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28

    眼处涓滴掉落,令人不禁回味起那美妙的裹缠触感。

    还没等他怅然若失,身旁的商人就一把挤开了他,用粗长的驴屌一下贯穿了还没来得及喘息的竹桃肥绽的花蕾,在精灵的哀鸣中插透了花心和还在高潮里痉挛不止的子宫。

    “呼——”

    商人喘了一口长气,被美貌的精灵水滑细嫩的肉唇和阴道服侍得快活不已,总算是使硬了老半天的阴茎得到了解放。

    精灵的喷潮还没有完全结束,所以商人把长屌捅进来的时候就被那温热的雨露浇灌着炙热暴红的马眼,翕张着的尿道被艳美的吹潮弄得筋酥骨软,险些直接进来就往里面射一泡浓尿了。

    他终于上手了那早就让他羡慕得眼都红了的玉乳扶手,上面虽然有凌乱交错的红痕和还渗着淤紫的牙印,但却更令人觉得仿佛维纳斯断臂,残破零落中别有一番施虐肆意的快感,何况那酥软的锦帛柔玉确实比任何姑娘的胸脯最嫩的软肉还要荡人心魄——

    与此同时,在后穴里不断进出着的雇佣兵挺动着健硕的腰杆,啪啪地大力操着越干越有味的从紧涩变为水嫩的小穴,把透亮的臀肉打得尖蕊摇颤、红肉翻浪,把重重的褶皱都操舒奸透,把酒奴钉在性器上咿咿呀呀地流着清涎翻着翠眸又哭又叫。

    一口柔韧如绸的后谷直接被打磨成了最圆滑软脂的鲜美肉套,翕张开阖着颠动在男人的胯下。

    痛快地掐着美臀,角度刁钻地紧抵扭钻着腺体的阴茎爆开一股白浊后徐徐退出了软道。

    乔唐只觉得自己的右腿被侧捞了起来,顺着腿心往腿环里塞了一把纸币后,又是一个壮硕的庄稼汉揉着他发育中的胭脂粉乳就操进了肉壁深处,穴眼里的浓精像是被拧爆的果实炸开的鲜汁一样四射开来,溅落到了桌子上盛放着的酒杯。

    叫人羞耻难忍的是,居然有人冲着精灵春色满溢的柔美脸庞揉动着下体,咕嘟咕嘟地喝着与他的淫液和精液混杂的酒水,像是吃刚烹好的热腾蚌肉般啧啧有声,咕啾的唇舌还搅顶着冰块,模仿吸他阴蒂的动作。

    这让他肉屄里的水出得更厉害了,精灵愧怯地捂住了脸,却无法阻挡那下作的水声的喧闹交响。

    “别挡着脸,你以为遮住脸你就不是被大家塞点酒钱就能干的娼妇了吗?”

    鞭子划破情欲鼓噪的热气,打在了他娇嫩的手背,精灵吃痛地放下了玉质的珠暖细臂,却还被不依不饶的老板捏起耳朵尖顶上的一痕青翠,像是训孩童一样骂道,“干你只需要出一杯啤酒的钱再加点给你治逼的小费就行了,还不快给我手脚快点招待客人?”

    ——原、原来我是这么地淫贱吗……这样的话,已经是全城最廉价低贱的妓女了吧……

    就在羞耻难当的精灵已经意识模糊之际,腿间咕叽咕叽地挤压着两瓣肉唇和滑软成滩的肛口的两根男茎都先后在融烧颤溢的溪涧里浇灌了精泉。

    浮萍般在水浪欲潮中颤抖的身躯绷紧了,被深插到子宫软处和后穴骚心的强烈快感让他的前端喷出了稀稀拉拉的精丝,将顶得鼓鼓的蕾丝布料溅脏了一大块,伴随着精灵族半透明的淡尿,不断浮现出阴茎形状的平坦霜洁的小腹霎时被爱液淫尿弄得糜烂不堪。

    “贱奴一下不被管教就是会骨头发痒。”

    对淫乱的盛景下了定论,老板欺身向前,一手扒开卡在大小蚌唇之间的细丝,猛地就是一下拖拽,使得突然被高高地牵拉扳扯的阴蒂痛苦不堪。

    精灵像是一下子触了电般猛地弹了起来,碧绿的双眸里充满了铁石心肠也会动容的哀求,然而辣手摧花的丈夫却没有一点柔情蜜意,直接往猩红大张的男性尿道口滋滋插入了一长根特制金属管,堵住了他的欲泉。

    “呜,里面好奇怪,我错了——不要啊……!”

