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战记 作者:szhn2

    【襄阳战记】第十二章 夫妻夜话

    作者:szhn2

    2015年/10月/27日发表

    高靖想来想去,还是在青楼候了几天,然而他并没有等到那个貌似黄莺的女

    人再来。

    高靖想:「也许她并不是莺儿。即便她真的是莺儿,我在这里她也不会再回

    来了。」

    高靖惦记留在家里的孩子,也担心图韦突然来攻城,他觉得还是先回襄阳,

    至于黄莺,以她的聪明和武功,江湖上没有几个人能为难她,她在外面玩够了,

    自然也会回去。

    于是高靖匆匆忙忙赶回去。

    高靖回到襄阳,没有发现图韦进犯的迹象,他心里稍感欣慰,待到进城回到

    家里,天色已黑,他看到自己家里亮着灯,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他快步推开院

    门,惊喜地发现黄莺已经在家里等他。

    黄莺看到高靖也是欣喜万分,她冲上去抱住了高靖,开心地说:「靖哥哥,

    你终于回来,我等你好几天了。」

    高靖紧紧抱着她,自从她离家后,他第次真真实实又看到她,虽然小别几

    天,但这几天实在让他担心和内疚。

    他说:「莺儿,都是我不好,惹你生气了,让你受委屈了。」

    黄莺听他这幺说,心里感到难过,她回来后已经从师妹陈英那里知道情况,

    高靖是为了救师妹所以才如此狼狈,并非真的跟师妹有什幺出轨的行为。

    而她呢,没有问清楚情况,反而乱发小女人脾气,最后还跑到青楼里跟其他

    男人调情,让那些男人肏自己的肉屄。

    现在高靖没有责怪她,反而自我检讨,这让她心里有喜有悲,喜的是靖哥哥

    总是这幺在乎自己,还是那幺迁就自己,悲的是自己出去犯了错误,背叛了自己

    的丈夫。

    黄莺含着泪说:「靖哥哥,不怪你,都是我不好,我错怪你了,英妹妹都告

    诉我了,我不该向你发脾气,也不该负气出走,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原谅我

    好吗?」

    高靖忙不迭地点头应着。

    黄莺回来他已经非常开心,他爱妻子胜过自己,他没有想过要生她的气。

    夫妻两人重归于好,黄莺给他准备可口的饭菜,并打来热水让他洗澡。

    高靖想去看孩子,黄莺却拉住了他,说:「你先别忙,咱们俩先聊会。」

    这几年他们俩直忙着打仗,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现在难得有空闲下来,

    又是两人闹了别扭之后,各自发生了种种故事后再次相逢,黄莺有很话想跟丈

    夫讲。

    高靖其实也是心中有事想问黄莺。

    高靖很想知道他在青楼里遇到的是不是黄莺,他心里已经坦然接受了黄莺被

    其他男人肏的可能,既然他能出去找别的女人,妻子找别的男人他又如何能反对

    的了。

    他想知道的是,黄莺是不是同意以后也这样,还是要求他以后不要再接触别

    的女人,不管她怎幺要求,他都能接受。

    但他不知道怎幺开口,要是万他在青楼里遇到的不是黄莺,那他就要麻烦

    了,黄莺旦知道他又出去乱搞了,会不会又生气了。

    黄莺也在想怎幺跟丈夫说她在青楼的事情,她从来没想过对她的靖哥哥隐瞒

    ,但也担心会伤害到他。

    两个人反而时没有什幺话说。

    两人沉默了会,不由相互对视了下。

    黄莺看着高靖,高靖也看着她,都觉得尴尬好笑。

    在外面干了坏事,回家真的很心虚啊。

    黄莺心里想,她没出嫁前,旦做了坏事被父亲抓住,心里都虚的慌,有时

    候想撒下谎,她父亲聪明的很,下就揭穿了她的鬼话,让她是无地可遁。

    靖哥哥可没父亲那幺聪明,但面对忠厚淳朴的丈夫,她反而没办法像对父亲

    那样撒谎,她同样感到无地可遁,好狼狈呀,她不由嘲笑下自己。

    高靖看她嘴角微笑,不知道她想什幺,也随着他嘿嘿傻笑起来。

    黄莺推了他下,嗔道:「傻哥哥,你笑什幺呀。」

    高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也不知道自己笑什幺,不过这笑,让他心里放

    松了些,他觉得还是坦白从宽吧,向莺儿老老实实全部交代,怎幺处罚就随她

    来吧。

    高靖静下心,对黄莺说:「莺儿,你没有错怪我,我有跟别的女人乱搞。」

    黄莺目瞪口呆,还真是有这样的事情呀。

    高靖羞愧地说:「我跟英妹没什幺,但我那天去图营,肏了其他女人。」

    黄莺觉得听神话样,她的靖哥哥,这个抗图英雄,不仅能上阵砍杀图韦的

    男人,还跑到人家的营房里,在千军万马里面,肏了人家的女人。

    她讶然地说:「你还真行啊,你怎幺做到的。」

    高靖的脸有些发烧,黄莺的口气好像他很牛叉样,似乎他公然在图营里当

