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53

    整的语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知不觉地就走过来了,并不是谁都可以的……”

    淫艳的肉体上翻腾起红湿海棠的柔色,把花芯里面的雨露都捣出来了,正擦着好像流不干的靡水。

    是不一样的朋友吗?

    他的心弦在猛烈地颤动着,昏头涨脑的乔唐反省思索着自己与双子交往相处的细节,那些场景仿佛都慢慢笼上了暧昧的色泽。

    其实,他们的面容总给他一种难以辨别的熟悉和亲切,仿佛在他踏入这座学院之前就已经有了血浓于水的牵绊,注定就是属于对方的。杂乱纷繁的场景,只不过是障眼法和烟雾弹,命运的丝线将他拉向对方,无论身处何地。

    相较起在夜晚里蒙着眼被看不清是谁的人轮暴,与这对双胞胎的性爱在莽烈里有着侵蚀骨血的意乱彷徨——

    真的只是被逼无奈吗?

    乔唐抬起双眸,在洒亮的清澈月光里将额头和嘴唇印在了透明的门扉上,像是在向神像忏悔着自己的过错。

    莹白胴体光裸无遗,腿根的深区埋着一条神秘奇异的泛红肉缝,还在汩汩地冒水,流出潮吹后的掺精耻液。

    玫瑰印痕般的斑斑爱迹花瓣样遍洒剔透的肌理,透明的光纱与之交织成最圣洁又冶艳的淫靡油画,如同无邪的祭品正主动仰着脆弱的喉咙,渴求着献祭的终幕。

    随时都可能会被发现的慌乱危险地在耳边敲打着信号,让胸腔里鼓动的心跳激烈得像是混乱的鼓点。

    狼群危险的讯息仅在一步之遥。

    “所以,你是想成为我们的恋人吗?”

    乔唐几近眩晕地看着离他不远的猛兽弯下脊背,深亮的瞳仁在希伯来式的精致穹顶下泻出危险的光。

    他点了点头。

    门扉缓慢朝内开启,如同天边云翳的缝隙里穿透的无形福音之声,他被滚热的怀抱揽在了怀里。

    “我,我不会再去做那样的事情了……”他到底还是说不出粗俗的“卖淫”的字眼。

    雨帘般的黑暗幕布沉重地垂下,露打丝绦,将他沉陷的灵魂和肉体淋得透湿,一丝呼吸也不能渗出,所有的吐息和呻吟都被泥封于沉暗发酵的巨笼中,弥散出浓郁的暗息。

    像是连地面都在颤动,他在交错的凌乱呼吸里擒落于被翻红浪的潮织中。

    无法挣脱,也无力抵抗。

    他与两人抵死缠绵着,耳鬓厮触,交换着每一寸肌肤上残留的温度。

    乔唐在窒息般的交合里哆哆嗦嗦地呼喘,总也干不了的眼泪淌到拥抱着他的男人身上,像是要把整个人都哭到融化一般。

    到最后,在天边的鱼肚白里,他抬抱起连绷紧的脚尖都浸润着丝亮体液的双足,把白胖肿厚的阴阜纤毫毕露地坦剥出来,亲手扳开两片沾着丝缕血迹精水的蚌唇,柔韧的大腿勾着男人的背部,牵引其来到甜蜜的肉户,滋滋回响的玉壶里咬着阴茎,回味着里头鼓荡的精液的浓俨。

