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西隆城是玉石大城,城里的许多居民依靠玉石吃饭。街道上的其他店铺稀少,唯有石块最多。如果找到一块两块上好的玉石,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万俟家在西隆城开设了两家店铺,经营得有声有色,在当地也有声望。万俟家从事zhè gè 行列几百年,从来没有栽过跟斗。据说万俟家的祖先jiù shì 西隆城的居民,因为挖出一块极品的血玉成为当地首富。

    苏晨对玉石方面没有研究,赶路的时候很无聊,幸好青竹在旁边向她讲叙许多有关玉石的传说。万俟风坐在马车里安静地看书,偶尔抬头微笑地看着滔滔不绝的青竹。不知道为什么,苏晨总觉得呆在万俟风的身边很不自在。

    从孟多城到西隆城需要驾驶五天五夜的马车。万俟风zhǔn bèi 了两个车夫赶路,dǎ suàn 连夜赶路。可是青竹和苏晨都是闲不住的人,根本不愿意整天窝在马车里。于是他们临时改变计划,反正距离赌石会还有空余的时间,他们并不急着赶路,所以一路上游山玩水好不自在。如果一直走官路会节省一些时间,但是他们遇城便逛,所以原本只需要五天五夜的路程却用了八天八夜才到达目的地。

    到达西隆城以后,苏晨才知道青竹描述的场景并不夸张。大街上铺满了石头摊位,还有许多人背着石头远道而来。看见这些石头,万俟风的眼中散发着耀眼的神彩。他让苏晨和青竹去别院等他,他dǎ suàn 仔细地辨别这些石头的价值。

    苏晨和青竹最近被闷坏了,当然不肯乖乖地回到小破房子里发闷。再者他们对这些石头很感兴趣,也想亲眼看看这些石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些石头很会骗人,就算是最好的玉石大师也有被欺骗的时候。”青竹说道。

    三人逛了一圈,没有发现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西隆城盛产玉石,但是发现玉石需要机遇。许多外地人冒着一夜暴富的想法来这里赌石,大多数人血本无归,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瞎猫碰见死耗子发了横财。正是因为有这些少数人存在,所以引发更多人不信邪地扑来这里。

    “赌石会是十家顶极的玉石商行联手举办的。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百多个店铺报名。我们公子jiù shì 举办这场大赛的负责人之一。”青竹得意地说道:“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游戏,十年举办一次。上次的大赛我们万俟家拍下了一块极品玉石,成为玉石行业的不败神话。”

    “羞羞羞,你不觉得自己有王婆卖瓜的嫌疑吗?”苏晨看见青竹得意的小脸,gù yì 刺激他说道。

    “什么叫王婆卖瓜?”青竹是万俟风的书童,跟着他读不了少书,但是还是不明白苏晨的意思。

    苏晨轻咳一声,双手做喇叭状,作势吆喝道:“大家快来看哦,我的瓜又大又甜,绝对是zhè gè 世界上最好的瓜。你们吃了还想吃,不吃绝对后悔。呐,这jiù shì 王婆卖瓜的样子。”

    “zhè gè 王婆很聪明嘛,作生意就应该吆喝啊!”青竹还是不明白王婆卖瓜与他说的话有什么相干。

    万俟风轻笑出声,用扇头轻轻地敲了一下青竹的nǎo dài ,宠溺地说道:“王婆卖瓜,自卖又自夸。”

    “啊!紫姐姐,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青竹幽怨地说道:“上次赌石的时候我才几岁,还跟着公子来过这里呢,我记得清清楚楚。”

    “不是不相信你。”苏晨发现青竹有些不gāo xìng,开解道:“只是开玩笑,小气的家伙。”

    “你们累了吗?如果不累,我们去青风楼吃饭。”万俟风指着对面的楼盘说道:“青风楼是这里最好的酒楼,或许你们可以尝尝这里的本地特色。”

    “好啊!”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万俟风毫无主子架子,这让苏晨特别yì ;。古代人的主仆观念很强,公冶晟那个沙猪男jiù shì 活生生的特例之一。

    刚进入清风楼,伙计立即迎上来。自从苏晨被万俟风救下来以后,就从来没有仔细地打扮过自己,所以看上去像丫环似的。三人之中,只有万俟风拥有天生的贵气,所以伙计谄媚地迎向他。

    “各位客官吃点什么?我们这里的荷叶鸡,青蒸鸭,佛跳墙最美味了,各位要不要尝尝?”