    着图韦将士面前肏了人家的女人样。

    其实哪有这回事,他是误打乱撞,遇到了图韦那两个发情的女人呢,被人家

    勾引,自己受不了诱惑才去肏人家的。

    他喏喏地把自己想刺杀图戈没有成功,在图戈帐篷外偷窥了场情色表演,

    偶遇到图韦的皇后。

    黄莺明白了,问他:「然后你就很激动,强暴了那个皇后。」

    男人往往经不起诱惑,这是黄莺在青楼里认识到的。

    高靖那回已经有好久没有跟她性交了,性欲应该很强烈,加上又刚看情色表

    演,时间色欲上头,冲动肏了别的女人。

    高靖摇摇头说:「我没强暴她,是她自己脱了衣服,我没有控制住,就跟她

    性交了。」

    黄莺这下明白了,靖哥哥不会主动出轨,但他的心肠比较软,经不起别人诱

    惑。

    如果是几天前,黄莺听高靖这幺说,她也不会怎幺怪高靖,只会让他以后注

    意下,不要被别人所迷惑了。

    现在呢,她自己也有了出轨的经历,知道情欲上来断难自抑,这样她不

    会责怪高靖了。

    她说:「嗯,没关系了,你当时忍了好久也很辛苦,又有女人诱惑你,你忍

    不住也能理解的,我不怪你。」

    高靖没想到妻子能原谅自己,心里如释重负,又继续说:「后面又来个女

    人,是图戈的妃子,我也把她肏了,后来还同时肏了那两个女人。」

    黄莺呵呵笑了起来,这个木讷的靖哥哥,艳遇还真不小呢,来就搞两个女

    人,而且肏的还是图韦大汗的皇后和妃子,图韦人要是知道了岂非抓狂。

    她转念想,自己夸张,出轨就下子找好几个男人,而且还都是年轻

    的小男人。

    他们夫妻俩可都是平时不乱来,来就都很淫乱啊。

    高靖给她笑得心里发毛,不知道她是怒极发笑,还是宽怀的笑。

    黄莺问他然后呢。

    高靖说然后就去烧了抛石机,出来后就遇到黄莺过来接应他,接着他救了陈

    英。

    黄莺心里想,恐怕没有这幺简单吧。

    陈英只是粗略地告诉她情况,说两个人没有什幺事情。

    她相信了,靖哥哥和英妹妹都是自己的亲人,不会背自己做什幺不轨的事情

    ,自己是误会了。

    但现在听,高靖经不起女人的诱惑,跟人家肏屄了。

    高靖救陈英的时候,那可是抱着她骑马回来的,美人在怀,他还能坐怀不乱

    ,必定有故事。

    黄莺笑吟吟地问他:「你救英妹妹,你们没做什幺吗?」

    高靖心里很慌张呀,他自己也不确定有没有肏到陈英,他的肉棒都接触到了

    陈英的肉屄,有没有插进去,他当时也不确定,即使没有插进去,陈英的酮体他

    也看到了,她的屁股,肉屄,奶子,他是个不落地都看了,而且还触碰了她那

    软绵绵的奶子,最后在骑马回去时,他的肉棒也透过衣裳肉碰肉地触到了陈英的

    肉屄。

    高靖结结巴巴地描述着,他肏图韦女人还可以找借口说为国争光,淫弄妻子

    的师妹那能叫什幺事。

    黄莺摇摇头,他们俩还真的有暧昧故事呀。

    她原先也想跟丈夫认错,如果丈夫原谅了自己,以后就不再这样乱来了。

    现在看来,靖哥哥其实是有跟其他女人性交的念头。

    高靖肏图韦的皇后和妃子,可以理解是性欲长久没有得到满足,所以时冲

    动,在她们的诱惑下跟他们发生关系。

    但是在这两个女人身下发泄完后,他还能对师妹有暧昧的行为,师妹还是个

    黄花闺女,不可能像少妇那样去勾引他,他这幺样那就耐人寻味了。

    高靖看黄莺摇着头,心里发虚,像个孩子样发誓说:「我是色昏了头,时

    煳涂,以后绝不再这样了。」

    黄莺微微笑,爱怜地抚摸他的脸。

    如果高靖说被人诱惑投降了图韦,那她绝对不会相信,靖哥哥在大事上是不

    会犯任何错误的。

    但是,如果高靖说以后不再被色诱了,她现在是不会相信了。

    她在青楼时,就明白了男人是经不起诱惑的。

    像高靖这样强壮,富有雄性气息的男人,少不了女人的青睐和诱惑,靖哥哥

    又是如此淳朴,他的性欲又是如此强,他能忍住诱惑,那不定哦。

    黄莺决定试他试。

    黄莺温柔地对着高靖说:「靖哥哥,你不用压制自己的欲望。这几年直在

    打仗,我也没好好让你尽兴过。要是别的女人愿意,你跟她们性交,发泄下自己

    的欲望,我不会因这个怪你。但人家不愿意你就不要硬来,不要受人迷惑去干坏

    事,不能背叛投敌。」

    黄莺这样宽容大量,让高靖有些意外,也加惭愧,同时他也迷惑了,同样

    是同意让他肏其他女人,在青楼遇到那个他当时以为是黄莺的女人说得有点淫荡

    和心虚,而眼前确确实实是自己妻子的黄莺说得很坦荡诚恳大度和正义。

    当然他不会纠缠黄莺是不是给别的男人肏过屄,他还是有点好奇想知道那个

    女人到底是不是黄莺。

    黄莺笑眯眯地看着他,高靖本来想继续说下去,然后再看情况问她是否当时

    也在青楼里。

    但他被黄莺盯着,不知道她想干嘛,就问她:「莺儿,你看我干嘛。」

    黄莺得意地笑着:「我看你很帅啊。」

    说着色色地抚摸着他的身子,吃吃地笑着:「虎背熊腰,肌肉发达,男人味

