、以青春年少为灯芯、以情欲为火苗点燃而成的芳馥,浓稠中又有一盈晨露般的清甜。

    顺着香味的源泉寻找的话,会发现人类难以想象的奇淫的一幕。

    一只肌群暴起、健壮得如同雄狮的公狗正在身下洁白纯稚的肉体上耕耘着,裂开的巨吻中一根比丛林巨蟒还要细长邪恶的舌头上遍布鼓突隆起的味蕾,但是它们的形状又是那么奇异诡谲,还热烘烘地跳动着散着腥臭的白雾。

    此刻,这条犬舌的尖端正缠裹着一信红润,定睛一看,是身下满脸绯红、浑身赤裸的美少年的淡粉柔舌。他的身体随着那一下下又狠又猛的撞击不自主地前后挺动着,还没完全长成的身体曲线还保留着柔和的肉感,浑圆紧俏的臀尖是被公狗耸动不休的胯部拍击后的润红。

    在阴暗的光线下,可以看到那被水泽浸润得沟壑满露的囊袋,和其下若隐若现的神秘一隅——那是世所罕见的雌雄兼具的性象征,在那流着露滴的半软且遍布咬痕的男茎下面,是淋满精液和漾着白沫的饱满阴阜。

    那雌花翻剥倒绽,殷红肥饱的美穴花径嘟起,美妙的层层皱襞都被尽数操开。

    鲜艳的肉道滑如凝脂,咕啾咕啾地被公狗倒刺暴勃的兽根挑在胯间爽利又畅通无阻地侵犯

    分卷阅读13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