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18

    ,软塌泥泞的花瓣被碾压出鲜艳的花汁,渗透进了被花刺划开的伤口。无论如何辗转也难以逃离那疼痛的调教,乔唐转而像是考拉一样抱着与他而言是溺水者的浮木的骑士,雪白的小腿牢牢圈住矫健的腰腹,肉穴里泌出贪婪的馋津。

    见他已经要被那密密集集地折磨着连麻布都嫌厌的娇弱脊背上传来的疼痛折磨得昏厥过去,大发慈悲的男人抱着他翻了个身。现在是骑士躺在身下、而乔唐胯骨舒展、春光无限地骑在他的腰间的姿势了。

    与娇气的神子不同,深渊的恶魔对花刺扎伤这点疼痛没什么感觉,他灵巧的手指挤弄着乔唐奶白的胸口随着激烈的驰骋而一晃一晃的小乳兔。

    它们是那么娇小细弱,半只手就能包住,软软的嘴瓣一下下地啄咬着强暴者的掌纹,还没撼动对方,自己却被粗糙质地的摩挲弄得硬如石子,颤抖着充血挺翘。然后,那对幼兔又撒娇般地直往手心里钻,软白的兔肉从五指的缝隙里溜出,留下绯红的指痕。

    恶魔挺动着肌肉坚实的腰胯,用比牲畜还要狰狞怒发的性器捅着那浆汁饱满的后穴,用温度几近烧灼的手掌从根部围抱住那少女般含苞待放的乳房,然后粗鲁地搓揉了起来,时不时还猛地用圆钝的指甲力气大得仿佛要把原本蚌珠般柔润的乳珠拧下来,在乔唐哀哀的叫声中把它们掐成了硬挺肥赤的熟枣,沉甸甸地挂在枝头,亟待着来人的撷取。

    乔唐扭着腰躲避着骑士把肥嫩的肉枣吃得啧啧作响的唇齿,却无意中把硕大的阳具往身体里送得更深,每一下抽弄都准确无误地顶到令他快活的肉心。

    阳茎也情不自禁地随着刺激变得坚硬,滴滴答答的粘液顺着翘起的茎身滑落,溅入身下男性的肚脐和以下三寸的浓密丛林里。

    指甲沿着阴茎顶端张开的马眼抠挖着,甚至将甲尖刺入了嫩孔中。原本干涩紧致的肉洞在初次开发下流出情动的淫液,让那凌虐着内壁的阳具进出得更为畅快爽利。

    尼法感受着随着刮搔阵阵痉挛夹紧的肠肉乖巧的吸吮,把那两只嫩乳当成驾车的把手,用力地一下下拉扯着乳根,催动着身上偷懒的小母狗撒蹄奔跑。

    乔唐浑身都是湿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狼狈,摇晃着头颅抗拒那疼痛与畅快交织的性交快感,他哭哭啼啼地看着自己大开的玉门,和不断从湿软腿心里杀伐出没的利刃。

    才刚发育成微隆的小馒头,乳核胀痛,顶得整个小山包疼痛地在男人的手掌里蜷缩着,像是受了伤又被冷雨淋透的幼鸟。

    无法撼动虐待着胸乳的双臂,细嫩的手掌心选择转而按在男人的胸口,柔柔地推了推那铁石心肠的骑士,他开始怯怯地求情,“不要再掐了,里面真的好疼。”

    说着说着,雪糯的背上还扎着花刺的他委屈了起来,无限的伤心让他岔开腿坐在男人的腰间、吞吐着色泽沉黑的阳具就开始指责起了坏心眼的骑士,“背上也好痛,我、我要告诉女官……”

    被猎人逮住的小鹿,正陷入着腿脚紧缚、被扛在肩上送往家中享用的危机,还能这么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向主宰者开炮,真是一番奇景。

    “你要怎么告诉她们?”闻言,更加残暴地揪起一颗脂红的蓓蕾就往外拉扯,懒洋洋的骑士拖长了音调,肉食动物性的赤红眼珠注视着那哭泣的面庞,“白天不穿内裤地跑到花园里,脱掉衣服岔开腿向身份低贱的平民求欢后,晚上又只穿着睡裙过来与其幽会——”