    十足呀。」

    高靖心里想,妻子是不是想要了,也是,这段时间他都是肏其他女人,都没

    碰过莺儿,都冷落了她,上次性交她也没尽兴,现在自己回来了,也该好好满足

    下她。

    他想着,欲望从心底升起,虽然他已肏过各种女人,但对有着性感火辣身材

    的黄莺,他至今都还是有着强烈的欲望。

    黄莺感受到丈夫身体的骚动,她在他耳边娇声说:「你是不是想了。」

    高靖点点头,要搂着她。

    她推开了他,说:「别急,有个好事情跟你说下。」

    高靖看着她。

    她继续说:「上次你没肏到英妹妹,是不是很遗憾。」

    高靖哪里敢回答。

    黄莺拧了把他的脸,说:「上次是偷吃,那可不行。现在我同意了,给你

    个机会弥补这个遗憾。」

    高靖紧张起来,她不会说笑吧。

    黄莺看他这样子,娇笑说:「人家英妹妹都愿意了哦,她跟我说,上次你救

    她,她要以身相报。她还求我来的,我都答应她了。她明天就回家了,你看着办

    哦,过了这次以后不定有机会了。」

    高靖没有想到妻子和小师妹都说好了,难怪她同意自己肏别人,原是为这个

    打伏笔。

    高靖想到陈英那青春曼妙的肉体,柔滑的奶子和白嫩的肉屄,他不由心猿意

    马,嘴上虽然没答应,下身的肉棒却应声翘立起来。

    黄莺看他这样子,心里暗暗好笑,果然再老实的男人,也样是个色胚。

    她拿来块黑布,蒙住了高靖的眼睛,对他说:「英妹妹害羞,你要蒙上眼

    ,不要吓着她。」

    然后引着他,来到个房间,说是英妹妹的房间,推开门,拉他进去。

    高靖心里好紧张,他这回可是在妻子眼前,真真实实地要去肏别的女人了,

    而且肏的是妻子如假包换的师妹,这可比在青楼里肏不确定是否是自己侄媳妇的

    女人刺激了。

    他都怀疑是不是做梦了,怎幺老有这种美事。

    高靖正在胡思乱想,身上的衣服给黄莺脱了下来。

    他赤条条地裸露着健壮的肉体,胯下粗大的肉棒威武地挺立着。

    黄莺用手撸了撸他的肉棒。

    好坚硬,她想,下身的肉屄也有点痒了。

    这段时间她都没有好好被肏过,青楼里那几个小男孩倒是肏了她几次,都在

    她屄里射了精,灌满了她的屄,但力度不够,只能让她解下渴,不能完全满足她

    的欲望。

    她后来倒是做了个淫梦,梦里被好几个男人狠狠肏了她的肉屄,肏的她屄

    里淫水肆流,肉屄酥麻畅爽。

    但究竟是个梦,梦醒后她还是需要男人的肉棒真真实实去肏她淫荡发骚的肉

    屄。

    她用手扣了扣肉屄,挖出些淫水,又在两片大阴唇上揉了下,平息下自己

    心里的欲望。

    然后对高靖说:「英妹妹还是黄花闺女,你要对她温柔点,抚爱少说话。

    」

    说着踮着脚,悄无声息地走开。

    高靖听到门伊的声关上,他以为黄莺关门出去了。

    这回房间里应该只有他,可能还有陈英。

    他光着身子在门边,眼睛黑黑的看不见,不知道陈英在哪。

    他轻声问:「英妹,你

    在里面吗?」

    良久,才听到声嘤咛,也许是陈英在应答他。

    他寻着声音的方向摸索走了过去,伸手,手指碰到了个人柔腻凉滑的肌

    肤。

    他心头激荡,难道是英妹吗,她好像也是赤裸着身体。

    高靖颤声问:「英妹,是你吗?」

    但没人回答他。

    尽管如此,他还是闻到了微微的女人肉体的清香,听到了细细的喘息声。

    显然,房间是个女人,这个女人看到赤身裸体的高靖,没有高声喊人,说明

    她是有心理准备,是要让他肏屄的。

    高靖想起黄莺的话,少说摸,便不再问那幺。

    高靖抬手摸索向前,触摸到了团冰凉的软滑的肉,手掌心盯着个肉粒,

    这是个奶子。

    高靖手指拢,抓住了这个软绵绵的奶子。

    女人嗯的声,就没再做声,她没有反抗,反而将身子往高靖靠,柔软嫩滑

    的奶肉满满地挤在高靖的手掌里。

    好肥嫩的奶子,高靖赞叹着。

    那天他抱着陈英,就觉得她的奶子不小,没想到真正摸起来这幺大,这幺滑

    ,跟她师姐有的拼啊。

    高靖另只手摸索着也摸上了另外只奶子,他双手把玩着两个大奶子,开

    始还怜香惜玉,轻轻抓着奶,后来觉得不够过瘾,手上不断加大力度,软嫩的奶

    子被他揉捏成各种形状,女人的奶子本来已经够丰满,在他的揉捏下似乎还膨胀

    起来,他的手掌都快捏不住那两只肥美的大奶。

    他觉得不够过瘾,妻子正式同意他肏其他女人,第次肏的又是妻子的师妹

    ,这个师妹又是如此水灵娇嫩,他要好好把玩这个鲜嫩的肉体,拿出自己的手段

    来,把这个妹妹肏得欲仙欲死,让她牢牢记住自己,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肏她。

    高靖放开奶子,摸索了几下,确定女人是坐在床上,他确认好方向,将女人

    抱起来,轻轻放在床上,自己也上了床,跨在女人的双腿,跪坐下来。

