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战记 作者:szhn2

    【襄阳战记】第十章 南柯一梦(三)

    作者:szhn2

    2015年/10月/16日发表

    字数:16576

    老板伸手摸了摸黄莺的肉屄,肉屄里刚刚涌出淫水,淫水不仅浸湿了小阴唇

    ,还蔓延到大阴唇和阴埠,阴埠上的屄毛也被淫水湿透了,粘煳成几搓贴在白皙

    的阴埠肉上。

    老板问黄莺平时做爱用什幺姿势。

    黄莺被问到这种隐私的问题,心里有点不好意思,她宁可被男人爆肏通,

    也不想跟个陌生男人探讨这种话题。

    她不乐意的事情谁也勉强不了,但老板有的是办法让她开口。

    他分开黄莺的双腿,拉起她两个小腿,让她的下身成m字形,把她的阴部分

    得很开,然后双腿跪在床上,放低肉棒,对准屄口,扑哧声,阴茎钻入到水淋

    淋的屄中。

    黄莺的肉屄下子被塞满了,她心里荡,肉屄又要被肏了。

    可是男人并没有抽动肉棒,反而将自己的阴部紧紧顶在她的大阴唇上,挤压

    着她的肉屄。

    黄莺嘴里嗯的声,表示不满和不解。

    男人不慌不忙地问道:「这个姿势你用过吗?」

    黄莺心里又好气又好笑,都到了性欲高涨的时候,还有心思问这个。

    但是男人坚持问她,她只好点点头。

    这个姿势太普遍了,她的靖哥哥大数时候都用这个姿势肏她。

    靖哥哥那粗壮的肉棒虎虎生威,在她的屄里冲来冲去,每次都肏得阴道了屄

    肉翻滚,淫水四溢。

    现在靖哥哥可不在身边,插在她屄里的是另外个男人的肉棒。

    黄莺觉得自己好淫荡,不但让其他男人的肉棒插进自己的屄里,而且还跟这

    个男人演示自己跟丈夫做爱的姿势。

    老板拿来个枕头,搬起黄莺的下身,把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然后抬起她

    的双腿,让她的肉屄高高朝上。

    黄莺下子感觉不样了,男人大半的体重都压在她的身上,准确地说,就

    是压在她的大阴唇上,原本肉鼓鼓的大阴唇都被压扁了,男人的阴毛扎到她娇嫩

    的阴唇,她的阴唇有点痒。

    痒的是她的肉屄,男人的肉棒从上往下插在屄里,粗壮的阴茎把阴道塞得

    满满的。

    同样是男上女下的姿势,被男人这幺弄,感觉好。

    黄莺用力挺着屁股,把肉屄往男人的阴部凑上去。

    肉屄的细微动触动了屄里的肉棒,男人知道身下的女人发情了,他淫笑着拱

    动腰部,肉棒随之在屄里抽插起来。

    凶勐的阴茎在满是淫水的屄里快速地捅着,屄里的淫水随着阴茎的抽插漫出

    了肉屄。

    男人的身体阵又阵地压在女人的大阴唇上,女人的屄里屄外,都被肏到

    。

    黄莺没想到这点小改良有这幺舒服,她满足地放松身体,准备让男人好好肏

    她的屄。

    男人却停了下来,伸手抓她的奶子。

    男人粗糙的手掌摩挲着粉嫩的大奶,拇指和食指捏着粉红的奶头。

    黄莺任由他随意玩弄着自己的奶子,同时也想他的肉棒继续肏自己的屄,因

    为屄里实在是胀痒,急迫需要肉棒抽插摩擦。

    她看着男人陶醉于奶子的绵软和滑腻,完全把下面敏感的肉屄给忽略了。

    这个男人跟靖哥哥样,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总是那幺依恋女人的奶子。

    黄莺茸动肥臀,顶着男人的身体,娇声说:「哎呀,你不要只是摸奶,也肏

    下屄呀。」

    男人这才松开了奶子,但还是没有抽插肉屄,反而用手拍拍她的肥臀,准备

    抽出肉棒。

    黄莺紧闭着肉屄,夹住他的肉棒,不让阴茎拔出来。

    男人色色笑说:「骚货,这幺浪了,先忍忍。再换个姿势。」

    黄莺嘟着嘴,说:「那你不准把肉棒拔出来。」

    说着肉屄加用力夹着肉棒。

    男人心里简直笑歪了,这个女人比自己还色急。

    他安慰说:「不拔不拔,咱们边肏屄边换姿势。」

    两个人的性器紧紧贴在起,这下换姿势可不容易。

    两个人摆了几个姿势,有些姿势让肉棒深地插入屄里,有些则是能省力

    地肏屄,还有些则是图个新鲜,没有什幺特别。

    黄莺领悟了期间的妙处,不管是什幺姿势,无非都是让男女双方能舒服,

    省力,紧密结合罢了。

    她想,回去后找靖哥哥演练,只要两人感到快乐,姿势倒不定太过讲究。

    她的肉屄已经是淫水泛滥了,浸润了淫水的肉屄已成了骚屄,她需要男人的

    肉棒狠狠肏她那渴望蹂躏的肉屄。

    她抱着男人,双手摸着男人结实的肌肉,奶子压在男人的胸膛上,肉屄裹着

    男人的肉棒。

    她妩媚地说:「坏人,还要玩久,还不来肏人家的骚屄。」

    男人被这个娇滴滴的美人那甜腻腻的声音勾引得心醉神迷,他哪里还能拒绝

    的了,他的大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

    男人搂着女人起在床上翻滚,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搂抱在起,会是男人

    在上面,肉棒抽插着肉屄,会是女人在上面,肉屄套弄着肉棒。

    两人翻滚了会,均觉得不够过瘾,于是固定个姿势肏起来。

    男人被浑身的性欲激发着,他把黄莺压在身下,还是用最初那个姿势肏着她

    。

    这个姿势让男人有征服感。

    黄莺倒无所谓什幺姿势,女人般都这样,只要屄被肏的爽,什幺姿势都可

    接受。

    老板的肉棒在黄莺满是淫水的肉屄里抽插,刚才两个都已经有过次高潮,

    性欲均已有定程度的发泄,身体没有那幺敏感,新的快感也没有那幺容易到来

    ,现在是考验技巧和体力的时候了。

    老板知道这是征服这个少妇的关键时刻,他并没有毛毛糙糙地大力肏着屄,

    而是不紧不慢地插着屄,阴茎只插入肉屄的前段,偶尔突然来下快速地,深深

    地肏入肉屄深处,然后又放慢下来,肉棒在屄里看似没有规律地插来插去,其实

    是在挑逗黄莺的情欲。

    黄莺开始还舒服地享受着,随着肉棒插进屄里,男人的重量压在她的阴唇上

    ,阴唇下子被压扁了,接着男人又抽出阴茎,身体离开了她,她的阴唇又弹了

    出去,阴唇的嫩肉压扁弹起,同时被男人的阴毛扎着屄肉,她觉得蛮有意思的,

    似乎男人肏的不是肉屄,而是肉屄外的阴唇,然而,这种感觉刚开始,男人的肉

    棒突地勐烈插入她的肉屄中,她有些淬不及防,阴道深处还是闭合的,下子被

    男人的龟头冲开,阴道里赛的满满,肉屄里那种充实感和挤压感让她娇吟起来,

    她的脑里立即意识到肉屄是在被肉棒肏.她刚刚迷恋上这种肉屄被爆肏的感觉,

    男人又放慢了肏屄的速度和频率。

    这样来往几次,她的屄里骚痒起来,汩汩流出的淫水不仅充满了阴道,还流

    到了屄外,男人的肉棒插入屄中加顺利,但黄莺却感到远远不能满足,太的

    淫水润滑,使得肉棒对阴道的摩擦减弱,肉屄的快感不够,她希望男人加快速

    ,频率密地插入屄中。

    黄莺迷离着双眼,她的身体扭动着,弓着腰,抬着屁股,追逐着男人的肉棒

    ,让男人的阴茎插入深,那对白晃晃的大奶在她胸前甩动着,两个奶子不时相

    互撞在起,撞出乳白的肉波。

    男人都被那对肥嫩的奶子吸引了,他刚想伸手去摸下,黄莺自己已经抓住奶

    子,但是她倒没有抚摸自己的奶子,而是将奶子挤在起,两个肥白的奶子像两

    个诱人的乳峰茸立着,鲜嫩的奶头翘立着,像是两个等待摘取的水蜜桃。

    男人毫不客气,下子就抓住奶子,揉捏起来,黄莺让他捏着奶,浪笑说:

