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申郡茹终是一人回门,却得到了侯府最热烈的欢迎。

    申冀带着众人亲自在门口迎着,老夫人亲自握了她的手将其迎进门,汪氏等人自不必说,眼里心里散发出来的都是喜悦之气。

    在他们看来,申郡茹这一把赌对了。

    一片欢愉之中,独独二房闷不做声,申郡碧并未露面,申元周夫妻也只是略一露脸便再也不见。

    让申郡茹惊讶的是,段皓秀带着薛瑞儿乌古颜都前来庆贺,还带着成亲时未来得及送出的添妆,段臻也来了,也带来了庆王妃的贺礼。

    因此当她回去的时候,身后头拉着一车车的贺礼,堪比成亲当日,实在壮观。

    申郡碧不敢在人前露面,皆因脸上疤痕太显眼,却不妨碍她私底下寻个机会找申郡茹。

    她专门等在茹雨阁的门口,如愿以偿的等到申郡茹归来,看着申郡茹红光满面,身上衣衫全都是珍稀布料,尽显富贵荣华,将小小的人儿衬得宛若天仙下凡,雍容华贵。

    她脸上蒙了轻纱,申郡茹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她,实在懒得同她说话,却又躲不过,便只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着她。

    申郡碧带着满腔恨意,紧握着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着,“申郡茹,你才是最后的赢家,高高在上的五皇子妃,说不定日后还会成为皇后。”

    申郡茹脸上一冷,“还请慎言,皇后还端坐在中宫里呢。”

    “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企图,这些天我终于想明白了,是你和段南骁设计陷害我和二皇子的,是你们一步步将我们引向万劫不复的地步。”申郡碧强压着心底怒火,声音颤抖,“我只问你,杏儿是不是你救的?是不是你送到二皇子府去的?这一切是不是都跟你有关系?”

    “是又如何?”申郡茹冷笑,“难道这一切都只怪别人么?难道杏儿母女就该死么?”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啊。”申郡碧发了疯似的冲向申郡茹,尖利的指甲狠狠的朝申郡茹脸上抓去,但她还未碰着申郡茹,已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当即便摔倒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申郡茹看她一眼,“二小姐发疯了,告诉祖母,还是请人看着点二小姐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连茹雨阁的门都没进。

    申郡碧还想再上前,却被人死死的摁住动弹不得,也只能用愤恨到流血的双目死瞪着优雅离开的申郡茹。

    段南骁又在逍遥宫里住了半月,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便与申郡茹搬回了五皇子府,两人关起门来,专心致志的过起幸福日子来。

    又过了半月,杜华庭与申郡姝大婚,申郡姝跟着去了雪域国。

    申郡茹两人前去送行,与申郡姝自是姐妹情深,说不完的知心话,相约他日去雪域国看望申郡姝。

    申郡奉的婚事也订了下来,乃是大理寺卿家的嫡长女,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汪氏甚是满意。

    待过了年,太子妃诞下皇长孙,皇上突然宣旨退位,太子遂提前登基,成为新皇。

    新皇登基半年后,急招段南骁进宫,将其关在御书房里不许出去。

    段南骁歪着身子靠在太师椅上,斜睨太子,“我说过了,我对国王不感兴趣,我只想带着茹儿游山玩水。”

    段南煦还是那句话,“做了东峦的国王一样可以游山玩水,到时候你又有钱又有权,想去哪里去不了?再说了,说不定茹儿还想做皇后呢。”

    段南骁蹭的坐起来,“茹儿还小,没这个心思。皇帝大哥,换个人不行吗?”

    “别人我不放心,难道你能眼睁睁看着你亲自打下的江山让别人去糟蹋?”段南煦依旧诱导着,“你就当去玩玩,这一辈子不做个王,多冤枉呢?”

    “你封我个逍遥王不就完了?”

    “逍遥王?你休想。我在这里累死累活,你倒好,逍遥去了,你说吧,去还是不去?”