    撬开紧闭的尿道,在里面钻刺旋转的金属管强行堵住了涌出的精尿,双目微闭的精灵肌肤氤出煽情的深粉色,唇珠颤抖翻飞,是一只被捕猎网罗收拢的剔透羽蝶,色馥四溢,一身肌质晶莹的皮肉被摊开把玩,被众人共享每一缕淫香。

    被淫虐了许久的精灵在承接了满满一肉壶和肠道的精水后,连穿着裙摆被撩到肉逼以上的短衣都不被允许,被压着扒光了衣服,浑身赤裸地踉踉跄跄被强迫走到店门口揽客。

    【章节彩蛋:】

    “主人……老公,请宽恕贱奴。”

    泪水把乳头和奶沟都打湿了的精灵扬起肿得桃红的翠眸,哀恸地用饱软的胸脯蹭着名义上的丈夫的小腿,欧美人种特有的粗糙体毛刺得他的乳肉都散出了点点淤青,但他仿佛浑然不觉。

    见铁石心肠的丈夫依旧不为所动,精灵挣扎着挺起酥软的腰肢,膝行着款行一步,攀着男人的大腿,张开湿热的红唇拉下丈夫裤子上的拉链,然后就给男人半勃的阴茎来了个绵长和婉的湿吻,拉丝的银涎牵出玉缕,把贲张的男根弄得青筋上都凝亮。

    乔唐跪坐着,随着角度的变换摇晃着头颅,用被灌饱了精水的苦涩舌苔一下下搔弄着肉冠和马眼,对着顶端又吸又舔,却始终没能把主宰者的精液吸出来。

    他刚止住泪水的眼睛里又涌出了浪花,明明双眸已经酸痛难忍了,但是他就是止不住孩子气的哭泣。

    “呜、老公,我真的做不好……帮帮我,我、我不想……”

    撒娇般摇晃着身躯的囚鸟连忙用绵软柔实的双乳夹着男人的阴茎上下撸动,羞怯地顶出蕊舌舔吮啄吸着浇着腥臭腺液的冠头和马眼,不时地低下头来一个缠绵旖旎的深喉,用喉根的脂肉将龟头吸到口腔深处。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嘴巴已经发麻了的精灵被揪起后脑勺掼在了桌上,随着按钮的啪嗒摁压之声,冒出来了两根早有预谋的圆柱,刚好能把腿间的两只腿环拷住。

    “啊、嗯……谢谢老公……”

    终于等来了丈夫饶恕他的激烈性爱,精灵摇晃着屁股和腰肢,欣喜地用肥沃外翻、脂膏涌溢的雌瓣吸着贯穿嫩肉的长刃。

    作家想说的话

    满满一发性感肉弹,大家接好~~~

    现在应该是假期了吧,大家节日快乐厚!!!今天更得比较早,因为之后有事要离开

    在写乐园二的我在修改这段的时候精神恍惚……两个风格差挺远,我总有一种我在瞎搞的感觉。

    大家都喜欢走心,我之后试试如何淫荡地走心~~

    出于我的恶趣味,这个乐园的分身攻颜值上下不等ww,哎呀要不我搞这个设定有什么意义就是要玩大一点嘛,下个乐园的双子是好看的请大家放心

    ,伪np和np其实也不是那么界限明显,也许很多小天使还是觉得其实就是np,我只是放飞自我随便玩的,不要太认真,如果觉得真的很那啥的话不要打俺~

    第20章  乐园一· 卖酒又卖肉,酒妓裸身拉客验货,肉蕾肥绽无奈寻医(彩蛋:返镇回家路上被不怀好意验身)

    被淫虐了许久的精灵在承接了满

    分卷阅读28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