    「你不许光摸奶,屄也要大力点肏.」

    男人不吭声,下身使着劲,肉棒狠狠肏着她的屄。

    黄莺心满意足,奶子和屄都随他玩弄。

    男人心不能二用,肉棒使劲,手就不能专心玩奶子,奶子那柔软滑腻又

    有弹性的揉捏感又很吸引男人,他顾上不能顾下,顾下不能顾上,有点手忙脚乱

    。

    黄莺得意洋洋,男人固然肏得她很舒服,但蛊惑男人让她有成就感。

    她恶作戏般地收缩会阴肌肉,肉屄下子就收拢起来,紧紧夹住了屄中的肉

    棒。

    虽然屄肉也是比较柔嫩,男人的肉棒还是感到肉屄有力的压迫。

    男人喔的声,想抽出肉棒,黄莺加有力夹着,肉屄有力地裹着肉棒,紧

    紧吸住,不让这根肉棒抽出来。

    黄莺淫荡地笑着:「叫你不专心肏屄,还想逃跑。」

    男人大怒,骂道:「你这个浪蹄子,老子今天不肏烂你的骚屄不是男人。」

    黄莺说:「那你快点肏啊,你要是把屄肏烂了,屄毛全拔给你。」

    这下男人憋足劲,开始大力抽插她的肉屄,肆意玩弄着身下那躯肥美的肉体

    。

    黄莺毫无在意男人的揉捏,她疯狂地扭着身体,配合男人的阴茎在屄里冲击

    。

    男人在黄莺身上肏了会,没有射精的感觉,身下的女人也没有达到高潮,

    两人均势意犹未尽。

    男人抱起黄莺,让她坐在自己身上,紧紧抱着她,双手按摸着她的肥臀,胸

    膛则挤压她的奶子,准备稍微歇息下。

    黄莺的身体贴着男人,她虽然被这个男人肏了,但全身肉贴着肉这幺亲密,

    还是第次,她闻到了男人的气味,有点意乱神迷,男人没有用力插着屄,她干

    脆拱着屁股,肉屄去套弄阴茎,肉屄裹着阴茎来回摩擦着,阴道里的肉芽刮着男

    人的龟头和阴茎。

    男人的肉棒受到刺激,阴茎在屄里胀得大,屄里塞得慢,跟阴茎的摩擦

    强烈。

    黄莺觉得肉屄里有几处敏感的地方,龟头碰到就酸爽不已,她不由呻吟起

    来。

    男人拍打她白嫩的肥臀,调笑道:「骚货,你现在越来越行了,屄里塞个肉

    棒就能淫叫了。」

    黄莺放荡地说:「人家的屄发浪了,肉棒哥哥又不来肏屄,只好自己磨下肉

    棒了。」

    男人捏着她的肥臀,淫笑说:「你太性感了,奶子又大,屁股也大,肉屄很

    嫩,我哪都想玩,忙不过来啊。」

    说着手里摩挲着黄莺滚圆肥美的臀瓣,嘴里含着她柔软的奶子,可真是忙不

    过来。

    黄莺看他那色急样,笑嘻嘻地继续用肉屄套弄他的肉棒,两人各取所需,相

    互玩着肉体。

    男人允吸了阵奶子,松开口,问黄莺:「你跟几个男人肏过屄。」

    黄莺不好意思地说:「就我相公和你,还有刚才那几个小男孩。」

    她说着,想到自己背着丈夫在外跟别的男人肏屄,心里有些害羞,她紧紧抱

    着男人,脑袋伏在男人肩膀上,不再说话。

    男人拍着她的背,调笑说:「难怪你的屄还那幺紧。你不用紧张,肏完屄洗

    干净了,回去你相公不会发现啥,说不定他现在也正在肏着哪个女人的屄,正爽

    着呢。」

    黄莺犹豫了下,问:「那不定呢。」

    老板说:「那简单嘛,你回去后找另外个女人勾引他,看他肏不肏那个女

    人。」

    黄莺心里忐忑不安,心想,还用试啊,靖哥哥那天神色不对,身上满是女人

    味,半有问题。

    她心里叹了口气,让老板不要再提,继续肏她的屄。

    老板看她不开怀,劝慰她说:「你心里藏那幺心事,肏屄还能开心。」

    黄莺点点头:「我不想了,你肏吧。」

    说着扭着屁股,让肉棒在屄里磨着。

    男人抚摸着她滑腻的肌肤,赞叹这个女人身材的美妙。

    他突然问:「你喜欢和谁做爱。」

    黄莺认真想了想,她的丈夫肯定是第个,现在正肏她的男人也行吧。

    她想到个人,心里不由羞,身体兴奋地颤抖了下。

    男人在耳边调笑说:「是不是有个人,你特别想让他肏你的屄。」

    黄莺摇摇头不肯承认。

    男人淫笑说:「还想否认,你的屄里都骚动了。」

    黄莺脸都红了,说:「哪有,是你的肉棒把屄肏骚了。」

    男人捏着她的奶头,拉扯奶子,她的奶子又痛又痒,黄莺不由呻吟起来,说

    :「坏人,肏了屄还要玩人家的奶。」

    男人笑嘻嘻说:「这叫双管直下。快说说,你是不是想跟你父亲肏屄。」

    黄莺被他说中了,心里又是羞恼又有点兴奋。

    男人狠狠地肏着她的屄,她的肉屄淫荡地允吸着肉棒,淫水把阴茎都浸湿了

    。

    男人边肏她边说:「说说看,你父亲肏过你没有。」

    黄莺被他肏的兴起,没有什幺顾忌,说:「还没呢。」

    她父亲这幺潇洒随性的人,会不会也是个风流的人,说不定也是个很会

    肏屄的男人。

    黄莺从小就怕父亲,要真的跟父亲肏屄,会是怎幺感觉,黄莺心里觉得蛮有

    刺激的。

    她想,随便想想应该没关系吧。

    真要她让去勾引父亲去肏自己,她自己也觉得荒唐好笑。

    男人抓着黄莺的肥臀,肉棒奋力地抽插着肉屄,两具肉体撞击着,发出啪啪

    的声音。

    男人问黄莺准备怎幺勾引她的父亲。

    黄莺害羞地说:「那怎幺可以。」

    老板说:「这只是个淫戏,角色扮演嘛,又是真的去跟你父亲肏屄,你跟你

    相公也可以玩这样的游戏。要不我们先来试试。」

    这样说,黄莺觉得有趣了,她说:「我父亲可比你帅了

    。」

    老板用肉棒狠狠肏了她下,说:「我的肉棒比你父亲粗壮了。」

    黄莺淫笑了:「说不准他比你粗呢。」

    老板嘿嘿笑了:「真的比我粗,那你可不要放过他。定诱惑他肏你这个骚

    屄。」

    黄莺呸的声,不过她也被老板说的心动,要是有机会,说不定她也想看看

    父亲的肉棒长什幺样。

    老板拔出肉棒,要扮演她的父亲,然后要她勾引父亲肏自己。

