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20

    的安慰,“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对方并没有被这句话抚慰到。乔唐垂着头,还有点肉嘟嘟的右手伸出那扇小门,抓住了尼法还沾着“圣水”的袖子,两汪眼泪在变魔术般一下子就变红了的眼眶里委屈地打转。

    “我只是临时过来接替一下的,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女官?”

    很有点梨花带雨意思的面庞抬了起来,明明是还没有完全长成的轮廓,却已经有了一种动人的气韵。

    见对方并没有什么表示,仍旧停留在原地,乔唐在心里默默给自己鼓了鼓气,默默往对方的手里塞了一颗今天偷偷留下来的糖,“我会尽量报答你的。”

    尼法的五指合拢,将对方的手指纳进了掌心。

    他清晰地看到了对方指根处象征着身份的戒指,上面还镌刻着名字。

    如果,是神子的话……

    他的大脑运作着,从对方的话语和衣着上明了了对方的身份。

    他好像知道了,这种事物存在的意义。

    之后的相遇,是在教廷高大的殿堂后的玫瑰花园中。小小的神子捧着水壶,艰辛地往玫瑰花上浇水,却不慎被脚下湿润而拱起的土包差点绊倒在花丛中。

    将对方从手忙脚乱的慌张里捞起,乔唐发现手里的水壶已经倾洒出水液,打湿了来人的衣袖。

    “道歉就不用了。”

    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般,尼法的手指抵住了乔唐半开的唇瓣,指尖甚至还微微陷入了温热的口腔内里。

    这种行为在两个不相熟的人之间发生其实是有点逾界和孟浪的。但是对此概念不深和心底有点微妙的羞愧的乔唐选择了缄默。

    “你,你也来这边吗?如果被发现的话,可能会……”

    “不会发生什么的。”

    尼法将外袍脱了下来,铺在一旁的泥土上,拉着乔唐并肩坐下。

    在盛夏的蝉鸣中,在涌动的暑气里,还有那玫瑰花的芬芳里,他做了第一次见面就想做的事。

    他撩起了乔唐紧张地抓着衣角的手指,十指相扣。

    然后,尼法微微偏过头,准确无误地噙住了对方红润的嘴唇,吮吸着对方唇齿间的甘甜。

    密会总是短暂的,又到了乔唐要回到教廷中继续那看似忙碌实则无所事事的生活了。

    准魔王也不是一天到晚都能呆在虚空的另一端。

    犹豫片刻后,未来的魔王还是决定将对方的记忆从对话开始抹去,然后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注视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花园的尽头。

    来日方长,他还是不太想要这么快就轻易地得到渴望之物。

    猎物还没完全长成,现在就解开纯情的礼物外表封系着的红丝带,与揠苗助长无异。

    人类的记忆对于恶魔而言就像是抽屉,可以随意地取出某个时间点的记忆然后塞到其他抽屉间,并对其上锁。如此一来,对方便觉得记忆缺损了一块,可是当恶魔需要的时候,那记忆又可以被解锁,然后拼合成完整的拼图。

    所以,乔唐每次从窗外看到陌生的骑士站在不远的回廊里,或者是寂静的花圃中的时候,总会觉得对方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仅仅是点头之交。

    可是在独处的僻静之隅,他们又是关于偷情的密会中的眷侣。

    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开始一场性事,云雨初歇的时候,对方会抚摸乔唐的身体,从鸦羽一般柔亮的头发,到淌着汁液的秘密花园,再到玉石雕就的脚踵。

    在灯火辉煌的宴会里,他被骑士拉到女士更衣间,张开腿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下体是如何在激烈的撞击进出中变得红肿,他鬼使神差间喘息着问对方为什么不进入自己的女穴——其实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他觉得骑士兴许也是觉得那一处是畸形的吧。

    “原来你已经这么迫不及待要为我诞下子嗣了。”

    恶魔注视着自己的所有物,微笑着与他交换了一个湿热缠绵的吻。

    于是,在短短数日后,这座腹地之城受到入侵,教廷里多余的杂人都被赶了出去,恶魔以骑士的面貌将其引入森林深处的神殿里。

    那是虚空与大陆的交界地带。在这里,他们可以尽情地颠鸾倒凤,云雨交合之天明。

    作家想说的话

    比较走心的一章……大家不要吐槽

    在故事开启之前的事情?

    其实我觉得恶魔是没有什么羞耻之心的,主宰的欲望占了上风。我觉得记忆抽屉论(我知道很多知名作品里面有)超级适合肉文的,于是就写了进来。这种交往模式固然是不平等的,但是我好喜欢~~~

    神子系列就到这里为止啦!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比校园兄弟多好多啊……

    我最近真的超级忙累,好想哭【汪唧哽咽】 码字的时候超级有罪恶感的,总觉得自己在干不该干的事情。

    第三篇  精灵魔后的加冕rpg乐园游戏

    第15章  不可以告诉“爸爸妈妈”的事情(双子之间独属于夜晚的探索游戏,淫蕾初绽、偷尝禁果)

    乔唐最近总是会做奇怪的梦。

    梦里的世界异常地真实,触感、听觉、味觉等一应俱全。他被拉进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周围的景致都非常地陌生。他被全然不熟悉的男性按在身下奸淫,腿间无法与他人言说的女器阴阜被入得湿淋淋的,肉唇外翻、痛爽杂陈,无论他如何哭泣求饶,那强暴都没有停止。

    更有甚者,身体深处那孕育子宫的小巧嫩巢也被阴茎无情地挑开,浸淫在精池中。

    乔唐心怀忐忑,在心悸中翻来覆去。

    “哥哥,怎么还不睡?”

    声音里带着睡意的少年用胳膊撑起上身,从衣物内侧中取出用以照明的明珠,于是那莹莹的清亮明光便洒满了紧挨着的二人。

    看着关切地注视着自己的弟弟,乔唐突然觉得小题大做的自己有些矫情,他低下头,耳尖泛红,“最近总是做噩梦……”

    “啊,我知道了!”

    尼法一把揽过尖尖的耳朵正不安地微微瑟抖的精灵,把对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以前哥哥就是这样抱着我睡觉的,现在哥哥也想要我稍作报答了对吧?”

    “不,不是的!”怀中的精灵挣扎了起来,“我只是……”

    听着弟弟厚实的胸膛里温暖的跳动声,乔唐沉默下来,安静地回抱住相依为命之人,微启的双唇间流露的话语几乎听不清,“其实,不用抱得这么紧也可以的。”

    “那可不行。”

    笑得有几分邪气的少年忽然沉下身去,与兄长一起潜到被子中,捧起后者的脸,温存中蕴着令人心悸的急促,干燥的嘴唇熟稔地找到了那方小小的温柔乡,从中攫取出甜美的柔信。

    “不过,哥哥今晚也已经不太能睡得着了吧,不如我们跟往常一样做点有趣的事情吧。”

    “我今天不想要——!唔嗯……”

    被吻得气喘吁吁的乔唐在闷热的被窝里出了一层薄汗,几乎有了窒息的苦闷感,交缠不休的唇瓣和舌头是那么地炽烫,恍惚中仿佛有滚滚的白雾从双方的唇齿里逸流。

    这片广袤森林中,

    分卷阅读20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