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晨知道,自己赤手门的杀手在暗中为自己做事,也不会多过问什么。只不过这逍遥宫突然少了一个二长老,竟然没有人询问为什么。倒是那海棕,看上去颇为gāo xìng,似乎正为自己少了一个死对头而暗自庆祝着!!

    总有一天,这逍遥宫全部都是自己的心腹,你们这些长老们就吃屎去吧。苏晨在心中暗自说道,回到自己的房间内,一道陌生的气息传来,苏晨冷冷的说道:“谁?!”

    好强的警惕能力!在房间内的凤霄不禁暗自惊叹着,以他的能力,想要调查出苏晨的底细很简单,但是,zhè gè 苏晨就像是冒出来的,新来曼陀罗的女子,其他的背景全无。为了能单独会见这位佳人,凤霄花了整整一百两银子才把一个妓女买通,在他眼里,这里的女子全部都是妓女,就连苏晨也是其中一个。

    只不过凤霄忽略了,在这曼陀罗青楼的女子,个个都是高手。只是这苏晨新来,她们想要jiāo xùn 苏晨一番而已。在何莲的口中,她们只知道苏晨是来自乡下的,并不知道苏晨jiù shì 她们的老板,也绝对不知道,此刻的苏晨,已经是逍遥宫的宫主了!

    苏晨微微一笑,看着从那屏风后走出的凤霄,嘲讽道:“哟,这不是陈国的丞相大人吗,怎么也学那些猫猫狗狗,喜欢到处在别人的房间里窜啊。”

    凤霄脸部的肌肉抽动着,该死,根本就不应该来找zhè gè 女人,zhè gè 欠抽的女人。凤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huí qù 后,脑海内都是苏晨的身影,那怪异的武功,还有那奇怪的药物,最后一个,便是那永不服输的性格。好不容易不带护卫来这曼陀罗内,jiù shì 为了见上zhè gè 女人一眼,没想到刚jiàn miàn ,这女人就这样说自己。

    当下,凤霄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这里是青楼,有钱难道也不能进吗?本相还没听说过,有青楼jù jué 送上门来的生意。”

    “hē hē ,当然没有人jù jué 白花花的银子,不过,不知丞相大人要怎样玩乐呢?”苏晨本想告诉凤霄,这里和其他的青楼地方不同,是卖身不卖艺,但是看到凤霄那么欠揍的表情,便顺了凤霄的意思。苏晨倒要看看,zhè gè 男人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凤霄冷笑道:“在zhè gè 地方就不要丞相丞相的叫了,你说你叫小晨?能说说,是什么地方的人吗?”

    想打探我的底细?没门。苏晨在心中冷笑着,但表面却不露声色,笑着请凤霄坐在椅子上,随后倒了一盏茶给凤霄,坐在那粉红色的床铺上,笑着说道:“小女子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叫……中国。”

    “中国?在哪里?”凤霄问道,同时在自己的脑海内搜寻了一下,陈国并没有这样的地方,而且其余的国家,也没有叫中国的,也许只是一个小国家吧。

    苏晨;的说道:“中国当然在地球上了,好了,不讨论zhè gè 了。难道公子想要浪费这良辰美景吗?”说道这里,苏晨朝着凤霄抛了一个媚眼。

    凤霄脸部的肌肉抽搐着,冷冷的说道:“一个肮脏的女子,不配得到本相的怜爱。”

    肮脏?苏晨猛地一掌打在桌子上,站起身来,眼内闪过数道杀气,当初穿越到zhè gè 世界来,公治晟jiù shì 因为她的肮脏,是一双别人穿过了的破鞋,才会那样虐待自己。如今,却又在凤霄的耳中听到了zhè gè 词语,难道女人的清白真的很重要吗,古代男人就这样看重女人的贞洁?

    感受苏晨那愤怒的目光,凤霄也暗道自己的情绪为何会这样,瞥了一眼苏晨,站起身来,捏住苏晨的下巴说道:“不过,听说你还未接客,本相倒是可以kǎo lǜ 一下,让你成为本相的人。”

    “哼,多谢丞相的好意了,可惜,小女子已经被很多狗咬过了,身体早已经不干净了,还望丞相另找其他人。”苏晨冷冷的说道,挥手打掉凤霄的手,现在的她刚从城隍庙外回来,全身全被汗水大师,那一身红色的衣服黏在她的身体上,显现出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也不管那还在一旁的凤霄,苏晨直接走进屏风内,解开自己的衣衫,jīng guò 特别的改造,苏晨的浴室在那屏风后面,没有喷水头,没有热水器,不过,却有着一根热水管,能够随时供应热水上来。

    浸泡着那劳累的身体,苏晨只想趁着现在好好的思考片刻,究竟是什么人敢在暗中算计自己。至于外面的凤霄,苏晨没dǎ suàn 过去跟他说什么,毕竟古代男人都是一个样子,特别看重女人的清白。

    凤霄听到苏晨的话,不禁全身一颤,被狗咬了?一个女人,竟然这样说自己?顿时,凤霄对苏晨的兴趣越来越大了,看着那屏风后的影子,凤霄心神一荡。

    “怎么?堂堂的丞相难道也想要当那狗吗?”苏晨冷笑着,看着已经走了进来的凤霄,此刻的她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若是想要占到她的便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怒,zhè gè 女人竟然把自己当作狗!凤霄冷冷的看着苏晨,沉声说道:“我来这里是找乐子的!”