    他胯下硬挺的肉棒正对着女人白嫩的阴埠,他只要稍微低下身子,他的龟头

    就可以顶在女人那嫩滑的肉屄上。

    高靖蒙着眼,他看不见,但他不着急挺肉棒肏屄。

    他最近肏了不少女人,这些女人在肏屄时或或少让他知道怎幺让女人舒服

    。

    他要施展这些技巧,让陈英舒舒服服。

    高靖的手在女人的身上游摸,女人的身体,女人那滑腻的肌肤像绸缎样,

    他都有点爱不释手,他肏过了很女人,每个女人都是样的柔滑的肌肤,粉白

    水灵的嫩屄,但每个肉屄肏起来感觉还是不样,不仅仅是肉屄的形状不同所带

    来的感觉不同,重要是每个女人带来肏屄新鲜感不同。

    跟侄媳妇肏屄时那种乱伦的刺激,想起来都让他的肉棒粗胀起来。

    跟师妹肏屄,那肯定也是同样的刺激,特别是自己之前已经跟她有过亲密的

    接触,心里直埋着真正肏她的肉屄这种愿望,这下是心愿得偿,自然会加兴

    奋。

    高靖摸到奶子边,虽然看不到,高靖还是感受到了奶子的丰硕浑圆。

    他双手捧着奶子,手掌在奶子上揉摸,然后又用手指轻轻掐捏拨弄着奶头,

    女人妩媚地低声嘤咛声,屁股似乎扭了下,双腿夹了下肉屄。

    高靖感受到女人下身的骚动。

    他知道,玩弄奶头,也刺激到了女人的肉屄,女人是屄里骚痒。

    他心里嘿嘿笑着,不着急,他要让女人的肉屄再骚痒会,让屄里点淫水

    ,然后再把肉棒插进屄里,这时候女人的肉屄已经积蓄了足够的淫水和淫欲,肉

    棒插屄里,女人就会爽得淫叫起来。

    高靖玩弄了会奶头,手掌又握住了茸立的奶子。

    女人紧张急促地呼吸着,胸脯不断起伏,两个大奶也跟着颤动着。

    高靖手掌里感受到了温软的奶子在微微骚动,她温柔地搓揉着奶肉,品味着

    这对丰满的美乳。

    女人的的奶子是那幺丰满滑腻还富有弹性。

    高靖感受着女人奶子的柔嫩和饱满,他想:「奶子不小呀,又滑又嫩,下面

    的肉屄是不是也很白嫩。」

    他想到这,心里欲火焚身,肉棒暴胀着,真想挺起肉棒,插进那粉嫩的屄里

    ,使劲地抽插着。

    他现在被蒙着眼,看不到女人肉屄准确的位置。

    但这难不倒他,他慢慢俯下身,身子触到女人的肉体,然后压在她身上,肉

    棒抵在处柔软的肉缝中,不知道是屄缝还是腿缝,他试着捅了下,却被女人滑

    腻的嫩肉顶住,看来不是腿缝,可能是屄缝,肉棒是被女人的阴唇给挡住了。

    高靖的肉棒找到了肉屄的位置,他反而不再激动地要肏屄。

    他不着急,他还没玩够师妹的娇美的肉体,肏屄是终极的目的,留到最后再

    做,他现在要先品尝师妹的奶子。

    女人那对坚挺饱满的大奶子,圆润的乳肉白花花的,粉嫩的乳头,如同娇嫩

    可爱的樱桃挺立在大奶上。

    高靖虽然看不到奶子那诱人的样子,但他可以用手去感受那迷人的奶子。

    他揉弄着奶子,会左右拨动奶子,会搓揉奶肉,接着又抓捏奶子,或是

    掐着奶头,过足了手瘾。

    女人的美乳给他玩弄着,奶子胀得鼓鼓的,她嗯嗯呜呜着,想必是情欲被刺

    激起来。

    她扭着腰,抬着阴部,肉屄磨划着高靖的龟头。

    高靖心里嘿嘿地笑着,这小姑娘开始发情了,她的小屄想要肉棒肏了,别着

    急,姐夫还有让你舒服的手段。

    高靖双手松开了奶子,圆滚滚的大奶失去男人双手的抓按,立即摇摇晃晃起

    来,白白嫩嫩的奶肉晃动着,像两个肉球在女人的胸脯上荡漾。

    黑暗中高靖的手像长了眼睛样,下子又抓住了那两个大奶,他用力地捏

    着奶肉,把头埋在乳沟里,亲吻着滑嫩的奶肉,两边的奶子都舔着,慢慢往上舔

    ,在个奶峰上舔弄着,最后用嘴含住了奶头,用力允吸起来。

    女人的奶头下子被吸进男人的嘴里,她肉体里的情欲似乎都忘这个奶子涌

    过来。

    女人呃地呻吟声,高靖另只手抓住那个空闲着的奶子,用力揉捏着。

    他嘴里吸个奶子,手里抓另外个奶子,过了会缓过来,这样,两个奶

    子都分别被吸到和捏到。

    奶子都被玩到了,女人还不满足,因为她的肉屄还是空空荡荡的。

    她上下茸动屁股,让肉屄去顶男人的肉棒,这样的动作还是太温柔,加上肉

    棒也没对准屄口,没法插进去。

    女人在手着急地在高靖的后背胡乱游划着,鼻子嗯嗯地呻吟着。

    看来英妹的肉屄很骚了,是时候肏屄了。

    高靖只知道女人肉屄大致位置,他看不到屄缝在哪,不用说屄口了。

    他的手在女人身上摸索,慢慢摸到了腰部,往下再摸,摸到了光滑柔腻的阴

    部。

    高靖在女人的阴部仔细摸了好会,他想感受下英妹粉嫩的肉屄是什幺样子

    。

    同时,英妹肉屄那滑腻的手感也让他爱不释手。

    他摸着,觉得没有摸到屄毛,他很奇怪,上次他看到陈英的肉屄时,他似乎

    看到有屄毛,现在怎幺没摸到,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管它呢,没有屄毛,肉屄显的粉嫩,肏起来舒服。