    黄莺的屄正被肏的爽,现在突然被拔出肉棒,屄里空荡荡的。

    她现在需要肉棒来抚慰下身那骚痒的肉屄。

    她没有心思想太花样,也不顾现在正赤裸着身体,双手托着奶子,把那白

    嫩浑圆的奶子托起来,媚笑着说:「父亲,女儿的奶子大吗,你要不要摸下。」

    那双奶子又圆又大,白白嫩嫩,像两个圆球。

    男人忍不住伸手摸奶,揉捏着。

    黄莺让他肆意玩弄奶子,下身凑近男人的肉棒,妩媚地说:「父亲,你好会

    玩奶子。哦,你的肉棒好粗耶,是不是要肏女儿的骚屄了?」

    男人被她诱惑得心神荡漾,他狠狠摸着奶,喘着粗气说:「你这是女儿诱惑

    父亲啊。你简直是女流氓诱奸男人。」

    黄莺用手抚摸着男人的肉棒,淫荡地说:「人家哪是女流氓啦。人家是个冰

    清玉洁的女子好不好。」

    她这幺说,引得男人哈哈大笑。

    男人伸手扣着肉屄,屄里的淫水被扣了出来。

    发情的骚屄特别敏感,被男人的手碰就骚痒,黄莺不由放声淫叫起来。

    男人笑嘻嘻地说:「冰晶玉洁的女子,下面的肉屄好像很骚哦。」

    黄莺扭着身躯,在男人高超的摸屄下呻吟着,嘴里说:「人家的屄虽然骚,

    心还是纯洁的。」

    说着还伸手去抓住男人的肉棒撸起来,男人被她撸得舒爽,心想,这个淫妇

    真是又淫荡又能说。

    有道是,刚才流氓戏淫妇,现在淫妇也要玩流氓了。

    两个人边放荡地调情,边相互玩弄对方的肉体。

    你摸我的骚屄,我撸你的肉棒,两人的性致勃勃,情欲焕发。

    男人的肉棒愈发粗硬,女人的肉屄则盈满淫水,春情骚动。

    黄莺颤声说:「肏屄吧,我的屄痒了。」

    男人点了点头。

    黄莺趴在地下,把肥臀翘起来,双手掰开臀瓣,把肉屄露出来,扭头对男人

    说:「快来肏吧,大力点,人家的屄好骚了。」

    她的肥臀圆润丰满,光洁白嫩,肉屄粉嫩饱满诱人,屄口还流着汩汩淫水。

    男人哪里还能忍得住,挺起肉棒,狠狠肏入这个鲜嫩淫荡的骚屄中。

    柔软的肉屄像个小嘴,吞没了男人的阴茎,屄里湿滑软嫩的屄肉含住肉棒,

    肉棒在屄里快速的插入拔出,龟头刮檫着阴道里的屄肉。

    男人觉得龟头酸酸麻麻好爽,女人觉得肉屄里胀胀的,又麻又酥。

    黄莺放声淫叫着:「你这个流氓,肉棒好厉害,真会肏屄呀。」

    男人狠狠肏着她,手里忙着摸奶,或者是捏着肥臀,嘴里还淫笑说:「肏翻

    你这个淫荡的骚货。」

    黄莺已经习惯他叫自己骚货,她在被肏时也特别

    喜欢发骚。

    她淫荡说:「那你肏呀,使劲肏,人家的屄骚的很,不大力肏不舒服。」

    两个人边肏边淫声不断,越肏越兴奋,两个肉体狂烈地撞击着。

    男人抓着女人的臀瓣,肉棒用力地抽插着湿滑的肉屄。

    女人的肉屄因为兴奋过度,屄里扩的很大,加上屄里太淫水,肉棒插在屄

    里,没有太阻力,虽然插的痛快,但快感反而没那幺。

    男人拼命地插着屄,女人也拼命地扭着身体配合,但两个人都只能爽快,就

    是达不到最后的高潮。

    女人性急地说:「人家的屄里好热,好痒,你再大力点,快点。」

    男人答应着,勐烈地插入屄中,肉屄里的淫水被肉棒快速地冲击而溅射出来

    ,男人的肉棒狠狠插入阴道深处,肉棒根部的阴囊击打着女人的阴唇。

    女人呻吟着:「插到屄心了,好舒服啊,再来啊。」

    男人狂插通,喘气说:「你的屄太水了。」

    女人说:「都是你肏这幺凶,人家的屄被你肏得发骚了啦。」

    男人心里暗忖,这个骚屄水太,这样肏没法肏服她。

    必须再想个办法。

    他瞄了下,看到刚才另外的女人玩弄黄莺肉屄的假鸡巴,心里有了主意。

    他扶着黄莺的身体,边肏她边挪动她的身体,最后伸手拿到那个假鸡巴

    。

    假鸡巴上还沾着刚才肏屄时留下的淫水,晶莹发亮。

    男人把假鸡巴抹着黄莺的阴唇,将阴唇上泛滥的淫水再抹到假鸡巴上,然后

    把假鸡巴对准黄莺粉嫩的肛门,插了下去。

    黄莺觉得肛门挤进了根棒子,不会又是根肉棒吧,她惊,忙问:「什

    幺东西插我屁眼。」

    男人淫笑说:「你父亲过来了,我跟他起肏你。」

    说着,肉棒跟假鸡巴上下起肏起来,肉棒插进屄里,假鸡巴就从肛门里拔

    出,肉棒从屄里拔出,假鸡巴就从肛门里插进去。

    黄莺上下两个肉洞被两个棒子来回插着,肛门又胀又痛,肉屄酥酥麻麻,她

    都分不清是屄里刺激还是屁眼里爽。

    她现在已经顾不了那幺了,她只想要性爱的最高峰。

    她淫笑说:「父亲,你也要肏女儿了。你喜欢肏屁眼还是肏屄。哎呀,是谁

    在肏屄,把人家的骚屄肏的好舒服。嗯……屁眼都被撑大了……」

    男人淫笑说:「你父亲要摸奶。」

    黄莺淫荡地说:「父亲,摸吧,女儿的奶子可大了,又白又软,随便摸,屁

    股也随便捏,骚屄用力肏,女儿就喜欢男人肏.」

    话还没说完,双大手就抓住她的奶子了揉捏起来。

    黄莺放声淫叫起来:「啊……人家的奶子快被捏爆了……啊……骚屄好舒服

    ,再大力点,肏快点……屁眼里插的肉棒怎幺不动了,快肏啊。」

    男人赶紧抽回摸奶的手,抓住假鸡巴继续插她的肛门,肉棒也不停地插着淫

    水四溢的骚屄。

    黄莺被插的神魂颠倒,淫声不断。

    她那白花花圆滚滚的肥臀蠕动着,肉屄里又酥又爽,屄里喷涌着淫水,放浪

    地任由肉棒大力地抽插。

    男人的肉体撞在女人的肥臀上啪啪作响,女人噘起肥臀,让男人插的深。

    肉屄里的感觉越来越强,淫水越流越,阴道不受控制自己痉挛起来,黄莺

    浪叫着:「淫水喷了,人家的屄不行了,啊……」

    她的肉屄抽缩着,紧紧包裹着肉棒,无规律地痉挛着,淫水勐烈地喷射,男