    “你们说呢?”万俟风直接把决定权推给青竹和苏晨。

    苏晨听见这些菜名很熟悉,而且yìn xiàng 中的它们确实很好吃,便没有jù jué 。几人饮着小茶,吃着点心,听着小曲,再偶尔聊几句话。他们选择的wèi zhì 不错,正好靠着窗户,可以看见街道上的场景。

    以前在钥王府的时候没有如此自由自在地逛过街,现在踩在古代的街道上,有一种荒唐的感觉。

    这算什么呢?身体不是自己的,生活的环境又如此复杂,而且对面坐着一个应该作古的古代人。

    如果以前有人告诉她会变成zhè gè 样子,她肯定直接拿着冰冷的新式手枪毙了他。

    “哟,哪来的俏爷,长得可真俊啊!”一道粗犷的男声传过来。

    苏晨和青竹看着来人,两人同时皱了皱眉头。zhè gè 男人长相粗犷,身上还散发着恶臭的wèi dào ,实在让人无法忍受。他穿着华丽的衣服,身后跟着十几个吊儿郎当的护卫。自从他们进入zhè gè 大堂后,原本坐在这里吃饭的客人们就像看见瘟神似的一哄而散。

    他刚才说了什么?苏晨和青竹抚着鼻子,不停地扇着面前的kōng qì ,希望那种恶心的wèi dào 能够快点消失。半晌,他们才fǎn yīng 过来。他说万俟风是俏爷?

    那个……这算调戏吗?俏爷……噗!hā hā哈……

    两人实在忍不住了,抚着嘴巴大笑特笑起来。万俟风挑挑眉,微笑地看着苏晨和青竹,表情是那么邪恶。

    青竹打了一个冷颤,赶紧闭嘴。苏晨促狭地看着万俟风,把他无声的恐吓不当一回事。

    粗汉眼神诡异地打量着万俟风,把他全身上下都看了一遍,邪恶的样子实在欠扁。他嘿嘿笑道:“不错,不错,长得真不错。”

    “你想怎么样?”只有粗汉一个人唱独角戏,苏晨觉得没有多少意思,便代替万俟风询问道。“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各位吧?”

    “以前不认识并不打紧,现在认识就成了。老子是这里的地头蛇,这里统统归我管。小子,跟老子走一趟吧!”粗汉拍着万俟风的肩膀,眼神和手掌很不规矩。

    “奇怪了,我们干嘛跟你们走?我们可没有和路边的猫猫狗狗攀交情的习惯。”苏晨淡淡地说道。

    “猫……”粗汉yí huò 地说道:“哪来的猫?”说着,他朝四周张望,仿佛想找到苏晨嘴里的猫猫狗狗在什么wèi zhì 。

    苏晨黑线,青竹黑线,站在粗汉身后的护卫们也黑线。

    “老大,他骂你是猫猫狗狗。”站在他身后的护卫说道:“zhè gè 小娘皮骂你呢!”

    “混蛋,你敢骂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粗汉一听怒了,狠狠地拍了桌子一掌,吼道。

    “知道啊!地头蛇嘛!你姓地,名头蛇。虽然名字有点怪怪的,不过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没有文化,家里的父母想必也没有读过书,能够取名字已经很不错了,总比小黑子二狗子强多了,所以可以理解。”苏晨同情地看着他,叹道:“哎!文盲不是你的错,那是社会惹的祸。不过你千不该万不该,当了文盲已经很不幸了,你偏偏又耍流氓。你耍流氓也罢了,可是你为什么找一个男人耍流氓呢?你知道他是谁吗?你不知道他是谁你就乱耍流氓,你到底是流氓还是白痴啊?还是你根本jiù shì 又流氓又白痴……”

    粗汉认真地凝听苏晨的教诲,不过很快就支撑不住了。头又昏又痛,脑子还迷糊,耳朵听不见了。zhè gè 女人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他看见她嘴巴不停地动却听不见声音?

    “闭嘴!”粗汉大吼一声,抱着nǎo dài 蹲了下去。“吵死了,你们把她的嘴巴堵上。”

    “老大,我们也觉得很难受,根本提不起lì qì 。”护卫在后面抱怨道:“简直比庙里的和尚还罗嗦,受不了了。”

    “敲昏她,再把那个俏爷带走,老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粗汉嘿嘿笑道。

    粗汉是这里的名人,世人都知道他喜欢这一口。许多西隆城的漂亮男人不敢随便出门,就算出门也要把自己丑化,否则难免不被zhè gè 喜欢兔儿的地头蛇惦记。

    万俟风一直很冷静,仿佛他们正在演出与他无关的戏码。直到地头蛇把魔掌伸向他,他的手指动了。

    哗!漂亮的纸扇展开。纸扇以极快的速度在房间里飞了一圈,随着它的飞动,那些被它靠近的地头蛇惨叫起来。

    纸扇以极其优美的姿势回到万俟风的手里。他淡淡地环视一周,便不再理会惨叫不止的众人,jì xù 品尝手中的热茶。

    “好茶,可惜被苍蝇扰了兴致。”万俟风淡淡地说道。

章节目录

替身出嫁:弃妃太招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桐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歌并收藏替身出嫁:弃妃太招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