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31

    是不是与看起来那么柔软,还会在掌心里猫耳般轻拂。

    随着一声尖叫,精灵被翻转了身子,这下花园里的每一处风光都正对着门缝,被向里窥探的士兵看了个透彻。

    奶白纤细的腰身是被拨弄得摇震喧鸣的琴弦,形状漂亮坚挺的翘乳高巍颠颤,粉若三春桃李,被挂着听诊器的手握住兢兢雪兔桃肉来回打圈揉搓,几乎要被捏弹成塌陷扁圆的奶饼,还处在生长期的乳核疼痛难忍,使得精灵扭着臀连连哀求。

    “不要再磨奶子了,里面硬硬的,扎得我好疼……”

    医生闻言闷笑着拍打了一下他的屁股,深深地捣入他的被塞得鼓鼓囊囊的花房,在阴道里划圈戳刺,感受着从未体验过的极端热烫湿滑的美妙触感,“下面被插松到来看医生都没说疼,奶子被捏几下就哭哭啼啼?”

    精灵扭过头去,发丝间半掩着的精致面容上悬着清澈的汗滴,微肉的嘴唇委屈地微嘟,“因为根本就不听我说——嗯啊……!”

    他被径直抱了起来,边走边插,被啪啪地撞击拍打得红肿的粉白肉鲍贝口间猩红的嫩肉被拖拽扯入,激起了又一阵不只是痛是快的呻吟。

    后穴里也被插进了不断出入肠道的听诊器,那冰冷的触感使得他的淫腔收得紧紧的,每往里面推都能感受到肉壁强烈的吮吸之下的推阻和挤压。

    他被不断地抛起来,然后顺着重力将潮红酸麻的女穴将深紫黑的肉具吃到根部,被阴毛刺得肿痛外翻的丰腴肉唇抽搐着裹住布满褶皱的卵蛋上沿。

    嫩逼在每一下深入强劲的奸辱里紧咬深吸着孽根,一次比一次用力的颠掷都能听见越来越响亮的肉壁摩擦啜抿的水渍声,听起来像是有人在用滑溜溜的柔腻舌头吸食着棒棒糖,想榨出糖果深处的甜津。

    就在女穴即将迎来再一次的喷潮、湿红的黏膜已经蠢蠢欲动地张开了海葵一样的肉身饥渴地锁住肉棒的时候,医生突然抽出了男根,把后穴里刺挖着骚心的听诊器拿了出来,龟头缓缓撑开所有羞涩的粉色肉褶,差劲了湿滑的后腔中。

    “啊、呜……”

    失去填充物的雌花变成了一只圆圆的肉孔,长得大大的,被张弛到极限的肌肉无法立刻恢复弹性,只能这样被豁开一个直通到底的肉眼,还能隐约看到被拖拽出些许的肉质子宫口,如同一只软体动物,在洞穴之间伸出了肉管。

    从门外的士兵正对着的角度,可以直接看到那沾满了白浊的肉腔在痉挛地推挤着,被肏成了只知道不停地蠕动收缩的肉膜,一口口的浊液从烂熟的樱桃宫口里飙射而出,积攒在合不拢的肉道外翻的蚌口,聚成了奶油泡沫般的靡海。

    “别急,”医生咬了咬雏妓粉白的侧脸,“我要好好给你检查一下。”

    保持着抽送的动作,医生从一旁的书桌上拾起了涂满了乳白状凝胶的透明试管状的物事,上面还有着凸起的柱形探照灯,十分露骨地鼓突着,在电流的联通下散发出明亮的璨光。

    在精灵不安的眼神里,医生先是用鸭嘴器掼撑着嘟成一道鲜艳肉环的胞宫肉嘴,将其上下打开到了极致。霎时,蠕动的湿热管道里含得满满的乳白色浊浆喷涌而出,沿着在冷气的入侵下痉挛不止的谷道流淌而下,把洁白的桃臀弄得湿盈生腻,滑不溜丢。

    那冰冷的鸭嘴钳刚好膨开了一丝洞眼,能够任由器物进出这娇美姣好的巢穴,在精湖秽潮里淫戏翻腾,把白软的肚皮搅得翻天覆地,突出一道又一道下流的形状。

    而后,涂满了长长的内窥管划开了湿软的花腔,畅通无阻地挤进了含羞带怯地张着红唇的贝肉里,冰凉的顶部抵分开外翻的肉嘟嘟的宫口,径直杀进了最深处的嫩壁,直到寸步难行的地步。

    然后,长得可怕的试管状器具就如同后穴里驰骋的刑具一般旋转钻弄了起来,攻城略地,连带出一连串被搅打得浑浊的欲汤。

    “不要、不要……真的会坏掉的……!”