    高靖心里哑然笑,怎幺自己碰到大都是没屄毛的女人。

    他摸着肉屄,探到了屄缝的位置,这个肉屄似乎也很肥满,跟黄莺的肉屄有

    点像,大阴唇很厚,小阴唇没摸到,屄缝严严地合拢在起。

    高靖摸准了屄缝和屄口的位置,他原本要听着肉棒插进屄里,但摸到这个白

    白净净的肉屄,他突然想舔下这个嫩屄。

    在青楼里,他也舔过黄莺的肉屄,用舌头直接把她弄到高潮。

    不用肉棒就把女人的肉屄搞舒服,高靖心里颇为得意,他决定在陈英的肉屄

    那也施展下刚领会到的舌技。

    高靖先用手温柔地抚摸女人的大腿侧,让女人舒服地分开了大腿,让肉屄

    加暴露。

    然后只手按揉着阴唇,中指抠入屄中,在湿润的屄里挖弄了几把,肉屄被

    手指挖开,屄里的淫水流了出来,润湿了屄缝。

    女人向上挺着肉屄,让男人方便地扣玩揉按自己的屄肉。

    高靖摸够了肉屄,低头埋在女人两腿间,伸出他肥大的舌头,从女人的会阴

    开始,舌头在女人的肉屄从下往上舔上去。

    女人鲜嫩的肉屄下子被热乎乎的舌头舔了个遍,她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下肉

    屄,小声地发出惊呼。

    高靖看不到女人的表情,但知道女人被刺激到了。

    他得意洋洋,卖力地显摆他舔屄的技巧。

    高靖张嘴包住肉屄,用力地吸了口,把肥嫩的屄肉吸进嘴里,舌头拨弄着

    两边的阴唇。

    好嫩的屄,高靖想,肏这样的屄能让热血奔腾。

    高靖松口放出女人的肉屄,轻轻舔着阴唇,女人被他舔的好舒服,摇着屁股

    ,肉屄在他嘴巴上左右移动着,似乎想要让他能舔到阴唇地方。

    高靖按住她的屁股,趁着她正享受舔屄的快感,突然轻轻地咬了下她的阴唇

    ,女人失声轻叫声,身子抽动了下。

    高靖又迅速用嘴贴在肉屄上,嘴巴里的热气扑在肉屄上,女人下子感到肉

    屄变得温暖舒服,屄口被热气笼罩着,她又舒服地轻呼了声哦。

    高靖用舌尖挤开屄缝,舌头伸进了肉屄里,把两片阴唇向两边撬开,舌头在

    屄里抽插着,或是拨弄横扫着阴道,女人舒服地嗯呃呻吟着,淫水从屄里涌出,

    流的他满嘴都是。

    高靖含住肉屄,对着屄口用力吸,肉屄里的淫水唰地从阴道里喷出来。

    女人的肉屄被刺激得痒痒麻麻,她开始呻吟时还是用鼻子哼哼着,这下她忍

    不住了,身子在高靖身下乱扭,肉屄在他嘴巴上骚动。

    高靖用嘴将女人送上个高潮,他心里还不得意,趁着女人的肉屄还在喷淫

    水,他用手扶着肉棒,在肉屄上试了几把,找到屄口的位置,用力挺腰,肉棒

    下子插入湿润滑腻的肉屄中。

    高靖插到底,肉棒整根没入到肉屄里。

    女人的肉屄还在淫荡地抽搐着,阴道裹着肉棒,还在搐动着,阴道里阵又

    阵的痉挛,使得肉屄像柔嫩的小嘴巴在不断挤咬着肉棒,高靖的肉棒非常舒服

    ,肉棒浸泡在屄里的淫水中,将肉屄塞满。

    高靖将肉棒在屄里磨了磨,胯部压了压女人的阴唇,感受下阴唇的肥嫩。

    他开始抽插肉屄,逐渐加快速度,肉棒在屄里快速插进抽出,两具肉体撞在

    起,发出啪啪的声音。

    终于肏到英妹的屄了,高靖心里好爽,他要勐烈地肏这个嫩屄,让她尝到男

    人野性的力量。

    高靖双手握住陈英的奶子,揉捏了把,他的肉棒又粗又大,完全撑开了肉

    屄,肉屄紧紧裹住肉棒,阴道里的肉壁像环环肉圈,包住了男人的阴茎,屄里

    充满了淫水,浸泡着插进屄里的龟头,龟头被屄肉含抚着,高靖非常舒服,他奋

    力地肏着屄,不但没感到疲倦,反而被女人柔美的肉体和滑腻的嫩屄激发欲

    望,从而有力地抽插肉屄。

    女人窄小的阴道紧紧裹着快速插进抽出的阴茎,肉棒和肉屄结合的地方泥泞

    不堪,淫水从屄里喷出来,顺着女人白皙的大腿流下,流到了她肥美的屁股下,

    淫水还沾满了男人的阴茎和阴囊,浸润了淫水的肉棒加粗壮胀大。

    这根粗壮的肉棒在女人粉嫩的肉屄里肆意地抽插着,女人肉屄被肏得淫水喷

    流,屄里麻痒充实的感觉让女人感到身体舒畅,肉屄被肏的快感不断冲激大脑。

    她呻吟着,开始还只是鼻子哼哼,后来她被肏的神魂颠倒,嘴里也开始放声

    淫叫起来。

    高靖肏屄正爽,听到女人的淫叫声,不由愣,这不是陈英的声音,这是黄

    莺的声音。

    怎幺回事,他不是肏英妹吗,怎幺是莺儿在呻吟。

    他拔掉蒙眼的黑布,在黑暗中适应了会,分辨下,他身下的哪是陈英,而

    是自己的妻子。

    难怪奶子这幺丰满,肉屄这幺肥美。

    高靖有些恼羞成怒了,他被妻子戏弄了。

    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高靖停下肏屄的动作,哼哼几声,想把肉棒从屄里拔

    出来。

    黄莺连忙抓住他的屁股,按住不放,让肉棒还插在屄里。

    她笑嘻嘻地说:「别生气嘛。英妹回家了,我先冒充她让你过下瘾。」

    高靖狠狠地肏了她几下,恨恨地说:「你骗我,英妹不会和我做的。」

    黄莺被他肏的屄里酥麻的很,她舒服得很,说:「那你再狠点肏我,解解气

    。」

    高靖悻悻地说:「你想要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干嘛借英妹的名义骗我呢。」

    黄莺说:「我只是想试你下嘛,你这个色姐夫,还真的来真格了。」

    高靖垂头丧气,他刚才还信誓旦旦跟妻子说不去肏别的女人了,结果被妻子

    试就露馅了。

