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嫔妃听了皇后娘娘的话,顿时神色各异。那位晨妃娘娘真是神秘莫测,进宫这么多天还没有见过她的人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皇上藏得深呢!他们也想知道那是怎样的天仙佳人,竟能把皇上迷得昏头转向。

    各位嫔妃相视一眼,神色竟是惊人的相同。他们这些人互相争斗了许多年,到最后便宜了别人,当然心中不甘。不管以前有什么深仇大恨,现在他们具有相同的敌人,那jiù shì 这位新封的晨妃。

    “皇后娘娘,这位晨妹妹到底是哪家的佳人,难道连请安这种规矩都不明白吗?”张贵妃抚着小嘴轻笑道。

    “对呀!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我们的生活都是娘娘安排,她怎么直接避开了娘娘反而麻烦皇上?皇上只理朝政,哪有闲情逸致管理后宫的事务?如果此事被太后娘娘知晓,她还以为皇后娘娘违反了祖宗规矩呢!”李妃轻笑说道。

    “各位妹妹,晨妃妹妹初进宫廷,难免会有许多规矩不明白,请各位妹妹多多包涵,平时替姐姐教导她。”皇后微笑道。

    皇后娘娘召见苏晨,苏晨想了想,换上前几天zhǔn bèi 的衣服出门。只见她穿着华丽的服装,打扮得花姿招展,与平时的作风完全不一样。如果换作不了解真相的人,他们肯定把她当成那种世俗女子。四婢不理解她的作风,因为此时的苏晨与她平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就像变了一个人。

    “娘娘,皇后娘娘召见你,你这样不太好吧?”小蓝不解地说道:“如果娘娘误会你独宠,不知道会如何处治你。”

    “我jiù shì 要让她如此认为。”苏晨淡道。公冶霖希望他的后宫混乱起来,她不做搅乱这池浑水的工具,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如此甚好,干脆让整个局面变得好玩,这样才能速战速决。

    “可是……”小蓝还想说什么,小紫dǎ duàn 了他的话。她们知道她的身份独特,只是不明白他们到底处于什么身份。皇上对她的态度很矛盾,他们这些做奴婢的人最好装聋作哑,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

    苏晨抬头看着坤宁宫,满脸不屑地笑了笑。以前不知道,现在才知道整个后宫jiù shì 一场xiào huà 。屋里的女人肯定恨不得杀了她吧!在他们眼里,她jiù shì 迷惑男人的狐狸精。天可怜见,她才是最大的受害人。希望皇帝交给她的东西有用,不然她可顾不是两人之间的协议。

    还没有走进去就听见里面的说话声。几十个女人又说又笑,场面说不出的温馨特别。世人都说锋国皇后母仪天下,简直jiù shì 天下女人的楷模。她却觉得心中发麻,不知道这位外表优雅高贵的皇后娘娘有多么仇恨那些女人。没有女人是天生的贤惠,贤惠只是女人完美的面具而已。

    “晨妃娘娘驾到!”小太监看见苏晨,面色闪过惊异的神色。他以前收过苏晨的红包,所以认得她。他发现新妃与曾经的钥王妃如此相似,脸色变了数变。

    房间里的女人听见通报,立即肃色以待。他们整齐衣裙,检查了头上的发簪,然后面无表情地瞪着门口。皇后扫视四周,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几位嫔妃发现她眼底的异色,都告诉自己心平气地等着看好戏。

    苏晨面不改色地迎接众人的打量,脸上扬起bsp;làn 的微笑,举手投足间尽是大家闺秀的气质。她弯身行礼,恭敬地说道:“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坐在上位的皇后微笑地看着她,qīn qiē 地说道:“抬起头来。”

    苏晨撇撇嘴,沉静地抬起头,害羞地看着她。众人看见她的容貌,顿时大吃一惊。钥王妃与苏醒儿之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当初还有三美竟技的因缘。如今这位晨妃与钥王妃长得如此相似,他们真的不敢往那方面思考。

    向来优雅高贵的皇后娘娘黑了脸,双眼锐利地看着她。只见她十指掐着手心,很快就感受到温湿的液体。

    “晨妃娘娘好生面善,莫不是在哪里见过?”皇后微笑道。

    “皇后娘娘,或许这jiù shì 传说中的缘份吧?”张贵族巧言笑兮。“当初娘娘也是这样对臣妾说的。”

    “说得也是。不过本宫觉得晨妃妹妹比妹妹你多了几分熟悉的感觉。”皇后说道:“这又是为何?”

