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14

    着,酥软地用红巍巍的女蒂最幼嫩的蕊尖舔舐搔刮着狗鞭上的经络,颤抖着被操得更加肿烂不堪。这一切都与少年两点圆圆梨涡里还楚楚可怜地划开水痕的秀致面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公狗将湿热的口涎淋满了神子仿若珍藏了明珠的美蚌般形状优美的唇齿,满溢的津液从无法闭合的嘴角珠玉般纷纷滚落,将神子动人的漂亮脸蛋弄得湿滑软腻。

    健壮饱实的狗腰突然绷紧僵直,胯下飞速地小幅动抖动着,在已经被捅成一条嫩红肉管的子宫里射出了今天第一份食物。

    “谢、谢谢主人……”

    被教导每次要为珍贵的食物感恩的神子嗫嚅着吐出唇间红蕊,桃瓣样的眼角滑落一痕水光。

    在短暂的高潮后的瞬间获得了一线神智的清明,泪眼朦胧的乔唐发现自己的胸口趴伏着两颗脑袋,正埋在他胸前把那两颗红艳艳的乳头吃得津津有味,试图从那羞涩地开阖着的乳孔里榨出腥甜的母乳。

    被长久地用触手调教并注射入催熟淫药的乳头已经有了初为人母的肥厚靡艳,原本只是如同小馒头般略略坟起的奶包变得丰盈柔软,乳肉乱颤,肉浪涌波,一只手无法包拢,又大又软,在拍打的时候里面还仿佛有着奶汁流动着的水声。

    虽然肉鼓鼓肥嘟嘟的丰满乳房里涨满了甜蜜的奶水,但被湿黏的触手肏弄得红肿酸麻的乳孔却只是半湿地透着红腻的润泽,有出奶的迹象,不过却并没有被扩展到可以肆意溢奶的地步。

    “怎么还是没有奶水?”人首羊身的恶魔扬起孩童般稚嫩的脸,用淫邪的话语凌辱着含着泪的艳奴,伸长着的肏干卷弄着乳鸽肉椽般粉嫩地挺立着的桃蕾,“被玩得这么大了,居然还只是摆设吗?”

    看着比自己小了足足五六岁有余的孩童转而用勃起的阴茎抽打起那只红肿晶莹的发育中的雪乳,油亮粗硕阴茎被肥软烂熟的女阴日夜殷勤的侍弄吃得色泽已经化为赤黑,正狠戾地把肉枣样艳靡脂胀的乳头顶弄得陷入了软嫩的雪团里,飞快的让那正堵住贲张马眼的肉珠进出着白晃晃的奶浪。

    就连发育中的雪腻甜嫩的乳球也沦为了性器,乔唐被黑狼竖满了倒刺和茸毛刮伤的软嫩舌头颤抖着,原本被赋予了交流功能的唇舌成为了精盆。无法言语,只能融融瑟瑟地痉挛着流泻出哀鸣。

    丰盈鼓胀的乳球疯狂弹动着,剔透坚硬如红宝石的的湿滑奶头终于完全绽开了猩红的奶孔,迸射的珠玉般的奶汁射入了堵着艳蕊的马眼里,然后从两者的缝隙中狂飙而出,滴滴答答地溅满了身下不断进出着巨蟒的小胖馒头正中裂开的肉眼。

    “主人!……主人,贱狗错了,求求你……”

    奶水四溢,骚甜的洁白香乳里冲刷迸溅的奶潮,玛瑙珠也似的乳粒却被涌着腥臊腺液的怒张马眼堵住了,射进阳茎的尿口后涨潮的奶水尽数灌回了颤巍巍的抖动粉团里。

    塌陷着窄细腰身、无法承受胸口传来的重量和疼痛的乔唐一字开腿地坐在地上,咕叽咕叽地吃食着阴茎的雌花和后穴随着这动作淌出流成一泊稠溪的情液。

    “好痛,好麻……贱狗的奶子、奶子要坏掉了!……要、要死了——”

    “生过孩子的挨一下操就要死了?”

    羊身恶魔用阴茎像是给他涂抹口红一样摩擦着那微肿的樱唇,然后在乔唐讨好地探出嫩蕊似的舌头服侍狰狞的龟头的时候冲了进去,猛干那变成淫洞的喉咙,“最近可能是太放纵你了,居然敢说出这种拙劣的谎言?”

