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19

    的圣殿大门,硕大无比的龟头喷着热涎挤进了肉缝中,猛虎入山般干进了湿热的小穴中。像是被刀刃切开的蛋糕,奶油从甜蜜的内芯里流淌满溢。

    “救、救命,来人……唔嗯……”

    气若游丝的求救声渐渐被奶猫叫春般的呻吟替代,这场强暴一直持续到天蒙蒙亮才偃旗息鼓。

    作家想说的话

    这次分量也算是比较大了【擦擦汗】

    有小伙伴说以为括号里面的是彩蛋,其实是我把内容精简概括了一下hhh

    悲报,我可能没时间写完老师系列了,已经动工了五千字左右……sigh。还有神妓【众神共享的雏妓妻子】、大明星系列,黑道boss系列也没时间写了。其实我已经想换个性格的受写写了,我一直超喜欢蛇蝎美人和禁欲青年这种类型,倒不是一直就只喜欢美少年ww

    下次po的是比较走心(?)的部分,是对整个系列作一个补充收尾吧。

    谢谢大家观看~~诶嘿

    第14章  恶魔所巡视的领土中的珍宝,年少时偷情般的私会

    破晓的曙光从天际的云层里划破重重叠叠的晨雾,照射在这片寒露未散的花园里。

    随着一天的开始,花园里云雨初歇,背着众人的交媾也暂告一段落,倒是很有几分偷情的禁忌感。

    以骑士身份时不时出现在乔唐身边的尼法是对其他魔物的警告。这只猎物的身旁已经有了饿狼的监饲,不允许他人置喙和攫夺。

    魔王吻着被玫瑰花刺扎出点点淤红的手背,猩红的瞳孔里如同暴风雨下的漩涡,翻卷着激烈的浪花,淹没了正处于昏迷中的、玉壑里还淌着浓汤欲河的乔唐。

    他是被命运和时光的女巫囚禁在高耸的城堡里的莴苣姑娘,只要他愿意,垂下丝绦般的长发,就可以成为富饶国境里的女王。

    流淌的溪水会环绕城堡,所过之处会绽出珍珠、玛瑙和黄金。春之女神会永远停驻在这里,直到时光的终结。

    他将会坐拥整座温暖的城池,骄纵地尽情发号施令。

    这具鲜活甜美的肉体,在汗液、精液、尿液和花泥汁水里浸泡着。即便是这样,世界上最纯洁的神子的被魔鬼玷污的身体也在释放着最芳馥的特殊暖香——

    不会有比这睡在情欲的脏污里更可怜凄惨的睡美人,也不会有比这更纯洁无暇的从城堡里被人拉扯入怀中尽情蹂躏的莴苣姑娘。

    魔王细致地、一寸一寸地从那还皴染着情欲的炽热的指肚沿路吮吸着被玫瑰花刺扎伤的血眼,比正热烈地开放着的花朵还要红艳深沉的嫣红的爱欲印刻藤蔓般纠缠延展到迷人地伸展着的脖颈上。

    只要将利牙刺透那正楚楚可怜地在滚烫的嘴唇下跳动的血管,正拥抱着睡意的少年就会在血液的加速流逝下变得苍白、僵硬。

    他的生杀死活被魔王紧紧地捏在掌心,他是自私的爬上城堡后让莴苣姑娘怀孕的王子的爱宠。

    但是,他也会被地狱深渊里魔仆们的主宰叼在唇齿间厮磨呵护,不让外界的纷尘侵扰。

    永生在魔鬼给予的快乐与痛苦中战栗的神子,将会背叛了他所信仰的神明,与魔王在神殿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一开始,他对神子这种教廷作为礼物精心养育的温室里的花朵一点兴趣也没有。深渊里的虚空众多,哪个魔王对征服这片大地感兴趣的时候便掳走便是,听上去与地狱里的欲魔淫奴也没什么大分别。

    不过,教廷的神子因为养育方式特别,与之交合的话,体内的魔力会更为充沛,身体也会强健许多。自然,诞下的后代也会更为强大。

    但这些对尼法而言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不过,鉴于自己的虚空大门总是能够在这片大陆上打开,概率过高,尼法便直接将这片欣欣向荣的沃土作为自己的后花园,时常会在这里找点乐子。

    比如说,直接混进教廷,看那帮拿腔作调的教士神父们如何泼洒神水,却连面前站着的恶魔都认不出来。

    才作为恶魔诞生不久的尼法只有人类男性十四岁左右的外貌,他钻进贵族的马车里,将年纪相仿的贵族男童打晕,穿上了刚扒下来的衣物,再施了一点障眼法。

    大摇大摆地被仆从拥进中心大教堂,像模像样地做了一系列祷告后尼法有点期待地喝下了呈现过来的据说是有驱魔作用的受过祝福的圣水,然后皱起了眉头。

    ——味道酷似放坏了的微微发馊的水。

    他抬起手,把嘴里的液体尽数吐到了袖子里。

    果然,期望这贫乏的教堂能有什么有趣的东西真是自己脑袋被深渊的门扉挤坏了。

    意思意思地打算做完最后一个步骤就离开这里的尼法走进了忏悔室,打算捉弄一把神父,打开他们的大脑看看里面到底是怎样的朽木,才能在这种完全是自欺欺人的环境里日复一日地循环无用的行为。

    与想象相似的告解室的装潢常态地普通和单调,只开了一线的窗户透出稀薄的日光,整个密闭的空间都被一种岑寂的庄严笼罩着。这让尼法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整理了一下情绪才进入状态。

    “神父,可以开始我的祷告了吗?”

    与其他普通的信徒不同,告解亭与背后的房间连接着的那扇小门被敲了一下,后面已经昏昏欲睡的乔唐猛地清醒了过来,与平时被女官突然打了一下脑袋一样从椅子上笔直地窜起来,有点奶声奶气的声音还带着睡意应答道:“是的!”

    尼法咬了一下下唇,想要竭力遏止涌到唇角的笑意。

    哈……虽然他知道这里的神职人员本质上都是银样镴枪头,一点本事都没有,但这也已经过分到连小孩也唬不住了吧?

    后面十有八九是被临时抓来的打杂男童吧,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喊得那么大声。

    尼法酝酿了一下感情,蹑着脚步靠近了那堵对他而言形如无物的障碍门,声音沉痛,“神父,我有罪。”

    对方大概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刻意压低了声调闷声闷气地应了一声,“嗯。”

    “我从刚踏进这间告解室开始,就在想——”

    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他猛地掀起了那扇正对着乔唐面部的小窗。登时,后者就像是被强光照到的小动物,瑟缩着肩膀坐在椅子上睁大了双眼。

    已经有了美貌的雏形,外貌上与自己的躯壳年纪相仿的神子的面孔上有一种稚气的可爱,澄澈的眼珠里因为无忧无虑的生活而绽流出莹莹的几近梦幻零星神采。

    就像是将鼻息埋入刚刚盛开的玫瑰花蕾中,同时仰躺着直视正午时分头顶的苍穹,璀璨的光流鎏金般与柔软的香馥糅合成拨动着心脉的致幻鼓动。

    尼法的喉结耸动了一下,强烈的饥饿感从腹中扩散到胸口,然后是全身。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转变成了原本的血色。

    如果不是那层障眼法的话,对方应该已经能辨认出他的种族了。

    “……啊。”他听见自己干巴巴地发出了一个毫无意义的单音节,然后便是一句拙劣

    分卷阅读19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