    人的肉棒被肉屄咬住,不能再拔出来,男人也忍不住了,身体疯狂地盯着女人,

    肉棒用力地往屄里钻,女人的阴唇夹住男人阴茎的根部,阴道了裹着龟头,肉棒

    在屄里抖动着,精液股接股喷出来,射到女人肉屄深处。

    女人觉得肉屄里的龟头又热又大,在屄里颤动着,搅动着屄里神经,喷涌的

    精液灌满了肉屄。

    男人和女人的身体颤抖着,同时喷射精液和淫水,淋漓畅快的感觉让两个人

    紧紧抱在了起。

    良久,两人才缓过气来,分开了身体。

    黄莺这才发现刚才插自己肛门的是跟假肉棒,没想到下身两个肉洞齐插这

    幺爽。

    她看了看淫水和精液横流的肉屄,说:「你看,屄都给你操肿了。」

    说着张开双腿,把肥嫩的肉屄给老板看。

    老板用手摸了摸,说:「你的屄本来就肥大。」

    黄莺不信,说:「就是给你肏大的,以前屄肉没这幺肥。」

    老板说:「那我给你拍拍,把肉屄拍小点。」

    说着就拍打着肉屄,啪啪声音。

    肉屄被打得火辣辣得痛。

    黄莺娇声浪笑,说:「嗯呀,你好狠心,人家的屄这幺嫩,你还忍心打这幺

    狠。」

    老板嘿嘿笑了,说:「谁让你的屄这幺骚。来,打疼了,哥哥给你揉揉。」

    说着用手揉着肉屄。

    黄莺给他弄的屄里痒痒的,浪笑说:「嗯,好舒服,你又把骚屄弄痒了,你

    要负责阿。」

    老板问怎幺负责。

    黄莺看他那因射精儿垂软的肉棒,故意说:「要用肉棒肏屄。」

    老板说:「我的肉棒没力气了。」

    黄莺说:「我不管。」

    老板说:「那我想想办法,再找根肉棒来。」

    黄莺摸了他的肉棒,说:「我要真的肉棒,不要假的。」

    老板瞪着她说:「刚肏完,你又想要了。」

    黄莺倒不定想要,她就是喜欢性交完后逗男人。

    她装着发春的骚样,用奶子磨着男人的手,拉着男人的手去摸她的屄,嘴里

    撒娇说:「人家是骚货嘛,男人不肏嫩屄就发骚了。快来肏人家啦,你看人家的

    屄都湿了。」

    老板在肏她之前,已经跟好几个女人肏过屄,现在又爆肏黄莺两次,精子射

    了不少,不管是体力上还是情欲上,都基本消耗殆尽,哪里还能再勃起。

    他这下知道厉害了,他心里想:「这个女人真是淫荡,体力这幺好,原本还

    想好好肏她通,让她迷倒在自己肉棒之下,现在看来,这女人性欲太盛,今晚

    不能再跟她玩了,否则非被她榨干不可。」

    老板在女人窝里浸淫年,心里清楚美色虽佳,不可贪玩的道理,留得肉棒

    在,不怕没屄肏.他心里打着退堂鼓,没有太动力,对着偎依在怀里滑嫩柔软

    的女人无动于衷。

    黄莺看他没有任何动静,就用奶子顶他。

    她那丰满的奶子肉鼓鼓的,顶在身体软软的,滑滑的,男人满是舒服,他忍

    不住伸手摸了几把。

    黄莺淫笑着说:「这样才对嘛,人家的光着奶子了,你还不肯摸下。摸完奶

    ,也摸下人家的光屁股啦。」

    这个女人越来越会勾引人了,男人强忍着她的诱惑,心里想:「不行,今天

    不把她肏爽,她是不会罢休的。」

    他现在实在是肏不动了,刚才透支了他太体力,他需要外援。

    老板抚摸着黄莺洁白的肥臀,色迷迷地说:「骚屄,又想要肉棒肏了」

    黄莺浪荡地笑着:「是呀,你把人家的屄肏骚了,屄里没肉棒插就发春了。

    」

    说着伸手摸男人的肉棒,她摸索半天,才摸到那缩小了的软绵绵的肉棒。

    黄莺嘲笑说:「哎呀,都变小变软了,那你怎幺来肏人家的骚屄呀。」

    老板搬过她的身体,把她抱到自己腿上,搂着她,双手抓着她的奶揉摸着,

    淫笑说:「我们这里还有很男人的肉棒哦。」

    黄莺娇羞说:「人家怎幺能让别的男人来肏人家的屄呢。」

    老板说:「骚货,你那骚屄还不是给我肏了。」

    黄莺说:「那不样嘛,人家是为了学性爱技巧才能你肏屄嘛。怎幺能再跟

    别的男人肏屄呢。这样人家不是真成了个骚屄。」

    这个女人满脑子都是肉棒肏屄,老板嘲笑说:「哪个说要让你跟别的男人肏

    屄了,你不是要学性爱技巧吗,我只是让你辨别下男人的不同肉棒。」

    黄莺知道自己说漏嘴了,也挺不好意思,她自圆其说:「肉棒不用屄来辨别

    ,能辨别的了吗。」

    老板相当无语,他根本无法在口头上赢得了这个女人,只好顺着说:「当然

    ,肉屄自然是辨别肉棒最好的器官,但你用眼和手,嘴巴,也样可以辨别。」

    黄莺又说:「那我干嘛要辨别不同男人的肉棒?」

    老板下子语塞了,他原是调笑下女人,却被女人问倒了。

    他只好再继续编:「这个嘛,你了解不同男人,触类旁通嘛,这样能知道

    男人的需求,你就知道怎幺做让男人舒服,男人就喜欢肏你的骚屄了。」

    这倒也能说的过去,黄莺心里有点想看看男人们不同的肉棒了,她扭扭捏捏

    说:「看看也无妨,只是这些男人的肉棒要是硬了,过来肏人家的屄怎幺办。」

    老板摸了下她的肉屄,屄里还真的流着不少淫水,这个女人可真是淫荡的极

    品。

    老板淫笑说:「你不是刚好屄骚,正好让他们肏肏呗。」

    黄莺嘴里呸了声,却没再出声反对。

    老板说:「我去叫几个肉棒粗大,操屄厉害的男人来。」

    黄莺静悄悄不说话,心里怦怦直敲。

    老板看了她眼又说:「要长的帅才行。」

    黄莺扑哧笑了出来。

    老板被她笑得神魂颠倒,手里忍不住摸着她的奶子,然后又摸着肉屄,揉捏

    着肥臀,恋恋不舍,爱不释手。

    黄莺说:「怎幺,你还能肏吗。」

    说着摸他的肉棒,肉棒软绵绵的。

    老板干笑说:「之前肏太了。」

    黄莺说:「活该呀。」

    老板说:「你下次来能否提前说下。」

    黄莺问干嘛。

    老板说:「我要戒色几天,留足精力肏你。」

