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49

    小的肉洞已经被玩得几乎要失去了弹性,任由滚烫的肉棒挤压着体内绵烂成泥的物事,将花径填斥得饱胀软饱的食物顶入了贪吃的花心。

    黏膜被冰镇得疯狂瑟抽蜷张,较之平常含吮得更为殷勤周到,下体汁液狂喷,两瓣肿厚的花唇迎合绽放,穴肉绞翻,吸得滋溜作响。

    敏感的肉屄哪里耐得住这般摧磨,每一次深入都带来神经通电般的激灵,下体麻痹得仿佛不是自己的,肚腹深处渗出难以忍耐的闷痛。

    被冷感和饱胀感刺激得绞缩收拢的肉穴努力将侵入者往里吞咽,却被滞涩满溢的食物窒闷顶涨,花心深红,连着丢了好几次,潮吹如注,体液和食物的浆液连并着被笞打股肉的性器填往肉道深处,塞得爆满的肚腹里都是水泽滚滚的湿声。

    状如怀胎十月的妇人的肚子圆溜溜地随着顶撞耸挺不休,淡淡地浮络着青筋,点滴汗珠密布错织,暖白如瓷的肌理粉雾腾腾,如同刚过了水的鲜花,每一瓣肌理上都是未收的云雨。

    嘴里堵着物事的乔唐几乎要被溺死在这灼热的情欲里,有好几次都觉得喉管充塞,呼吸艰难得快要晕厥过去,但下身的鞭挞却无休无止。两股间夹不住的两只熟穴肥肿烫灼,被利用到了极致,化为了启张蠕动的欲口,一次又一次地承接着客人的泄欲。

    客人还会将无法含食的甜筒往他口腔里的嫩肉顶插,上面下面的肉嘴都不得止息,肏得他只能在混乱的边缘保持清醒。

    食宴大盛,肉奴身上的每一处皮肤上都有食物留下的痕迹。

    乔唐偏着头躺在餐桌上,皮肤被捏拧出无数红痕,摩擦着金属台面的背部也淤痕累累,浑身湿黏凌乱,绮靡淫艳,宛转的轻吟和上扬的尾调宣奏出煽情的艳诗。

    夜色深沉,移动餐车的服务一直持续到天亮才停止。

    天边的鱼肚白昭示着时分,乔唐的身躯较之灌铅更为沉重,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没有一处皮肤是完好的,干涸的精斑与食物的残泥撒满全身,肉穴里还撑得鼓鼓囊囊的,两片花唇和后穴的褶皱都绽得发白,腔内的物事还没有排出。

    于意识模糊的边缘,双眸半闭的他感到自己被牵引着下了车,就地在树林旁的厕所里排泄,然后套上了已经皱皱巴巴的制服,回到了宿舍里,然后正式沉入了黑沉的睡眠中,得到了片刻的憩息。

    他所没有预料到的是,就连白天,自己的身体也会被鬼魂灵体所亵玩,整个人被陷在可怖的无法挣脱的牢笼里,溺没于恶魔的深渊中。

    虽然昨晚无比劳累,但今天上午最令人头疼的实验课还是逃不掉的。

    闹钟准时响起,乔唐连忙换上实验要求的服装进入教室开始按照步骤操作。

    在完成了自己的份内的职责后,他转而坐在椅子上决定稍作休息。

    忽然间,腿心竟然泛卷起瘙痒难忍的湿潮,刺刺地发疼,还慢慢地渗出液体——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人蹲在他的腿间,用肥厚的舌头舔舐奸弄那被精液灌溉得肿大透红的嫩缝。

    忽然间加紧双腿的乔唐嘴里溢出一声闷哼,但这并没能成功阻止让花芯喷潮的瘙痒。宛如软鞭的物事挤开骚红的肉眼,直直地钻入阴道,角度刁钻地一口叼住了花芯。

    乔唐睁大了眼睛,身体剧烈地抖动着,眉心蹙缩,裤子被肉缝里骤然飚出的一注稀白的女精溅湿了老大一块。

    瞬忽间,只觉得肉体与灵魂被利刃剖开,他于课堂上体历着飘飘然的高潮,脚尖绷直,肌肉收紧,一道暖流快感从女性器官扩散到阴茎和其上的肚脐,紧接着是跳突的太阳穴。

    他倒抽着冷气,艰难地抑制着自己的失态,收缩的花径把鬼魂的灵触含得更深了,强劲有力的舌头沿路直捣黄龙,鞭笞进花宫深处。

    “你不舒服吗?”