    “不去。”

    “那好,你也别回去了,陪我看奏折吧。”

    “茹儿还在家里等我。”

    “那就让她等到白头吧,实在等不了,朕下旨让她另寻良婿。”

    段南骁跌坐在椅子上,“狠,够狠。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段南煦摇头,“没了。”

    段南骁咬咬牙,“万一我实力壮大了,返回来攻打你怎么办?”

    段南煦微笑,“不用你攻打,我拱手相让。”

    段南骁吓得往后退,连连摆手,“这个不用了,万一我的后代与你的后代打起来怎么办?”

    “这辈子的事还没解决完,后代的事自然要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你操的什么横心,他们不嫌累,要打便打呗。”段南煦说的轻松,让听者心头颤了好几颤。

    段南骁还是不死心,“只有这一个选择?”

    “嗯。”

    “那好吧,为了能早点回去见茹儿,我就勉强答应了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茹儿不同意,我可就没办法了。”

    “你敢连夜出逃,我就连夜把你抓回来。”

    段南骁瞪眼,“你怎么知道我要逃?”

    段南煦微微一笑,“骁儿,就当帮帮我,帮帮百姓们,让他们过几年安稳日子吧。”

    段南骁不再多说,与之相视一笑。

    对于要去东峦国做皇后,申郡茹非但不排斥,还觉得挺新鲜,东峦国的皇后呢,想想都觉得很霸气,她兀自兴奋着,丝毫不顾忌闷闷不乐的夫君。

    “你很开心么?”段南骁极其郁闷,他的茹儿原来这么喜欢权利,枉他一直以为她清心寡欲。

    “我为什么不开心呢?不想见的人永世都不会再见了,亲爱的姐妹们都各有归属,多美好啊,我又要去做皇后了,人生实在太美好了。”

    她禁不住在原地转了个圈,大红的衣衫随风飞舞,俨然一只翻飞的红蝴蝶。

    年后,申元周一家三口出门的时候路遇劫匪,全都死于刀下,一个不留。

    这自然是老皇帝的手笔,老皇帝果然赦免了二皇子府一干奴仆,包括锦雪。然而锦雪却选择了追随段南晨而去。

    凤菱诞下一男婴,成为二房的独苗苗,自然承袭了二房一脉。

    老侯爷担心凤菱母子被人欺凌,遂做主让凤菱抱着申郡浩的令牌拜堂成亲,让凤菱堂堂正正做了二房的少夫人,如此,凤菱有了名分,其子便是二房的嫡子。

    常嵇羽果然考中了状元,风风光光的将段皓秀娶回家里,两人的幸福甜蜜自不可言。

    最让人惊讶的是薛瑞儿,雷霆手段制服了段南沣不说,还在暗地里帮了新皇不少忙,这也化解了三兄弟的恩恩怨怨,彻底消除了段南沣争夺皇位之意。

    听说段南沣铁了心的要跟着薛瑞儿守卫边疆去呢,只可惜皇后不舍得放人。

    至于乌古颜,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京城呆的好好的,非要跑回蒙古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乌古颜消失了没几天,段臻也消失了。

    新皇派人找了许多天,才得到回禀,庆王爷跑到蒙古玩儿去了。

    这一桩桩事听起来似乎都很美好。

    申郡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不美好的事,为什么要不开心呢?

    乌黑的眸子灵动的闪了闪,她忽的想到一件事,返过身趴到他身上,两手掰着他的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我警告你,做了国王也不可三心二意,你的王宫里只有有一个皇后,想要纳妾,绝无可能。”

    段南骁长呼一口气,“你终于想到重点了,不过鉴于你今天表现太差,你的这个建议我决定再考虑下。”

    “你敢。”申郡茹揪起他的领子,一口咬在他脖子上,“咬死你。”

    段南骁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声音沙哑着叹道,“时间过得真慢,再熬两年,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哈哈。”

    身下嘹亮的笑声飞上碧蓝的天空。

    两年又有什么煎熬的呢?反正剩下的日子,他们永远都会熬在一起,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章节目录

庶女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西小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小舟并收藏庶女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