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宴(H) 作者:雪落金天

    分卷阅读55

    ”

    乔唐还处在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昏沉里,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往他怀里固执地堆填,嘴唇还轻轻碰了一下狄诺裸露在敞开的纽扣下的锁骨。

    “这么热情?”

    虽然见识过肢体缠绵下心甘情愿的呈献,狄诺还是被任人采撷的不设防给撼动了,他抬起怀中人的下巴,密密地沿着秀美的轮廓往耳后的皮肤啄吻。

    “……要做吗?”

    感受到了另一个恋人胯间抬起头的坚硬,乔唐抬起被高热折磨得透湿的眸子问道。

    “你不是还在生病吗?”

    “已经退了一些了。”

    不知尼法给他喝了什么药,居然在一番酣畅淋漓的性爱后,高烧没有理所应当地变得更为严重,反而还降了些许温度。

    乔唐垂下浓密的睫扇,宛若编贝的牙齿从唇缝中露出一线洁白的莹润,“现在也可以的……”

    还没等狄诺反应过来,他主动扳开腿间流水的蜜桃肉臀,滚烫的手心摸索着包住蓄势待发的阳具,就着趴伏在狄诺胸膛上的姿势,沉下腰把肉鞭吃进了紧致温暖的肉花中。

    狄诺深吸了一口气,被轻柔的花瓣又咬又吸,虔诚地抚慰着肿痛的阴茎上的经络,幼滑的子宫淫荡地唆含进了一大截龟头。

    乔唐轻轻捧着他的脸,在他的嘴唇上印上一个轻轻的吻,如同羽毛搔过心尖,痒得致命,却又正中红心。

    “是你招惹我的。”

    狄诺喃喃着,苍白的脸上泛出病态的潮红,骤缩的瞳仁如同有着冷血动物的兽性。

    急促的呼吸间,他将是要把怀中之人揉碎般压进心跳失速的潮热胸腔,啜饮着仿佛有着甜味的皮肤上渗出的柔露,急切而有规律的吻几乎遍布乔唐的全身,充斥着逾界的偏执。

    暗地里渴求已久的猎物终于在慌不择路间扑腾落入织就的天罗地网,以恋人的身份住入毒蛇的巢穴,还自愿提出交欢的请求——

    他难以忍耐地翻来覆去地品尝着这份糕点,从头到尾都烙上了兄弟私有物品的烙印,被挤压出来的每一滴甜蜜都被鼓动的喉结送进身体深处,然后自那体内的漩涡里旋沉翻腾,融为一体。

    乔唐浑身上下都被咬磨遍,莹白的皮肉上刻满了可怜兮兮的爱痕,就连腿间的嫩皮也被尖利的犬齿刺破泛红。

    肿痛的花瓣被热热地含在嘴里吸吮,连带着花蒂也被舔啄得嫩肉几乎要鼓出其上的一小圈薄皮。

    后穴里插着的毛茸茸的尾巴被掐住根部捏玩,其上装着的一根假阳具被挑弄得不住往肠道深处钻弄,淫邪地突突跳动着。胯间的两柄阳茎在湿肿的穴窍里咕啾进出,把小兔子入得欲仙欲死。

    两条蒙着湿光的长腿绷得紧紧的,清晰到连每一丝肌理都清晰可见,搭在身侧随着撞击上下颠摇晃动。

    脚踝处挑着的肮脏泥泞的内裤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吸水揉结成沉重的一团,挂在珠玉似的骨节处摇震不休,所及之处留下淫靡的湿痕。

    每一下沉重有力的抽送都能拔抽出晶润的亮丝,从被肏得肥厚肉缝里源源流出,把身下的床单染上腥骚的涩味,暖烘烘地发酵出情欲熏人的麝气,浓郁地蒸腾满了这间热潮沸腾的狭窄房间。

    湿濡的闷响和啪啪的肉声敲击着耳膜,把无力挣扎的脔宠钉在翻滚的情浪顶端,身体和灵魂俱被抛得高高的,无法落地。

    又潮吹了一次的猎物抽搐着肏干至痉挛不止的阴道,湿漉漉地被猎人抱在怀里鞭笞挞伐最敏感脆弱的嫩肉。

    后者并没有顾怜他刚高潮完无比敏感脆弱的身体,畅通无阻的肉刃在不停张开闭合抖动的蚌穴里抽插,把透软的粉蕊也倒剥了出来,颤巍巍地被攥住最甜蜜的芯眼,迸射绞顶尽珍藏在内的花蜜。