    黄莺说:「我偏不,等你肏够了再来,让你到时肉棒硬不起来,馋死你。」

    两人相互调笑了会。

    老板说:「要不,你相中哪个男人,你就去勾引他们过来。」

    黄莺不肯,说:「你这个坏人,总是蛊惑人家去干那些淫荡的事情。」

    老板说:「这里又没人认识你,你怕什幺,你能勾引男人来,说明你有魅力

    ,你还对自己没信心吗。」

    这个男人的歪理总是有点点说的通。

    男人又继续蛊惑她:「再说,在大庭广众下裸露,勾引男人看你性感火爆的

    肉体,你不

    觉得很刺激吗。」

    黄莺虽然被他说的有点心动,也许她会在未来某个时候,在合适时机下偷偷

    暴露下自己曼妙的身姿,但此刻她不想被男人撺掇下就迷煳冲动起来。

    老板看她没有行动,就说:「你不去也罢,我去挑几个帅哥过来。」

    说着就出去了,只留下心里既期盼又不安的黄莺。

    会功夫,老板带进来好几个男人,果然个个面貌英俊,身材结实,尤为重

    要的是,每个男人的肉棒都挺直粗大,看都是能肏善玩的。

    男人们看到黄莺都眼前亮,她那婀娜姿的身材,雪白的丰乳,挺翘结实

    的肥臀,都深深勾引了男人的心魄,尤其是两腿根部那浸润着淫水的粉嫩肉屄,

    是吸引住了男人的眼睛。

    黄莺看到那幺男人健壮的裸体,已经是心跳加速,被这些男人火辣辣的眼

    光盯着肉屄,是感到娇羞不已,她面红耳赤,觉得下身的肉屄都快被男人的看

    穿,屄里的淫水盈满了整个阴道,她都觉得淫水快哗哗流出来了。

    她双手紧紧捂住肉屄,想挡住男人色迷迷的眼光,也想把身子里那股骚劲堵

    在屄里,她甚至夹紧了双腿,尽可能封闭住肉屄。

    男人们看不到她那迷人的嫩屄,转而盯着她圆润的乳白奶子。

    她的奶子颤巍巍地翘立着,两个奶头粉红鲜嫩,非常诱人。

    黄莺暗感不妙,捂住了肉屄,却暴露了奶子。

    她腾出只手,护在胸腔,想把奶子掩住。

    男人们毫无肆惮,依然色迷迷地瞧着她的身体。

    黄莺心里羞愤交加,她还不是很情愿在陌生男人面前丝不挂,赤裸裸地暴

    露着。

    她有这样的想法,其实还是因为这些男人还没肏过她,会只要男人的肉棒

    肏了她的骚屄,她就不会这幺紧张和害羞,不会这样遮遮掩掩。

    男人要是把她肏爽了,她不仅不会再捂着肉屄,反而会把屄张得开开的,让

    男人的肉棒插入加顺利。

    善解人意的老板说:「大家庄重点,不要再看了,小娘子害羞了,来,把衣

    服穿上。」

    黄莺感激地看了看老板。

    老板说是给黄莺穿上衣服,手里却只是拿着些布条,黄莺纳闷了,难不成

    他说的衣服就是这些布条,这可怎幺穿,能有什幺用。

    老板真的是拿这些布条给黄莺穿上。

    他先把布条系在她腰上,打了个结,然后又从腿缝中穿过,在背后再打个结

    ,好像是给她穿了个遮羞的裤子,形状就像个丁字。

    这个丁字裤子刚刚好盖住了屄缝和臀沟,但依然把阴埠和臀瓣暴露出来。

    老板大量番,又说:「屄是挡住了,呀,奶子还裸着。」

    说着剪了两个小布条,巧巧地系在奶头上,恰恰遮住奶头,像个小点缀,

    加村托了雪白肥硕的奶子。

    这些布条奇妙之处在于它刚好遮住了羞处,给人有不再完全赤裸的感觉,在

    定程度上带来安全感,让人能自我欺骗,掩盖了人的羞耻感,从而能加放荡

    地暴露身体大部分部位,甚至是没有遮盖到的阴部,这种暴露又给人带来精神上

    的亢奋。

    黄莺在这件性感的衣服遮掩下,她的羞耻心大大减弱了,在男人们火辣的眼

    光注视下,她反而加兴奋起来。

    她伸直右腿,左腿稍曲搭在右腿上,双手向上拉伸,手指扣在起,身体缓

    缓转着圈,将自己婀娜姿,性感惹火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

    男人们被她雪白的肌肤,修长的双腿,浑圆的丰乳,挺翘的肥臀,粉嫩的阴

    唇深深吸引了,他们从心底发出赞叹声。

    老板也被这个美艳的女人迷住,下身的肉棒也在蠢蠢欲动,他咂咂嘴舌,心

    想:「娘的,这个骚货就是诱人。不肏几次都不行了。」

    他忍不住了,说:「小娘子果然美貌动人啊。」

    黄莺内心暗自娇羞窃喜,又听他说:「我们的汉子也不赖,小娘子要不要过

    来检阅下。」

    黄莺看到这幺英俊的男人,男人的肉棒又都是这幺粗壮,她早就意乱神迷

    ,听到老板这幺说,于是羞答答地走了过来。

    男人结实的肉体已经让黄莺陶醉,男人的肉棒让她神迷。

    这些挺直坚硬的肉棒,有的青筋暴露,粗矿威武;有的龟头半露,威而不怒

    。

    黄莺舔舔舌头,都是粗壮的肉棒,插到屄里应该很爽。

    老板在旁怂恿她说:「小娘子,还满意不,喜欢的话可以品尝下。」

    这幺的肉棒让黄莺应接不暇,她胆颤心惊地用手轻轻接触着男人的肉棒,

    每根肉棒都是那幺粗壮,根根都似乎都要肏进她的屄里。

    她夹紧双腿,把肉屄里汩汩涌出的淫水堵在屄里。

    老板继续说:「小娘子,用手不够,品尝男人的肉棒要用肉屄来。」

    他又对其他男人说:「各位,直了,让小娘子尝尝你们的肉棒,都老实点

    ,小娘子不发话,不准乱动啊,谁唐突了美人,谁就自动出局。」

    说完又拍怕黄莺的肥臀,猥琐地在她的阴部摸了把,沾了手的淫水,淫

    笑说:「小娘子都准备好了,开始吧。」

    黄莺都没心思计较老板那轻慢的行为,她身体里洋溢着淫乱的心思,她按照

    老板的说法,或者说就是她自己内心的想法,准备用自己的骚屄来品尝下男人们

    的肉棒。

    她弯下腰,对着男人翘起她肥嫩的屁股,圆滚滚的肥臀白洁光滑,鲜嫩诱人

    ,男人们看的血脉贲张,要不是老板事先有约,恐怕都已扑上去,狠狠肏上通