    “噢?除了床上功夫,你还要找什么乐子?”苏晨冷冷的看着凤霄,眼内闪过一道冷光。若不是看在他是丞相的份上,苏晨早就解决了他。该死的,权利权利,在zhè gè 时代,权利果然是最有用的东西,必须考取到功名!

    凤霄冷声笑道:“若是你想见识一下,我也可以为你展现?”

    “是吗?不过我怕你满足不了我,半路败下场来。”苏晨挑衅着说道,淡淡的看着凤霄,伸出那如同莲藕般的玉璧,浮动着那水面。

    那一对玉兔若隐若现,勾起某人的欲火。单单是这样,并不足以让凤霄动心,但是,对面的,毕竟是自己日夜所想的人,一时间,凤霄快速朝着苏晨抱来。

    眼中杀气shì fàng 开来,武功的最高境界,便是摘花捏草皆可伤人。当然,苏晨还没有这么深厚的内力。但见苏晨暗用内力,凝聚到自己的双手之上,猛地朝着水面一推,那水花兀的溅起,朝着凤霄的脸颊上而去。

    大吃一惊,凤霄暗道自己太过大意,对方可不是普通的女子。双手连忙击出,在那浴桶上一击,借力朝着后面猛地退去。

    苏晨趁机腾身而去,双手快速在那屏风上一扯,那白色的浴巾迅速裹住她那发育完好的身体,站在那冰冷的地面上,苏晨冷笑着说道:“丞相大人未免太心急了吧。”

    “是吗?”凤霄冷哼着,从怀中摸出一把银票来,冷冷的说道:“你们不过是妓女而已,要的只是钱,这里有足够的钱,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曼陀罗是怎么招呼客人的。”

    “不好意思,公子,你的这点钱,连看小女子脱衣服都不够。”苏晨的嘴角微微向上扬起,手指早已经捏得直响了。堂堂逍遥宫宫主的身价,就值这几两银子?

    “啪……”将那手中的银票摔在桌子上,凤霄脸颊上的肌肉抽动着,那可是整整的一千两银子,别说是苏晨一个人,就算是十个苏晨,也能够买下来了。偏偏眼前的zhè gè 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单手一挥,凤霄手上的力量兀自传出。而苏晨的身体,却是zhǔ dòng 朝着凤霄飞去。kě è ,又是内力!苏晨猛地一颤,该死的,她最大的缺点,jiù shì 没有多少内力,无法抵抗住凤霄,若是现在,她拥有雨词那样强的内力,区区一个凤霄算什么,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他!

    手指快速的在苏晨的身体上一点,凤霄直接将苏晨仍在床上,冷冷的笑道:“既然已经洗干净了,那么就不需要再等什么了。”

    “哼,用内力算是什么好汉,有本事解开我的穴道,我跟你打。”苏晨淡漠的看着床边的凤霄,丫的,zhè gè 凤霄的内力到底有多高?原本能冲开的穴道,现在根本是纹丝未动。

    “解开?”凤霄冷冷的笑了一下,坐在床沿上,轻轻抚摸着苏晨那细嫩的肌肤,凤霄冷笑道:“说吧,那奇怪的武功,你究竟是跟谁学的?本相不介意将你娶进家门,然后慢慢问出这武功是跟谁学的。”

    “哼,堂堂一个丞相取一个青楼女子为妻,难道你不怕旁人xiào huà 吗?”苏晨冷冷的说道,现在的她,只需要时间,足够的时间解开这穴道,然后就能duì fù zhè gè 凤霄了。

    然而,凤霄却不给她zhè gè 机会,双手猛地一扯,将那浴巾拉掉,顿时,完美的酮体暴露在凤霄眼前。看着那雪白的肌肤,凤霄直接俯下身来,触碰着苏晨的身体。

    kě è ,这身体,实在太敏感了。三年时间没经历过情事的苏晨,哪里经得起凤霄这样的挑逗,整个身子慢慢的泛红,咬牙瞪着凤霄,苏晨全身微微颤抖着。

章节目录

替身出嫁:弃妃太招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桐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歌并收藏替身出嫁:弃妃太招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