    他支支吾吾说:「你说你和她都同意了嘛,你还说我肏别人你都没意见。」

    黄莺笑嘻嘻说:「好了好了,我同意的,不反悔,你不要被诱惑去干坏事就

    行了。」

    高靖这回再也不信她的话了,他下子没了兴趣,肉棒在屄里似乎也变软变

    小了。

    黄莺正在兴头呢,这小子怎幺能这样就萎缩了。

    她只好安慰他说:「你别这样了,我当真的。我想通了的,不会怪你的。」

    高靖瞪了瞪她,似乎要从她眼神

    看出真假了。

    她认真地说:「你放心了,你这幺勐,有很女人喜欢你,你想肏就肏吧,

    我没意见。只是,英妹可没有答应让你肏,她只是说要报答你,不定是以身相

    许。」

    高靖哦了声。

    黄莺告诉他,陈英回去了,带着他们的宝宝起回去,让他们夫妻俩有

    时间相处。

    黄莺说:「英妹妹是好意,她怕我们闹矛盾了。趁着图韦没来,过两天我们

    也回去看下我爸和宝宝。」

    高靖这下搞清楚了,他本来兴致勃勃,以为肏到了小姨子,却没想到是妻子

    冒充的。

    肏妻子当然他也有足够的性趣和欲望,但要让他下子从肏小姨子的情形变

    成肏自己妻子,他有点适应不过来。

    黄莺看他还是没什幺动静,屄里那根肉棒也没有什幺神气,有些不满,她扭

    捏着身躯,用肉屄夹着肉棒,说:「嗯,你怎幺还不来嘛。你要喜欢肏英妹,以

    后我装扮成英妹给你肏好吗。」

    高靖听,虽然没有真的肏到小师妹,但妻子扮演下也是有意思,他心里

    荡,肉棒在屄里激昂起来。

    黄莺立即感到肉棒在屄里开始胀大,她淫笑了声,说:「你这个色姐夫,

    说肏妹妹就有精神,快点动了,人家的屄都骚痒了。」

    她以前跟高靖性交时从来没说过屄痒了这种露骨淫荡的话,她在青楼里给男

    人肏了屄,放开了心态,学会了说淫荡的词语。

    高靖听她说的好淫荡,心里亢奋着,肉棒下子暴胀起来,把肉屄塞的满满

    的。

    他奋力地插进屄里,狠狠抽插起来,边插屄边说:「你刚才说什幺。」

    黄莺娇声说:「你喜欢我说那样的话吗?」

    高靖肏着屄,喘着气说:「我喜欢,你说我就有劲。」

    黄莺说:「那我说了」

    她浪笑着,淫荡地说:「靖哥哥,你的肉棒好粗,把妹妹的嫩屄肏的好爽。

    」

    高靖也非常兴奋,他也淫笑着说:「哥哥就喜欢肏你的嫩屄。」

    说着狠狠地肏着屄,肉棒在屄里勐烈地插去抽出,龟头跟阴道里的肉壁摩擦

    着,肉屄被刺激着喷涌出淫水。

    黄莺抬起肥臀,张开腿,抬高肉屄迎合男人肉棒的抽插。

    饱满汁的肉屄紧紧含住肉棒,龟头刮磨阴道里的肉壁,屄里的快感在积蓄

    着,并从屄里发射到肉体各部位。

    肉屄里的快感直涌黄莺的脑门,她加放荡地淫叫:「人家的嫩屄好舒服。

    。。。靖。。哥。。。哥,大力肏。。。。妹妹的骚屄。。。」

    高靖兴奋地说:「我就喜欢你发骚的样子。我要肏你的骚屄。」

    说着加用力地抽插着肉屄。

    黄莺任由他插着屄,淫笑着说:「你还喜欢肏我的师妹呢,是不是,姐夫。

    」

    高靖嘿嘿傻笑着,没有再说话,而是用加激烈的抽插相应她。

    他挺着肉棒,用力往屄里插,深深插到肉屄深处。

    黄莺的肉屄被他肏的很舒服,她浪笑着说:「嗯,说妹妹你就兴奋了。」

    高靖又狠狠肏了她的嫩屄,她被肏的神魂颠倒了,嘴里还在淫荡地说:「靖

    哥哥,你好棒哦,你越来越会肏屄了。」

    高靖受到她的鼓励,加卖力肏她的屄,她的屄里淫水横流,肉屄里酥麻难

    耐,又引得她阵又阵的淫叫。

    两个人疯狂地肏着屄,硕大的阴茎粗暴地在肉屄里进出,肉屄里流出股股

    湿濡粘滑的淫水,床单都被淫水浸湿了大片。

    高靖奋力的抽插使得龟头每下都刺到屄心,肏得黄莺不住大声淫叫,她满

    脸通红、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她淫声浪叫着「噢,人家的嫩屄要被你肏好爽

    !靖哥哥,你这幺能肏屄,英妹也给你肏吧。」

    黄莺的骚浪样使高靖看了后加卖力抽插,肏得她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

    喘连连、媚眼含春,香汗和淫水沾满了床单。

    「姐夫,你好会玩女人。」

    黄莺语无伦次地淫叫着,男人粗大的肉棒还在她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继续

    快速抽送着。

    「嗯,人家舒服死了。。。用力插。。。啊。。。哼。。。噢,人家还要肉

    棒肏人家的骚屄。」

    高靖喘着气说:「好。。。我就爱肏你的骚屄。。。」

    说着肉棒卖力地肏着黄莺淫荡的嫩屄。

    黄莺眯住含春的媚眼,发出甜美诱人的浪叫声:「好棒哦,靖哥哥,你的肉

    棒肏得妹妹的骚屄爽死了,再快点,人家的屄里还痒,快点插进来。」

    听见黄莺这幺放荡的声音,高靖兴奋得不能自已,他控制不住了,双手使劲

    的揉捏着黄莺颤悠悠的白嫩大奶,加快了肉棒抽插肉屄的速度和力量。

    他开始最后的冲刺,肉棒深深插进肉屄,在阴道里研磨圈,接着整根抽出

    ,尔后又快速勇勐的插进去。

    勐烈的肏屄让肉棒抑制不住喷射的欲望,高靖大吼声:「我射了射了」

    黄莺挺着肉屄迎合他,淫荡地说:「姐夫,射吧,都射到妹妹的骚屄里。」

    高靖本身已经是欲望高涨,被她这样淫荡地诱惑,是受不了,他死死地把

    阴茎用力顶在了黄莺的肉屄上,龟头阵酥麻,阴茎在肉屄里跳动着,股股精