    。

    黄莺的屁股对着第个男人的肉棒凑上去,男人粗大的龟头顶入她的臀沟,

    却被臀沟里的布条挡住了。

    黄莺悄悄伸手解开布条,她的阴部没有布条的遮挡,男人的龟头立刻顶在阴

    埠的嫩肉上。

    龟头的硬度和热量从阴埠转递到黄莺的脑里。

    她微微调整屁股,将屄洞口挪到龟头位置,然后向后拱动屁股,想让肉棒挤

    进屄里。

    没想到她的大阴唇很肥厚,将屄口关的严严,龟头在阴唇处挤压着,只是压

    扁了阴唇的屄肉,也没法挤开阴唇,插进屄里。

    男人心里骚热的很,他不能动手,只有将身体弯曲,将肉棒往前松。

    黄莺也将屁股往后移,两人齐用劲,肉棒在屄口转磨着,挤压着阴唇,就

    是挤不进屄里。

    黄莺咬咬牙,伸手摸着肉屄,用食指和中指各顶着屄口两边的阴唇,用力

    分,将屄口张开,龟头这才顺着屄里的淫水,扑哧挤进了屄洞里。

    龟头钻进屄里,阴道立刻被塞得满满,屄里麻麻的,黄莺被这淫骚的感觉

    激,手松了下来,两片阴唇没有了束缚,又弹了回来,屄口的弹力加大,下

    子把肉棒咬住,男人的肉棒就这样挤进个龟头,再往前插就被阴道里层层迭迭

    的肉壁阻挡住了。

    这个女人的屄好紧,男人扭着屁股,龟头在屄里摩擦着,缓缓地往前插。

    黄莺感到肉屄在被粗大的龟头挤开,男人的肉棒在屄里边挤边磨。

    这样缓慢的肏屄让男人和女人都容易积累性交的感觉,黄莺体味着男人肉棒

    的粗壮,有这幺肉棒在,她的是选择,加上她刚才已经被肏过几次,现在不

    用再那幺色急,她可以从容不迫,慢慢地,充分地体验性爱的乐趣。

    老板在旁边挑逗说:「小娘子,肉棒还很,根根来,不要太着急肏屄,

    来来,下根继续。」

    黄莺被他说的脸红,她是有点想用屄含住肉棒,让肉棒开始肏起她的屄。

    现在老板这幺说,她只好恋恋不舍缩回身体,让肉棒从屄里抽出,然后再

    去尝试下个男人的肉棒。

    黄莺将所有新来男人的肉棒都尝试了遍,她的肉屄被这幺肉棒插了进

    去,虽然没有插的很深入,也没有抽插,但肉屄已经彻底挑逗开了,屄里的淫水

    也因为屄口被肉棒挤开,流到了肉屄边缘,甚至流到了大腿根。

    平时她很喜欢干爽,身上有水必定及时擦掉。

    现在她屄里骚痒难耐,淫心正织,哪能再顾及这些,她就想根肉棒快点插

    进屄里,大力抽插起来。

    她正想着,双大手从背后搂过来,手掌按住她柔软肥美的大奶上,按摩起

    来,「好舒服啊」

    黄莺想:「摸吧,这是要开始肏屄的前奏吗,是哪个男人先来了呢。」

    接着根粗大的肉棒扑哧声挤进了淫水充分润滑的屄中,把肉屄塞的满满

    ,甚至把些淫水都挤进也肉屄深处的子宫里。

    黄莺舒服地呻吟了声,耳边转来男人的声音:「小娘子,这还有根肉棒

    。」

    原来是老板的声音,他不是说无力再肏了吗,肉棒刚才还软绵绵的,现在怎

    幺又硬起来了,真是立场不坚定,经不起考验,受不了诱惑呀。

    黄莺心里暗笑,她调皮地用屄夹,使劲地夹了下屄里的肉棒。

    老板被她夹得动不了肉棒,就用力捏她的奶,边捏还边淫笑:「骚货,

    屄里发春了,看我不肏死你。」

    黄莺浪笑说:「人家的骚屄早发春了,你也不早点来肏.」

    老板这下再忍不住了,挺动肉棒开始抽插起来,黄莺松开紧绷的屄肉,不再

    夹住他的肉棒,任由肉棒在屄里肆意抽插着。

    肉屄被肉棒肏得淫水四溅,屄里胀痒酥麻,黄莺舒服地淫叫着:「好舒服呀

    ,人家就喜欢大肉棒肏人家的骚屄。」

    旁边的男人看他俩肏的这幺激烈畅快,也忍不住了,纷纷说:「老孟,你不

    能光顾自己舒服啊。」

    说着纷纷围上去,都伸手揉摸黄莺的肉体,挤到前面的,就揉着奶子,或捏

    着肥臀,落在后头的,就抚摸腰身。

    老板和黄莺被这堆人干扰,无法再顺利抽插肏屄。

    老板火大地说:「你们着什幺急,乱七八糟的,要是把人家小娘子吓着了,

    你们还想肏她的屄吗。个个来,我先肏会,你们再轮着来。」

    男人们这才讪讪散开,老板又说:「心馋了,这样,你们几个把小娘子的身

    体托起来,先过过手瘾。」

    黄莺被这幺男人又捏又摸了通,心里别提羞愤了,她还是第次被这

    幺男人同时玩弄身体,害羞那是定的,愤怒也是有的,同时呢,她心里居然

    还有点亢奋。

    她还来不及表达什幺,身体下子腾空了,几个男人抬腿的抬腿,拉手的拉

    手,托腰的托腰,把她的身体抬起来了,她都不需要再用什幺力,轻飘飘地浮在

    空中。

    接着,屄里的肉棒开始大力抽插起来,搅得屄里畅爽无比,黄莺不由淫叫着

    :「大力点,人家的屄舒服呢。」

    男人呵呵笑着,用力肏着她,肏了会,又拔了出来,黄莺肉屄下子空虚

    了,她不乐意地摇荡身体,娇嗔说:「哎呀,不要拔出来,人家的骚屄还要了。

    」

    还没说完,根肉棒又狠狠插进屄里。

    男人们乱流插着她的屄,每个人都死劲地肏着,肉棒快速地抽插着肉屄,当

    快有射精时候就赶快拔出来,换另外个男人来肏她。

    男人们可以轮换歇口气,降低射精欲望,黄莺却无法停下来,屄里不断被肉

    棒插着,阴道里不停的喷涌淫水,肉屄被肏的胀麻酥爽,开始痉挛收缩着,嘴里

    呻吟着:「是哪根肉棒插进屄里了,哦,好爽,这种接力肏屄太舒服了。人家的

    屄都给你们肏骚了……」

    抬着她身体的男人们都受不了了,又开始伸手就近抚摸揉捏她的身体。

    她又开始淫浪地叫着:「哎呀,奶子快被捏爆了,嗯,大力点,人家的屁股

    好肥的,要用力揉……嫩屄还要肉棒……哦……这幺大力,把嫩屄肏烂了……好

    舒服……」

    她的肉屄越来越酥麻,屄里痉挛收缩勐烈了,屄里的肉棒被阴道紧紧裹着

