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23

    伴随着被一下子插到花心的快活席卷了他脆弱的神经,肉穴里的保护膜被无情捅开,肉茎用力狠肏下翻出的淫液里带着处子羔羊的血丝,低落到华美的长袍上。

    伴随着被一进一出的硬物摩擦的蒂珠上传来的美意,模糊的气音从伸出的红嫩柔软舌尖上浮起,嫣红的双唇无力地张开,乔唐双瞳上翻,泪水、口水和下体的爱液同时从身体里淌出,像是挤坏了的果实般汁液从皮肉深处纷纷洒落。

    第一次被开发的谷涧猩红泥泞,随着一下比一下深而有力的贯穿被不断地带出里面的嫩肉,穴眼被捅弄得不断抽搐,时或吐出甘甜的雨露,从而让进出更为顺畅滑溜。

    “不、不要……不要这么对我……”

    乔唐大张着双腿哽咽着求情,却被迫抱着骑到歹徒有力的躯体之上,比人类更为粗长的阴茎突然鼓出肉珠刷刺过柔嫩的内壁,前所未有地深入到了子宫,让他瞬间扬起漂亮的颈项,连气音也发不出来了。

    这对刚破除贞洁的处子而言本该是无比疼痛的交合,却在耐心的前戏和有催情效用的气息催动下,使得骑着阳具上下颠簸的精灵渐渐品出了不一样的甘甜。诚实的呻吟从口涎难抑的红唇中汇流,爱潮迭起,拍打着这只无法自控从而飞过涨潮的蝴蝶。

    被破处的疼痛让他的阴茎随着女穴大快朵颐的滋滋吮吸声萎靡了下来,被阳具顶穿花心的他灵魂出窍,然而性器官被无情蹂躏肏弄下的知觉又像是挑弄着他的神经,将他轻盈的灵魂又拉回了饱受侵犯的身体。

    “哥哥,那这样呢?”

    魔神轻轻笑着,舌尖自下而上刮过怀中精灵的尖尖的耳朵,这下本就透着桃粉的耳尖变得鲜红欲滴,碧翠的宝石耳坠也随着摇头而不断摇晃着,与同样碧绿的瞳仁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话音刚落,体内粗硬的男根突然张开了肉冠,被顶弄了数下的子宫刚被叩击开就被直捣黄龙,乔唐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一下子连颤抖都无法做到了,嘶嘶地抽着冷气,感受那疯狂鞭笞的阳物抽打连自己想都不敢想去抚慰的嫩壶。

    身体保护性地从肉壶里喷出一股浓稠的春潮,淋漓地射满了阴茎上的肉冠,嫩肉更是讨好地包裹着男根,楚楚地舔吻着,就像被狠狠欺负的主人样瑟缩着希望迎来温柔小意的爱抚和抽弄,却被更加肆意的穿刺和抽插弄得颤抖不堪,宫口外翻,穴眼大开,被奸弄得只会喷水和厮磨讨好阳具。

    露出饱满外嘟的阴户来容纳体内肆虐的性器,阴唇一翻一缩,肥沃的女穴被刺激得通红外张,贴着的大腿内部也被一记一记的深顶撞得啪啪响,很快脂玉白皙的柔嫩腿根也不堪凌辱,跟着红了起来,愈发像是湿润红腻的果实。

    尼法突然在一次狠戾的穿刺下将肉冠抽离了子宫,就着插入的姿势猛地将那玉箸般又直又长的双腿拎了起来,用站着的姿势肏弄着依旧是头颅和背部紧贴着身下濡湿的绒毯的精灵,那袒露的白嫩肚皮上一鼓一鼓的戳刺着的阴茎清晰可见,像是要把着软烂肉壶刺穿刺烂般用力,分毫不顾忌身下刚开苞的柔弱精灵的承受力。

    这个姿势可以清晰地看到瘙痒的红肿肉缝被奸得外翻,一口一口地吐着淫浪,与魔神相貌不符的粗硕淫根不断地进出着柔媚的腿心,带出根本看不出原本粉嫩颜色的艳肉,花瓣旁边的一圈唇肉被捣得红嘟嘟地坟起,上方饱满的女蒂被从根部扎紧,被一下下精准的肏弄刮蹭弄得肿出阴唇,甚至还被火上浇油地掌掴弹弄着,精灵又痛又爽的哭求声被当做美味餐点的酒肴,让魔王兴致更加勃发。