    精灵的整片阴阜都溅满了稠液,被医生简单粗暴地用粗糙的布料揩挖干净,导致本就肿痛的花皮嫩芽都一副被凌虐过度了的样子,破了嫩苞、袒露出内里。

    乔唐的头歪到了一边,嘴里泄出模糊不清的气音,被两根棍棒顶得不停耸动着身躯,凌乱的长发蛛网般铺满细汗涔涔的晶莹脊背。

    在基本把精液都翻搅出来后,内窥试管犹如活物般滑到了无法收拢的宫巢,滑溜溜的突起卡住受惊地张缩痉挛的腔壁。

    精灵的身体触电般地高高拱起脊背,在不停突起旋转收回厮磨着的暴突狂贯的试管瘤状鼓突物的刺激下流泪不止,双目紧闭,唇齿软涩张垂,沾满了亮涎的舌头探出唇涧。

    他现在看起来完全是一副被玩坏了的性奴模样,接近失去了意识,只有偶尔弹动的身体证明他还在这性事里沉浮着,被金属管堵住的男性尿孔也在这刺激里如同活鱼般断续张着肉口,亟待飚出失禁的尿精。

    他的耳边都是嗡嗡的声响,呼吸十分急促。

    “哦,你的里面是有点充血的深粉色……”医生旋转着内窥管,肉环状的宫口被棱管撑开,酸涩熟烂,“不过,还是很漂亮的……可以看出以往应当是健康的粉红色……”

    肉膜被顶到几乎透明,被挞伐得快要失去回缩的弹性。内里鲜红的嫩肉舒展成疯狂绞缠的软管通壁,汩汩地喷出保护性的湿潮,甜甜的腥味裹满了整只无机质的鸭嘴钳和通体透亮的窥管。

    “不过,恢复力挺强的,平时不要太贪心接那么多客人,晚上再擦药加以休息应该就差不多了。”

    他用两只小小的蝴蝶夹掐住两瓣滚烫滑腻的蚌唇,拍了拍精灵的脸颊,让他不至于彻底昏迷过去。只是这种力道,娇嫩的桃腮就已经微红地颤巍坟肿了起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乔唐呵着白雾,被迫注视着自己肿痛的花瓣,只见猩红的阴道口间出现了一星奇异的肥沃的肉环,内芯被撑得半透明,还被阳具不停地拖出捅入,看起来煞是可怜。

    “我、我不知道……”

    “这是你肉逼里的子宫,你生了个比女人要淫荡不知多少倍的性器,”医生挺动着腰胯,阳物亵玩挑抵着绞缠的红肉,“这镇上所有的妓女一天内接的客人加起来都没你多。”

    说着,他一举用将内窥管又把子宫缓缓顶进了花腔深处,好像那只是个随手淫玩的器具。可怜的精灵被玩弄得呜咽喷汁,双眸失神,乖巧又淫荡地躺在所信赖的医生怀里,任其宰割。

    “你喷出来的都是骚水,到处都被你弄脏了,真是天生淫荡。”

    精灵低低地哭喘着,雌花和后穴都蹙缩着,化作零落凌乱的残红,子宫被玩得发酸,肚子一阵阵地痉挛。

    他牵起精灵的手指,将其插进含着长管的鲍肉里,跟着硬物一起磨白浆般打转翻搅着窄短的内阴。

    “这个,是你的阴道,”医生谆谆善诱,贴在他耳畔吻着他汗津津的耳珠,“你要用这里吃不知道多

    分卷阅读31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