    昏昏然的乔唐淹没于把灵魂也烫得支离破碎的高热渊狱中,几近无法呼吸,红得鲜妍无比的嘴唇被火热地封缄换气的缝隙,攫取着每一缕甘甜。

    他好像什么都没想,又好像什么都在想,脑海里不住的划过如同被打碎的镜面般残破的画面和记忆。

    ——没错,正如你所猜想的那样。之前的援交和卖淫,都是出于你性欲高涨下的纾解渴求。

    耳畔的声音森然地告诉他。

    蜷缩起身体的乔唐被抱着双腿架起,热潮汹涌的身体酥软地腾空,脚尖忽然接触到一抹沁人的冰冷,如同刀锋划过指肚,杂糅着令人神智一醒的冰寒。

    乔唐睁开怔忪的双眼,浑浑噩噩的神智随着脚尖和足踝被镜面的摩擦召回一线清明。

    镜中的淫奴玉面含春,腰肢款摆,穿戴着的一双兔耳朵和一团绒球尾巴抖来晃去,构成了最卑微的乞怜。

    兼具两性特征的淫兔正被秽乱不堪地摊开最隐秘的花蕊和雏芯,两口肉谷里水光淋漓,已然是不堪苛责的饱胀模样,潮吹时滴滴答答的蜜津从承托不住水露的雌花肉皿中射溅四泄,把洁净光滑的镜面都喷湿了一小块。

    温暖的巢穴里粗硬的紫红阳具严丝合缝地嵌入层叠的娇嫩花瓣,把猩红肿鼓的水滑细腔搅得天翻地覆。

    已经褪去处子颜色的阴唇盛开着熟烂的浓艳,蚌瓣上布满了从昨夜积攒的精斑,星星点点地揉进贝肉起伏鼓囊的娇芯,整个是一副被情欲改造得过分成熟冶艳了的模样,即使说是关于惯于偷情的熟妇骚娼的性器也完全当得起。

    纤长的手指恶意地扯起一边淌着水的小肥嘴,立刻被缀着啄了一口,光滑的指肚瞬间被淋得油光水滑。

    “看清楚了吗?”狄诺埋首在他温暖的后颈里,汲取着一点肉感的芬芳,胯下的蟒兽在泥泞的嫩屄里亵玩着谄媚的淫肉,榨取每一滴晶莹的甜美,“真是淫荡。”

    这句话击溃了乔唐最后的一丝防线。

    他呜咽着,蜷缩起身体,看着镜中已然被掘烂淫窍的畸形身体,头目森然,决堤的羞愧和全然无所顾忌了的放纵和堕落从殷红的臀缝席卷而起,一把攥住了毫无防备地被击破了硬壳的心。

    乔唐哭喘着,任由恋人在他的子宫里灌精。

    淅淅沥沥的水声在耳畔响起,他在被填满灌饱的满足里与给予自己温暖和坚实感的情人交接着唇舌,被拥抱着陷入漫漫长夜。

    在征得乔唐的同意后,他宿舍里的私人物品都搬到了兄弟俩的寝室里,完全过上了饮食起居都密切相连的日子,日夜颠鸾倒凤、被翻红浪。

    即使是在上课的时候,也时常有偷情般遮遮掩掩的性交,子宫里总是含满精水的乔唐总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在高频率的做爱里怀孕,然后生下这对兄弟俩的孩子。

    昏暗的器材室、明亮的讲台、人潮熙攘的放映间、衣鬓交错的舞会……几乎是校园的每一处角落,乔唐都与这对兄弟欢爱过,臀隙里含裹着稠密的白浆,需要频繁地更换内裤。

    到后来,在云雨初歇时恋人们还会往里面塞跳蛋、振动棒一类的玩具来堵住贪吃得不停流口水的肉窍,甚至有时候是随身携带的手帕,把娇嫩的淫肠摩擦得又酸又麻。

    乔唐连上课的时候都时常痒得坐不住,

    分卷阅读55

章节目录

肉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雪落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金天并收藏肉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