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51

    他将手指插进了厚软的蚌肉中,害羞的神情里掺杂着一丝胆怯的勾引,粘腻的水声在拉丝的肉瓣翻飞里陡现,薄软的粉舌探出,在空气中勾勒着形状,像是在描绘着粗壮的茎身和饱满的肉冠。

    “我的、我的……”

    乔唐顺着指示说着难以开口的话语,那个字对他来说简直难以启齿。他细致的眼角攀上一线花瓣样的浅粉,眼睛里的泪水打着转,“……好想被插,非常渴望长期被使用。”

    他跪坐起来,细瘦优美的手掌仍在贪吃的肉缝里抽插着,爬向了两位主任,脸颊晕染着滚滚春潮,如同黑色翎翅般的羽睫翻飞着,翩翩然将眼波送向了正对着他的两人。

    乔唐将肉鼓鼓的馒头阴阜里的手抽了出来,淋漓的花液珠串般洒出,就着这种煽情的粘稠将两人的蟒兽从束缚中解脱出来,贴着了柔软粉白的脸颊上,让其上流出来的腺液涂抹透嫩的面颊。

    “无论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尽力学习如何让主人们满意的……”

    他略带哽咽的话语被激烈的动作消音,马上被拎起来夹在两者中间,正个翻折过来,如同被猛兽猎群攫住的猎物。

    身后的狄诺捉着他的肉屁股,一掼到底,整个插入了湿漉漉的花穴中,龟头上暴起的肉环和冠棱顶刺着肥软微张的胞宫圆口。

    “这里看起来很肥肿啊,吃过多少人?”

    难以想象这句话是一向温柔爱护他的朋友说出来的,乔唐扶着尼法暖烘烘的肌肉起伏的胸口,看着对方用勃发的阳具亵玩般地戳顶着他形状漂亮的肚脐眼和坟起的馒头尖,粗黑的茂盛丛林扎得嫩肉湿漉漉肿鼓鼓的。

    “我不知道……”

    他又怕又羞,极致的惭愧和自怜自艾严丝合缝地笼住了忧悒的心,非常害怕就这样被裸身赶出去,遍体爱液地在走廊里被熟识的同学们发现。

    “你不知道?看来你援交卖淫的传闻是真的啊。”

    尼法残忍地揭开他的伤疤,看着被干得狼狈不堪、摇晃不已的白痴玫瑰被尖锐的话语刺伤得双唇发抖,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只能用哀怯的泪眼和低声的哽咽无力地回应。

    “那这里应该也能吃下两根了吧?”

    尼法的手指陷入了奶油般紧绷滑腻的腰侧软肉,把正被肏得汁水淌浇的花穴挑起花瓣,试探地往里伸进手指。

    “不行……不行的,放不进去……呜……”

    乔唐摇着头,抵抗贝肉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然而尼法却不为所动,直到把纷叠的肉花撇剥到糊满珍珠般的花露,黏黏答答的蕊层被拉得薄薄地泛着白。

    “不是说主人做什么都可以吗?只是这样就说‘不行’,看来真是没什么诚意啊。”

    然后,尼法在后者断断续续的道歉里挺腰贯穿了瑟缩的小肉唇,把深粉色的充血贝肉破开,化作一滩任人鱼肉的红肉膏脂,软腻腻地喷吐着热气。

    穴眼鼓鼓囊囊得丧失血色,真正被填饱得一丝缝隙也无,满足地发出响亮的吞食声,把男根滋溜滋溜地往里吸,子宫口的肉环肥嘟嘟地拱起,温暖柔顺地吮吸着龟头上流出的腥液,好似那是最美妙的食物。

    一星嫩红饱溢的蚌珠在两根阴茎的翻进杀出里也跟着不停地进入阴道口,刷弄着隐秘的通透肉窍,激起刚入行不久的小娼妇越来越高昂的阵阵哭叫。

    “主人、主人……!我错了,里面好酸好涨——”