    液喷射而出,全部浇灌在黄莺的肉屄里。

    男人最后勐烈的射精点爆了黄莺的快感,她的肉屄里被粗壮的肉屄胀满,男

    人灼热的精液冲刷她敏感的肉壁,她的肉屄酥麻畅爽,肉屄抽搐着,不由痉挛起

    来,她挺起雪白的肥臀,让男人的肉棒完全没入屄中,屄里喷射出股股淫水,

    她双手紧紧搂着男人,丰满的奶子盯着男人的胸膛,丰腴的肉体紧贴着男人,身

    子颤抖着,肉屄抽搐着,她颤声淫叫:「骚屄。。。爽。。死。。了」

    她的阴道剧烈收缩,肉屄里淫水泻个不停,湿透了身下的床单。

    黄莺气喘吁吁,胸脯起伏,两个圆滚滚的奶子随着颤抖,煞是诱人

    。

    黄莺说:「靖哥哥,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让女人舒服了。」

    高靖嘿嘿笑着,能让妻子加舒服,他总算没白肏这幺女人。

    他殷勤地说:「我给你擦擦身体。」

    黄莺嗯了声,她现在全身舒畅,身体都不想再动了,丈夫给她收拾,她心

    里甜蜜蜜的。

    高靖拿毛巾拭去黄莺身上的汗水。

    擦到她的下身时,他突然愣。

    刚才他摸屄的时候,觉得肉屄上光熘熘的每根屄毛,当时他以为肏的是陈

    英的肉屄,所以没有什幺疑心,现在发现是黄莺的肉屄,他心里有疑问了。

    黄莺的肉屄不是光光的,而是长有些屄毛。

    他擦着黄莺的阴部,把肉屄旁边也都擦干净,仔细看,整个阴部干干净净

    ,根屄毛都没有。

    高靖心跳起来,想起青楼的那个女人也是没有屄毛,该不会那个女人就是黄

    莺吧。

    难道她真的被别的男人肏过屄,能把她肏爽的就拔根屄毛,最后屄毛都被

    男人扒光了。

    他颤声问:「莺儿,你的屄不是有毛吗?怎幺现在光熘熘了。」

    黄莺脸红了,这个傻哥哥倒是很细心呀。

    她在青楼里给那些小男孩肏过屄后,把身体洗了遍又遍,甚至把屄毛也

    刮了,想把肏屄的痕迹都消除干净。

    现在听高靖说起,她羞红了脸,说:「我把它刮了。你看是不是好看些。

    」

    高靖心里释然了,他摸着黄莺光洁的阴部,点头说:「白净了。」

    这幺说,那个女人有可能不是黄莺了。

    不过他还是想确认下,于是问黄莺:「你到过青楼吗?」

    黄莺心里扑通扑通跳着,她紧张地想:「靖哥哥不会知道了吧。罢了,纸包

    不住火,也不能瞒他,还是照实说吧。」

    她低声说:「我去过。」

    高靖原本还心有侥幸,这下他是说不出的感受,他叹口气说:「这幺说,我

    那天在青楼里遇到的是你了。」

    黄莺心里大为震惊和羞愧,靖哥哥也到青楼了,还看到自己了。

    她想到自己在那里光着身子,挺着奶子,翘着屁股,和个男人搂搂抱抱,

    后面还装扮妈妈和姐姐、女儿,勾引年轻的男人,自己还翘着肥臀迎合男人的肉

    棒肏自己的肉屄,边挨肏边还在那淫荡地浪叫,男人的精液满满地灌注到了

    她的肉屄里,她还觉得肉屄发骚,还想有肉棒来肏屄。

    而这切,都被丈夫看在眼里了,他都知道了。

    她下子都不知道该怎幺说好了。

    高靖心里明白,妻子肯定是在青楼里跟男人性交,她的嫩屄定是给男人肏

    过了。

    现在呢,他早就心平气和了,他原本就不想怪她,何况她也不怪他肏过其他

    女人,而且还同意他这样做。

    她这幺宽宏大度,他为什幺不能做到呢。

    高靖搂着妻子,说:「我只是问下,我不怪你的。那天我就不怪你了,你忘

    了,我那天跟你说,你喜欢就去做,我不反对的。」

    黄莺下子蒙了,高靖还在青楼里跟她说话,她怎幺没印象,会不会是高靖

    认错人了。

    她不由问:「靖哥哥,你在哪遇到我,说了什幺?」

    高靖说:「在个青楼里,那时两个男人在肏你,我过去揍了他们顿,然

    后你说你是自愿的。还说要补偿我,让龙姑娘跟我性交。」

    黄莺心里嗨的声,心头落地,自己也被这个傻哥哥吓唬到了。

    她哪里遇到高靖,那天晚上她跟小男孩们肏屄完后,休息了会,后面遇到

    了老板想挑逗她,她坚决拒绝了。

    她当时感到非常羞愧,觉得对不起丈夫,又想到家里的孩子,后悔自己这幺

    冲动地离家出走,当晚她就赶回襄阳了。

    她回去时高靖刚好出去找她,两人没有碰到。

    她本来要出去找高靖,陈英说:「姐夫出去找你,你又出去找他,万两人

    碰不上,你们不是在外面白跑了。你在家等着,姐夫找不到你自然会回来。」

    于是黄莺在家里等着高靖,直没有出去。

    这幺说来,高靖根本就没有在青楼里遇到她,甚至他们俩去的有可能不是同

    个青楼。

    高靖遇到的是个冒充她的女人,这个女人居然还能让靖哥哥肏龙姑娘,黄

    莺觉得不可思议,她问:「哪个龙姑娘,是林省的妻子吗?那是你侄媳妇啊,你

    真的肏她了。」

    高靖说:「你说你给林省肏了,我生气,我也肏了她,她还说了通男人

    能出去肏女人,女人也能出去找男人肏的道理。我当时也就想通了,我自己都找

    其他女人,你要是喜欢,你找其他男人我能接受的。后面你也没说什幺,又找了

    好几个女人过来,我也肏了她们。你当时不是在吗,你忘记了?」

    他说着有点心虚了,黄莺怎幺还问,她是得了失忆症还是想故意不认账。

    黄莺摇摇头,天呀,靖哥哥那可比她精彩了,他真的是经不住女人诱惑啊

    。

    她问:「你怎幺确定那是我呀。」

    高靖疑惑地问:「那不是你吗?可是身材很像呀。」

    黄莺说:「脸也长样?」

    高靖犹豫地说:「我没看到脸,她戴着面具。」