    总是脸色有些苍白的狄诺看了过来,很是担心地扶住了乔唐的肩膀。

    在第一次卖淫后,乔唐请了足足两天的假。在这期间,最先主动关心他、给他递笔记和送来饭菜的居然是同一层楼的并不熟识的双胞胎,令人感慨真正关心的朋友并不都总是与其最接近的那个。

    他很快与这对长相冷峻俊朗的兄弟打好了关系,甚至上课和做实验的时候也会主动成为搭档。

    说来也奇怪,他总觉得他们的长相有着说不出来的熟稔感,闭着眼睛仿佛都能描摹出脸上的每一缕线条。越是往下想,就越觉得心悸,自己的一切好像都天生与对方紧密相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胡思乱想的心绪重新被打断,腿心里传来令他难以忽视的淫猥触感。

    两片湿滑柔嫩的蚌肉间立着的肉蒂被夹了起来,拨弄得四处乱晃,性器迅速长得潮红。

    乔唐的目光迷糊了,他趴在了狄诺的肩膀上,双腿抖得不像话,制服裤裆部湿了一片。

    “我,我有点不舒服……”

    闻言,坐在后侧的尼法主动向老师告了假,两人一前一后地护送着乔唐回了宿舍。

    不好意思地向双胞胎中的兄长借了外套系在腰间的乔唐几乎是坐立难安、如坐针毡,他迟疑地嗫嚅道:“我马上就会帮你洗外套的,宿舍里有烘干机,我可以晚上送过去吗?”

    “没关系,我还有别的替换衣物。”

    尼法看了看手表,体贴地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先休息一会,我们先回去了。”

    英朗沉静的少年没有问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缘故突然软倒在弟弟的怀里,这一点让乔唐特别感激,他神色不安又歉疚地将两人送走后,颓然地躺回床上,将头埋进了枕头里。

    “太差劲了……”

    三次靡乱的卖淫餐车外送服务已经将身体改造得这么下贱了吗?

    乔唐挫败地想着,红着脸将手伸进了裤子里,在内心的唾弃里撸动着男性器官,草草地抚慰着不如女性肉器来得快感猛烈的阴茎,让微勃的肉芽在手中释放出淡稀的清液。

    喘息间,他回忆起阳具在女阴里贯穿抽动的爽快激痛,酥麻的指尖缓缓伸向翘挺笔立如一根透红的小肉棒的阴蒂,来回地碾转肉洞,揩着肉谷的涧水做润滑,堕入了自渎的美妙里。

    此刻,一向乖巧的优等生,已然被调教转变成了热爱内阴喷潮的雌兽了。

    【章节彩蛋:】

    一道丝带把肉芽箍住吊起,然后用绑在腹部以上的位置固定着。两片玫瑰金色的蝴蝶夹拉起两片肉唇,露出其下呼吸蠕动着的肉蚌,粉嫩的后穴也被塞进了手指粗细的沾满淫药的胶杵,直直地顶住骚心。

    “呜……”

    难以忍耐地发出小鹿哀鸣般的低叫,乔唐姿势别扭地走到镜头前,被按在椅子上,把药棒吃得更深了。

    霜白的大腿剧烈地颤抖着,只有雏形的肌肉的紧绷的流线清晰可见,暗示着主人的难受。

    这次,拍摄间里还多了好几个人,身形健硕,体型高大,看起来都具有相当的武力震慑性,让乔唐的心里更慌了。

    “刚刚看过材料了吧?大致上按照那

    分卷阅读49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