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33

    士兵粗糙的甲胄擦弄着,早已被阴茎抽查鞭笞得破皮了的葡萄蒂珠在疼痛里不断敦促女穴迸出淫水,使得那紧贴着的胳膊上隆起的肌肉都在咕叽咕叽的夹弄中被打湿了。

    天色确实已经晚了,现在的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

    乔唐身上穿着格外羞耻的被爱液湿润的衣衫,低头还能看见自己被撕扯出一条条不规则白痕的筒袜,雌花和后穴里还在涌着淋漓靡汁。他羞耻得完全抬不起头来,没有看见过路的男人们投来的不怀好意的情色的打量。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被送到酒馆后的暗巷时,还天真地仰着头嘟哝道:“先生,这好像离家还有一段距离。”

    然而,他惊惶地发现对方沉默着,把他逼到了杳无人迹的隐僻角落,用膝盖分开他的肉缝,把他顶得脚尖都无法碰触到地面。

    看着暮色四合的景象,以及完全是人们无法听见任何声响的暗巷深处,乔唐的脸上血色尽褪。

    他觉得对方也许是要杀了自己,才把自己带到这么阴暗的一隅。

    想到这里,女穴里肥肿得夹不住的腴蚌回忆起被阳具穿刺贯插的胶着刺痒,被肏干了一天的精灵可怜兮兮地睁大了双眼,用乞求的目光注视着猎人,“你、你要杀了我吗?”

    闻言,年轻英俊的士兵楞了一下,随即意义不明地嗤笑了一声,眼瞳里浮现魔神的金红色。

    他牵过乔唐的手,暗示性地按在了胯下。

    “是啊。不过,如果你干得好的话,也许我这次就不杀你了。”

    将自己抬离地面的矫健有力的腿离开了那片桃源,失去了支撑物的少年雏妓顺着砖壁软软地滑下身子,跪坐了下来。

    他洇红的桃嫣唇瓣正好对着正热烘烘地泄露热息的巨龙,双腿战战的他只觉得双腿间嵌着的神秘地带中的两处蜜洞又绽出了蕾蜜,两只合不拢的眼儿急切地吞吃着凉丝丝的倒灌的风。

    年少的精灵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这般境地。

    身着暴露的酒馆私娼服,两只奶子挺着肉嘟嘟的粉枣,下身被精丝淋遍的裙摆遮不住两朵被阳具贯穿得柔芯翻剥的妍穴,腿间的皮环里塞满了被精水和淫液洗刷得肮脏无比的钱钞,勒出红痕的玉腿上套着滑溜透肉的破烂丝袜……

    他被陌生的男人困在暗巷里,正眼泪涟涟地用温热荏弱的唇舌裹含男人的阴茎,摇着屁股求对方猛干自己的骚洞,好能早些回家。

    不过,那也不是真正的家,是他每日卖淫的地方。

    从早上睁眼开始,他就要自觉地换上放浪不堪的女性服饰,撅着屁股求客人买下商品。

    “咕啾……呜嗯……”

    花瓣样的蕊唇里含着男人狰狞的阳具,他菇滋菇滋地吃着腥臭的大肉棒,尽量每一下摇晃头颅都是一次让人爽到天灵盖的深喉,用舌根震颤漉漉的软肉夹绞肉茎。

    碧色的双眼微阖,还是精灵里的未成年的乔唐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怜模样,自下而上地用恳求的视线偷偷观察着对方,殊不知这种予取予求的卑微甜美的神情足以燃起更猛烈的施虐欲。

    在黏答答地粘在大腿两侧的勃豆前端垂着一根萎蔫的性器,里头又被医生重新塞回贯穿着一长条金属堵物,精灵一手将男人的阴茎往嘴里送得更深,另一只手则偷偷地伸到胯部将那堵条取了出来。

    顿时,精灵花瓣前端抽搐起来了的男器上的尿道已然被通成一条透红肉管,失禁般地狂喷出一股接一股的含着絮状精丝的尿液,汩汩地啪嗒啪嗒地飞落在地面上,溅脏了士兵发亮的皮靴。