    狼毫般纤细的乳孔终于逃离了阻滞,同时被恶魔的羊蹄从乳球底部往上猛推,险些被压成两片扁圆霜白的肉瓣,两道奶柱射得老远,把神坛边缘打湿得雨露纷飞。

    温香暖玉、柔腻蜜滑的雪乳被当成扶手,蹄掌按压揉搓着,揉圆搓扁,借助这个力道来肏干他湿红的舌腔。

    身上身下的穴腔都化作一汪波纹荡漾的春水,美艳的身体在男性恶魔们的胯下柔柔地婉转呻吟,就能榨出数股赖以为食的阳精。他为奴的生涯仅仅是起了一个开端,就已经沦为了母犬,只能伏在地上,浑圆透明的腹团、脂甜生晕的乳球紧贴着地面,淫态毕露,奶露汩汩,用浑身的肉窍任人鞭挞挺弄。

    柔腻瓷白的漂亮脸蛋上溅满了被粗黑狼茎射满的精水,好色的艳奴呜咽着挺动骚腻雪白的大奶子,用肥软的乳肉饥渴地包裹住肆虐的凶物,垂着浓密如翅羽的、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挂满了精颗的睫毛,待宰的羊羔般温顺虔诚地用娇嫩的舌头舔弄着羊鞭的龟头,急切地向主人证明着自己的能干,“母狗有奶了,请主人不要生气……”

    明亮清澈的杏眼,琼玉挺直的鼻梁,微微嘟起的樱粉色肉感的嘴唇……

    这本是极度清纯的长相,却挂着满脸浓稠的浊精,蜂蜜般甜美的唇舌销魂地张合着,乳白的精水堵满了红肿的舌根和喉管,他的喉咙里快活地涌动着淫浪。

    “母父,我回来了,有在乖乖等我吗?”

    笑着走进爱欲神殿的男孩脱下教徒们呈献的华丽长袍,露出紧实的身体。德林赛是乔唐在不分昼夜的奸淫中怀孕产下的子嗣,魔王强大的血统使得他一月不到就已经长到了人类男性十四五岁的模样。

    他的气质阴柔,神似乔唐的面容有着被雨露打湿后白羽瑟缩的鸟儿才有的稚嫩纯情。

    乔唐跪趴着,一耸一耸地被身后暴戾的恶魔掐住腰身,像是趴伏的母狗一样吐着花苞般春露满蒂的嫩舌、流着涎水爬行向前迎接尊贵的小主人。

    十根通体雪白晶莹的手指恳求般地搭在男孩肌肉已经有了雏形的臂弯,春情勃发的玉桃也似的脸庞上满是娇痴的憨傻。

    乔唐雪腻的玉臂托着胸口沉甸甸的泌着乳香的粉乳,融暖的肌肤被神殿门口的砂砾划伤出道道血痕,塌下紧束的腰身,撅起被撞击得肉波阵阵的桃臀,露出被精水浇灌得肥肿外鼓的阴穴,“主人不嫌弃的话,可以使用这里……”

    发现那珠玉一样的乳鸽又大了不少,浸润透亮的红椽可怜可爱地啄着手掌心,生怕被残暴的主人一生气又是一通狂风骤雨式的虐打。

    艳美的乳孔张开,露出内里饱受虐责的嫩肉,滴滴白露像是温热的泪水一样滴落在手掌心。

    “母父好过分啊,我都这么大了才有母乳。”妖异邪艳的少年眉心里缀着暗红的魔印,探出嫣红滚烫的舌头,柔柔地包裹吮吸着那在舌上跳动着的红马奶葡萄,点点甜汁氤氲浮动在顶端的一点桃粉之上。

    这么硕大的奶子,这么纤细的身体,这么幼嫩的年龄,雏妓神子用摇晃的胸脯发出被肏干下难以抑制的哀鸣,湿漉漉的小鹿一样哀艳不伤的双眸垂着泪花。

    “都、都是贱奴的错……”

    他呢喃着,看着男孩一脚踢开刚在他的子宫里成结中出的巨狼,将巨硕得可怕的利刃插入了看起来不比自己大上几岁的母亲的阴道里,耸动起了腰肢,狰狞的性器飞快地在那淫艳的

    分卷阅读14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