    “这就对了!”李妃说道:“臣妾也觉得晨妃妹妹面善。”

    “臣妾总觉得晨妃妹妹与钥王妃有几分相似,各位姐妹说说是不是zhè gè 道理?”其中一个妃嫔轻笑说道。

    “经姐姐这样一提,臣妾也觉得有几分相似。”有人惊道:“不过钥王妃可是喜欢清静的女子,没有晨妃妹妹那样光彩耀眼。”

    几个封位最高的嫔妃一人接一句地说着话,没有让苏晨起来的意思。苏晨跪在那里,忍受着众人的指指点点。她一直保持淡淡的笑容,让人抓不到把柄。皇后不敢做得太过份,突然惊道:“呀!妹妹怎么还跪在那里?”

    “这是妹妹应该做的。进宫这么多日子,妹妹始终没有机会向姐姐请安。不过皇上说了,姐姐是一个慈善的人,你是不会介意的。”苏晨微笑地说道。

    “皇上真是了解本宫。本宫对姐妹向来亲厚,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怪罪你呢!”皇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皇后慈善,妹妹也不能把皇后的慈善当成应当的吧?”有人取笑道:“真是不客气。”

    “姐姐说笑了。皇后娘娘尊贵优雅,是天下女子的楷模,岂是妹妹能够冒犯的?”苏晨抚嘴轻笑。

    “你们这些小嘴啊,真是让人又恨又爱。行了行了,不要欺负新妹妹,小心皇上心疼。”张贵妃巧笑道:“咱们的新妹妹真是讨喜,这身段这脸形这气质足够担当天下第一美人。难怪咱们皇上有了新人忘旧人,整日只喜欢妹妹的俏脸。与妹妹相比,姐姐们真是老了。”

    苏晨暗暗地同情公冶霖。后宫狼多肉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被吃得干干净净的。这些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话里话外充满了暗示和争锋相对。如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亲姐妹们呢!真是懂得做表面功夫,指不定在暗处使什么绊子。

    与他们相比,其他封位渺小的妃嫔就露眼多了。他们看着苏晨的眼神肆无忌惮,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愤怒,有人憎恨。总之,全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野狼。

    第一次jiàn miàn ,皇后纵然再讨厌她也不敢做什么。至于其他妃嫔,个个都是练成精的人物,怎么看不出来如今的局势?反正正宫都不着急,他们急什么?她如今正值圣宠,挑zhè gè 时间与她作对简直愚蠢可笑。

    其他人不想挑事,不代表着苏晨不愿意挑事。她恨不得事情越闹越大,把后宫的那个老太婆招出来。

    “皇上昨日还提起贵妃娘娘。”几人闲聊几句,苏晨突然对张贵妃说道:“他说娘娘初进宫的那会儿,整日闹着出宫,害得他花了好多心思才把你哄住。他还说那个时候的娘娘乖巧可爱,就像仙女似的。”

    意思是说,她最近不合他心意了。初进宫的那会儿是仙女,难道现在变成妖精了?

    张贵妃的笑脸再也保持不住。初进宫的时候,她才十三岁,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她在家里时,家人把她捧在手心中长大。从来没有人委屈她,所以越来越任性。她原本不愿意进宫,只是向来宠爱她的父亲jiù shì 不同意她的决定。她整日闹着出宫,jiù shì 希望皇上讨厌她。最终,她还是屈服了。没有人可以忤逆皇帝,zhè gè 道理在她看见不受宠的妃嫔被太监欺辱的时候明白了。

    宫里的妃嫔都是官家小姐,再不济也不应该受到如此对待。当她看见那样的场面时,便知道必须夺得圣宠,这样才能保护自己不受欺负。事实上,她做对了。当她想尽bàn fǎ 讨皇帝欢心的时候,她成了贵妃。她做的第一件事情jiù shì 把那个恶心过她的太监赐死。至于那个受屈而死的嫔妃,她暗处祭祀了两次。

    不是她心肠良善,而是她觉得自己有这样的认知全是她的功劳。如果不是她牺牲了性命,她不会如此明悟。

    皇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初进宫的时候天真可爱,现在就不可爱了吗?

    是啊!现在的她攻于心计,早就不是当年的小姑娘。以前可不会笑得如此虚伪,现在却把这套数展示得淋漓尽致。

    “皇上就知道拿臣妾开心。”张贵妃抚嘴笑道:“那是哪年的事情了,亏他还提出来,也不怕羞了臣妾。”

    “记得那年与妹妹同时进宫,如今想来我们居然在宫中生活了这么久。为什么我觉得那是昨天发生的事情?”皇后感叹地说道:“如今看着貌美如花的妹妹们,我才感叹光阴易逝。”

    意思是说,你们这些小姑娘再漂亮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总有一天你们会体会我们的心情。等下次选秀的时候,你们就知道被新人取代的感觉。

章节目录

替身出嫁:弃妃太招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桐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歌并收藏替身出嫁:弃妃太招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