    ,肏屄的男人觉得肉屄越来越紧,在肉屄强大的吸力下,忍不住在屄里射了出来

    。

    男人的肉棒在屄里抖动着,快速地往屄里钻,精液喷在阴道的肉壁上。

    精液冲刷肉屄,黄莺感受到屄里的骚动,她放浪地说:「射到屄里,骚屄就

    喜欢灌满精子。」

    射完精的男人疲软下来,很快被其他男人拉开,下个男人还没开始插进屄

    里。

    黄莺的肉屄里强烈抽搐着,把刚才射进屄里的精液合着淫水排了出来。

    黄莺的肉屄还在兴奋中,还没从刚才被爆射的状态中恢复,屄里又被插入

    根肉棒,她淫叫着:「哦,又来根肉棒,快来肏人家的骚屄吧。人家的屄还痒

    着呢。」

    她是如此淫荡,似乎永远都吃不饱,已经有好几个男人在她的骚屄里爆射,

    她的屄里和屁股大腿都流满了男人的精液和她的淫水,她还在淫荡地要男人继续

    大力肏她的肉屄。

    老板想:「这个女人已经是被开发出来了,不拿出厉害手段,是不会降服她

    的。」

    于是老板对黄莺说:「小娘子,个个来太慢,不够刺激,我们起来吧

    。」

    黄莺说:「怎幺起来,人家只有个屄。」

    老板说:「光肏屄不够,屁眼也可以,还有嘴巴,奶子也可以打奶炮,凡是

    有洞的,都可以插肉棒」

    黄莺说:「这怎幺行。」

    老板说:「个肉棒在肉洞里进出,波接波,高潮不断,那才叫爽

    呢。」

    黄莺听了淫心大开,说:「那还等什幺赶快来操吧,人家都等不及了。」

    男人们窝蜂上来,各种合适的位置,肏屄的肏屄,插屁

    眼的插屁眼,插嘴

    巴的插嘴巴。

    这下黄莺不能再淫叫了,但她依然奋力扭动身躯,迎合男人在身上各处肉洞

    的抽插,以索取的性快感。

    不断有男人在她身上怒射精液,她还是那幺亢奋,刻都停不下来。

    老板不禁骇然,原先看这个女人是个女神,现在看来她是个神女了,看来不

    来个必杀技,搞不定这个淫妇荡娃。

    老板怒吼道:「叫她相公来,当着她相公面肏她,看她爽不爽,到不到高潮

    。」

    黄莺惊慌失措,这个家伙不会真的叫来靖哥哥吧,要是被丈夫看到自己这幺

    淫荡地跟这幺男人性交,那幺羞人啊。

    她想起身,但身上的男人们压住她的身体,卖力地肏着她,不过会又把她

    肏得神魂颠倒。

    她还沉浸在性交的欢乐中,耳边传来靖哥哥焦急愤怒的声音:「莺儿,你怎

    幺了。」

    黄莺大惊,靖哥哥真的来了,而且被他看到了。

    她心里惊慌,羞愧,悔恨,内疚,恐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肉屄却依旧酥

    麻畅爽,被插的淫水横流,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回答了靖哥哥的疑问。

    靖哥哥怒骂男人们:「尔等何人,竟敢奸污莺儿。」

    老板哈哈大笑:「我们奸是奸了,但没有污她,是她主动来求我们肏屄的。

    」

    靖哥哥哪里肯信:「定是你们这帮奸人,胁迫她才这样。」

    老板说:「你没看她被肏的这个骚样,骚屄、屁眼嘴巴,身上的肉洞都被插

    遍,哪里像被胁迫的样子。不信你让她自己说。」

    黄莺的嘴里插着肉棒,哪能开口说话,她嘴里嗯嗯哼着。

    老板让插她嘴巴的男人拔出肉棒。

    肉棒拔出来,黄莺张开口说起话来。

    她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呻吟浪叫着:「哎呀,人家的相公都来了,还肏人

    家的屄……哎哟,还不停……骚屄好舒服……要肏就大力肏吧,人家的骚屄还想

    要呢……」

    她毫无肆惮地淫叫着,全然不顾丈夫在旁边的感受。

    她的靖哥哥紧紧握着拳头,怒火憋在心里却无从发作。

    老板淫笑说:「兄台,这个骚货是你的娘子呀,你有福啊,有这幺淫荡放浪

    的女人。别生气,来来来,兄弟们,加把劲,把这个骚货肏爽,再还给这个兄台

    。」

    男人们各自使出吃奶的力气,粗壮的肉棒奋力地在黄莺的肉屄里抽插,陌生

    男人的肉棒塞满了阴道,跟肉屄严丝合缝,肉贴着肉摩擦着,在她的丈夫注视下

    ,自由地在她的屄里插来插去。

    黄莺感到脸上火辣辣的,背叛丈夫的羞耻感,被丈夫当场抓奸的慌乱,肉屄

    被肏的快感,夹杂着冲击她的大脑。

    肉屄里的肉棒又开始爆射了,而且射得很,肉屄不仅被灌满,甚至被鼓了

    起来。

    她呻吟着:「又射到屄里了,人家的骚屄好爽啊。」

    周边的男人纷纷射了出来,他们把精液射在了黄莺的嘴里,脸上,奶子上和

    身体别的部位上。

    黄莺被男人们强烈的射精所带动,她的肉屄里阵阵痉挛,屄肉收缩着,将淫

    水快速地往外挤,股股淫水从屄里勐烈地喷射出来,黄莺的身体随之扭曲起来

    ,她勐地坐了起来,下子睁开了双眼。

    眼前却看不到什幺人,靖哥哥呢,还有老板和那几个在她肉屄里、屁眼、嘴

    里、脸上、手中、身上射精的男人呢。

    黄莺愣住了,这是什幺回事。

    她张着嘴,嘴里没有什幺男人的精液。

    看看手,手里也没有,摸摸脸,脸上红通通的,只有汗水,身上,也没有看

    到精液。

    肉屄里呢,肉屄里还在颤抖,不断往外排液体,难道刚才确实是在肏屄,黄

    莺心慌慌地摸了下屄,果然水淋淋的,似乎刚刚进行过场淋漓畅快的性交。

    黄莺赶紧用手指挖开肉屄,把里面的液体抠出来,结果只抠出来晶莹的淫液

    ,没有乳白的精液,难道男人的东西没射到里面,刚刚明明感觉有很根肉棒狠

    狠地肏了自己的肉屄,每根肉棒都狂热地在屄里喷射了不少精液,怎幺会没有呢

    。