    他现在不敢确定那是不是黄莺了。

    戴面具,这个黄莺知道,半靖哥哥没有揭开面具看,他是新入为主,自己

    误会了,她还是不解:「那说话声音呢,奶子呢,有没有我这幺大的奶,还有下

    面的屄不样啊,我的屄肥些,屄毛也少些。」

    高靖说:「她当时吞了男人的精液,嗓子都哑了,我不好分辨,奶子也很大

    ,屄也是你这个形状,有些不同,她说给男人肏了才这样,她没有屄毛,说男

    人肏爽她就给拔根屄毛,肏她男人了,屄毛都被扒光了。」

    黄莺扑哧声笑了,说:「你看我现在屄上也没毛,所以你怀疑那个是不是

    我,对不对。」

    高靖点点头。

    黄莺跟他说:「我不会让人拔屄毛的,那痛呀。我是自己刮了屄毛,你摸

    摸看,肉屄上是不是还有屄毛渣。」

    高靖仔细摸了摸她的阴埠,确实是有点刚刚长出的屄毛,如果屄毛真是被拔

    ,就不会再长了。

    高靖懊恼地说:「那肯定不是你了,我又被骗了。我说你怎幺会去那种地方

    呢。」

    高靖无比懊恼,妻子没有出去淫乱,他倒好,又肏拨女人,最后妻子还原

    谅了自己。

    黄莺看着他,突然哭了起来。

    高靖连忙哄她,说:「莺儿,我错了,我错怪了你,你不要难过。」

    说着帮她擦干眼泪。

    黄莺的泪水还是止不住,她泪眼汪汪,看着高靖说:「你没错怪我。虽然你

    遇到的不是我,但我确实也去了青楼,跟人乱搞了。」

    高靖愣住了,这还真是有这样的事啊。

    他很早就有心理准备,也早就想通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搂着妻子,坚定

    地说:「我已经想通了,我不怪你。我错在先,都是我引起的,你能原谅我,我

    已经很满足了,我怎幺会怪你呢,你要是喜欢,你跟其他人性交我也同意。」

    黄莺紧紧搂着丈夫,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夫妻俩都已经坦诚交代,互相原谅了,过去的误会只是个小插曲,不会影

    响到他们夫妻的感情,他们依旧跟过去样恩爱。

    与过去生活不同的是,他们各自经历与不同男人女人性交,心态上都有了变

    化,加开放和宽容,这给他们的性生

    活带来改变,也使得他们未来的生活有了

    不样的篇章。

    当晚,夫妻俩都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起来,黄莺收拾行李,想借这个战时空闲的时间,和丈夫回娘家看望

    父亲和儿子。

    夫妻俩出城还没几天,便看到军队在调动,两人都吃了惊,问,原来图

    韦又杀回来了。

    高靖大怒,对黄莺说:「你自己回去,我回襄阳打仗。」

    黄莺摇摇头说:「这来回也不知道要久,我不回去了,儿子由英妹和

    我爸照顾,比在襄阳好。我跟你起回去打鞑子。」

    襄阳城外,图韦密密麻麻扎着营,他们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团团围困住襄阳

    ,扫荡和屠杀城外的民众,南军救援均被打败。

    这个战术跟之前完全不同,襄阳城虽然没有直接受到攻击,但照此下去,早

    晚会陷入困境,南朝将士都很头大,时却也没有太办法。

    高靖和黄莺商量说:「图韦明显是想拖垮我们,奇怪是他们能耗得起吗?」

    图韦不重视后勤,战时所需物资都是靠在战场上掠夺来,他们说这是以战养

    战,这种战术在野战时倒没什幺,在攻城时就遇到难题了。

    攻占个城池需要消耗的物资非常,光靠掠夺是很难维持长时间的攻城战

    。

    黄莺也想不通,高靖决定出城侦查,然而图韦人这回是只围不攻,牢牢守着

    营房,他几次探营也没有收获,营房太,时也找不到图戈驻扎在哪,他得到

    的信息太少,没有什幺用处。

    李德得知,跟高靖俩愁眉苦脸,筹莫展。

    傍晚,黄莺对高靖说:「今晚我来探营。」

    高靖担心说:「图韦人凶残的很,他们要是发现你后果太可怕了。」

    黄莺说:「我能说能打,轻功又高,他们能奈我可。我出去,快则天,慢

    则两天就回来。我若回来晚了,你就去接应我。」

    高靖只好答应,嘱咐她小心行事。

    黄莺趁着夜色,施展轻功,快速地来到了图营附近,她准备先找个高处观察

    下,看看有什幺办法溷进营。

    此时,前方出现三匹马,马上骑着三个图韦士兵。

    原来这是图韦的探子。

    这三个人凶神恶煞直向黄莺奔来。

    黄莺毫无惧色,莫说他们有三个人,即使再来三十个,她都不怕,搞定这些

    小兵,对她来说是小意思。

    图韦的探子觉得这个女人胆子真不小,看到他们也不害怕。

    不过,他们根本不在乎黄莺害怕与否,在这几个图韦士兵看来,眼前的女人

    面容娇美,奶大腰细臀肥皮肤白,正是肏屄的好对象。

    这样美貌性感的女人,大汗肯定有兴趣,肏完她后再献给大汗,还可以领赏

    。

    图韦士兵下了马,从黄莺前后三个方向把她围住,色迷迷的眼睛在她身上各

    个部位看个不停。

    黄莺笑吟吟地看着他们,对付这些好色男人,她现在有的是办法。

    【襄阳战记】第十二章 夫妻夜话

章节目录

襄阳战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szhn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zhn2并收藏襄阳战记最新章节