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38

    健、油黑发亮,吱吱地在镂空的金球里挂着秋千打旋儿。

    如此一来,即使取下了淫邪的虫球,被改造得无时无刻不勃起倒翻的女蒂高高地垒出肉缝,包皮缩在鼓突的跳动蕊条的下方。

    里面的嫩肉被拉成翘起的透明条状物,哪怕是温柔地轻舔,也会在凹凸不平的味蕾上瘫软成泥,引发精灵悦耳的成串哭啼和簌簌不止的扭动哀求,又是老公又是哥哥好人地乱叫,但是没有一句称呼能让龙族们满意。

    到最后,这只在肉馒头尖顶下总是颤巍巍地左摇右晃的蒂尖被刺透了一只灿金色的环扣,上面还镶嵌着一点作为搭扣的明珠,可以直接当成把手和扶器来把玩。

    小龙们可以牵着这枚环扣拉引着满颊珠泪的美貌精灵如同母狗般张唇吐舌、摇头摆尾地溅着口水往前攀爬,沦为龙族的共妻玩物和肉便器。

    未成年的魔龙更是不懂得把握分寸,是魔神灵智朦胧的分身,胯下两柄长枪总是蛮横猛干,把薄软细嫩的肚皮顶得龟头的形状都纤毫毕现。

    两团肉花被飞快地进出数根性器,直接把公用的牝马肏得昏了过去,张着腿心几乎失去闭合功能的肉缝不住喷尿,把身下的珠宝钱货都骚透了。

    在那半个月的时间里,乔唐很快就怀孕了,捧着大肚子坐在俊美妖邪的魔龙首领的胯间吞吐着性器,用汗湿的胳膊环着后者的脖颈,奶声奶气地扇枕边风,恳求龙王能不能在分娩后放自己回去。

    他的眼睛蒙着一块被泪水洇染湿透的黑布,因此看不到魔龙首领的长相与孪生弟弟无异,正用狡黠又促狭的神情玩弄着他的身体,热烈地沉浸在被打开的美味里。

    后来,他却被强行按在珠帘里贯穿,在高潮的时候被劝诱着写下了以灵魂为纽带的不可违反之誓约——

    必须定期来魔龙的洞窟主动献身,而且随叫随到,还要继续为他们诞下子嗣。

    这道誓约的背后,其实是在精灵族诞生的魔神为了聚合灵魂的不足,借助魔后在精神乐园里的滋润浸染,从而得到分体诞生的硕果,是神格聚拢弥善的不可多得的助益。

    在被装饰得珠光宝气的洞窟里,总是弥漫着甜美甘馥的香气,液体般渗入所有嗅闻者的经络中,构建出日夜颠倒的销魂乡。

    魔龙不像人类一般需要十月怀胎,在要被放回去的一周前,乔唐迎来了临盆。

    他生下的小魔龙浑身黏液地摸索着,爬上霜软暖绵的胸脯,叼住了一枚圆溜溜的湿红奶头,津津有味地吸吮了起来。

    分娩后非常虚弱地躺在精泊里十分狼狈的精灵被抱起来,放进了药浴温泉里——

    在他处在难得的迷迷糊糊的温存里,龙王从身后分开他的肉穴,轻轻呢喃着精灵无法听清的名字和哥哥的称谓,再度刺穿了那刚刚被药水浸润治愈的靡洞。

    等他被放出来的时候,身上系着几串只能勉强遮挡乳头和腿缝的夜明珠,肚子浑圆滚溜如同即将分娩的妇人,撑得半透明的鼓鼓囊囊的一层晶莹的皮肤下,是跳动着的青筋,每一点转折和回路都清晰可见。

    乔唐抱着一袋金币,泪水满颊、肿着眼睛回了城镇,满身半干的浊精,连发丛里都挂满了成条的凝结龙涎和浆露。

    被玩得两穴都坏掉了精灵扑到丈夫的怀里,被摸了很久头,又是安慰又是抚摸,老半天才勉强止住难过。

    身下两只肉穴也被医生翻来覆去地上药检查,又插又捣,良久才把满肚子结稠拉丝的龙精泄了出来。

    然而,为了城镇的和平,他要每个季度就重温魔龙们手下的性奴生活,穿着暴露地骑上孕妇用的木马,提前习惯阴阜被填得一丝缝隙也无的饱胀感,主动登门送上温软的肉体给异族享用。