    虽然疼,但是他的心里有一种自甘堕落的快感,骨髓里的刺痒使得头皮都绷紧了,裸露在外的汗湿皮肤都在针刺般发麻。

    他埋首于另一人的胯下,柔柔地深喉着令他疼痛又令他高潮涟涟的肉具,那上面泼了一层埋在肉鲍缠绞后的晶亮水渍,吸在嘴里又腥又骚。

    浓烈的味道在唇舌里化开,像是鞭子一样钻进了他的喉咙,然后是抖颤的心房和抽搐的肚子,甚至是汩汩翻浪的子宫,束缚着他的形体和精神。

    他被吊在半空无法坠落,是被蜘蛛女镰刀样的利吻钳住的猎物,被吞噬是他最终的归宿。

    也许是吹了太久的寒风,又出着冷汗里做爱太久,他第二天发了高烧,在比之前滔天的情热更为可怖的滚浪里蔫然垂首,呼出来的气都搀着白雾。

    清晨到了,身旁一左一右躺着的双生子轻蹑着下了床,去盥洗室整漱。

    在窸窸窣窣的声音里,烧得迷迷糊糊的乔唐笨拙地下了床,蹒跚着走到盥洗室门口,看见尼法正散漫地披着制服衬衫,胸前的扣子敞开着,领子松乱地搭在两边,胸前硬实的肌群上还有他划拉出来的几点刮印。

    尼法的眼帘垂着,正草草处理着晨勃,左手在慢慢地系着纽扣,而腾出来的右手正上下套弄着昨夜在花径里好好享受了一番的阴茎,刚从紧致滑嫩的阴道里抽出来没几个小时,上面还有几点令人脸红耳赤的稠丝,透着淫液的甜骚。

    忽然,一只玉白的手掌包笼在没有被全然握住的根茎底部,柔滑的掌心暖烘烘的,散着异常的高温。

    尼法转过身去,正撞上一对湿润的清澈鹿眸。

    只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刚从柜子里摸出来的白衬衫,乔唐克制着强烈的羞惭,抿着下唇,半蹲下身打算为男友纾解清晨的欲望。

    “……我自己弄就好。”

    见乔唐还烧得满面通红,已经让出门的狄诺为他请假的尼法摸了摸乔唐柔软的发顶。

    话音未落,只觉勃发的欲根被轻柔的吮住,带着足以让人疯狂的湿濡紧窒,小男友宛若玉雕雪铸的侧脸渗着层层晕红和点点薄汗,黑檀翅羽般的发丝轻柔地散开,随着前后深喉的动作拂在胯间和性器上。

    “我想帮你……”

    湿漉漉的杏眸里流露出恳求,乔唐强忍着干呕的欲望,柔嫩的唇瓣舒展开来,包裹住男根底部,骄矜的手指抚触轻揉着其下的囊袋。

    一想到自己被现在的男友知道之前是多么的淫荡,乔唐的心中就涌起痛苦的歉疚感,迫使他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为恋人解决晨间的小麻烦,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尼法深吸了一口气,沙哑的声线里有不为人知的愉悦。

    “不用勉强自己。”

    乔唐皱着眉头吞咽着咸腥的液体,毫无所知地开始夹紧腿摩擦起了湿泞的穴道,其间深处断断续续泌出水流。

    “因为我、做过那种事,呜咕……所以、所以嫌弃我吗……?”

    乔唐的声音里有了一点局促的哭腔,就在他羞愧得喉头收紧、眼泪要掉不掉的时候,湿热的口腔里的物事退了出来,然后他被拉了起来。

    “如果觉得难过的话,”尼法在他的额头和紧闭的眼睫上印下数个轻盈如鸿羽的吻,看着他淡粉色的稚嫩脸颊,撩起了洁白的衬衫下摆,在甜蜜的喘息里沙沙地抚娑着不盈寸缕的肉胖女户,“那就好好地补偿一下就行了。”

    阴蒂被揪起,如同揉搓成熟葡萄般来回滚动轻弹,乔唐的下身暖潮热涌,阴道里开始滋滋地出水。

    他趴跪在地上,像是一条柔顺的母狗般被进入了承欢一夜的绽放肉花,刺刺的麻痒和钝痛让他含着男人的阴茎轻扭着肉感的臀部,下面噗呲噗呲地乱响,大肉棒把处在发烧的高温下直淌水哆嗦的女穴干得滑腻腻的,在肉体的啪啪打桩声里潮吹不止。

    私处火辣辣的,好像马上就要被灼烧坏了。燃烧蔓延的烫靡里盛托着全然无暇旁顾的爽利,他正在经历着“小小的死亡”。

    乔唐的神经被炸得通了强烈的电流,一扯一扯地牵着皮肉发痛,已然是

    分卷阅读53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