    同样陷入情潮的魔神看着媚意横生却又一脸泫然的精灵,为了让哥哥能够在初次体验中得到强烈的快感,他用一根细长的绒针挑弄着石子般硬嘟嘟的阴蒂,在精灵的求饶声中刺透了那枚红果。

    那绒针是魔界催情果实的产物,用此刺激性器可以让受者更为兴奋,施加在女蒂上时,更是会让高潮来得更强烈。

    果不其然,乔唐瞬间睁大了双眼,因为姿势而正对着自己的阴茎抖动着,往自己的脸上射出了精水,随即歪在了一旁,像是被蹂躏过度了一般耷拉着。

    女穴疯狂地颤抖着,腔内的淫肉玉浪般挤压翻滚,竟是硬生生地吹潮了,再次进入了子宫的阳根瞬间翻出倒刺抵着宫壁,乔唐无声地张开双唇,舌尖嫩蕊般探出,口涎牵扯出银丝,滑落到黑玉般地发丛里。

    白皙却微鼓的胸口像是即将迎来发育的豆蔻少女,嫩翘的乳尖也随着高潮而挺立如豆,肉鼓鼓地发肿发胀,活色生香的景色让魔神也达到了顶峰,阴茎淫邪地打开肉结,锁住了子宫,将积攒了数年的精水一股脑地倾泻进了软嫩的巢穴中。

    魔物的射精向来又长又久,而且断断续续、时多时少,在水声淅沥中,乔唐产生了自己是被当成尿盆使用的错觉,嫣红湿润的肉谷里含着男根的肉壶里水声荡漾,仿佛耳畔也鼓荡着水肉碰撞的湿滞声响,缠绵不息。

    不知射了多久,只觉得神智已经抽离身体的乔唐哽咽着被一具滚烫的肉体搂入怀中轻轻抚弄着头顶,这突如其来的温柔让乔唐感到温暖,哽咽也渐渐停止了。

    身上的纱袍已经破烂不堪,雪白的肚腹鼓起了一大块,饱受挞伐的淫孔连满腔淫液也含不住,咕嘟咕嘟地往外滋滋漏水,乔唐甚至意识不到那把他折磨了一宿的足有儿臂粗的淫根还插在体内,柔嫩的宫口依旧被锁死,饥渴地夹弄收紧,肉腔被其上分泌的淫液弄得瘙痒不堪。

    作家想说的话

    下次还有剩下的一些些开苞肉……呼有毒,我的开苞肉怎么这么长啊【……】

    我觉得我好像太多描写了,我决心之后尽量多侧重写点普雷!

    脑洞二已经想出来了!大家有没有看过爱伦·坡的《鄂榭府崩溃记》,没看过也没关系哒嘿嘿嘿!主要就是用这个paro里面的部分背景和人设【不会完全一样的】,大概就是设置一个没有交通、与世隔绝的贵族府邸,经典恐怖片配置,然后受作为医生和朋友的身份被请来与很宅的双子【分身梗】相处顺便“看病”。有棺震、裸吊、透明人鬼魂睡奸、对窗面镜奸淫、走绳、轻微sm、夹心3p一类的……还会有写到大学他们认识的时候,这对兄弟设计在舞会上迷奸小唐,将其未经人事的小花小穴干得淫水飚溅,然后小唐在梦里哭哭啼啼的事情。

    弟弟平时睡在棺材里(鄂榭府妹妹人设,加一点吸血鬼要素)可以操纵鬼魂和部分意识,所以小唐在白天夜晚寂静无人的时候总以为是自己性欲大在抚慰自己,其实是自己在被人诱奸,经常把医生服喷湿,清醒的时候脸红耳赤屁股黏答答的,奶子从小乳包到被揉大,然后被这对兄弟在大厅裸吊拷♂问是不是平时引诱病人与自己通奸。

    第17章  肉壶溢精、前后失禁,伏在弟弟

    分卷阅读23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