    从联想中抽拔出神智,乔唐不由自主地思忖着——明明后天才是要去的日子,怎么现在就……

    “我来提前接你了,就不用辛苦你跋涉一番了。”

    在深红抽搐的肥沃蚌肉里抽插着,亲自来到镇上的龙王捏弄着那只透白湿滑的小屁股,低头吮吻着漂亮婉陷的如同倒扣玉碗的腰窝,表现很是温柔,好像对方不是一名人尽可夫的娼妓,而是自己朝夕相伴的恋人。

    见对方闻言开始害怕得浑身颤抖,为那非人的轮奸而后怕的时候,骑在小牝马雪白屁股上的龙王突然恶狠狠地把两条纤长优美的直腿往两边一字掰开,用茎身上倒翻的鳞群捣刺着嘟起的红肿宫口,整只窄小的肉壶被剐磨得水声淋漓,喷出的箭矢般的零星水柱将整片阴阜糊得黏湿不堪。

    “你的丈夫没教过你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吗?”

    “呀啊……!不要磨,我、我快要坏掉了……”

    精灵踢蹬着双腿,却因壁尻的姿势而被入得更深,整只肉壶都被性器挑着玩弄,一腔软肉熟烂痉挛。

    乔唐悲鸣着哭喊道,“我错了……谢、谢谢……”

    “你给我生了个孩子,不准备用个特别点的称呼吗?”

    意识到自己确实是人尽可夫的娼妓,精灵哀哀地叫道,“老公,老公……里面好酸好疼……”

    黏湿的阴阜皱襞舒张到了极致,吸盘一样牢牢抚吸着性器,在数十下箭矢般力道凶狠的贯穿后,龙王的阴茎在他体内成结,死死扣住了被插成松软无力的肉环状巢眼,精柱直射内壁,在他体内爆了满满一肉壶的热浆。

    “好烫、子宫被烧坏了……”

    乔唐呢喃着,眼前一阵阵昏沉。

    然而,他的面前也走来了数位客人,将他的口腔当成了亵玩的容器,用他缠绵湿热的唇舌服侍招待勃发腥臭的男根。

    猩红的肉缝也再度含住了性器。人族、龙族,还有他分辨不出来的其他形状奇异的非人性器陆续在他体内畅快地泄出子孙稠液……

    随着暮色渐深,他的腿侧的皮环下再次捆满了钞票,多到要溢出圈环的程度,腿间也被划上了凌乱繁多的马克笔字迹。从大腿根部到微蜷的膝盖窝都布满了被男人充作肉便器后的黑色字印,甚至多到写不下的地步。

    就连那可怜地摊开如绵软湿烂海葵的阴唇上,也被人划下了印记,高高地肿起,中间细窄的阴道被阳具撑大到圆张如女人的红唇,连里面一小圈粘连着精液的鲜红肉褶都清晰可见,还在一缩一缩地喷着点点汤汁。

    在墙壁前方挺着的奶子被打得乳汁四迸,把下方一小方土地和砖墙都弄得有种乳臭不散的奶骚气,脆弱肥软的玉兔粉涨如胭脂,两颗奶子被揪成无法缩回的小肉条,乳孔翕张如软体动物,里面的甜汁已经被榨干了,一滴液体也分泌不出来。

    他的嘴被使用过度,唇角酸胀发麻,剔透润泽的樱唇有破皮的痕迹,舌头外咧,如同一只被群奸轮暴得无力动弹的雌犬。

    眼含水色的他被人解开桎梏,暂时摆脱了壁尻的宿命,浑身瘫软、玉体横陈地被打横抱起,洁白如羊脂美玉的身体在黑夜里逸浸着盈盈暖泽,仿佛是被生生挑出蚌壳的瑟瑟贝肉,只能大敞着丰腴的美味躯体供人赏玩品食。

    分卷阅读38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