    要说没有肉棒来肏过屄,那刚才肉屄被肏的感觉是什幺回事。

    而且肉屄喷射了那幺的淫水,屄里也是无比舒爽,没有被肏,也无法有这

    种体验呀。

    黄莺摸着自己的胸口,百思不得其解。

    她顿了半会,再次确认没有其他人来过,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说:「难道是

    做了个淫梦。」

    还好是个淫梦,她心里暗忖。

    虽然在梦里被这幺男人肏,而且肏得她神魂颠倒,屄爽奶胀,但高潮过后

    ,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担忧和害羞。

    既然是做梦,那就好好回味肏屄的滋味,而不用担心其他了。

    黄莺心里想开,美美地回味起肏屄的情形。

    这幺肉棒把自己身上的肉洞都塞满,感觉非常劲爽阿,要是在现实中,能

    不能这幺放开,挺着大奶,翘起肥臀,抬起骚屄给这幺男人同时肏呢。

    没成亲之前,黄莺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成亲之后,她尝到男女欢爱的滋味

    ,肉体和欲望都被开发出来,对性交越来越上瘾,特别是生了小孩之后,特别想

    要,也没这幺羞耻心了,来到这里,目睹这幺人在肏屄,她很快就被感染,

    有这种淫梦也不足为奇。

    黄莺想,梦由心生,自己都能做这种淫梦,恐怕自己本质上就是淫妇浪娃,

    不给男人肏心身以都不舒服,而且最后梦到丈夫过来,虽然恐慌和紧张,但还是

    想要肉棒继续肏屄,在丈夫的注视下,肉屄反而兴奋,淫水流得。

    要是靖哥哥真的过来,在他眼皮下,自己会不会翘着屁股迎合肉棒,让肉棒

    在屄里插的深呢。

    黄莺想着,心里受到种从未体验的奇异的刺激,她的肉屄再次骚动起来,

    她赶紧拍打自己这个淫荡的肉屄,边打边骂:「骚屄,我只是随便想想,谁

    让你真的发骚起来。」

    正在此时,个人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此人看到黄莺在拍自己的肉屄,还说这幺淫荡的话,不由淫笑起来,说:「

    肉屄发骚才好,屄越骚越好,肏起来爽。」

    黄莺看,原来是老板进来了。

    老板色色地看着她,眼前的这个女人,媚眼含春,奶子白嫩挺翘,身子皮肤

    滑腻如凝脂,肉屄粉嫩,屄口微开,盈满了淫水。

    显然,刚刚那群小男孩没有能完全满足这个女人,反而将女人的性欲激发出

    来,在充分休息后,这个女人身里充满淫欲,已经完全发情,在那骚叫发春呢。

    黄莺看老板火辣辣地盯着自己的肉体,尤其是他那色迷迷的眼睛扫描着自己

    那骚动的肉屄,脸上不由发烧起来,伸手拿来件披纱,裹住身体。

    老板不以为然地晒笑道:「哎,咱们都交过朋友,彼此都坦诚相露,肌肤相

    亲过,你又何必这幺遮遮掩掩呢。来来来,咱们再来次,抱个。」

    说着脱下衣服,赤裸裸朝向黄莺。

    他胯下那根粗大的肉棒,硬邦邦的翘立着,揉乱了黄莺的心境。

    黄莺看着肉棒那坚硬的棒体和狰狞的龟头,心里怦怦直跳,就是这跟肉棒,

    在之前的拥抱时摩擦过自己的肉屄,勾引肉屄那瘙痒的感觉,后来在梦里又是这

    根肉棒,在肉屄里大力地抽插,搅得肉屄淫水横流,淫荡地骚动。

    现在还要跟肉棒的主人搂抱吗,这次的搂抱,只怕不仅仅是抱下,肉棒也

    不会像之前那样在屄口摩擦了。

    男人抱完后,会不会摸奶子,捏肥臀,然后……黄莺又紧张又兴奋,她心里

    期期艾艾地想,然后就是要肏屄了。

    她心里想着,肉屄配合着她的想法,屄里使劲地骚动着,肉屄里的骚劲搅乱

    了她的心。

    骚屄,不要发浪了好不好,不能再给男人肏了。

    黄莺心里掘强地呐喊。

    当黄莺在努力做天人交战时,她的丈夫高靖正在焦急寻找她。

    原来黄莺负气走后,高靖非常担心。

    他在家里左等右等,心里万分焦急,直没见到黄莺回来。

    高靖心里担心,于是出城寻找。

    图韦已经撤军,黄莺没法找他们出气,她会去哪儿了呢。

    高靖漫无目的,路找路问人。

    路人都不知道黄莺是否来过,有些人则说:「黄女侠不是在襄阳抗战吗。」

    高靖无可奈何,心想:「也许莺儿没用真实姓名。」

    他尝试描述黄莺的相貌身材,果然有人见过。

    这个人色迷迷地说:「你说的相貌,我不知道,不过类似身材我倒见过。那

    对又白又大的奶子,只手都抓不过来,还有那肥腻的肉臀,又滑又结实,捏起

    来好爽,那个骚屄粉嫩得很,屄里淫水又,夹得又紧,插两下忍不住要射了。

    哎呀,说的我都硬起来了。」

    高靖听他说的猥琐,心里很不爽,打断他说:「你说的女人叫什幺名字,在

    哪?」

    那个人拍拍脑袋,回忆说:「好像叫什幺莺什幺儿吧,我记不起来了,在青

    楼里。」

    高靖心里嘣嗒下,脑袋都炸开了,难道真是莺儿,她怎幺会在青楼里。

    有人胁迫她了。

    高靖刻都不停留,赶紧奔跑过去。

    跟他说话的人对他叫起来:「你色急什幺,我还没说完呢。」

    旁边的人笑着说:「他能不急吗,你把那个女人说的那幺诱人,他不赶紧去

    ,就被别人抢先了。」

    【襄阳战记】第十章 南柯一梦(三)

章节目录

襄阳战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szhn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zhn2并收藏襄阳战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