    沾着湿汗的手掌顺着春潮翻涌的淡粉色胸膛往下游弋,肌肤滑嫩得像是要把手掌包裹着往里吸,触感比帝国最珍贵的绫罗绸缎还要美好。

    “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骑士抓起他汗湿的头发,迫使他用哀怜的鹿眸直视着毒蛇的邪瞳,“他们会把你赶出去,用新的人代替你。”

    终于,带着糙茧的指尖抵达了那处神秘的幽谷,然而对方却放荡地大开着入扉,并拢的三根手指噗嗤一声插入了因为后穴的奸淫而湿润起来了的雌花,大肆地搅动着。

    “你难道就不好奇之前的所谓神子们都去了哪里吗?他们被丢进了其他魔域打开的入口,用肉体堵住入侵者。”

    瞳孔拉直成一道恶欲迸射的窄门,与嘶嘶吐着分叉毒信的蟒蛇无异,可怕的画面在乔唐的脑海里浮现。

    它们是那样真实,致使他觉得这些画面都是注定要发生在他身上的。

    流落街头,身无分文的昔日神子在典当完身上所有玉佩明珠后彻底没了存活的依仗,食髓知味的身体在一次黑夜里被共同容身于脏污之处的乞丐发现并强奸轮暴后,只能过上以出卖身体苟活的日子。

    长期频繁的皮肉交易将屄穴被操得肿烂,甚至公猪公狗一类的畜生也可以在主人的几枚铜板施舍下往里面射精。

    在痛苦的一次次分娩后,脏逼松弛失去弹性,有一堆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要抚养,渐渐变得硕大丰腴的乳房比他以往见过的所有女官还要丰满肥大,长期处于涨奶的状态,紫黑的乳头不断地泌出奶汁喂养一个个身体泥泞的泥猴般的子嗣。谁都可以抽打这对下贱的乳房,然后把卷起的钞票塞进肮脏不堪的肉逼和乳沟里。

    由于下身与强暴无异的猛烈奸淫,使得那可悲的娼妓生活格外逼真,乔唐用满是爱痕的酥软手臂抱住与他密会的恶魔,委屈的泪珠积满了抿着的嘴角旁深深的梨涡。

    两汪小小泪泊低回婉转地荡漾着,非常诚恳地表达着主人的恐惧和难过,“我、我错了,我会听话的,所以,不要……不要告诉其他人好不好……”

    骑士半阖着的双眼下,肉欲的利芒刀刃般叉住身上颠动着的羔羊,低沉的音色里透出淡淡的餍足,并没有接受他掏心掏肺的道歉,“我刚刚数过了,你嘴里的东西掉出来了三次,到现在都还没有含回去,看来你是很想让我操你到天亮是吗?”

    少年仆人坐了起来,把主人的腿m字式地扳开,视奸着那汁液淋漓的肉穴和饥渴地浸润着点点雨露的重重叠瓣,狂捣着的手指再次加深了力道,“如果不是你这里这么窄这么紧,早就破了你的贞洁,把你干到怀孕了。”

    凶狠的利牙从肉龈里钻出,死死地咬住了那暴露着的脆弱颈项,缕缕鲜血顺着优美的颈线滑落。

    窒息和被穿刺的痛苦与快感在他的耳边轰鸣成欲望的淫乐,身下的肉穴蓦地缩紧,呼吸变得急促的骑士咬紧牙关,在他的肠道深处痛痛快快地释放了股股稠精。

    “呜……”

    乔唐缩起身子,头颅趴在男人上下起伏着的胸口,眼泪打湿了男人的胸膛。

    骑士将他抱起来转过身去,用突然温存无限的唇瓣为他吮去血珠和扎在脊背上的花刺。

    在清理得差不多的时候,昏昏欲睡的乔唐感觉自己悬浮在轻飘飘的云端,情事清空了他的大脑,他什么都没有想。

    然而——

    精水淋漓的腿心再度被掰开,潺潺的溪涧正对着神圣

    分卷阅读18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