    骚甜的气味在暗巷里弥漫开来,比动物交媾发情的时候还要猛烈,就连垃圾桶旁的公狗也不怀好意地甩着尾巴探头探脑,看着阴户外裸的尤物。

    那味道里有着一种特殊的暖香,使闻者血脉贲张,情欲炽盛。

    “真骚。”

    看着如此淫贱的兄长,魔神士兵强忍着射精的欲望。

    这具身体他还没尝过捅逼插穴的美妙,现在无比地想把第一炮童子精注进这难得一见的艳娼的巢穴里。

    他一把抓起胯间起伏的小脑袋,把对方按在了墙砖上,粗暴地掰开两瓣雪白的浑圆,冒着热液的龟头顺着沟壑摩擦了几下花穴里痉挛着的细蚌后,就挺腰将整根出涧的巨蟒送进了嫩生生的泉眼里。

    被困在滚烫的男性怀中的精灵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身体摇晃得如飓风里觳觫着的杨柳。

    他的肉穴好不容易才慢慢被浸泡着的药液恢复了弹性和紧致,就又被这样尺寸惊人的肉刃直贯到底,顶进了还是非常青涩幼嫩的子宫。

    方才从门口看见这骚货的时候就想干这件事了。

    像父亲一样,把肉根尽情地把那大张的肉花翻搅到白浆迸射,肉逼炽烫无比地裹含着淫具,享受着那极度的快活紧致。

    柔媚的宫口被龟头一下下顶刺插挑,在这种极度凶猛的性事里,两穴都顿时狂喷晶亮的热液,被贯穿得男根融化成只会抽搐泌露的软肉花萼,像是失禁了一般把蜜水尿得满腿都是。

    精灵剔透的眼珠涣散无神,蔫哒哒地半垂着薄红的眼帘,脸上泪痕斑驳,雨露积在两泊玉碗也似的锁骨处。

    被情欲蒸腾得暖红的嘴唇半张,于是那花蕊粉苞般的舌尖就卡在了贝齿之间,若隐若现。

    一丝丝的涎液珠织玉帘般地牵出半透明的薄丝,条绺状地徐徐落下,把高高隆起且来回摇晃跳跃的两只酥乳和其下的圆润肚脐打湿,两痕红玉尤为惹眼,还带着点点齿痕地鼓着,像是两柄气嘟嘟的枪嘴,忿懑肆骄地指着把下面的肉蚌插得滋滋作响的男人。

    “呜呜……”

    男人粗鲁地揉弄揪掐着粉鸽雪团,把被肏得咿咿呀呀淫叫个不停的精灵顶起,粗壮的男根把湿红的肉洞磨得像是水豆腐般白沫森森,边走边操,把对方弄得泪眼迷蒙。

    调教了这些日子后,哥哥的身体变得非常柔媚邪淫,操起来比之前更为爽利,被魔神嵌住肉壁的阴茎肏干的时候,也不会像第一次一样立刻喷尿失禁了。

    他走到巷口,诱导沉溺于肉欲中丧失思考能力精灵面向巷口掀起裙摆,将平坦的一丝不挂的胯骨和私处冲着隐约传来脚步声和交谈声的街区,两瓣堆雪砌玉的臀瓣在胯间被摩擦拍打得柔滑满溢,犹如殷红的凝脂。

    少年雏妓就这样冲着外界展露着身下奇异绮丽的花瓣,任人奸辱淫乐,两片厚厚的肉唇黏糊糊地蔫搭在两侧,露出不停被油浸赤黑的肉棒被扯入翻出的美蚌。顶端一颗战栗的骚豆不复原初之色,鞭挞得紫涨红肿,饱蘸着沉暗深靡的胭脂。

    被刚尝到肉腥味的新魔神之躯压在离大街只有几步距离的精灵身上,肆无忌惮地奸污着酒妓,使其有如母狗般跪趴在地,口涎嘀嗒,被操着跪在地上往前爬,企图摆脱严厉的桎梏。

    没从身下挣扎出几步,就又被轻松的一勾,将乳首作为把动的拉环碾动绞扯,旋动着掰拧。如此一来,艰辛的抵抗也就化作了泡影,仿佛只是一场装模作样

    分卷阅读33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