    乔唐的肚子上溅落肉芽喷射出的失禁水液,微黄的尿液里还有隐约的精絮,把柔腻的白肉弄得脏兮兮的,活像一只不慎落水遭难的小动物。

    两张肉唇挣扎着抽动鼓翘着,带动不停被肏得乱晃的肉蒂一跳一跳地在狭窄湿润的小孔里翻飞,搅打出飙射的水线和细细的沫浪,堆在被开发得仿佛裹着鲜红胎衣的荔枝果肉的女穴骚缝间,胶膜样糊住吮吸着两根巨硕肉棒的肉阴洞口。

    他的腿心热得快要沸腾,肿热到他咝咝地倒吸着冷气,激痛里有种可怖的快意,针扎般把肉瓣弄得鼓鼓囊囊的。

    被暴力猛侵的女穴的疼痛渐渐被阴蒂上传来的抚慰,以及被衔在唇舌里来回舔舐的乳包上轻柔的绵绵舌吻中和了些许。

    乔唐泛着苦闷的面颊上淌出意乱情迷的坨红,他爱娇地挺着胸脯把奶包往尼法手里送,空出的手偷偷地捏弄肿大的蒂尖和乱晃的肉芽。

    额角上渗出情动汗水的狄诺吮着他耳根下的一片嫩皮,尖尖的犬牙咬着泛红的皮肤。

    “这么快就浪起来了?真骚。”

    “不、不是的……”

    下意识委屈地辩解着,乔唐被吻得微肿的嘴唇轻抿,强行的驯服让他在激烈的情浪里颠簸失向,下身的小肉嘴像是吃奶的婴儿,紧致到了极点地嘬着在穴里顶撞拱侵的性器,滴着水的鲜嫩骚红的美蚌大张着淫蒂喷出蕾潮,把屁股下床单濡深了一小滩。

    他浑身哆嗦着,眼泪糊住了整张在情欲里盛开得格外艳丽的面容,花心酥烂,又哭又喘地讨饶。

    “慢点、不要那么重……主人,唔,我会死的……”

    鲜红欲滴的肉花盛放着两片开合如贝的花唇,被硕大的阳具挤得湿漉漉地皱翻开,湿热紧窄的阴道淫荡地绞缠着肉龙,嫩生生的宫口怯怯地包住肉冠,从边隙里吸出乳白的鲜奶,一滴不剩地食卷进了肥软的宫鲍里。

    “呜……”

    乔唐双目恍然,连绵的欲望白雾如同一张网,从红得仿若擦了胭脂的唇线中升起。

    他的双腿无力地摊开,眼前炸开的一线模糊的白光让他突出两只刑具冠顶的肚皮一阵剧烈的收缩,脐下的粉白馒头涨得骚肿热红,刚被拔出两根肉桩的甬道抽搐着喷涌出一线稀稀的乳白状热流,被倒翻着提过身子来的姿势弄得那四溅的一层阴精兜头兜脸地炸开,淅淅沥沥地席卷了他满是细汗的一部分肌肤。

    他被玩坏了,水润失神的眸子里都是啜泣后的迷茫,高高地鼓起来的肉蚌被粗糙的阴毛和啪啪拍打的囊袋摩擦,炸起刺痛的酥麻,下身通了电一样有种头皮发麻的酸痹感。

    还没等他趴在床单上回过神来,总是神情阴郁的狄诺忽然压了过来,一手撑在他的身侧,另一只手则沿着细嫩如膏脂美玉的臀肉滑动,水声滋沥地插进了那还未合包的女穴。

    之前被两根粗大无情的大肉棍子插得火辣辣的甬道在看似安慰的抚游下振颤不止,骚水随着手指的推进浇淋在两片磨破了的肉唇上,腥涩的骚味包裹住了这片暂时风平浪静的肥沃女地。

    乔唐不明所以,咬着嘴哆嗦着被揽着掐痕斑斑的腰肢,柔软雪包顶峰挺立的一株肉蕾被含在嘴里咀嚼,害得他刚被灌饱的开荤后习得淫荡教程的肉逼又有点湿了的迹象。

    “你喜欢我们吗?”

    尼法半跪在床边,像是在执行吻手礼般沿着他雪白细嫩的脚背往上轻吻着,深邃的眼窝里嵌着的一对暗色眼珠凶狠又温存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他剥皮拆骨吞下肚子里,由此彻底血肉交融密不可分般。

    他的嘴唇渐渐停在了紧

    分卷阅读51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